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走在道場中,張若塵終於察覺到,不對勁的地方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立即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道場中的植物,全部變得乾枯,地上儘是枯枝和黃葉。

    甚至,須彌道場所在的這座巨大島嶼,也都死氣沉沉,萬物凋零,像是被什麼東西吸走了所有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那尊巨大的佛像,看着纏繞在佛像身上的枯藤,露出一道恍然大悟的神色,笑道:「原來如此。」

    隨即他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片刻后,出現到數百裏外。

    眼前,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山林,天地聖氣濃厚,隨處都能看見數百年年份的靈藥。當然,對聖者和聖王來說,這些靈藥,已經與雜草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蓮花,將它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蓮花,輕輕顫動了一下,隨即長出密密麻麻的白色根須,鑽入進地底,向遠處蔓延。

    那些根須,皆是氣態。

    驚人的事發生,周圍那些植被中蘊含的生命氣息,還有地底礦物質蘊含的精氣,天地間的聖氣,都向蓮花涌過去。

    蓮花的花瓣,浮現出一層柔光。

    光芒,越來越明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一道精神力分身,躍入蓮花裏面,修鍊起來。

    大概過去一刻鐘,方圓二十里之內,植被全部變得枯萎,地底的礦物質精氣流失殆盡,天地聖氣被吸收一空。

    這裏竟是變成了一片廢土!

    精神力分身,從蓮花中飛出來,落到張若塵身旁,精神力強度竟是達到五十階的後期。

    要知道,精神力分身進去前,精神力強度僅僅只是五十階初期而已。

    雖說,以張若塵現在五十七階巔峰的精神力強度,這樣的增長,並不是多麼了不得。但是,對於一個五十階的精神力聖者,或者是精神力半聖而言,卻是極其嚇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分身收入聖心,真身跳進蓮花,運轉功法,吸收蓮花中殘餘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蓮花中飛出,修為、肉身、聖魂,皆是增長了一小截。

    當然外界過去一個時辰,實際上,張若塵在蓮花中,已經修鍊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「擁有了這朵蓮花,我的修鍊速度將會提升十倍以上,相信很快就能達到六步聖王境界。」張若塵露出一道滿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經過剛才的測試,張若塵發現了一個問題,蓮花吸收生命之氣和礦物質精氣,有很大局限性,會被限制在方圓二十里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猜測,先前在須彌道場,蓮花能夠吸收方圓數百里的生命之氣和礦物質精氣,多半是受到了青色蓮子的刺激。

    如今,青色蓮子化成灰塵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掌控蓮花吸收方圓二十里的生命之氣和礦物質精氣就是極限。

    修為和精神力大幅度增長的快感,讓張若塵格外興奮。

    於是,他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出現到數十裏外,又將蓮花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次,蓮花卻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又換了十多個地方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把玩着手中的蓮花,他臉上露出一道苦笑:「看來再好的寶物,也不能無限制的使用,需要冷卻一段時間。明天再試試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聖宇道場。

    天堂界在真理天域的聖王,盡數匯聚在一起,站在一尊神像的下方,有的長著白色羽翼,有的身軀如同小山,有的長著銀髮尖耳……,數量龐大,得有數千位之多。

    一道道聖威爆發出來,似能夠衝突天穹。

    直到那尊神像浮現出神光,他們才收斂聖威,躬身行禮,齊聲道:「拜見焱神。」

    神像,散出來的神光越來越強,雙目浮現出三彩色光華。瞬間,一股無比可怕的威壓,落到在場所有聖王的身上,壓得他們直不起脊樑,臉上不停滾落汗珠。

    神像發出威嚴神聖的聲音:「商子,出來。」

    商子表現得很平靜,在神威的壓制下行走,走到最前方,拱手道:「弟子在。」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兩團火焰,從神像的眼瞳中飛出,同時轟擊在商子的身上,將他打得飛到數十里之外,撞穿一座石山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商子的身體變得殘破,血肉分離,只剩一根根白骨將肉身連接,那模樣說不出的凄慘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眼神卻是異常堅定,眉頭都沒有皺一下,更沒有發出慘吟聲,只是撐著破爛的身體,緩緩站起身來,一邊咳血一邊道:「這是……這是……我應得的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犯的錯,殺你十次都不夠。」

    焱神的聲音,如同天雷,震得在場諸位聖王耳膜發疼,所有參與須彌道場那一戰的聖王都是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在一位神的面前,沒有人敢為商子說情。

    畢竟,這一次,商子的確是犯下滔天大錯,導致天堂界數百位聖王隕落。他們每一個都潛力無窮,未來有一絲可能修成大聖。

    損失太大,影響深遠。

    商子道:「我……我願接受……一切處罰……,不過,迅鴉、亡虛他們……還在張若塵的手中,懇請師尊……將他們救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救?有那麼簡單?這裏是真理天域,即便是神,也不能插手真理天域的事。」焱神的怒氣很濃。

    商子單膝跪地,抬起頭來,道:「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一定攻打下須彌道場,斬殺張若塵,救回被鎮壓的諸王。」

    焱神道:「真理神殿已經知道了此事,你覺得,還有第二次機會?」

    「這件事,你就不要再管。為師的真身,已經到達真理天域,必定是要拼盡全力與真理神殿周旋。亡虛的母神,血戰神殿的殿主,都會給真理神殿施壓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在別的時候,或許依舊保不住他們。但是,天庭和地獄,即將在崑崙界爆發大規模血戰,正是用人之際,真理神殿應該會酌情處理。」

    商子鬆了一口氣,道:「這樣我就放心了!」

    焱神沉哼一聲:「這一次,你是讓為師相當失望,不知費了多大的力氣,才將你保下來。當然,犯了錯,就必須受到處罰。你現在就回天堂界,接受煉獄之刑。若是,你能在生死煉獄爐中挺過九日火煉,九日寒淬,等到崑崙界大戰開啟,自然還能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。」

    聽到「煉獄之刑」,在場的那些聖王,皆是身體顫抖,都覺得商子此次恐怕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關於「煉獄之刑」和「生死煉獄爐」有太多傳聞,那是一種慘無人道的刑法,據說,聖王境生靈能夠在爐中撐過一天的都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聖,在生死煉獄爐中待九天,也有可能會被煉死。

    而商子遭受的刑罰,卻是更加可怕的「九日火煉,九日寒淬」,對於聖王境生靈而言,這是必死的刑罰。

    商子的臉色變得蒼白了幾分,但是眼神卻堅定不移,道:「好,我接受煉獄之刑。」

    焱神的聲音,傳遍天宇道場:「天堂界的諸聖聽令,真理天域的修鍊暫時結束,全部返還天堂界備戰。崑崙界一戰意義重大,絕不能再有失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深人靜,月光皎潔。

    在距離須彌道場不遠的一座湖泊之畔,一位穿着潔白武袍的小丫頭,手持聖劍,一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速快得驚人,似一道驚鴻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橫劍一擋,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起,緊接着,大量劍氣瀰漫出去。

    「不錯,短短几天時間,就能掌握時間劍法的第一劍剎那無痕,悟性超出我的預估。你可以試試,激發燕子佩的力量,爆發出極致速度,同時施展出時間劍法,劍速應該會再提升一個台階。」

    「我試試。」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池孔樂攻,張若塵防。

    一個在學,一個在教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久過去,池孔樂體內的聖氣幾乎消耗殆盡,精神力也因為不斷捕捉時間印記損耗極大,但是她卻依舊快速出劍,努力的學習和磨礪,像是不知疲憊。

    才十一歲,便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為,就是因為,從小池孔樂就在拚命修鍊,幾乎沒有童年。

    這股拼勁,別的小孩子根本沒有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收起了沉淵古劍,道:「今晚就到此為止吧,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池孔樂的一隻小手,宛如大鵬展翅一般騰飛起來,施展出身法,化為一道流光,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池孔樂偷偷的瞥了張若塵一眼,輕輕抿嘴。

    與父親一起學劍,池孔樂才發現,原來修鍊竟是一件如此美妙、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以前在女皇身邊,每天都會修鍊到苦不堪言的地步,不將她的精神意志和體力逼到極限,絕不會罷休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她那張精緻的小臉,笑了笑:「你在看什麼?」

    「沒有看啊!」

    池孔樂搖了搖頭,什麼也沒說,只是露出一臉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也不知飛了多遠,張若塵帶着池孔樂落到地面,隨即將蓮花取了出來,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頓時,天地間的生命之氣和精氣,皆是匯聚過來。

    「去吧!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孔樂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蓮花修鍊,身體跳躍起來,變得只有蠅蚊大小,落入進蓮花。

    經過這幾天的測試和研究,張若塵發現,蓮花每天只能使用兩次。

    其中無比寶貴的一次,自然是分給池孔樂,使得她的修為、精神力、聖魂,在短時間內,提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。她擁有的實力,已經與池崑崙,拉開了不小的差距。

    池孔樂從蓮花中飛出,看到遠處張若塵背影,嘴角浮現出一抹調皮的笑意,於是,小心翼翼的悄悄走了過去,想要嚇他一跳。

    「明天,我就要走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望着頭頂的明月,幽幽的說道。

    頓時,池孔樂怔在原地,整個人猶如石化了一般,臉上所有笑容都消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