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萬年前,月神被稱為天庭最美的女性神靈,不知神靈追求過她,視她為成神之後的下一個目標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可惜,諸神皆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月神的清冷之名,不脛而走。

    煉化了七星神苓的月葉,月神的神力,恢復了五成有餘,不僅無形中散發出來的神威變得更加可怕,就連身上的氣質也變得更加清新脫俗,不沾煙火,縹緲靈動,像是超脫到紅塵之外。

    本就是絕色的容顏,完美的仙軀,再加上這樣的氣質,別說是張若塵和蠻劍大聖,就算是真神在此,恐怕都會情不自禁生出愛慕之心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和蠻劍大聖,還有另一種感覺,那就是自卑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不知為何,突然就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彷彿他們倖幸苦苦修鍊到聖王和大聖境界,在月神,卻沒有任何意義,依舊只是一個凡人,依舊只是渾渾噩噩的螻蟻。

    幸好是張若塵和蠻劍大聖,換做是別的修士,估計已經心甘情願的跪伏在地上,

    其實,月神並沒有刻意釋放神威,也沒有使用別的力量,只是靜若雕像一般的站在那裏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神,即便什麼都不做,只需站在眾生的面前,眾生就會自動跪伏在地。」張若塵很快就調整心態,將心中的自卑,轉化為努力向上的動力。

    終究有一天,他也要修鍊到神境,威臨天下,與月神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「拜見月神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蠻劍大聖,同時行禮。

    月神那高挑婀娜的仙軀,筆直站立在最上方的位置,雙腿又直又長,清冷的道:「蠻劍,你先退下去吧!」

    蠻劍大聖退出廣寒神宮,那股恐怖的壓迫力量,才消減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長長吐出一口氣,暗道:「看來月神的神力,已經恢復了一半以上,即便是以我的修為站在她的面前,也要戰戰兢兢。張若塵這個傢伙還真是厲害,才聖王境界,居然扛住了!」

    廣寒神宮中。

    月神一步步走下階梯,向張若塵靠近過去,道:「你知道我為什麼招你回月神山?」

    「與崑崙界有關?」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來,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月神沒有回答張若塵,頓了頓,才是問道:「須彌道場一戰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驚訝,道:「神,知盡天下事。月神怎麼會不知道須彌道場發生的事?」

    「真理神殿封鎖了天機,即便是神,也無法推算那一日發生了什麼。不過,焱神親自趕去真理天域,也就說明,須彌道場一戰必定是驚天動地,影響深遠。」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恍然之色,隨即,將須彌道場一戰的始末,講述給了月神。

    月神一直平靜的聽着,聽到大批天堂界聖王被鎮壓,公子衍被殺死,眸中才出現了一些細微的波動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調動一千多位天資絕頂的聖王,前去伏殺只有數十位聖王的崑崙界修士,卻以失敗告終,還損失慘重。看來天堂界應該是被嚇住,以為崑崙界並沒有沒落,是在故意佈置陷阱,坑殺他們。」

    「他們還真有可能會這麼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我很好奇,與蠻劍大聖一起離開真理天域的時候,天堂界為何沒有攔截?難道他們已經放棄被鎮壓在神殿中的諸王?」

    「放棄,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「看來你還不清楚,這一戰的影響有多大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一般的聖王,就算死一萬,兩萬,也不會驚動神。但是,能夠前去真理天域修鍊,而且達到聖王境界,還能留在真理天域,也就說明他們每一個都有可能修鍊到大聖境界,甚至還有可能誕生出一兩個神。所以,他們代表着天堂界的未來。」

    「因此,即便是底蘊深厚的天堂界,遭受這樣的損失,也已經算是傷筋動骨。」

    月神盯向張若塵,道:「你打算如何處置那些天堂界的聖王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沉,道:「我們和天堂界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既然鎮壓了他們,哪裏還有放虎歸山的道理?」

    月神的眸中,也露出冷芒,顯然是與張若塵有相同的想法,道:「以你現在的修為,不適合做這麼大的事。將他們交給我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即便是神,也不能在天庭肆意殺戮。天堂界的那些聖王,在真理天域伏殺崑崙界的修士,的確是犯下滔天大罪。但是月神,你出手就是破壞了規矩。就算是要審判他們,就該由崑崙界,或者真理天域來做。」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奪目的七彩神光,從天外飛來,將月神山上方的天空,完全映照成七彩色。

    一股浩浩蕩蕩的神威,由遠而近,向月神山涌動而來。

    這是釋放出來的神威,與月神內斂的神威不同,攜帶有極其恐怖的威壓,在一瞬間,月神山中的聖境生靈全部都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就連蠻劍大聖,也都躬下傲然的身軀,頭上像是壓着九重天,脖子僵硬,無法抬起頭來。

    「池瑤女皇拜會月神山。」

    一道振聾發聵的女聲,響徹在天地間。

    廣寒神宮中,月神那晶瑩剔透的嬌軀,散發出一股柔和的光芒,將張若塵包裹了進去。頓時,張若塵身上的壓力一輕,池瑤散發出來的神威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「她來得真快。」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團刺得張若塵睜不開眼睛的七彩神光,湧入進廣寒神宮。

    張若塵瞪大雙目,直視那團七彩神光,漸漸的,終於看清站在神光中心的池瑤。

    她,身着綺羅金袍,神光環繞,長發高盤,渾身都散發出凌厲的氣息,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。

    當池瑤從蠻劍大聖身邊走過的時候,這位修為絕頂、意志堅定的大聖,竟是雙腿一顫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論美貌,池瑤和月神,在伯仲之間。

    論氣質,兩者卻是天差地別,一個是縹緲出塵,一個是威嚴霸道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眼神一凝,在池瑤的身旁,看到了另一道絕美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肌膚瑩白,雙目空靈,渾身散發出厚重的大聖偉力,可是卻滿頭白髮,身上又有另一種氣質,那是憂鬱的氣質。

    孔蘭攸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孔蘭攸對池瑤是恨之入骨,八百年來,一直都在與池瑤作對,二女也不知戰了多次。可是,今日她怎麼會與池瑤一起出現?

    張若塵吃驚不已,心情如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不是要見本皇,本皇來了,你怎麼反而躲到了一個女人的背後?」池瑤的聲音極其動聽,卻又霸道無雙,帶着幾分嘲笑和鄙視的意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深深一縮,隨即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月神想要攔他,張若塵卻是搖了搖頭,一步步走出月神釋放出來的神光,頓時一股龐大的神威威壓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噼啪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骨骼都在爆響,身體猶如是要被壓碎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卻是筆直的站在那裏,任憑身上的皮膚裂開,血水往地上流,雙目與池瑤那雙灼灼的神目對視,道:「我可沒有躲,已經等你多時。」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那模樣,孔蘭攸的眼中,閃過一道不忍的光芒,轉過臉蛋向池瑤盯去。

    池瑤卻是根本不看她,道:「區區聖王境界,站在本皇的面前,居然沒有下跪,算你還有點骨氣。」

    隨即,神威和七彩神光,如同潮水一般收斂回池瑤的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壓力一輕,隨着聖氣在體內運轉,皮膚上的裂開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池瑤背着雙手,勾勒出一道道美麗的曲線,頗為傲然的道:「你不是說,本皇親自來見你,你就交出混沌時空蓮。本皇來了,交出來吧!」

    月神走了上來,出現到張若塵的身旁,道:「這裏是月神山,不是你的瑤池金殿。張若塵,現在是本神的神使,已經不是你崑崙界的生靈。你說交出來就交出來,憑什麼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池瑤的一雙星眸,露出耀眼的光芒,似兩柄神劍一般尖銳。

    月神淡淡的道:「張若塵,那混沌時空蓮,是須彌聖僧在宇宙的起源之地海石星塢的深處,得到的至寶。你是須彌聖僧的傳人,它自然是屬於你的東西,沒必要交給池瑤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月神又道:「池瑤,你已經修鍊成神,雖然成神的時間尚短,資歷尚淺,但是也得要臉。若不是張若塵出手相助,須彌道場一戰,崑崙界的精英已經盡數戰死,哪裏還有機會攻下道場,得到混沌時空蓮?混沌時空蓮本就該歸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池瑤輕笑一聲:「本皇雖然成神時間尚短,但卻已經斬過一位地獄界的神。月神回到天庭界后,應該還沒有這樣的戰績吧?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出手相助崑崙界,本皇恩怨分明,會賞賜給他一些東西。但是,混沌時空蓮是須彌聖僧留給崑崙界的寶物,非崑崙界的修士,自然沒有資格執掌。」

    月神道:「本神也可以說,混沌時空蓮是須彌聖僧留給張若塵的寶物。」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池瑤的右手五根纖纖玉指微微一動,隨即,一塊圓形的玉印,飛了出來,懸浮在廣寒神宮的半空。

    玉印上面,浮現出一行古老的梵文:「混沌時空蓮,存放於真理天域的須彌道場,攜帶生命蓮子前去,可以讓它復甦。貧僧留此遺寶予崑崙界,希望能助你等抵禦地獄界的屠戮,也希望崑崙界能夠在大劫中抓住機遇,在絕境中抗爭,破碎樊籬,再次強盛起來。」

    池瑤一雙黑白分明的美麗鳳眸,盯向月神和張若塵,道:「這是須彌聖僧跨越時空,從十萬年前傳來的一道神諭。現在,你們無話可說了吧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即將爆發神戰,大家期不期待?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