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須彌聖僧的神諭,懸浮在半空的時候,張若塵的那枚空間戒指,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進入空間戒指的內空間。

    發現,從鳳凰巢中得到的日晷,受到了某種感應,竟是浮現出了一層光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喜,暗道:「莫非是因為,神諭中,蘊含有須彌聖僧的一絲神力,刺激了日晷?」

    根據羅剎公主所說,日晷曾經的主人,就是須彌聖僧。

    日晷,隱藏有獵神神之星魂的秘密,甚至有可能,憑藉它,找到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,可以說,背後牽扯的利益關係無比巨大。

    只不過,從得到日晷以來,張若塵多次研究和探查,它都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日晷好不容易出現悸動,張若塵自然是大喜過望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通過日晷,找到獵神的神之星魂,掌控獵戶八星,到時候,就算遇到大聖,張若塵也敢與其叫板。

    「不對,須彌聖僧的長須裏面也蘊含有神力,為何日晷沒有任何反應?難道那道神諭,與日晷之間,還有更深的聯繫?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思考,該如何從池瑤的手中,將神諭奪過來。

    須彌聖僧的神諭,是從十萬年前,跨越時間長河,傳給池瑤,材質必定是相當珍奇,可以承受時間力量的侵蝕,空間力量的擊撞。

    再加上,神諭的內部,蘊含有須彌聖僧的神力,烙印有神文,蘊含龐大的神念,可以爆發出非同一般的力量,也就讓它變成一件無價之寶。

    池瑤絕對不可能,將神諭交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難道要請月神出手,直接強搶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目前天堂界的諸位聖王,還掌握在他的手中。天堂界的神,必定是在注意他,隨時都可能降臨。

    一旦月神和池瑤戰起來,只會給天堂界可趁之機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思考妥善辦法的時候,察覺到,一雙灼熱的目光,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是池瑤。

    池瑤在打量張若塵,輕輕點着螓首,道:「張若塵,你曾經也算是崑崙界的一員,與崑崙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繫。」

    「如今,崑崙界的大劫將至,我們為何不放下曾經的恩怨,同仇敵愾,應對地獄界的入侵?」

    「你若是願意回到崑崙界,本皇可以封你為聖明王,並且將曾經聖明中央帝國的疆土賜給你,做為你的領地。在那裏,你就是一方帝王,可以組建屬於自己的朝廷,只需聽命於本皇就行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一來,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舊臣,不會再遭到朝廷的通緝和追殺。他們的家人,不用再擔驚受怕,不用再四處逃亡,可以安居樂業,可以飛黃騰達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!」

    張若塵大笑出聲,道:「池瑤,你當我張若塵是什麼人?」

    「區區一個聖明王,就想收買我?」

    「本來,你不提此事,為了崑崙界的平民百姓,為了聖明中央帝國的舊臣,為了親人和朋友,我還會回到崑崙界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但是,聽到你這麼一說,我只會感到噁心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是想要混沌時空蓮嗎?我可以給你。但是,你得回答我幾個問題。」

    池瑤神情淡漠,道:「你是想要知道八百年前,本皇為什麼要殺你,對吧?不用你問,本皇現在就可以回答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微微一緊。

    因為這的確是他的心結,也是他一直想要弄明白的疑問。

    池瑤的眼中,湧出刺目的寒光,不想張若塵看到她真實的眼神,道:「因為,你的體內,流淌着地獄十族之中不死血族的血液。你的母親,就是八百年前的崑崙界三后之一,血后。這個理由,夠不夠?」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是遭受晴天霹靂,五雷轟頂,整個人都震住,眼神變得獃滯。

    孔蘭攸看到張若塵那副模樣,便是極其心痛,瞪向池瑤,顫聲的道:「你答應過我,不將這個秘密告訴他的。」

    池瑤眼中的寒光更勝,面無表情的道:「你現在聽清楚了吧?你信不過本皇,總該信得過孔蘭攸吧?血后就是你的生母,皇族墓林的后陵,埋得是一具空棺。」

    「八百年前,還很年輕的血后,並沒有大聖級別的修為,與孔蘭攸的祖父,也就是當時孔雀山莊的莊主孔上令交手過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孔上令化為一隻七彩孔雀,一口將血后吞入腹中。」

    「在七彩孔雀的體內,血后不僅沒有死,反而花費九九八十一日結成血胎,突破了境界,隨後破開七彩孔雀的身體,將其重創。」

    「血后並沒有殺死七彩孔雀,因為,她在七彩孔雀的體內留下了血毒,可以掌握它的生死。」

    「血后曾在七彩孔雀的體內待過八十一日,換一句話說,七彩孔雀也就如同是她的父母。後來,血后就是以孔上令女兒的身份,結識了你的父親明帝。」

    池瑤取出一卷古籍,扔給張若塵,又道:「這本書冊上的內容,是你的老師,太子太傅上官闕親手書寫。他的筆記,你應該認得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撿地上的書冊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無須再去翻閱,因為,當初血神教的太上長老燕離人,將《血族密卷》交給他的時候,張若塵在上面看到過相同的內容。

    只不過,《血族密卷》的最後一張被撕掉,張若塵不知道孔上令和血后那一戰的結局而已。

    池瑤所說,多半是真的。

    孔蘭攸無比擔憂的張若塵,害怕他承受不住這個事實,會心境崩潰,輕聲喚道:「表哥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情緒波動極大,久久之後,才是笑了起來,道:「既然我的體內,有一半不死血族的血脈,為什麼一直到十六歲,都沒有想要吸血的衝動?」

    池瑤道:「是明帝以自身強大的修為,將你體內那一半不死血族的血脈封印了起來。但是,這樣做,你一輩子都不可能突破到魚龍境。這也是你上一世,為何一直被困在天極境大圓滿的原因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池瑤繼續說道:「血後接近明帝,其實是想控制他,從而控制聖明中央帝國,最後達到掌控崑崙界的目的。」

    「明帝在位的時候,其實血后通過孔上令等人,已經掌控了大半個聖明朝廷。後來明帝識破了血后的身份,與青帝一起,多次出手對付血后,卻都以失敗告終。」

    「直到血後生下你的時候,處在最虛弱的階段,才被明帝打入無盡深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聲吼道:「既然血后已死,八百年前,你為何還要殺我?青帝為何還要率領大軍攻打聖明中央帝國?」

    池瑤徐徐的道:「因為有人傳來消息,明帝並沒有殺血后,而是被血后控制,變成了她的傀儡。」

    「誰傳的消息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這不重要,重要的是,青帝請動文帝,以天下棋盤推演血后的生死。發現血后的確沒有死,這就已經夠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紅著雙眼,道:「所以,你們就暗中籌備,想要殺了我父皇,清理聖明中央帝國的朝堂?而你,則是一劍殺死自己的未婚夫,除掉了我這個禍患?」

    池瑤陷入沉默,半晌后,道: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「曾經……我是說曾經,十六歲那年,我們之間有過感情嗎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池瑤再次沉默,這一次沉默得更久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過去,她彷彿自嘲一般,笑了一聲:「感情?或許有過吧!但是,都已經過去了八百年,年少時候到底是怎麼想的,怎麼可能還記得清?早就忘得乾乾淨淨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不會那麼幼稚的認為,本皇對你余情未了吧?若是如此,本皇勸你還是別痴心妄想,在神的眼中,你只能算是一顆還有些用處的棋子。月神,又何嘗不是將你當成棋子在用?」

    池孔樂道:「夠了,不要再說了!」

    池瑤沒有理會她,繼續說道:「既然都是做棋子,為何不回崑崙界,做本皇的棋子?本皇能夠給你的好處更多。回到崑崙界,你能獲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,能夠幫助聖明中央帝國的舊臣,能夠獲得無數人羨慕的封地,能夠進入天輪印中修鍊……」

    侮辱!

    這絕對是一種侮辱!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湧出濃烈的怒火,雙臂抬起,十三條龍魂和十三條象魂浮現出來,發出驚天動地的龍吟象嘯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一掌打了出去,擊向池瑤。

    但是,手掌在距離池瑤還有十丈的地方,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擋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是擊在一座無形的鐵山上面,一股更加強大的反震力量傳來,震得他吐出聖血,如同稻草人一般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池瑤輕哼一聲,道:「區區聖王,也敢對神出手,不自量力。張若塵,你若是不想做別人的棋子,就得先修鍊到大聖境界,或者是更進一步,突破成神,或許本皇才會對你另眼相看。至於現在……你在本皇看來,與碌碌無為的凡人,沒有什麼區別。不對,還是有區別,至少你已經擁有做棋子的資格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池瑤的那隻柔弱無骨的玉手,隔空向張若塵一抓。

    隨即,混沌時空蓮從張若塵的身上飛了出來,落到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「走吧!」

    池瑤又取走神諭,帶着孔蘭攸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月神將受了重傷的張若塵攙扶起來,替他擦乾嘴邊的血痕,聲音柔美的道:「本神得糾正你一個錯誤,張若塵並不是我的棋子,我們是合作的關係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抬起頭來,有些驚訝的盯着月神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一直強調,自己和月神只是合作的關係。但是他卻十分清楚,以他現在的修為和實力,根本沒有資格做月神的合作夥伴,依舊只是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池瑤轉過身,看着月神對張若塵的親昵動作,雙眸微微一縮,一根根睫毛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不過,這些細微動作,根本沒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月神那雙比明月還要美麗的神眸,盯向池瑤,道:「本神的確是在庇護張若塵,但是,張若塵卻借給了我一百萬枚聖源,讓廣寒界在短短兩年時間之內,培養出大量聖者。」

    「除此之外,張若塵還借給了我神葯,助我快速恢復修為。在真理天域,更是幫了廣寒界大忙。說起來,倒是我欠他的更多。」

    「池瑤,你得聽清楚,這只是借。你覺得,一位主人,會借棋子的東西嗎?所以,我與張若塵的關係你不懂,就不要胡亂猜測。」

    此話,聽在池瑤耳中,字字扎心。

    誰都看不透池瑤心中在想什麼,只是聽她冷笑一聲:「他還真是捨得。」

    月神隨即又道:「既然你有須彌聖僧的神諭,本神也不好阻攔你取走混沌時空蓮。但是,張若塵幫了你們崑崙界那麼大的忙,你就打算這麼一走了之?他懶得向你索要報酬,但是,本神卻不能看着他吃虧,自然得替他索要。那須彌聖僧的神諭,似乎是一件還算不錯的寶物,你就將它留下吧!」

    先前,月神一直在注意張若塵的神情,發現張若塵對須彌聖僧的神諭,似乎頗為在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應該很多讀者,早就猜到張若塵八百年前的生母是血后吧?當然,池瑤告訴張若塵的東西,未必全部都真實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