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乾坤界,接天神木的下方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一隻九寸高的青玉塔,懸浮半空,精緻玲瓏,散發出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華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枝葉輕輕搖動,一道浩渺的聲音傳出:“以你現在的修爲,若是解開封印,未必鎮壓得住青天浮屠塔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試一試。若是以我的力量,無法將它降服,希望神木前輩能夠助我一臂之力。”張若塵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便是破開青天浮屠塔表面的一層層封印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塔身,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頓時,這片天地都在震盪,空氣中出現一道道波紋漣漪。張若塵只感覺,身處在空間風暴中,站不穩腳步,身體隨時都會被那股力量撕碎。

    解開最後一道封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股至尊之力涌出,衝撞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準備,撐起八龍扇,傘葉急速旋轉,擋住了至尊之力,身體則是後退到數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移開八龍扇,向前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青天浮屠塔變得足有一座山峯那麼巨大,青光流轉,氣息恐怖絕倫,向他轟擊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今非昔比,自然是不懼它,使用八龍傘包裹住身體,化爲一道金色流光,衝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八龍傘撞開塔門,帶着張若塵一起闖入進塔中。

    塔中,乃是一座氤氳的世界,有着一顆顆星辰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呈現出奇異的排列方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下,踩出一圈圈漣漪,一邊行走,一邊道:“我聽說,青天浮屠塔的器靈,早就不知所蹤,現在塔中只有一道器靈意識。一道器靈意識,就想與我對抗,不會有什麼好結果。”

    “年輕人,我雖只是一道器靈意識,卻已經存在了十萬年之久。”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下一瞬,天穹上方的羣星,急速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它們就像是真正的星辰,變得越來越巨大,散發出震撼人心的磅礴威勢。別說是七步聖王的張若塵,就算是大聖,估計都得被鎮殺。

    “乾坤界借我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結掌,單手一撐,頓時整個乾坤界變得風起雲涌,黑雲遮天,浩浩蕩蕩的世界之力都向青天浮屠塔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從天而降的羣星,紛紛湮滅,化爲一塊塊碎石,墜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在那羣星的後方,一隻青色的狴犴獸,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青天浮屠塔的器靈意識?”

    張若塵凝聚出劍魂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寸高的劍魂,出現在青色狴犴獸的頭頂,手持長劍,隨時準備一劍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劍魂不僅能夠攻擊修士的聖魂,也能攻擊聖器的器靈。

    劍魂沒有揮劍。

    因爲,保留器靈意識的青天浮屠塔,爆發出來的威力,肯定是遠遠超過沒有器靈的狀態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收服,就要盡最大努力將其收服。

    青色狴犴獸突然長嘆一聲:“張若塵,你的成長速度,比我預估之中,至少快了一倍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你是不準備反抗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色狴犴獸道:“你擁有摧毀我的力量,我爲何還要繼續反抗?”

    “軟骨頭”張若塵很想說出這麼一句,不過最後還是笑了起來,道:“據我所知,青天浮屠塔的器靈,乃是池家的守護者。而我卻是池家的敵人,你就不怕我執掌青天浮屠塔之後,先去滅了池家?”

    “你滅不了池家,等到器靈的本體迴歸,便沒有人可以掌控青天浮屠塔。我已經感知到器靈本體的氣息,它應該很快就會迴歸。”青色狴犴獸道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至尊聖器的器靈,全部不知所蹤,一直都是困擾張若塵的一個巨大疑惑。

    如今,這個疑惑,似乎就要解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問道:“青天浮屠塔的器靈,去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青色狴犴獸搖頭,又道:“但是我與它之間的感應,已經出現。也就說明,它很快就會出世。”

    既然青天浮屠塔的器靈沒有被毀掉,將會再次出世。

    那麼別的那些至尊聖器的器靈呢?

    它們會不會一起出世?

    這十萬年,它們都去了哪裏?爲何要離開器皿?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青白相間的淨滅神火,化爲一個巨大的火球,包裹住青色狴犴獸,將其控制住。

    隨後,他從塔中退出,手掌攤開。

    山峯那麼巨大的青天浮屠塔,變得只有九寸高,落在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“有了一件至尊聖器,崑崙大地再也沒有我去不得的地方。”張若塵單手背在身後,萌生出一股強大的自信,皇者氣度盡顯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開始研究滅神十字盾和萬獸寶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,只是剛剛闖入進滅神十字盾,便立即退了出去。滅神十字盾的器靈,是真正意義上的器靈,而不是一道器靈意識。

    它在沉睡。

    但是,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是相當恐怖。

    一旦將其驚醒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張若塵還來不及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,就會被它滅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滅神十字盾的表面,佈置了一層禁錮力量,又請接天神木使用一條根鬚將它纏繞,鎖在地面,才安心下來。

    萬獸寶鑑卻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,裏面有着一層層空間結構,每一層空間,又分成一個個宮殿大小的小空間。

    那些小空間裏面,竟是蘊養着一隻只蠻獸。

    普通蠻獸,也就罷了。但是,在第三層空間裏面,竟然全部都是聖獸。

    在第四層空間,則全部都是聖王境界的八階蠻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,雖然無法進入第五層空間,但是,卻在第四層空間看到,下方有着一隻只蠻獸的影子,中間像是隔着一層冰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第五層空間的小空間裏面,封印的都是九階蠻獸級別的獸皇。只是生出那麼一個念頭,張若塵都覺得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分身,停在第四層空間,站在一隻血蝙蝠的小空間外面。

    那隻血蝙蝠的修爲,達到九步聖王,面目猙獰,對着張若塵嘶吼,嘴裏吐出濃烈的血霧。

    他和血蝙蝠之間,隔有一層空間壁。

    當然,空間壁擋得住別的修士,卻擋不住身爲空間掌控者的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,跨過空間壁,出現到血蝙蝠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

    血蝙蝠更加狂躁,雙翼散發出火焰,爪子變成赤紅色,向張若塵瘋狂的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嘗試與血蝙蝠溝通,但是卻失敗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以暴制暴,使用空間挪移出現到血蝙蝠的頭頂上方,一掌將血蝙蝠打得趴在地上,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“按理說,掌握萬獸寶鑑,應該就能控制這裏面的蠻獸纔對。”張若塵相當疑惑。

    說到底,還是他對萬獸寶鑑的瞭解太少,若是小黑在這裏,肯定可以爲他解答疑惑。

    “或許,可以問問接天神木前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退出萬獸寶鑑,站在神木下方,詢問起來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一根樹枝垂下,包裹住萬獸寶鑑,半晌後,浩渺的聲音響起:“張若塵,萬獸寶鑑其實是一件特殊的時空寶物,你應該也察覺到,裏面的時間流速與外界不一樣,幾乎是處於時間靜止狀態。正是如此,中古時期那位神靈,留在裏面的蠻獸,至今也沒有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想要控制關在裏面的蠻獸,需要滿足兩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哪兩個條件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寶鑑中,每一個小空間,都設置有封印。你的力量,必須要能解開封印,才能將關在裏面的蠻獸召回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你必須要成爲萬獸寶鑑的主人,才能調動它的力量,控制關押在裏面的蠻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何才能成爲萬獸寶鑑的主人?”

    “萬獸寶鑑擁有器靈,會自動認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,我沒有發現,萬獸寶鑑的器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爲,它已經認主。而且,器靈已經與主人的聖魂,融爲了一體。”接天神木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熒惑,恍然大悟,自言自語的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若是知道,萬獸寶鑑已經認熒惑爲主,無論如何,張若塵都不可能讓邱怡池將她帶走。

    “該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又道:“也就是說,必須要殺死萬獸寶鑑曾經的主人,我才能成爲它的新主人?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接天神木又道:“但是,與萬獸寶鑑的器靈融合有利,亦有弊,我不建議你那麼做。若是可以,你最好掌控萬獸寶鑑的主人,從而將萬獸寶鑑中的蠻獸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道弊端在什麼地方,但是接天神木的知識淵博,既然這麼說,肯定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攜帶青天浮屠塔,離開乾坤界的時候,接天神木又道:“最近,我記起了一些事。十萬年前,各大宗門和古教都有一些人傑在劫難中活了下來,進入沉睡狀態。但是他們的聖魂,似乎是被特殊方法保存了起來,在等待時機甦醒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轟然一震,被這道消息驚得無以復加。突然之間,想到了很多東西。

    “沉睡……聖魂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兩儀宗的古神山,血神教的血神祭臺,陰陽海深處那些飄浮在海面凍在冰山中的遠古屍骸。

    在血神祭臺,張若塵可是與十萬年前血神的大弟子“血靈仙”,交過手。

    當時,張若塵只以爲,那是血靈仙的一道靈虛體。但是聽到接天神木這麼一說,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道恐怖的念頭。那不會是血靈仙的一道聖魂吧?

    在兩儀宗的古神山,似乎也能保存遠古聖魂,使聖魂不滅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張若塵根本不信,死了的人,還能復活。

    但是見識過“混沌時空蓮”的力量之後,張若塵卻知道,只要肉身和聖魂還在,重新活過來,就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小黑不就是這樣活過來的?

    難道,崑崙界各大古教、宗門、中古世家,真的會有很多絕代強者,將會甦醒?在這個戰亂紛飛的大世歸來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