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萬年前,崑崙界最鼎盛輝煌的時期,諸聖輩出,人人如龍,超過了諸天萬界,是最強大的一界。

    就算遭遇大劫,也不至於所有強者全部都隕落,那太不正常。

    就像一艘遨遊神海的鉅艦,即便被擊碎,被擊沉,但是殘剩下來的艦體,依舊不容小覷。不是那些小小的木船,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沉入水底的艦體,就要浮出水面了嗎?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久久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“倒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各大古教、宗門、世家,真有一些了不得的人物,重現世間,從歷史中走出。那麼崑崙崛起,也就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,張家有沒有人傑活下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猜測,就算中古時期有一批人傑沒死透,將會甦醒,數量也相當稀少。

    畢竟,經歷大劫難,能夠活下來的,本就不多。

    隨着崑崙界不斷復甦,王山的修煉環境,變得越來越好。

    林中長着各類品種的靈藥,山間流淌着聖泉,就連林鳥和野兔都誕生出靈性,能夠開口說話,口吐人言。

    在這裡修煉一年,抵得上過去十年。

    而且,守護王山的防禦陣法,已經佈置完成,張若塵不再畏懼任何挑戰。

    無論是天庭各界,還是地獄十族,誰敢硬闖王山,都得死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刻錄下傳訊光符,傳訊給木靈希,詢問她和廣寒界修士的下落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張若塵想將他們都接來王山。

    等了一刻鐘,木靈希傳訊回來:“我在木家祖地鳳凰湖,這裡是一處覺醒聖土。古前輩和風前輩,還有廣寒界的諸聖,皆鎮守在此,現在很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傳來很多信息,讓張若塵瞭解到她的近況。

    林妃、張少初、張羽熙,果真是被木靈希接走,都在鳳凰湖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古松子和酒瘋子,從月神那裡得來大量神念和神魂,正在四處收集聖藥,準備煉製一種天品聖丹和一種排名極高的酒,想要助廣寒界的修士,快速提升修爲。

    廣寒界也想在亂世中,重新崛起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危險和機遇並存的時代!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月神山一戰,月神不僅擊退焱神、二甲血祖等神,還收走他們九成以上的神念和神魂。

    加入神念,可以煉製,提升精神力的聖丹。

    加入神魂,則是可以煉製,提升提升聖魂的聖丹。

    而且,月神借走開元鹿鼎的時候,隱隱透露她準備去殺一尊神,一旦成功,廣寒界將獲得源源不斷的神級藥材。

    “那兩個老傢伙,倒是從月神那裡得到了不少好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傳訊給木靈希,詢問她還需要哪些聖藥?

    王山中,生長有大量聖藥,品種繁多,說不定能夠幫到他們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一枚傳訊光符,刻錄有一份清單,傳到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清單交給一位女聖,讓她們立即去採摘。

    廣寒界雖然沒落,但是依舊有三千聖王,其中不乏有蘇那樣的強者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暫時不用擔心他們的安全,等到收集到足夠多的聖藥,再去木家祖地鳳凰湖,看望他們也不遲。

    “已經過去了這麼久,按理說,慕容葉楓和孔蘭攸他們派人送來的神石,應該到了纔對。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浮現出這道念頭,天邊,飛來一道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伸手一抓,將光符收入進手中,他查閱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頓時一沉。

    “殿下,神石被奪,我被一羣修爲相當強大的修士,打成重傷,現在藏身東域聖城,他們正在追殺我。”

    是慕容月傳來的訊息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上,帶有血跡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,竟敢搶奪我要的神石?”

    張若塵駕着金步龍輦,立即動身向東域聖城趕去。此次,他只帶上了穿着厚厚聖甲的邪成子,爲他駕車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全部都留守王山。

    此事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車中,推算各種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慕容月是土生土長的崑崙界修士,做事相當精明,又有黑市做掩護,誰能準確發現她的行蹤?誰又能知道,她護送的是神石?”

    左思右想,張若塵最終將目標,鎖定在幽神殿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給慕容葉楓和孔蘭攸,傳過一次信息,但是卻被幽神殿截獲。

    風成道逃走後,幽神殿也就知道張若塵很迫切需要神石,肯定會重點監視慕容葉楓和孔蘭攸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放虎歸山,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傳訊給孔蘭攸,詢問護送神石之人,有沒有到達東域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也沒有收到孔蘭攸的回訊。

    “蘭攸曾經是大聖,就算不朽聖身被擊碎,修爲依舊相當強大。幽神殿最厲害的兩大高手,蒼龍和阮靈,應該也不是她的對手。”張若塵如此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張若塵取出一枚傳訊光符,刻錄信息。

    這枚傳訊光符,是傳給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“納蘭姑娘,我是張若塵,請你使用天下棋局,幫我找一找孔蘭攸的位置。另外,我想知道幽神殿聖境修士的蹤跡,越詳細越好。多謝。”

    不到萬不得已,張若塵不想求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但,無論是爲了孔蘭攸,還是爲了神石,在趕去東域聖城之前,他都必須要先查清楚。只有知己知彼,才能克敵制勝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後,聖書才女傳來訊息,道:“天下棋局無法捕捉到孔蘭攸的位置,她很有可能,進入了某一處覺醒聖土,或者是遠古遺蹟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中央帝國掌握的幽神殿修士的信息,並不齊全,想要查清他們的具體位置,難度很大。我只能盡最大努力,幫你整理,已經錄入天下棋局的幽神殿聖境修士的位置。給我半天時間。”

    光符上,有一份幽神殿知名高手的名單,張若塵瀏覽起來。

    通過千水王城功德驛站的傳送陣,又經過數次蟲洞穿越,張若塵來到東域聖城外圍的八大渡口之一,天坤渡口。

    每一座渡口,都是一座城。

    必須先在渡口登記身份和姓名,然後乘坐白龍渡船,才能進入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,是上古時期一顆從天而降的星球,直徑萬里,聳立在東域大地上面。

    隨着崑崙界復甦,東域聖城亦是變得越來越神聖,完全被天地聖氣包裹,光照天地,彷彿是一處神靈的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是一顆寶星,內部孕育着大量靈晶和聖石,還有各種煉器的珍貴材料。

    中古時期,東域聖城在天庭界和地獄界,就有偌大的威名。如今崑崙界沒落,想要搶奪東域聖城中資源的修士,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各大世界的貪婪之輩,竟是有不少都匯聚過來。

    在天坤渡口,張若塵看見很多聖境生靈,其中有一些飛揚跋扈,趾高氣揚,一副高高在上的派頭。若不是,東域聖城有上古銘紋守護,估計他們會直接闖進去。

    “聽說,東域聖城每日都有十萬年古聖藥誕生出來,一旦奪取到手,修爲必定突飛猛進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,在東域聖城的西莽海域,誕生了一株十萬年九彩琉璃珊瑚,被天堂界的道域境高手逆蒼海奪走。有人推測,逆滄海憑藉九彩琉璃珊瑚,十之八/九能夠凝聚出不朽聖身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沒那麼容易吧?逆滄海雖強,但是距離凝聚不朽聖身,應該還差了一截。”

    “前天,在東域聖城的銅須大陸,誕生了一枚十萬年長生果。那長生果的光芒,照耀方圓千里,吸引無數聖境生靈前去搶奪,大戰持續一天一夜。最終,被修羅族一位修羅天王奪走。那修羅天王異常狡猾,很快就消失無蹤,有蓋世強者動用至尊聖器,也沒能將他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聽到了很多消息,如今的東域聖城,不僅聚集天庭各界的修士,似乎就連地獄界也有強者隱藏在暗處,奪取資源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每天都會誕生出十萬年古聖藥,這倒是讓張若塵頗爲感興趣,也想去奪取一兩株,爲衝擊八步聖王做準備。

    當然,他首先要做的,還是前去慕容月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乘坐在白龍渡船上,張若塵的不遠處,響起一道憤恨的聲音:“東域聖城誕生的古聖藥,應該屬於崑崙界修士纔對,卻被一羣外來者搶走。恥辱,天大的恥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戴着面具,轉過頭,看到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穿着青色錦衣,腰上掛着一塊玉牌,上面烙印有一個“陳”字。

    那代表他的身份,東域陳家的子弟。

    陳家,坐鎮東域聖王府,從古至今就是東域的霸主。

    曾經的霸主,現在卻淪爲陪襯,只能在各大世界聖境修士的夾縫中存活,這種落差實在太大,也難怪他會如此憤恨。

    一道嬉笑聲響起:“就憑你們崑崙界的一羣廢物,能是地獄界的對手?小子,你得明白一個道理,我們來崑崙界,是幫你們抵擋地獄界的入侵,取走一些資源,只當是收取報酬。”

    有聖境修士跟着附和,道:“與其便宜地獄界,不如讓給我們。再說,崑崙界誕生出來的聖藥,何其珍貴,交給你們崑崙界的修士吞服,與餵豬有什麼區別,完全就是浪費。”

    那兩位聖境修士的修爲,都達到聖王境界,不是尋常之輩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們才目空一切,根本沒將那位陳家子弟,放在眼裡,視其爲牲畜一般的土著。

    這一幕,張若塵感覺到很熟悉。

    曾經,崑崙界的修士,征戰墟界的時候,看那些墟界的土著修士,不就是這樣的眼神?

    眼神中,傳達着一種信息,“你們都是土著,根本沒資格與我談條件,只有臣服於我,做我的奴僕,才能活命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