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白龍渡船上,以崑崙界的修士居多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聽到那兩人,如此貶低崑崙界,他們都露出憤怒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位陳家子弟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過他似乎是有要事在身,不想招惹是非,於是剋制了下來。

    但,來自聖澤界的兩人,卻對他很感興趣,繼續使用言語刺激。===『看熱門網絡小說,請搜索“頂點小說dingdiann”』===。

    “在崑崙界的幾個主要戰場,終究還是要我們做主力,才堪堪擋住了地獄界的大軍。你們眼中那些崑崙界的人傑天驕,不過只是在後方押送修煉資源,負責撤離崑崙界的生靈,根本不堪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崑崙界的修士登上戰場,也只不過是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說,我們採奪崑崙界的資源,本就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應該你們崑崙界的修士,去礦坑裏面挖出礦石,主動將各種資源,呈送到我們手中。”

    聖澤界的駝嚴和薛仇,談笑風生,說不出的趾高氣揚。

    那位陳家子弟,終於剋制不住,道:“一羣貪婪的強盜,也有臉聲稱,自己是來幫崑崙界戰鬥?”

    “你在罵誰?”

    駝嚴臉上的笑容,瞬間消失,渾身散發出一股冰寒刺骨的煞氣。

    “罵的就是你們。既然你們是來參加崑崙界功德戰,爲何沒去那幾座主要的戰場,怎麼來了東域聖城?你們到底是什麼目的?”那位陳家子弟冷笑。

    “好啊!區區一個聖者,竟然敢辱罵聖王,真當聖王不在乎自己的尊嚴嗎?”

    駝嚴的眼中,閃過一道奸計得逞的光芒,隨即,一掌拍擊過去。

    掌印,疾如風,快如電。

    那位陳家子弟臉色一變,連忙打出一張符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調動聖氣,注入身上的聖甲,聖甲散發出奪目的聖光,有着一座座防禦陣印,從聖甲內部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但是,兩人的修爲差距太大,駝嚴輕描淡寫的一掌,便是將那位陳家子弟的所有防禦手段都擊碎,真真切切的轟擊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那位陳家子弟的胸膛,被打穿,肋骨全斷,五臟六腑盡碎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頓時,白龍渡船上,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修士,畢竟修爲太低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駝嚴釋放出聖威的一瞬間,他們全部都被壓得趴在甲板上面,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怨恨、不甘、憤怒,但是,在絕對的力量面前,卻毫無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東域聖城隨意殺害崑崙界的聖者,這還是在爲崑崙界戰鬥嗎?你們就是屠夫,強盜,我要告到功德神殿,告到天宮,讓你們遭受天譴。”一位修爲達到半聖境界的年輕男子,緊咬着牙齒,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男子,真實年齡,不超過三十歲,但,卻已經是七階半聖。

    如此天資,絕對是崑崙界新生代一等一的天驕,堪稱出類拔萃。

    駝嚴冷冷一笑:“小子,你得搞清楚一件事,是他先侮辱本王,纔有這一劫。你就算告到天宮,理也在本王這一邊。對了,你剛纔似乎也辱罵了本王?”

    薛仇道:“算了,何必與一位半聖小輩一般見識?我們還要辦正事呢!”

    駝嚴輕輕點頭,隨即向薛仇傳音:“那件東西,果然是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就在剛纔,駝嚴一掌擊在那位陳家子弟身上的時候,趁機取走了他身上的儲物袋。以聖王的速度,在場沒有幾個人看清他的這一小動作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不僅看穿了一切,更是聽到駝嚴對薛仇的傳音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問題,這兩位聖王的真實目的,應該是那位陳家子弟身上的某件東西。什麼東西,需要一位聖者親自護送,而且還引來兩位聖王將其奪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隨即向那位奄奄一息的陳家子弟走過去,取出一枚療傷聖丹,給他服下。

    聖丹的藥性,散發出來,化爲一層聖光,將其包裹。

    胸口的傷,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那些崑崙界的修士,看到這一幕,先是微微一怔,隨即又有些感動。

    “看來從天庭來的修士,並不都是惡人,也有一些心懷善念之輩。”

    但是駝嚴和薛仇的眼神,卻是一寒。

    他們追了不知多少萬里,才趕在那位陳家子弟返回東域聖城之前,將其殺死滅口。現在倒好,竟然有人想要救他?

    這是他們,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駝嚴幽幽的道:“閣下,太多管閒事了!辱聖王者,必須死。”

    “得饒人處且饒人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駝嚴看不透眼前這個瘸子的深淺,不敢貿然出手,道:“在下天子聖府駝嚴,不知閣下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“天子聖府是聖澤界一等一的聖地,當真是如雷貫耳。但是你的名字,我卻沒有聽過,應該只是一個無名之輩吧?無名之輩,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駝嚴的眼皮跳了跳,黑色的煞氣,從雙眼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站在那裏,卻給駝嚴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,不敢冒然出手。

    周圍那些崑崙界的修士,皆是暗呼痛快。

    片刻後,那位陳家子弟,嘴裏發出微弱的聲音,似乎就要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駝嚴和薛仇不敢繼續等待,兩人幾乎同時出手。

    駝嚴調動出大量聖道規則,遍佈周身,一道掌印擊出去,掌勁和聖道規則化爲渦旋流動的風,將張若塵鎖定在原地。

    薛仇則是以閃電般的速度,打出一根細若無形的聖針,擊向那些陳家子弟的眉心。

    他們的真實目的,其實是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“叮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那根聖針,被邪成子一指擊中,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駝嚴發出慘叫聲,重重的倒在地上,沒有頭顱,脖子的位置在流淌聖血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半晌後,一顆血淋淋的頭顱,如皮球一般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在場,沒有人看清駝嚴是怎麼被斬掉頭顱,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。

    但,可以肯定的是,一定是那個戴着面具的瘸子殺了他。

    這纔是真正的強者,殺聖王,如殺豬狗一般輕鬆。

    薛仇被嚇住,臉色蒼白,情不自禁向後退,目光向身後的方向望去,似乎是在尋找什麼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沒有理會他,嘴脣輕動,對邪成子下出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隨即,邪成子走到駝嚴的屍體旁邊,將一隻儲物袋搜了出來。

    看到邪成子取走儲物袋,薛仇的臉色,變得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驀地,邪成子手中的儲物袋,爆碎而開,化爲一團幽藍色的鬼火。

    儲物袋的碎片,就像一隻只火蝶一般,飛落到了地上,化爲黑塵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一道人影,站到了薛仇的身旁,手持一把白骨扇,竟是一個偏偏美少年。白骨扇上,有着一絲絲鬼火,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剛纔就是他,毀掉了儲物袋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美少年,薛仇心中大定,臉色逐漸恢復正常,正要使用精神力傳音,向其稟告什麼,但是卻被美少年阻止。

    那位美少年,笑道:“你的精神力太弱,別人聽得到你在說什麼。”

    周圍響起一道道譁然的聲音,有人認出美少年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天子聖府的絕頂高手花藏影,怎麼會是他?”

    “花藏影在百年前,修爲便是達到九步聖王境界,也不知現在強大到了何等層次?”

    “花藏影前去東域聖城,估計也是想要奪取一株十萬年古聖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藏影的名頭極大,很多修士都聽過他的名諱。

    邪成子相當惱怒,主人吩咐他去取的東西,竟然被人毀掉,這該如何向主人交代?

    “驚魂指。”

    邪成子的右手五指,散發出滔天邪氣,覆蓋整個白龍渡船。

    一尊赤目碧發的邪魔影子,在邪成子的身後浮現出來,爆發出疾速,衝撞向花藏影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花藏影站在原地紋絲不動,只是將手中的白骨折扇打開,便是擋住邪成子全力以赴擊出的一指。

    這一次對碰,威勢相當恐怖,震碎了白龍渡船。

    堪比九步聖王的大對碰,別說是半聖、聖者,就算是聖王都未必承受得住戰鬥餘波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伸出兩隻手掌,凝結成巨大的聖氣手印。聖氣手印就像是兩片聖雲,將渡船上的修士,全部包裹進掌心,纔是避免了他們被戰鬥餘波震死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、邪成子、花藏影、薛仇,從半空墜落,落到東域聖城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散去聖氣,頓時,兩隻大手印中的衆人,全部都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花藏影盯着張若塵和邪成子,笑了笑,道:“沒想到,只是乘坐渡船,也能遇到兩位深藏不露的高手。先前,倒是失敬了!不知兩位該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“你沒資格知道主人的名諱。”邪成子道。

    花藏影的眼中,閃過一道詫異之光,顯然是沒有料到,這個戰力堪比九步聖王的高手,竟然只是那個瘸子的僕人。

    “無論你們是什麼身份,殺死駝仇,天子聖府都不會善罷甘休。這筆仇,算是結下了!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花藏影的白骨折扇一扇,形成一團鬼火,包裹住他和薛仇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地面上,只剩一個還在燃燒的火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去追。”邪成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花藏影的實力很強,你就算動用真理規則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暫時不要節外生枝,先辦正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