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花藏影的奇門火遁玄妙無雙,片刻間,帶着薛仇,到達千里之外,出現到一片荒涼的城區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花藏影輕輕搖着白骨折扇,有些意外,自言自語道:“竟然沒有追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估計他們也很忌憚公子,不敢冒險。”薛仇笑道。

    花藏影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,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薛仇又道:“可惜,那位陳家聖者活了下來,此次針對陳家的行動,必定會暴露。一旦陳家有了防範,想要成功,就難了!”

    花藏影笑了笑:“那位陳家聖者,肯定早就傳訊回東域聖王府,就算殺了他,也沒什麼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這倒也是,只要那件東西已經毀掉,我們大可高枕無憂。”薛仇道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輕盈的風,拂在花藏影的臉上。

    花藏影察覺到一道細微的聖力波動,目光豁然向右側的廢墟凝視去。

    只見,殘破的牆體上,不知何時,出現一位白袍僧人。

    白袍僧人留有白色寸發,給人一種仙風道骨之感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斂氣術,已經靠近我二十丈內,我纔將他發現。”花藏影心中,極其震驚。

    花藏影表現得很鎮定,道:“閣下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來者不來,去者不去。”白袍僧人寶相莊嚴的道。

    花藏影眼中露出恍然之色,拱手道:“原來是去行者前輩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“花施主,貧僧是專程來接你,走吧,大家都在天絕閣等你。”名叫去行者的白袍僧人和顏悅色的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東域聖城的五塊大陸之一,雪劫大陸。

    第三十一城區,位於雪劫大陸的西北邊陲,靠近極地,常年被冰雪覆蓋。雖然位於東域聖城,卻異常荒涼,千山百嶽盡是銀裝素裹。

    黑市的一處秘密據點,便是建在第三十一城區的地底,非黑市一品堂的核心成員,絕不會知道此地所在。

    那一日,慕容月遭到襲擊,神石被奪走,全靠一張保命遁符才逃脫,隨即藏身到此地養傷。

    她盤膝坐在一張聖玉牀上,袒露着上半身,肌膚如凝脂一般雪白無瑕。但,右肩下方,卻有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血窟窿中,不斷有黑色氣霧逸散出來,如蜿蜒的虯龍一樣,向四方蔓延。

    一股極其邪惡的力量,侵入她的體內,傷口一直無法癒合,反而有加劇的趨勢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一口暗紅色的聖血,從她嘴裡吐出。

    地面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腐蝕出一個直徑半丈的坑。

    “還厲害的魔功,以我的極陰體,竟然都被侵蝕,無法將其煉化。若是換做別的體質的聖王,恐怕早就已經隕落,化爲一灘膿血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,極其消瘦,臉白如紙,身上纏着鐵鏈,宛如一具殭屍。

    就是那人隔空一指,破掉她的所有防禦,將她擊傷。

    這幾年,慕容月沒有去爭奪黑市一品堂堂主的位置,而是被一位神秘人,提前接去一處覺醒神土,得到無上機緣,修爲突飛猛進,達到七步聖王的層次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如此,面對來自天庭界的強者,卻還是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她有一種力不從心之感,心中頗爲失落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被選中之人嗎?爲何在這混亂的大世,什麼都做不了?”

    慕容月想到那位神秘人,接她去覺醒神土的時候,說過了的話:“你是被選中之人,崑崙界是否能重新崛起,你將承擔一份重要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什麼是被選中之人?

    是被誰選中?

    那個神秘人又是誰?

    慕容月的心中充滿疑惑,對方什麼都沒有告訴她,只是讓她出世歷練,在亂世紛爭中磨礪,儘快鑄煉不朽聖身,成就大聖尊位。

    “拔苗助長,終究是難以培養出真正的強者,只有一步一個腳印的苦修,未來纔有無限可能。但是,沒有辦法,只能這麼做,留給崑崙的時間已經不多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心知,她就是被拔苗助長的修士之一,或許真的會在某個重要時刻發揮出作用,但是,卻絕不是力纜狂瀾者。

    拔苗助長,就是在投資潛力。

    真正決定崑崙未來的人,必定是一步一個腳印苦修起來的生靈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驀地,地底密室劇烈搖晃,石壁上,浮出現一道道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臉色一變,立即隔空抓住一層黑紗,裹住玲瓏剔透的嬌軀,豁然站起身來,進入戰鬥狀態。

    一位黑袍老者,闖入進慕容月的養傷之地,臉色驚變:“姑娘,有聖王境強者,強攻據點。據點的防禦陣法,恐怕撐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快就追上來了?”

    慕容月心知自己絕不是追殺之人對手,於是取出一件從覺醒神土帶出來的古器,準備將其催動,再次遁走。

    那件古器,形似一輪月牙,散發出青色光澤,有淡淡的神力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恐怖絕倫的衝擊波,擊穿據點的防禦陣法,頓時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地底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,這座秘密據點中的黑市修士,死傷慘重,很多人都被衝擊波轟擊得變成血泥,骨頭化爲粉末。

    那道力量寒氣森森,不僅擊碎大地,更冰封百里,威勢極其驚人。

    “姑娘快逃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慕容月身前的那位黑袍老者,被寒氣冰封,在慕容月的眼前,變成一具冰雕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眼中,露出冰冷似劍的光芒,嬌喝一聲:“你們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在黑市據點的上空,一位身上纏着鐵鏈,臉色蒼白如紙的高瘦男子,手持一隻銀鉢,凝聚出六耀圓滿力量,準備發動第二波攻擊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白躍君,是幽神殿六絕之一“來往人”的師兄,步入九步聖王境界已經有千年時間,積累相當雄厚,是一個活了近兩千年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一輪青月破土而出,向他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白躍君嘴裡發出咯咯的笑聲,任憑青月斬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白躍君的身體崩碎而開,化爲一件白袍,竟是反將那輪青月包裹。

    下一刻,白躍君的身形,出現到另一處位置。

    “嘩嘩。”

    身上的鎖鏈飛出去,纏住白袍和青月,將其強行拖到身邊,死死的鎮壓住。

    慕容月從破碎的大地底部飛出,頭頂撐起一輪魔月,頓時浩浩蕩蕩的魔氣包裹這片天地。她雙手結出印法,想要將青月古器收回。

    白躍君鎮壓青色古器似乎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,道:“沒想到,崑崙界還有你這樣一個年輕高手,比池瑤女皇擺在明面上的幾位界子,都要強大。”

    風成道從虛空中跨了出來,出現到慕容月的身後,笑道:“她是極陰體,而且修煉的是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“天魔石刻”,絕對是崑崙界的大人物秘密培養的暗棋。”

    白躍君笑了起來,道:“極陰體好啊,正好老夫也是陰寒體質,倒是可以將她抓來,長期採/補。將她掠奪,說不一定能夠助老夫,成就大聖尊位。”

    白躍君的潛力已經耗盡,正常情況下,根本不可能再有進步,一生止步在九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,極陰體的出現,卻讓他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風成道笑道:“崑崙界不知花費了多少資源,纔將她培養起來,年紀輕輕就達到七步聖王境界。你這樣做,非要將崑崙界的那些大人物氣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腹背受敵,陷入絕境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卻依舊很冷靜,體內血氣瘋狂運轉起來,施展出一種燃燒聖血的禁術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風成道眉頭一皺,不再繼續旁觀,一道指印嚮慕容月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指勁,如同白虹貫日,雄渾霸道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手臂一揮,一尊魔碑虛影,凝聚出來,與風成道打出的指勁對碰在一起,竟是擋住了這一擊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,挺厲害啊!”

    白躍君的眉心,浮現出妖異的光華。

    頓時,侵入慕容月體內的那團黑色氣霧,變得活躍起來。聖血運轉得越快,黑色氣霧入侵的速度,便是越快。

    片刻間,黑色氣霧進入慕容月的氣海,使得她的意識變得混亂。

    慕容月心知自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,心中默唸:“殿下,你在哪裡……你可一定要快些趕來……否則我只能自爆聖源,與他們玉石俱焚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慕容月將所有希望,都寄託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白躍君嘴裡發出尖銳的笑聲,化爲一連串殘影,衝到慕容月的身前,一指點向她的眉心,想要制住她的聖魂,收她爲奴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空間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位戴着面具的人影,憑空出現到慕容月的身旁,攜帶火焰的手掌,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咔咔。”

    白躍君的手指被抓住。

    就在白躍君怔住的時候,那位戴着面具的男子,將他的手指折斷,身形變得模糊,一掌擊在他的胸口,將其打得橫飛出去。

    白躍君的身體,在雪地上,撞出一條數里長的凹槽。

    戴着面具的男子,目光向風成道盯過去,哼了一聲:“還真是幽神殿,敢搶奪我要的東西,傷我的人,今日我要將你們通通摧骨揚灰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