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一日,雪劫大陸一片沸騰,不知多少修士被第三十一城區傳來的至尊之力波動驚住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很多人都以爲,是十萬年古聖藥出世,引發的大爭鬥。

    因此,達到聖王境的強者,紛紛趕過去。

    不久後,一則消息傳開,在雪劫大陸,乃至整個東域聖城,引起不小的轟動。

    “有九步聖王被至尊聖器鎮殺,屍骨無存,至尊之力籠罩方圓百里,久久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被鎮殺的九步聖王,乃是幽神殿的風成道和白躍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步聖王隕落不是一件小事,對於瑞亞界那樣的強界來說,可能影響會小一些。但是,對於一些弱界而言,一位九步聖王隕落,堪稱是大地震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地獄界的強者殺了他們?”

    “東域聖城是修士聚集之地,若是地獄界的強者,攜帶至尊聖器,藏身在城中,一旦肆無忌憚的殺人,必定會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至尊聖器的破壞力太可怕,可以在短時間內,滅盡一座城區的修士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才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“放心,天宮有一位陣法地師,正帶領一衆聖師,修復聖城中的上古陣法銘紋。一旦修復完成,即便地獄界修士掌握有至尊聖器,也無法制造太大的災劫。”

    東域聖城是崑崙界功德戰場的一處重地,天宮自然會重點佈置,不會輕易讓地獄界將其毀掉。

    城中的各個城區、街道,本就有陣法銘紋守護,任何一條街道爆發戰鬥,陣法銘紋都會被激活,將戰鬥餘波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一旦上古銘紋完全修復,東域聖城每一座城區的防禦力,都將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幽神殿六絕之一的“來往人”,站在第三十一城區,破敗的雪地上,全身雷電交織,怒氣沖天:“無論你是地獄界的修士,還是天庭界的生靈,敢對幽神殿的修士下手,就必須得死。”

    纔來崑崙界不到一個月,竟然就有數位九步聖王隕落,幽神殿的損失不可謂不慘痛。

    即便幽神殿底蘊深厚,強者輩出,也都已經傷到元氣。

    來往人在戰場上,收集到了至尊聖器的殘留力量氣息。只要那件至尊聖器,再次激活,他就能將兇手找出來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。

    陳家的所有聖者,全部出關,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莊嚴肅穆,大殿中,氣氛沉悶,讓人感覺到相當壓抑。

    被張若塵救了的那位陳家聖者,已經返回東域聖王府,正站在大殿中心,將整件事的前因後果,講述出來。

    東域王“陳胤”,坐在最上方的金雕桌椅上,渾身聖氣交織,散發出來的聖威攝人心魄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繼承人,陳無天,站起身來,道:“也就是說,卷軸已經被聖澤界的花藏影毀掉?”

    那位陳家聖者痛心疾首,道:“是的,是我無能。”

    陳家諸聖全部都臉色驚變,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一位陳家的長老,道:“這些聖境修士太無恥,明面上說是來幫助崑崙界抵禦地獄界的入侵,實際上卻是來強取豪奪。我們現在就告到天宮。”

    陳無天十分鎮定,道:“卷軸已毀,也就沒有證據可以證明,那幾界修士,將會攻擊東域聖王府。告到天宮又能如何,天宮豈會相信我們的一面之詞?”

    “都怪我。”

    那位陳家聖者道:“卷軸上面,映照下了他們密謀的證據,若不是我太大意,讓聖澤界的修士將卷軸毀掉。憑藉卷軸上面的映像,天宮就能治他們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不是追究誰的責任的時候,而是應該想辦法,應對即將而來的劫難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陳無天又道:“他們攻擊東域聖王府,無非是爲了《四九玄功》。我們得想辦法,先將《四九玄功》送走才行,無論如何,絕不能落入別界手中。”

    《四九玄功》是東域陳家的傳承功法,更是《太乙神功榜》上八十一種神功寶典之一《八/九玄功》的上半卷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排名前一百位的強界,很多都沒有哪怕一種神功,能夠排入進《太乙神功榜》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奪取到《四九玄功》,必定能夠讓一界的整體實力大幅度提升,排名直線上升。

    這是戰略性的至寶,比十萬年古聖藥,要珍貴無數倍,能夠決定一座大世界的未來。正是如此,來到東域聖城的修士,不知有多少都盯着東域聖王府,想要奪走《四九玄功》。

    只不過,東域聖王府是巡天使者監管的重地,誰都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其次,陳家掌握着覆蓋整個聖城的周天大陣,想要神不知鬼不覺拿下陳家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需要多方力量的配合,纔有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陳無天繼續道:“天宮並不是絕對公平公正,它是由各個大世界一起組成,世界越強,在天宮的話語權也就越重。所以,別想着天宮會偏幫我們,它不做幫兇,我們就該自求多福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們恐怕只能向朝廷求助,只不過……朝廷現在也是自顧不暇,據說中央皇城的爭鬥,比東域聖城的爭鬥還要激烈。”

    有人說道:“無論如何,總要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陳無天的目光,向坐在上方的陳胤盯去。

    陳胤點了點頭,隨即調動聖氣,注入進金鑄桌案上的域王官印,與中央皇城取得聯繫。

    坐鎮中央皇城的是太宰王師奇,除此之外,六部天王、聖書才女皆是顯露出卓然的身影,站在紫微宮中,與陳胤對話。

    果然,中央皇城現在局勢緊張,無數強者聚集,隨時都可能爆發大動盪。

    畢竟第一中央帝皇的國庫,收錄有天下最多的功法秘籍,財富珍寶,不知多少大界,想要據爲己有。

    域王官印上的光芒消失,大殿中,陳家諸聖皆是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朝廷現在幫不了他們,只能靠他們自己應對即將爆發的大劫難。但是,就憑陳家的力量,怎麼可能擋得住多個大世界頂級強者的圍攻?

    半晌後,陳胤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,道:“無天說得對,我們必須先將《四九玄功》送出去。只要《四九玄功》還掌握在陳家人手中,陳家就一定還有崛起的希望。不能被他們,絕了道。”

    一位陳家聖者,道:“整個東域聖王府,必定已經被嚴密監視起來,想要將《四九玄功》送出去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先不要那麼絕望,我們陳家坐鎮東域聖城十數萬年,根深蒂固,哪有那麼容易倒下?我們還是有一些底牌可以使用。想要滅陳家,首先他們就得死一半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東域王陳胤帶着陳無天,走出大殿,向聖王府的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“域王是想我帶着《四九玄功》離開?”陳無天問道。

    陳胤走在前方,道:“你的資質,堪稱是中古之後陳家後輩中的第一人,若是陳家毀滅,只有你,才能讓陳家重新振興起來。”

    陳無天的意志很堅定,道:“域王應該明白,無天要和陳家共存亡,絕不會獨自逃走。”

    陳胤豁然停下腳步,拍了拍陳無天的肩膀,語重心長的道:“陳家不能亡,《四九玄功》更不能落入別界手中。”

    陳無天沉默了很久,道:“就算我要走,恐怕也走不掉。如今的東域聖王府,估計已經是隻能進,不能出。”

    陳胤繼續向前走,來到聖王府深處的一座聖山下方,在聖山的崖壁上,有一道石門。

    “聖王府的地底,有一座古老的空間傳送陣,乃是先祖請須彌聖僧的大弟子,方寸大師,親手佈置而成,可以將你傳送到陳家祖地。陳家祖地已經復甦,或許會有無上機緣等着你。你現在就去挑選一批陳家的傑出子弟,帶着他們離開。你們離開後,本王便毀掉傳送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時,張若塵帶着慕容月、邪成子,來到東域聖城的金虹大陸,眼前羣峰聳立,聖氣飄蕩,宛如一片仙境。

    不遠處,立着一塊石碑,上面刻有四個古老的文字,“神劍聖地”。

    神劍聖地曾經的主人,乃是明帝的六弟子魯元植,也就是張若塵的六師兄。

    不過,六師兄在數百年前,就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如今,神劍聖地的主人,應該是六師兄的孫子,號稱“玉聖”的魯懷玉。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實力,或許是遠遠比不上東域聖王府和三道七教,但是,在煉器上面的造詣,卻是能夠在崑崙界排進前三。

    斷掉的沉淵古劍,就是在神劍聖地重新修復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神劍聖地,自然是想幫助沉淵古劍的劍靈凝聚道體,若是可以,還想將整個神劍聖地的煉器師,全部都接去王山。

    掌握着一批煉器師,對他重建聖明中央帝國,有着不小的幫助。

    但是來到劍碑,張若塵卻察覺到一股詭異的氣息,心中生出不詳的預感。

    慕容月站在張若塵的身後,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長袍,纖腰緊緻,美/腿修長,戴着了衣袍上的連帽,遮住大半張美麗的臉蛋。她道:“殿下,有人使用符,掩蓋住了這片空間。神劍聖地……可能發生了鉅變……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