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空間凍結覆蓋的面積太廣,沒能完全鎮住血獵宏東。

    他體內,涌出烈焰規則和寒冰規則,使得天地規則發生微妙變化,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震得空間猛烈顫動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青光鈍月斬,攻伐過去。可,血獵宏東的背部,卻衝出一頭渾身燃燒火焰的巨獸虛影,將她的攻擊全部擋住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火焰巨獸怒吼一聲,爪子一揮,爆發出強大的力量,打得慕容月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強,即便殿下使用空間力量將他壓制,我卻依舊遠不是他的對手。他的實力,恐怕不弱於規則大天地境界的強者。”慕容月暗道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血獵宏東喚出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七星戰錘,揮動起來,絢爛的星辰之光,衝射向四方。

    七星戰錘的母錘似一座小山,佈滿釘齒。

    母錘的四周,懸浮有七個奪目的光團,每個光團內部,都有一柄小錘。七柄小錘和母錘,既是相互分離,卻又以陣法銘紋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凍結的空間,被七星戰錘散發出來的力量,轟擊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瞥向廣場,只見,邪成子和戰屍羣,已經將戰錘宮的聖境修士斬殺殆盡,地上是一具具血淋淋的聖屍。

    “殺我戰錘宮的弟子,我要將你們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雙目中密佈血絲,怒得發狂,猛然向前跨出三步,衝到張若塵的面前。原本凍結的空間,發出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七星戰錘飛了起來,出現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慕容月深知血獵宏東的厲害,擔心張若塵不敵,驚呼一聲:“殿下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腳一扭,空間也跟着一起扭曲,緊接着,一個空間漩渦凝聚而成,將血獵宏東和七星戰錘席捲進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拉扯着血獵宏東,消失在玉聖靈山。

    再次出現的時候,他們來到一座已經垮塌的靈山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拳印,調動聖氣和真理奧義,激發出火神拳套的力量,打出一片火雲,與血獵宏東硬拼一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向下墜落,踩得大地崩塌。

    “血獵宏東的力量還真是強大,不能與他硬碰。”張若塵的腦海中,快速閃過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呼嘯的罡風,從頭頂上方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去,便見七顆黑色星辰圍繞着一座圓形大山,快速轟壓下來,空氣被壓縮,變得格外沉厚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

    血獵宏東揮出的七星戰錘。

    七星戰錘不僅是七耀萬紋聖器,更是一件大聖古器,攜帶有大聖之力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張若塵撐起八龍傘,八條金龍從傘中衝出,盤旋而上,與七星戰錘對碰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八聲爆響傳出,八條金龍全部爆碎,化爲八團金色光雨。

    “八耀萬紋聖器掌握在你的手中,就是珠玉蒙塵,不如讓給我。”血獵宏東趁勝追擊,繼續向張若塵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,不斷變化身形,一次又一次避開七星戰錘。

    玉聖靈山頂部,神劍聖地的門人弟子,看着遠處震撼人心的戰鬥場景,心中皆在爲張若塵感到擔憂。

    畢竟,血獵宏東爆發出來的聖道威勢實在是太強,宛如戰神一般。那七星戰錘,更是不斷逸散出大聖之力,震得一座座靈山,都在晃動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的人物,大聖之下誰人能敵?

    魯懷玉的傷勢已經穩定住,拱手對着慕容月和邪成子行禮,道謝了一聲,有些擔心的道:“那位恩公的實力,恐怕與戰錘宮少宮主有些差距。不如,我們一起出手,助恩公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慕容月也在猶豫要不要動手,道:“殿下的實力,不止表面這麼簡單。他動用空間力量,將戰錘宮的少宮主,拉扯到遠處,其實就是不想我們參合進去。再等等吧,這場戰鬥,或許會逆轉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是知道張若塵掌握有一件至尊聖器,一旦使用出來,戰錘宮的少宮主估計也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“還能逆轉?”

    魯懷玉的心,頗爲忐忑。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魯懷玉又道:“敢問姑娘和恩公,是崑崙界的修士嗎?”

    慕容月的嘴角上翹,道:“玉聖前輩不必那麼客氣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……”

    魯懷玉先是微微一怔,隨即想到了什麼,猛然擡頭,望向遠處正在與戰錘宮少宮主對戰的那個戴着面具的男子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精通空間力量……難道是他?可是,他的實力,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了嗎?”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門人弟子,此刻也都躁動不安。

    有的提議,立即退走,不要給來救他們的恩公拖後腿。有的則是堅決留下,要與恩公並肩作戰,共同誅殺強敵。

    魯懷玉見慕容月對那個戴着面具的男子,頗有信心,於是前去安撫神劍聖地一衆修士的情緒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久久拿不下對手,心緒不由得急躁起來,調動全身聖氣,激發出七星戰錘的七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頓時,七星戰錘變得無比巨大,母錘和七隻子錘,各自涌出不同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天空變得昏暗,各種力量充斥在神劍聖地所在的這片區域。

    “該結束了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血獵宏東大喝一聲,將七星戰錘揮擊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座靈山的頂部,身形傲然,目光銳利,將青天浮屠塔取出,託在手掌心,激發出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一片青色的雲,瞬間覆蓋住天空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飛了出去,與七星戰錘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七隻子錘全部爆碎,化爲一塊塊廢鐵。

    就連母錘,也被打得飛出神劍聖地,不知墜落到了何方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身上的鎧甲,是一件遠超七星戰錘的聖器,具有驚人的防禦力,竟是硬扛住了青天浮屠塔的一擊。

    不過,他依舊受了相當嚴重的傷勢,全身都在淌血。

    鎧甲中的聖軀,佈滿血紋,若是青天浮屠塔再打出一擊,就能讓他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仇,我血獵宏東記下了,改日等我借來一件至尊聖器,必定與閣下再戰一場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血獵宏東相當怨恨,卻也不敢繼續和張若塵交手,立即取出一張符,將其捏碎,化爲一道光梭飛出神劍聖地,消失在雲層裡面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大挪移,追擊上去。

    一連追了數千裡,追出金虹大陸,進入東遊聖城中的一片海域。突然,血獵宏東的氣息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因爲擔心神劍聖地生變,張若塵沒有仔細搜尋,急速向回趕。

    趕回去後,張若塵將神劍聖地的門人弟子,全部接入進乾坤界。

    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魯懷玉雙手抱拳,恭恭敬敬向上方的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魯懷玉已經活了數百歲,在崑崙界,也是響噹噹的人物。他向張若塵行禮,不僅僅只是因爲張若塵的身份,更因爲張若塵現在強大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核心成員,也都一起行禮。

    得知救他們的人,是聖明太子張若塵,神劍聖地修士的心情都極其激動,就像是在這混亂的大世,找到了一座靠山。

    沒錯,張若塵就是他們的靠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魯懷玉的口中,瞭解到整件事的前因後果,於是問道:“《天工齊錄》真的在神劍聖地?”

    《天工齊錄》是煉器界的奇書,在煉器師的眼中,與《太乙神功榜》上那些神功寶典的價值,可謂是不相上下。張若塵自然還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魯懷玉道:“《天工齊錄》曾經的確是在神劍聖地,不過,不久之前,祖父已經將它帶走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的眸中露出一道精芒,道:“祖父?據我所知,玉聖前輩的祖父,應該是明帝的六弟子魯元植,在數百年前,就已經隕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雖然震驚,臉上卻是依舊平靜,在等待魯懷玉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    魯懷玉向左右兩側盯去,示意神劍聖地的修士都退下去。

    最後,殿中只剩張若塵、魯懷玉、慕容月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魯懷玉才低聲說道:“祖父是護龍閣的成員之一,祖父死後,我接替了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魯元植前輩到底死沒有死?”慕容月有些迷茫起來。

    魯懷玉嘆道:“既是死了,也沒有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,明帝曾密令護龍閣的成員,帶走聖明中央帝國的國庫,在神劍聖地,建造一座聖壇。八百年來,崑崙界死去的聖者的聖魂,絕大多數都會被護龍閣成員帶回來,保存在聖壇裡面。祖父的聖魂,也在聖壇之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巨震,急切的問道:“爲何要建造聖壇?聖壇又爲何能夠保存聖者的聖魂?聖壇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魯懷玉能夠理解張若塵的心情,畢竟此事的確是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他道:“建造聖壇,是明帝下的密令。建造聖壇的圖紙,也是由明帝提供。至於聖壇爲何能夠保存聖者的聖魂,以我的修爲境界,還無法理解其中的原理和奧妙。”

    “聖壇還在神劍聖地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魯懷玉搖頭,道:“在地獄界攻破崑崙界的天地祭臺之前,護龍閣的幾位老輩成員,已經奉命將聖壇取走。我也不知道,他們將聖壇帶去了什麼地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失望的神色,不過,很快又抓住一個關鍵點,道:“奉命?他們是奉了誰的命令?那幾位護龍閣的老輩成員,在崑崙界又是什麼身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各位書友非常抱歉,接下來的一週,小魚因爲自身的原因,每天只能更新一章。對不起啊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