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魯懷玉道:“他們是奉了護龍閣一位閣主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露出失望之色,又道:“哪位閣主?”

    魯懷玉搖頭。

    要知道,護龍閣有天罡閣和地煞閣之分,天罡閣和地煞閣又有閣主和副閣主,以魯懷玉的身份,還無法接觸到護龍閣的最高機密。

    不過,魯懷玉告訴了張若塵一則線索,道:“其中一位老輩護龍閣成員,是太子殿下上一世的老師,太子太傅上官闕。殿下若是真想知曉聖壇的秘密,可以去拜訪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意外上官闕的身份。

    無論是上一世,還是這一世,很多疑點都指向上官闕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通了很多東西,卻又生出更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曾經,聖書才女去拜訪過上官闕,上官闕給了她一條線索,線索的矛頭,直指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正是那一次,聖書才女差一點死在無盡深淵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不通,上官闕與無盡深淵的那一位,到底是什麼關係?爲何青帝和池瑤滅掉聖明中央帝國,只有他能夠保住性命,全身而退,整個上官世家還能繁榮至今?

    “找回神石後,必須得去中域一趟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一枚傳訊光符,從西邊天空飛來,落入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是聖書才女傳來的消息。

    通過天下棋局,聖書才女查到幽神殿部分聖王境修士的位置,使用光符,傳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吃驚:“幽神殿六絕之中的來往人和去行者,竟然都在東域聖城,他們這是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崑崙界的疆域何其廣闊,六絕中任何一位都能獨當一面,爲何兩位出現在同一個地方?

    若僅僅只是搶奪神石,根本就不需要六絕那樣的人物出手,派遣出風成道和白躍君之流的九步聖王,已經是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“被風成道和白躍君搶走的神石,應該是掌握在來往人,或者去行者的手中。這下難辦了!”張若塵的眉頭深深皺起。

    來往人和去行者都是規則大天地境界的強者,而且自身積累雄厚,無論是攻擊手段,還是保命手段,都不是尋常九步聖王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擁有至尊聖器,也不見得,就能鎮壓他們。

    況且,張若塵也不能肆無忌憚的出手,還得躲避巡天使者。一旦被巡天使者發現,後果不堪設想,到時候,想致他於死地的人將會非常之多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第二道傳訊光符傳來,“有一件事,不知當不當說,不過,既然你在東域聖城,所以還是決定告訴你。近期,東域聖王府很有可能會發生鉅變……”

    在光符上,聖書才女將東域聖王府的危局,詳細的告訴張若塵。

    看完後,張若塵陷入長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東域聖王府威震東域少說也有十萬年,收集的財富和資源,讓那些大界心動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不過,他們的真正目標,應該是大名鼎鼎的《四九玄功》。”

    《四九玄功》不僅分爲四卷,又分爲三十六重功法,三十六種絕技,三十六般變化。

    無論是功法、絕技,還是變化,都是讓天下修士趨之若鶩的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修煉的“無形無相三十六變”,僅僅只是《四九玄功》上面的一點點皮毛。

    真正的三十六變,可不是隻能改變容貌,還能變化成山,變化成水,變化成空氣,甚至一分爲三十六,施展出種種絕技。

    別的大世界的修士,就算抓住東域聖王府陳家的聖境修士,先不說能不能奪取他的記憶,就算奪取,也只能獲取《四九玄功》的一點點皮毛,頂多只有借鑑和學習的作用。

    就像黑魔界得到的《天魔石刻》的三十六張拓印圖一般。

    三十六張拓印圖,皆是神親手拓印下來,但是修煉拓印圖,依舊有很多缺陷,遠遠無法和真跡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所以,必須要搶奪到《四九玄功》的真跡,纔算是真正掌握這種神功寶典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的確很強,但是他卻不認爲自己有滅掉東域聖王府的實力。畢竟,東域聖王府在聖城已經紮根十數萬年,底蘊深厚,各種手段層出不窮。

    而聖書才女稱東域聖王府有滅族的危險,也就說明,進攻東域聖王府的敵人,將會相當可怕。

    按理說,張若塵得知這一消息後,應該明哲保身,立即逃出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但,在得知幽神殿也是此次行動的參與者,張若塵決定暫時留下。以他一己之力,或許改變不了什麼,可總要將神石奪回吧?

    “天絕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聖書才女傳給他的一個地名,隨即帶着慕容月和邪成子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天絕閣,位於東域聖城的金虹大陸邊緣,坐落在天絕島上。

    天絕島懸浮在海面上空,是東域聖城最繁華熱鬧的地方之一。站在島上,聖者憑藉超凡的眼力,可以看到大半個金虹大陸,與遼闊無邊的海域。

    若是,有十萬年古聖藥誕生,在天絕島的修士,就能第一時間看見聖藥散發出來的祥瑞光芒。

    根據聖書才女的消息,來往人和去行者,就在天絕島的天絕閣。

    張若塵變化了容貌,玉樹臨風,穿着龍鱗鎧甲,披着龍紋金袍,散發出超然的氣質,走入進天絕閣。

    因爲有長袍遮擋,倒是很難看出他的腿有些瘸。

    慕容月和邪成子,猶如侍女和護衛一般,跟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剛剛走進天絕閣,便是有無數雙目光,落在張若塵身上,顯然都是看出他的鎧甲名貴,修爲深厚,猜測他具有驚人的背景和身份。

    “看什麼看,挖了你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邪成子散發出冰寒刺骨的氣勁,強大的修爲顯露無疑,驚住在場所有修士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此人到底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“沒見過,說不一定是天龍界的某位龍皇太子,反正我們是招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裝出冷傲的樣子,似乎是不屑正眼看閣中的修士,但,實際上,已經將衆人都觀察了一遍。讓他意外的是,竟然發現了幾道頗爲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爲明堂的少堂主,孔紅璧。

    說起來,張若塵與孔紅璧之間有不小的恩怨。就是不知,孔紅璧得知張若塵就是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,更是明堂聖祖的表哥,那時他是什麼心情?

    “孔紅璧這個傢伙,怎麼會來了東域聖城?蘭攸不會是派遣他,將神石送來吧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說起來,孔紅璧的天資,還是相當不錯,絕對是崑崙界最頂尖一線。

    有明堂的大力培育,加上崑崙界復甦,天地規則發生了改變,他的修爲突飛猛進,竟是已經突破到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除了孔紅璧,張若塵還看見項楚南。

    項楚南坐在角落裡面,桌上放着一隻大酒罈子,正大口喝酒,與坐在對面的一個男子談天說地,嗓門很大,整個天絕閣都是他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對面那個男子,皮膚白皙,極其俊美,穿着大紅色的聖袍,動作優雅,與項楚南的粗獷模樣形成鮮明對比。

    “這人……怎麼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……”張若塵皺眉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認識坐在項楚南對面那個男子,但是,對方給他的感覺,卻有幾分熟悉。難道此人變化了容貌?

    “這個黑愣子,還真是什麼人都敢結交。”張若塵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天絕閣的一位主事,快步走過來,恭恭敬敬的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第一樓,只是普通修士待的地方,像你這樣的貴客,得去樓上的雅間。”

    這位主事,或許看不透項楚南的修爲,但是,難道不知道孔紅璧的身份?

    若是孔紅璧在他的眼中,只能算是普通修士。

    那麼,樓上雅間中的修士,又是何等尊貴?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向上望去,發現,天絕閣除了中心的一座懸空聖玉臺,還有一層層向上環繞的雅間。只不過,那些雅間都佈置有陣法銘紋,根本感知不到裡面修士的身份和氣息。

    “好啊,給我一間最好的雅間。”張若塵傲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請。”

    那位主事跟在張若塵身後,看見他在觀察那座懸空聖玉臺,於是笑道:“那是我們天絕閣的拍賣臺,大人有什麼珍貴的東西,儘可拿到那裡拍賣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低聲說道:“天絕閣拍賣的寶物,都是一等一的珍品。幾天前,有一位大人,還將剛採摘的十萬年古聖藥拿到這裡拍賣,賣出了天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咂舌,感覺到吃驚。

    隨着各大世界的聖境修士,源源不斷進入崑崙界,這天絕閣,似乎也變得越來越不簡單。

    那位主事,將張若塵帶到第四層的一間雅間,道:“大人,到了!”

    “這纔是第四層,我看第五層也有雅間,那裡的環境似乎更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那位主事露出難堪的神色,連忙道:“第五層的四間雅間都已經有人,而且個個都是招惹不起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招惹不起……哈哈,天下就沒有本太子招惹不起的人物,今天,本太子就偏偏要去第五層的雅間。”張若塵囂張的大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猜測,來往人和去行者很有可能就在第五層的雅間,但卻不知道他們具體在哪一間。

    正好大鬧一場,將他們找出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