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廣寒神宮中,張若塵將日晷取出,擺在宮殿的中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須彌聖僧的那道神諭,只見,日晷浮現出了一層青色光華,一閃一爍,甚是瑰麗。

    「據說,日晷的主人,乃是須彌聖僧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月神輕輕頷首,隨即又道:「是,也不是。須彌聖僧只是日晷其中一任主人,其實,日晷在極其久遠的年代,就已經存在,最早可以追溯到文明誕生之初。」

    月神纖柔的玉手,向日晷的方向一推。

    浩蕩的神力,湧入進日晷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日晷中,飛出密密麻麻的光點,籠罩整個神殿。

    「是時間印記,快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一變,如同閃電一般,快速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在冰火鳳凰的巢穴中,第一次見到日晷的時候,張若塵只是被三粒時間印記光點擊中,便是被斬去五十年壽元。

    一直退到一百二十丈外,張若塵才停下。

    反觀月神,根本沒有避退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那些時間印記光點,還沒有靠近她,就如火星一般熄滅。

    「真厲害,竟然無視時間的力量。」張若塵暗暗咂舌。

    月神的實力,當真是高深莫測,神通廣大,無所不能,世間還有什麼力量奈何得了她?

    月神像是看出張若塵的心中所想,道:「並不是時間力量奈何不了我,而是以日晷現在的形態,散發出來的時間力量太弱。」

    「這還弱?即便是九步聖王,進入日晷的一百二十丈範圍內,恐怕也堅持不了幾個呼吸的時間,壽元就會枯竭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日晷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別說是區區一百二十丈區域,就是一座大世界的時間都會變得紊亂,造成的破壞力,以你現在的修為境界,根本無法想像。」

    「我以前使用聖氣,注入日晷,卻如石沉大海,日晷一點反應都沒有。難道需要神力,才能將日晷催動?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「嘩啦啦。」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時間的流速太快,日晷中,竟是發出水流一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月神凝視日晷,道:「你將須彌聖僧的那道神諭,鑲嵌到石台中心的那個凹槽試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細細觀察,發現石台的中心,果然是有三個凹槽。

    其中最中間那個凹槽的大小和形狀,與他手中的圓形玉石神諭,倒是相差無幾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有新的發現,只要將神諭托在手中,懸浮在四周的時間印記光點,竟是自動避開。

    「有意思,真是有意思。這塊玉石,到底是什麼材質,為何能夠跨越時間長河,從十萬年前,傳到十萬年後?莫非,這塊玉石,曾經與日晷,本就是一體?」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玉石,重新走進廣寒神宮,將其放入三個圓形凹槽最中間的那一個。

    沒有什麼變化。

    怎麼回事,難道玉石和日晷,根本就沒有什麼聯繫?

    突然,飄浮在半空的時間印記光點消失,時間流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,變得越來越緩慢。

    張若塵細細推算,隨即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,喃喃自語:「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……時間比例,竟是達到如此恐怖的地步。」

    月神淡淡的道:「不必那麼吃驚,曾經在崑崙界流傳著一句話,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。就是因為,在十萬年前那場神戰的中後期,須彌聖僧將日晷的力量催動到了極致,覆蓋整個崑崙界。在崑崙界修鍊一年,天庭界和別的大世界,才過去一天。」

    「短短數百年間,崑崙界誕生出了大批頂級強者。等到地獄界察覺到的時候,已經為時已晚,那個時候的崑崙界,成為宇宙中最為強大的大世界,擁有的力量,足以決定最終一戰的勝負。若不是……」

    講到此處,月神停了下來,眼眸中露出一道惋惜之色,說出一句意味深長的話:「人心太複雜了!」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日晷的一百二十丈範圍內,時間流速比例,的確是達到驚人的一比三百六十五。

    在日晷下方修鍊一年,外界才過去一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震動不已,道:「十萬年前,崑崙界竟是有那麼輝煌的時期?」

    「曇花一現而已。靠時間力量,短期之內膨脹起來的力量,終究是有致命缺陷。比如,黑心魔主,不就是在那段最輝煌時期,崑崙界培養出來的神。最終又是什麼結果呢?」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覺得,這句話月神不僅是在指十萬年前的崑崙界,似乎也是在提醒他。

    「無論怎麼說,那段時期,的確是崑崙界歷史上最璀璨的一頁。可惜,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抹去,除了經歷過那段時期的修士,再也沒有人知曉。」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到底是誰掩蓋了歷史?為何要那麼做?」

    月神搖了搖頭,道:「我也想知道答案。」

    久久的沉默之後,張若塵長嘆一聲,輝煌終究是已經過去,如今的崑崙界就像是泥沼中奄奄一息的巨龍,能不能挺過眼前這一劫,都是未知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日晷是我從冰火鳳凰的鳳凰巢中找到,很有可能隱藏着祖靈界唯一一位神靈獵神的神之星魂。月神大人,你具有大智慧和大神通,能幫我解開其中的秘密嗎?」

    「獵神的神之星魂,不在日晷裏面。不過……」

    月神似弱柳扶風一般,走到日晷的正面,向前盯去,道:「或許答案在這裏。」

    只見,不知什麼時候,日晷下方的石台,竟是浮現出大量玄奇的圖文和光點。

    光點,足有數十萬個,圖文線條更是密密麻麻,連接起來之後,很像是一尊佛像神圖,又像是錯綜複雜的星空路線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見到這些圖文和光點,生怕它又像上次一樣突然消失,於是,取出一張靈紙,將圖文和光點都描繪下來。

    「這到底是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圖文和光點,仔細思考,心中有一些猜測,但是卻又一一否定。

    月神凝視了半晌,道:「那是崑崙界外的一片星空,每一粒光點,都是一顆恆星。」

    「那些圖文線條,是星空中的路線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伸出兩根雪蔥玉指,隔空比劃,隨即微微一笑,道:「那些線條的秘密,你今後自然會知曉。不過,關於獵神神之星魂的秘密,我應該是已經解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專心致志的聆聽,卻聽見月神說出一句:「廣寒神宮中,只有日晷自身散發出光芒,怎麼會出現陰影?」

    「陰影?什麼陰影?」

    張若塵正是頗為疑惑,驀地,意識到了什麼,豁然抬起頭來,盯向日晷中心的那根石針。

    石針的陰影,投影到的位置,就是當時的時辰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石針在石盤上的投影,明顯不是由光照射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躍到石台上面,轉動日晷的石盤,發現石盤上的陰影,始終指著同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「哈哈!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」張若塵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石針的投影,根本不是代表時間,所知的方向,很有可能,就是獵神神之星魂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現在也只是知道一個方向,根本不知道沿着這個方向走多久,才能找到神之星魂。

    十萬里?百萬里?還是要橫跨一片星河?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笑容,向月神盯去。

    月神停止將神力注入日晷,道:「別看着我,自己的機緣,得你自己去尋覓。自己的路,終究還是得自己去走。」

    若是月神肯幫忙,以她的無上神通,可以輕輕鬆鬆跨越億萬里,將神之星魂取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因此而失望,因為他明白,月神說的有道理,自己的路,終究還是得自己去走。

    月神收回神力后,日晷的時間力量消失,廣寒神宮中的時間流速,恢復到正常狀態。

    「怎麼會這樣?難道,真的需要神力,才能催動日晷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一種想要吐血的衝動,剛才他還興奮不已,覺得擁有日晷之後,修鍊速度必定會突飛猛進,甚至可以用它,在短期之內培養出大批高手。

    神力才能催動,還怎麼玩?

    就算月神願意一直使用神力幫他修鍊,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,張若塵也不可能繼續安心待在月神山。

    去崑崙界,是迫在眉睫的事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一臉蒙圈的模樣,月神的眸中,閃過一道狡黠之色,道:「聽說過神石沒有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道:「使用神石,也能催動日晷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看見圓形玉石旁邊的兩個凹槽沒有?將兩塊神石放入凹槽,就能催動日晷。」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欣喜之色,隨即又深深皺起眉頭,道:「神石價值連城,是神才用得到的無上珍寶,聖市中根本就購買不到。月神大人,你應該有神石吧?要不送我一些?」

    「沒有。」

    月神很乾脆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又一次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不過,緊接着月神又道:「別的大世界,或許無法孕育出神石。不過,崑崙界是宇宙中為數不多的萬古不滅大世界,肯定能夠孕育出神石。你去崑崙界的那幾座古老礦坑裏面找找,應該會有收穫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祝各位書友元旦快樂,今天大家在微信公眾號上面搶到紅包了嗎?我看有人搶了六七十啊,羨慕得我一口老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