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孔紅璧與明堂一百零八聖將之中的郭嵩、袁徹,坐在靠近大門的位置,他們的修爲雖強,但,天絕閣中卻沒有弱者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三人,並不怎麼顯眼。

    這些年,孔紅璧顯然是受了不少挫折,原本乖張的性格,改變了許多,一臉嚴肅的道:“東域聖城聚集了太多強者,是一處是非之地,我們還是趕緊去雲武郡國,不要在這裏久待。”

    郭嵩低聲道:“副堂主,你就真的甘心,將神石拱手送給張若塵?”

    突破到聖王境界,孔紅璧便是晉升爲明堂副堂主。

    他已是明堂有數的強者。

    孔紅璧自然是很不甘心,要知道,第一次見到張若塵的時候,對方就如一隻跳蚤一般弱小。誰能想到,張若塵現在變得如此厲害,就如一座不可逾越的神山,擋在他的面前,讓他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袁徹眯眼一笑,出了一個主意:“不如,我們將神石藏起來,就說被異界的修士奪走。如今明堂正是用人之際,聖祖肯定不會重罰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此計可行,我們明堂的神石,絕不能拱手交給一個外人。”郭嵩義正言辭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當聖祖那麼好騙?”

    孔紅璧的目光,向袁徹和郭嵩瞪過去,緊接着,才又徐徐說道:“張若塵未必見過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副堂主是什麼意思?”郭嵩和袁徹齊聲問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道:“就連我,都是第一次見到神石。傳說中,張若塵的修爲,似乎是達到了相當可怕的高度,但,那是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起來。無論是底蘊,還是見識,他都遠遠無法與我等相比。很有可能,他根本沒有見過神石。”

    袁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笑道:“明白了,副堂主的意思是,我們可以將假的神石交給張若塵,反正他認不出來。可是,想要以假亂真,卻也不容易。畢竟,張若塵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道:“天下間,有一種異石,叫做神明光石。這種異石,是在神靈隕落的地方誕生出來,保留有一縷神聖的氣息。神明光石和神石極其相像,但兩者的價值,卻是天差地別。”

    “使用神明光石,代替神石,送給張若塵。嘿嘿,高,副堂主的手段,實在是高。”袁徹奉承的笑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嘴角,情不自禁露出一道得意的笑意,道:“先前,我去黑市,就是購買神明光石。走吧,現在就去雲武郡國,將神明光石交給張若塵,讓這位聖明皇太子白高興一場。想要我明堂的東西,他是在做夢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三人還沒走出天絕閣,就被花藏影攔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三位,樓上雅間一敘,如何?”

    花藏影面帶笑容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眉頭一皺,道:“我們好像不認識吧?”

    “聚一聚,不就認識了?”花藏影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知道對方是一個厲害人物,不敢得罪,於是,拱手笑道:“多謝兄臺的好意,不過,在下還有要事在身,下次再聚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說着,孔紅璧繞開花藏影,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走過花藏影身旁的時候,無論是孔紅璧,還是袁徹、郭嵩,皆是緊張到極點,心臟跳動速度加快。

    花藏影邀請他們去樓上雅間,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好事。

    難道,花藏影知道他們的身上,攜帶有神石?

    花藏影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,手中的白骨折扇,輕輕一扇,頓時一股陰風向孔紅璧、袁徹、郭嵩席捲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臉色猛然一變,正要逃遁,卻發現,眼前的景象,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    周圍天昏地暗,陰風獵獵,一支白骨陰兵,將他們三人包圍,發出震天動地的嘶吼聲,緊接着,向他們衝殺了過來。

    雲中,花藏影的身影顯露出來,有數百丈高,如一尊巨人,在俯看他們。

    “三位哪裏走?”

    花藏影伸出一隻白森森的骨手,壓到他們三人的頭頂,就要擒拿他們。

    孔紅璧、袁徹、郭嵩恐懼到極點,想要反抗,但在花藏影強大修爲的鎮壓下,他們三人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頓時,烏雲滾滾的天地,還有成千上萬的白骨陰兵,盡數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孔紅璧、袁徹、郭嵩三人,身上的壓力一輕,環顧四周,發現依舊還在天絕閣。很顯然,剛纔花藏影是使用出精神力攻擊手段,讓他們陷入進幻境。

    有人救了他們。

    孔紅璧三人,向救他們的那人望去,目光盯在邪成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花藏影亦是盯着邪成子,心中怒不可揭,沉喝一聲:“到底有完沒完,你們怎麼處處都與我作對?”

    邪成子道:“我家殿下,要請他們三位,去樓上雅間一敘。”

    花藏影與邪成子爭鋒相對,道:“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吧?是我先請的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,只能戰一場,決定他們三人的歸屬?”邪成子冷聲一笑。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。”

    花藏影已經忍了很久,若不是忌憚天絕閣閣主,早就與他們翻臉,怎麼可能處處退讓?

    既然對方主動提出要戰,正好趁此機會,狠狠給他們一個教訓。

    “要戰是嗎,我來和你一戰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從第五層雅間跳下,轟隆一聲,墜落到一樓,砸得整個天絕閣都是猛然一聲巨響。

    直接掏出金屬魔冠,捏在手中,就要向花藏影砸過去。

    紅衣男子羅乙追到一樓,阻止項楚南,道:“楚南兄弟,不到萬不得已,還是不要動用至尊聖器,讓我與他談談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攔着我,讓我將他鎮殺。”項楚南吼道。

    “冷靜,冷靜。”

    羅乙擋住項楚南,出現到花藏影的對面。

    花藏影的眼中,露出驚駭之色,盯着項楚南手中的魔冠,在猜測,那是不是真是一件至尊聖器?

    羅乙對着花藏影拱了拱手,笑道:“我的這位兄弟,性格有些急躁,別與他一般見識。”

    花藏影心中想到,幽神殿的來往人和去行者兩位前輩,都還坐鎮在樓上,就算他們真的有一件至尊聖器,也不是什麼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花藏影心中稍定,挺起胸膛,道:“在天絕閣,花某不想多生事端,自然不會與一個黑愣子一般見識。但是他們三人,我卻得帶走,誰敢攔我,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就在天絕閣中所有修士,都以爲花藏影占據了上風的時候。

    毫無徵兆……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聲,花藏影跪在羅乙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看,花藏影竟然跪在了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天吶,我不會產生幻覺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花藏影前後態度轉變實在太大,驚掉一大片下巴,無數修士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一位九步聖王,即便是大聖,也未必能讓其下跪。但是現在,花藏影跪得就像是孫子一樣,還在不停磕頭。

    到底怎麼回事?

    天絕閣的第四層,閣主姜雲衝揹着雙手,含笑的打量着羅乙。

    站在姜雲衝背後的姜海,頗爲驚訝的道:“閣主,這是什麼手段?心靈之道嗎?”

    沒有人認爲,像花藏影那些的強者真會給羅乙下跪,肯定是被人暗算,中了某種術法。

    姜雲衝搖了搖頭,道:“不是心靈之道,應該是控魂**。”

    “施展控魂**,能夠控制住一位九步聖王,他的精神力得強大到何等程度?他不會就是傳說中那位心魔吧?”

    姜雲衝的手指,輕輕摸着鼻樑,道:“他是不是心魔還不好說,但是,他絕對是使用了控魂**,而且是借用一件陰寒屬性的寶物,才施展成功。那件寶物,不簡單。這個人物,相當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要不要提醒張若塵一聲?”姜海道。

    姜雲衝搖了搖頭,道:“張若塵什麼大風大浪沒有遇到過,沒那麼不堪一擊,說不一定,他都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,包括我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就跪下了?小子,你是害怕你項爺爺了吧?”項楚南走到花藏影的身旁,一腳踹過去,將其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羅乙笑着搖了搖頭,隨後,目光盯向孔紅璧等人,道:“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很隨意的一句話,卻讓孔紅璧等人不敢生出違逆之心。

    孔紅璧三人,可不是項楚南這樣的黑愣子,早就被羅乙的手段,嚇得魂飛魄散。既然此人能夠讓花藏影下跪,要收拾他們,更是輕而易舉的事。

    孔紅璧老老實實跟在羅乙身後,問道:“大人見我們,到底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樓上那位太子殿下要見你們。”羅乙道。

    那位太子殿下,到底是何等了不得的人物,身邊怎麼有這麼多奇人異士?孔紅璧心中,更加忐忑。

    幽神殿的來往人和去行者,已經走出雅間,站在天絕閣第五層的欄杆後面,盯着登樓的羅乙、項楚南、邪成子等人。

    花藏影被人制住,出乎他們的預料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二人卻沒有動手,天絕閣那位閣主,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壓力。若是事態進一步擴大,天絕閣閣主不出手纔是怪事。

    來往人道:“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,看透了嗎?”

    去行者的雙瞳,閃爍着金色光斑,輕輕搖頭,道:“很古怪,他的身上,就像是籠罩着一層霧,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道:“那就算了,先忍一忍,等神崖先生駕臨,再與他們算賬。到時候,順便也將天絕閣閣主的身份查清楚。這樣的強者,不可能憑空冒出來一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