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地師?”

    雅間中,所有修士,皆是一驚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“是陣法地師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他的那道眼神,攜帶有大量光紋。所有光紋匯聚在一起,凝成一座殺陣,隔空擊傷了我。”

    羅乙取出一枚龍眼大小的聖丹,吞服進嘴裡,開始打坐調息。

    對方的一道眼神,傷到了他的聖心。

    天絕閣第一層。

    站在大曦王和解滄海等人前方的那道身影,名叫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嘴裡,發出一道輕咦之聲,感到一絲詫異。

    “先生怎麼了?”大曦王問道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笑了笑:“有趣,天絕閣中,居然有這麼一位厲害的精神力高手。”

    能夠承受他一道聖光陣眼,而不死,對方絕不是等閒之輩。

    來往人順着神崖先生的目光望去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隨即道:“那人,的確是一個精神力高手,先前花藏影便是着了他的道,吃了不小的虧。”

    冷哼聲響起,一位長得頗爲妖異的俊美男子,問道:“藏影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這個俊美男子,名叫絕巖狐,是花藏影的師叔祖,爲天子聖府的頂尖高手。

    別看他十分年輕,實際上是個老妖怪,已經修煉了五千多年。

    因爲不是人類,所以絕巖狐的壽元,比一些人族大聖的壽元都要悠長。

    隨即,花藏影將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,講述了出來。

    聽完後,絕巖狐怒極反笑:“天下間,竟有如此飛揚跋扈的人,居然不將天子聖府放在眼裡,看來是平時吃虧太少,得給他一個沉重的教訓才行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攔住準備動手的絕巖狐,道:“絕巖兄,先談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待會兒再收拾他們。”

    絕巖狐雖然輩分極高,修爲亦是深不可測,但在神崖先生的面前,卻還比較剋制,收斂身上的氣勢,跟在神崖先生的後面,向第五層雅間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摸着下巴,看着外面那羣個個氣度不凡的修士,心中暗道:“難道就是他們,準備對東域聖王府下手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們怎麼能請得動一位地師?東域聖王府有什麼東西,值得一位地師出手?”

    以現在的局面,就算神石真的在來往人和去行者的身上,張若塵也絕對無法奪取回來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有些擔心,對方會先一步動手。

    一位地師,加上解滄海和絕巖狐這種實力恐怖的老妖怪,他們完全可以無視天絕閣的規矩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張若塵做出決定。

    想要直接走出天絕閣,顯然是癡心妄想,只有使用空間傳送陣,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雅間中刻錄空間銘紋,佈置傳送陣。

    此時,一位面容清美的紫衣女子,登上天絕閣中心的那座懸空聖玉臺。

    她看起來,也就十**歲的年紀,但是修爲,卻達到七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此女,名叫紫蘭。

    紫蘭的身材高挑,脖頸修長,肌膚凝白,含笑的道:“又到拍賣的時間,今晚將要拍賣的寶物,可是一件比一件珍奇。大家的聖石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聖石早已準備充足,關鍵看天絕閣能夠拿出什麼樣的寶物?”

    “今晚有沒有十萬年古聖藥,給我們見識一下?”一樓大堂中,有修士問道。

    紫蘭盈盈一笑:“有比十萬年古聖藥更珍貴的寶物,將會出現在拍賣臺上。”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紫蘭只是隨口說說,還是真有逆天的寶物,將會拿出來拍賣,總之,一句“比十萬年古聖藥還要珍貴的寶物”,吊足了在場衆多修士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說真的還是假的,天絕閣能夠拿出,比十萬年古聖藥還要珍貴的寶物?難道是至尊聖器,或者是神藥?”項楚南不停舔嘴脣。

    шшш▪ ttκǎ n▪ C O

    張若塵在刻錄空間陣法,沒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第一件寶物,被搬上懸空聖玉臺。

    寶物,放在一個透明的水晶盒子裡面,是一卷黑色竹簡。

    紫蘭開始介紹這件寶物:“這是一種通玄級中階聖術,絕滅印法。”

    只是這麼一句,下方的修士,便是發出一大片驚呼聲,無數修士爲之激動和震驚。

    中階聖術,分普通、精妙、通玄三個級別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聖王,修煉的都是普通中階聖術。

    若是掌握一種精妙級中階聖術,在與同境界修士交手的時候,就會佔據巨大的優勢。

    至於通玄級中階聖術,更加了不得,只有掌握一種,幾乎就有跨境界戰鬥的資格。

    比如,龍象般若掌修煉成第十一掌後,就是通玄級中階聖術,威力無窮,同境界,幾乎無人可敵。

    修爲越高,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越多,掌握通玄級中階聖術的修士佔據的優勢,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但是通玄級中階聖術,卻並不是任何宗派都有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那些沒有通玄級中階聖術的宗派,必定會爲之瘋狂,花費再多聖石,也要將絕滅印法買下來。

    這是戰略性的寶物,不僅可以增強自身的實力,還能讓整個宗派的實力都增強一大截。

    不過,紫蘭接下來的一句話,卻是讓在場那些目光火熱的修士,冷靜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絕滅印法有殘缺,只有心法和招式圖錄,但是沒有聖氣運轉圖,需要自己去研究和彌補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施展任何一種聖術,都有不同的聖氣運轉路線。

    紫蘭的手指,在透明水晶盒子上面一點。

    一道聖氣,打入竹簡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頓時,竹簡中,逸散出黑色氣霧。

    那些氣霧,凝聚成數十道人影,在盒子裡面演練出一種種精妙絕倫的印法招式。不過,那些招式只是一瞬間,便又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通玄級中階聖術,絕滅印法,起拍價三千萬枚聖石,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五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六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經過數十輪競價,最終,“絕滅印法”被第三層雅間中的一位妖族女修士,以一億七千萬枚聖石的價格買走。

    這是通玄級中階聖術的真跡,不是拓印版,有很大研究價值,就算殘缺不全,也能賣出天價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拍賣物,就是通玄級中階聖術,後面的寶物不可能是廉價品。”

    “說不一定,真有比十萬年古聖藥更加珍貴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個天絕閣,熱鬧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第二件拍賣品,被呈送上來後,讓天絕閣中的修士再次驚呼,不知多少修士的眼中露出貪婪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九萬年年份的聖藥,大陽玉果,即便直接煉化吸收,也能大幅度提升修士的修爲,增強修士的體質。若是用來煉製天品聖丹,價值會更加巨大。”

    簡單的介紹後,紫蘭道:“起拍價四千萬枚聖石,每次加價,不得少於一百萬枚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三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萬年年份的聖藥,與十萬年年份的聖藥,雖然只差一萬年年份,但,價值卻是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當然,九萬年年份的聖藥,依舊十分珍貴,特別是對九步聖王的作用最大,可以讓九步聖王的積累變得更加雄厚。

    積累得越雄厚,修煉道域,凝練不朽聖軀,纔會更加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最終,大陽玉果被幽神殿的來往人,以一億枚聖石的價格買走,沒有人再敢加價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修爲十分高深,正在爲凝練道域做準備,自然是不會放過這枚大陽玉果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座基礎傳送陣佈置完成,長長吐出一口氣,道:“臨時佈置空間傳送陣,果然是一件很累的事。看來是時候,煉製空間傳送陣圖。”

    所謂“空間傳送陣圖”,就是將空間傳送陣,刻錄在圖捲上面。

    需要使用的時候,直接打開圖卷,空間傳送陣就會呈現出來,將張若塵傳送到數十萬裡,甚至數百萬裡之外。

    對於空間修士來說,空間傳送陣圖是保命的最佳手段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空間造詣不夠,煉製不出空間傳送陣圖,但是現在,已經有煉製成功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佈置出空間傳送陣,也就進可攻,退可守,張若塵心中大定。

    此時,懸空聖玉臺上,開始拍賣第六件拍賣品。

    拍賣品被裝在一個個刻滿銘紋的玉瓶裡面,玉瓶的數量,竟是達到三十個之多。

    “拍賣的是什麼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顯然是對這件拍賣品不感興趣,道:“叫什麼……什麼淚。”

    “宇宙虛空淚。”慕容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怔,隨即露出驚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還沒有幫沉淵古劍的劍靈凝練道體,就是因爲,宇宙虛空淚的數額不夠。如此難尋的寶物,竟然在天絕閣遇到,怎能錯過?

    天絕閣拿出來拍賣的宇宙虛空淚,一共有三十滴。

    此刻,三十滴宇宙虛空淚的價格,已經被擡到一億七千萬枚聖石。

    “兩億枚聖石。”張若塵喊出價格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的目光,都向第五層北邊雅間望去,知道里面是一個飛揚跋扈的強者,身邊高手如雲,因此沒有人敢招惹。

    天絕閣中,叫價的聲音都消失,變得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紫蘭站在懸空聖玉臺上,美眸向第五層北邊雅間瞥了一眼,隨即問道:“兩億枚聖石,還有修士出更高的價格嗎?”

    久久沒有加價的聲音。

    就在紫蘭準備喊出“成交”二字的時候,第五層東邊雅間中,響起花藏影的聲音:“三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整個天絕閣的修士,都露出玩味笑容。

    花藏影哪是想要購買宇宙虛空淚,明明就是故意擡價,報先前被羞辱的仇。

    直接加了一億枚聖石,還真是夠狠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皺眉,隨即眼中露出一道冷色,再次叫價:“三億五千萬枚聖石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