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下麻煩了!天初仙子洛姬能夠調動的財富,不是我等可以比擬。更新最快瀲曦仙子,不如將那塊至尊聖器殘片,讓給她?”來往人道。

    去行者跟着說道:“我們的目標是東域聖王府,在這個節骨眼上,沒必要節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瀲曦仙子卻沒有收手的意思,繼續競價:“三十五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億枚聖石。”天初仙子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塊至尊聖器殘片而已,很快就被兩位天之驕女,將價格擡升到喪心病狂的地步,超過八十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天絕閣中的修士,早就已經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“花八十億枚聖石買一塊殘片,她們是瘋了吧?”

    •tt kan•C ○

    “有這麼多聖石,若是用來購買修煉資源,足以讓我的修爲快速突破,短時間內,達到九步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雅間中,項楚南雙眼放光,瞳中迸發出炙熱的光華,道:“大哥,不如我們去搶了她們,肯定能發一筆橫財。”

    “聖王境修士,誰會攜帶那麼多聖石在身上?我猜,大曦王和天初仙子,需要從魂界和天初文明調動,才能拿得出如此鉅額的聖石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天初仙子爲何不惜花費天價,也要購買龜甲殘片,因爲她曾經見過真妙小道人的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如今,大曦王與絕巖狐、解滄海,這些老妖怪走得很近。天初仙子與她鬥起來,就算取勝,拍下了龜甲殘片,恐怕也會遭到報復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天初仙子再次喊出一個天價:“一百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這個價格一出,瀲曦仙子陷入沉默,半晌後,幽然的道:“既然天初天女殿下如此執着,這塊殘片,便讓給你了!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一言不發,等到懸空聖玉臺上的紫蘭,喊出“成交”二字後。跟在天初仙子身後的屠夫,徑直前去與天絕閣的負責人交涉,顯然是在商討支付這筆鉅額聖石的方式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被天絕閣的一位主事,接進第四層的一間雅間。

    羅乙道:“若塵兄,天絕閣的局勢複雜,說不一定會爆發不可控制的大沖突,我們還是立即離開爲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“你們先離開,我還有一些事,得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殿下佈置的這座空間傳送陣,是一次性的。我們離開後,殿下你怎麼辦?”慕容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若是想要離開,大聖之下,能夠留住我的人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地師呢?地師的手段,不是我們可以想象。殿下,走吧,你留下來到底是爲什麼?難道是想到奪取宇宙虛空淚和龜甲殘片?我們可以想別的辦法。”慕容月頗爲擔憂張若塵的安全。

    羅乙道:“在下覺得,慕容姑娘所言有理。絕巖狐等人的實力強大,不是我們可以抗衡。他們很有可能已經知道,孔紅璧身上的神石,落入我們手中。若是天絕閣發生動亂,我們必定會遭到攻擊。到時候,我們擋得住嗎?”

    懸空聖玉臺上,開始拍賣下一件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許久,道:“你們先在雅間等我片刻,我去拜會那位天初仙子。若是爆發動亂,你們無需等我,直接啓動空間傳送陣離開。”

    隨即,不顧慕容月等人的阻攔,張若塵向第四層雅間行去。

    “在下久慕天初仙子美名,特來拜訪,希望與仙子一敘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天絕閣中,很多修士的目光,都投向第四層雅間。

    “大家猜猜,那個狂妄的傢伙,是被仙子的絕代風采征服,爲了龜甲碎片纔會去拜會?”有修士戲謔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無論是什麼原因,天初仙子都絕對不可能見他。”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不食人間煙火,冰清玉潔,豈會見這個傲慢的傢伙?”

    “當初,獅青神子爲了追求天初仙子,拿出天品聖丹虛丹做爲見面禮,但是連天初仙子的面都沒有見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第四層雅間竟是打開。

    屠夫走了出來,衝張若塵一笑,道:“仙子有請。”

    在一衆修士目瞪口呆的眼神中,張若塵走入進雅間。

    緊接着,更加令人吃驚的事發生。一直跟在天初仙子身後的屠夫和呆子,竟是走出雅間,守在了雅間的大門兩旁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天初仙子竟是願意,與那個狂妄之徒單獨會面。

    在場,不知多少修士羨慕嫉妒得發狂,若不是屠夫和呆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強橫,鎮住了他們,恐怕他們會一起向第四層雅間衝去。

    走進雅間,張若塵聞到一股熟悉的淡淡幽香,腦海中,浮現出在封神臺的種種,竟是有些旖旎之感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坐在一層月白色帷幔後面,勾勒出一道唯美動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是爲了龜甲碎片而來?”

    那清美悅耳的聲音,從帷幔後面傳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卓然而立,目光深邃,道:“近日,東域聖城將會發生鉅變,而鉅變的源頭,很有可能就在這天絕閣中。我是來勸仙子,儘快離開。”

    燭光輕輕搖晃,使得帷幔上的人影,變得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半晌後,那道人影站起身來,伸出一隻雪白無暇的玉手,撩開的帷幔。

    那是一隻天下最美的手,五指纖長,肌膚如同凝脂,柔而無骨,輕輕撩動一下,也都蘊含觸動靈魂的美感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從帷幔後面走出來,沒有戴面紗,也沒有聖光包裹。

    能夠見到她真容的修士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而見到她真容的修士,沒有一個不爲之窒息和心亂。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她的真容,卻還是有些窒息,平靜的心生出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爲收到風聲,東域聖城可能會發生鉅變,所以,我才趕了過來。或許,你需要我的幫助。”天初仙子那雙清秀的杏眸,凝視對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她已經識破我的真身?應該是了,她能夠看到每個修士的精神意志強度,我就算施展出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也瞞不過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刻意承認自己的身份,道:“東域聖城的局勢,不是我們可以左右。仙子若是信得過在下,跟我去第五層的雅間,我已經在那裏佈置了空間傳送陣,可以一起離開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輕輕搖頭,道:“在一位地師的眼皮子底下,你以爲,僅僅一座空間傳送陣,就能退走?”

    “原來仙子也知道有地師在天絕閣。”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我不僅知道他是一位地師,更知道他是一位陣法地師,亦是天宮派遣到東域聖城,負責修復聖城中上古銘紋的負責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就是他,負責修復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?”張若塵一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此人負責修復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,那麼,整個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他肯定了然於胸,可以調動上古銘紋鎮壓東域聖城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在東域聖城,他就是神。

    大聖之下,恐怕無人能夠與他抗衡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此人名叫神崖先生,是天堂界的修士。你不暴露身份,或許還好一些。若是催動空間傳送陣,無疑是會暴露身份,到時候,神崖先生恐怕會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你的身上。你有把握,從一位陣法地師的手中逃出生天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凝重到極點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繼續說道:“根據我的猜測,東域聖城鉅變的幕後主事者,就是神崖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只有東域聖王府和神崖先生,能夠控制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和周天大陣。只要除掉東域聖王府,就再也沒有人能夠制約神崖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,神崖先生就是整個東域聖城的幕後主宰,一切規則都由他來制定,一切利益必須得先滿足他。”

    “東域聖城正在覺醒,不知會誕生出多少資源和寶物。僅僅只是每天誕生出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長積累月下來,便是相當可怕的財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應該比我更清楚,東域聖城是整個東域的中心樞紐。控制了東域聖城,再去控制整個東域,將會變得相當容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越聽越心驚,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對於東域聖王府即將發生的鉅變,只是抱着旁觀者的態度,沒打算參與進去。但是,聽到天初仙子的一番分析,意識到自己必須得做些什麼。

    第一是因爲,張若塵和天堂界修士,本就已經是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第二,若是讓神崖先生成爲了東域聖城之主,整個東域的生靈,將來恐怕都得成爲他的奴僕。而東域的各種資源和寶物,也將被天堂界榨乾。

    “如何才能與地師對抗?”張若塵深深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陣法地師能夠與大聖叫板,更何況,東域聖城還是神崖先生的主場,想要對抗他,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是至尊聖器,估計都得被他打落。

    除非是……神器出世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若有所思,幽幽的道:“在精神力上面,倒是有一個人,或許能夠與神崖先生一較高下。她應該和你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恢復更新,今晚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