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張若塵心思百轉。

    但,有一點,他想不通。

    既然《天魔血斧圖》是用來釣解滄海,爲何姜雲衝不選擇與解滄海交易,反而看上了滅神十字盾?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那位賣家,根本不是天絕閣,而是另有其人?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有很多疑問,但是卻無法立即詢問,擔心被神崖先生的強大精神力竊聽。現在,只能選擇,相信姜雲衝。

    第五層西邊的雅間,逸散出一縷縷絢爛的霞光,包裹住滅神十字架。

    隨即,滅神十字架化爲一粒光點,被收走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手段,看來那位賣家,也是一位可怕的強者。”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一隻儲物袋,從第五層西邊的雅間飛出,落入姜雲衝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姜閣主,合作愉快,下次再有寶物,老夫依舊拿到天絕閣拍賣。”

    聲音相當沙啞,變得越來越浩渺,那位拍賣《天魔血斧圖》的神秘賣家,顯然是已經離開天絕閣。

    絕巖狐想要追上去,卻被神崖先生攔住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臉色肅然,道:“你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滅神十字盾是不死血族的一件祖器,威力強大至極,曾經有神被釘死在上面。如此寶物,就眼睜睜看着被人帶走?”

    絕巖狐認出了滅神十字盾的來歷,心中生出濃烈的貪慾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道:“我們當前最重要的事,是拿下東域聖王府,在這個節骨眼上,沒必要去招惹別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絕巖狐很不甘,但,最終還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《天魔血斧圖》的價值,恐怕還在滅神十字盾之上,難道真的要讓給那個自稱是焱神秘傳弟子的傢伙?”來往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,交給解滄海自己處理。若是,連一幅《天魔血斧圖》,都拿不到手,老夫便不得不懷疑,他的能力,是否能夠勝任接下來讓他去做的那件事。”神崖先生淡然從容,一派運籌帷幄的氣度。

    解滄海走到張若塵的近前,再次與張若塵交涉。

    “殿下,開一個條件吧,要如何才肯讓出《天魔血斧圖》?”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擔心解滄海懷疑,沒有立即轉變態度,依舊一副輕蔑的模樣,道:“本太子什麼東西都不缺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若有所思,隨即又道:“殿下似乎對宇宙虛空淚頗爲感興趣?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推門走進雅間,聽到這話,動作變得遲鈍,道:“是有那麼一點興趣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覺得抓住了張若塵的弱點,心中一喜,道:“我可以將那三十滴宇宙虛空淚取來,做爲籌碼之一,與殿下交換《天魔血斧圖》。”張若塵轉過身去,仔細凝視解滄海,道:“解先生修煉的就是《天魔血斧圖》吧?不對……應該是拓印圖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的臉色,有些尷尬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來,《天魔血斧圖》對解先生而言,應該算是無價之寶吧?”緊接着,張若塵又道:“想要《天魔血斧圖》,解先生得拿出足夠的誠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這個傢伙,自稱是焱神的秘傳弟子,解滄海早就一巴掌將他拍死,怎麼可能任他如此囂張?

    解滄海道:“三株十萬年古聖藥,一塊太一祖石,加上三十滴宇宙虛空淚。應該夠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再加一百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的心,差一點跳了出來,手臂顫抖,就差沒有一掌轟擊過去,將張若塵拍碎成渣。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趁火打劫,故意宰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解先生感到爲難,本太子只能將《天魔血斧圖》送到天庭界聖市的拍賣場拍賣,到時候,得到的零頭,估計都不只一百億枚聖石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解滄海嗤之以鼻,暗道:“將《天魔血斧圖》這種級別的寶物,拿出去拍賣,你師尊焱神不打死你纔怪。你是知道,將《天魔血斧圖》帶回天庭,必定要上交,自己什麼好處都撈不到,所以才敲詐本聖。”

    沒辦法,解滄海最終選擇妥協。

    “好,就這麼定了!不過,一百億枚聖石,數額太過巨大,我的身上根本沒有。要不,給我一個月的時間,我從黑魔界調遣聖石,親自交到殿下手上?”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一個月?

    一個月,已經足夠解滄海查清張若塵的身份,張若塵怎麼可能同意?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:“看來解先生,還是誠意不夠,本太子只能另尋買家。黑魔界修煉《天魔血斧圖》的修士大把,總有買得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,我再想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轉身,向東邊雅間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解滄海惱羞成怒,卻又沒法發作的模樣,張若塵就感覺到相當舒坦和愉悅。

    “那羣人個個都大有來頭,要湊齊一百億枚聖石,應該不是難事吧?”張若塵期待起來。

    須知,一百億枚聖石,已經趕得上窮一些的大聖的財富總和。

    半晌後,解滄海將三株十萬年古聖藥,太一祖石,三十滴宇宙虛空淚,交到張若塵的手中。緊接着,他又取出一根儲物袋,很是不捨,顫抖着交到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儲物袋,使用精神力探查,裡面竟是真的裝着鉅額聖石,堆成了一座聖石山。

    足有三十億枚之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一個沒有見過大世面的人,但還是情緒激動,差一點沒有繃住。這麼多聖石,可以購買多少修煉資源?

    “不夠,怎麼才三十億枚聖石?”張若塵板着臉,不悅的道。

    解滄海感覺到心痛不已,取出一隻金屬黑匣,向張若塵傳音:“裡面是四枚神石,每一枚的價值,差不多都相當於十億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沫,真的假的,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    打開金屬黑匣,張若塵仔細探查,確定是真的神石,立即將其收入進空間戒指,處變不驚的道:“也還差不少啊!”

    “貪得無厭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心頭將張若塵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,隨即將一隻刻滿銘紋的玉質盒子取出。

    玉質盒子,是血色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這是一枚半熟的王品聖丹,千轉窺道丹。”說話時,解滄海的聲音在發顫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枚“千轉窺道丹”,是他爲衝擊大聖境界,準備的第一至寶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王品聖丹?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的天品聖丹都是屈指可數,王品聖丹則是如同傳說中的東西一般,從未見過。

    要知道,聖丹達到一定級別,能夠孕育出丹靈。

    天品聖丹的丹靈,力量便是不弱於聖王境修士。

    王品聖丹的丹靈,得強大到何等程度,九步聖王?還是大聖?

    “這枚千轉窺道丹,還處在半熟的狀態,需要繼續放在血玉聖盒中蘊養,直到它發生最後的脫變,才能化爲一枚真正的王品聖丹。在此之前,千萬不要將千轉窺道丹取出來,千萬不要。”解滄海叮囑道。

    “不取出來,我怎麼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說着,張若塵就準備破開血玉聖盒上的銘紋,將千轉窺道丹取出來。

    “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解滄海渾身氣勢變得凌厲,不過立即又收斂起來,道:“我解滄海是道域境界的強者,怎麼可能拿出一枚假丹來騙你?千轉窺道丹在沒有成熟之前,被取出,藥力將會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老傢伙是什麼意思?又是千叮嚀萬囑咐,又是威脅,難道是準備暗中又將千轉窺道丹搶奪回去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焱神秘傳弟子這個身份,只能在明面上制衡解滄海。

    若是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,別說是焱神弟子,就算是焱神的親兒子,動了解滄海的利益,那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“好吧,信你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,拍了拍解滄海的肩膀,笑道:“《天魔血斧圖》是你的了,交易愉快。”

    回到雅間,解滄海的臉色沉冷至極,但卻在剋制自己。因此他知道,在場的修士,很多都屬於天堂界派系。

    人多口雜,指不定會對外傳出一些什麼。

    就算生出了殺意,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大曦王道:“這位焱神秘傳弟子與天絕閣閣主的身份,都有一些古怪,要不要試探他們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,道:“你們的心情,老夫能夠理解。但,再有三個時辰,就是我們進攻東域聖王府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那陳家,在東域聖城,一共建了八十一座聖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一座聖王府,是一座陣基。”

    “八十一座連接在一起,就是一座周天大陣,可以調動整個東域聖城的力量。想要攻破東域聖王府,必先破周天大陣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大家都有任務在身,還是不要節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向大家承諾,只要攻下東域聖王府,你們看中的寶物,所以隨便取之。你們想殺的人,可以隨便殺之。包括這座天絕閣中,出現的這些寶物和人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神崖先生,宛如凌駕於衆生之上的神,一言出,定生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