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東域聖城,即便是海域,也分佈有大量銘紋,能夠將修士的破壞力,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,不至於因爲一場九步聖王級別的戰鬥,毀掉整座城池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即便如此,解滄海一斧劈出,方圓數百里的海域,都變得巨浪滔天。

    血發男子面色平靜,站起身來,修長的手指,向上方一點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成千上萬道規則,從指尖噴薄而出,化爲一面圓弧形的盾印,直徑長達百丈,宛如一個生長在海面的巨大蘑菇。

    玄天戰斧劈在盾印上面,爆發出可怕的能量風暴。

    四周的海水,被擠壓得聳立起來,形成千米高的環形水山。

    隨後,環形水山向四面八方涌去,將一座座島嶼淹沒。

    三百里外,張若塵藏身的那座小島,也被波及。

    島嶼,在一瞬間就四分五裂,沉入海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墜入進海中,全身無比疼痛,就像是被道域境強者隔空打了一掌。幸好他的肉身強大,否則,肯定會受傷。

    “道域境修士也太可怕,隔了數百里,戰鬥餘波都差點將我震傷。”

    這一戰,讓張若塵意識到,道域境修士戰場的百里之內,是死亡禁區,闖入進去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對於,聖境以下的修士而言,道域境修士戰場的千里之內,都是禁區。

    此刻的解滄海,卻是震驚無比。

    他全力以赴,劈出的一斧,竟是被對方輕鬆化解。大聖之下,解滄海第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人物,心中生出一絲退意。

    “來而不往非禮也,你也接我一劍。”

    血發男子並沒有出劍,依舊站在小舟上。

    他的體內,卻飛出一道奪目的劍光。

    若是有大聖在一旁,就能看清,那道劍光,其實是一道急速飛行的人影,人影與血發男子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大聖之下的生靈,卻很難看不清這一點。

    解滄海畢竟是道域境界的老妖怪,猜出那道劍光的本質,驚呼一聲:“劍魂,你竟然修煉出,如此可怕的劍魂。”

    那道劍光,就是血發男子的劍魂。

    只有將劍九參悟到一定程度,才能修煉出劍魂。

    參悟的越深,劍魂越強。

    解滄海施展出一種防禦類的中階聖術,皮膚的表面,生出一層石皮,包裹全身。石皮越積越厚,化爲一座百丈高的石山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劍光與石山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石山爆碎。

    劍光從解滄海的胸口進入,穿體而過。

    解滄海的身體,沒有一絲傷痕,但是聖魂卻被血發男子的劍魂重創,不僅頭疼欲裂,甚至都有些無法控制體內的聖氣和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聖氣和聖道規則,變得紊亂。

    另一頭,血發男子腳下的小舟,宛如離弦之箭,向他急速衝來,血發飄飄,宛如一位絕代謫仙。

    “逃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的心中,只有這樣一道念頭。

    “千里魔蹤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兩指夾着千里魔蹤符,向胸口一按。

    符融化而開,凝成一層魔光,包裹住解滄海的身體。

    血發男子的眉頭緊緊一皺,左手捏着竹簡,右手擡了起來,頓時,方圓數百里的海水凝固,全部化爲劍形的白色冰晶,劍尖朝上,寒光四射。

    先前還是海水,現在卻是一片劍林。

    冰劍的數量,何止千萬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冰劍,飛了起來,如萬劍朝宗一般,全部向解滄海飛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大吼一聲,化爲一道光梭,爆發出千倍音速,衝破一層層劍雨,片刻後,便是逃遁到了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千里魔蹤符,是解滄海最重要的保命手段,即便遇到大聖級別的敵人,也有一絲逃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畢竟,大聖的速度,也達不到千倍音速。

    “有點本事,要奪回《天魔血斧圖》,果然沒那麼容易。那就還是,先去擒住那個神祕的小傢伙。”

    血發男子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,隨後,駕馭小舟,來到先前張若塵藏身的那座小島附近。當然,小島已經沉沒。

    他與姜雲衝沒有太深的交情,只是剛好可以合作一次。

    血發男子不僅想要奪回《天魔血斧圖》,也想奪取張若塵身上的十萬年古聖藥和太一祖石,還想擒住張若塵,拷問出關於滅神十字盾的一些祕密。

    “真是機警,他竟然已經遁走。”

    血發男子自嘲的一笑,忙活了半天,竟是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解滄海受的傷很重,體內的聖氣,越來越亂。

    “本聖和血發男子交手的時間,雖然短暫,但是戰鬥餘波何等強橫,以神崖先生的精神力強度,必定能夠感知到。爲何他沒有出手,鎮壓那個血發男子?”解滄海的心中,相當不解。

    他卻不知,姜雲衝在天絕閣和天絕島,早就佈置了手段,能夠矇蔽神崖先生的感知。

    此刻,姜雲衝神崖先生有說有笑,正在相互試探對方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迴天絕島……”

    解滄海停下腳步,眼神不停變換。

    那血發男子,肯定會去天絕島的附近等他。

    恐怕解滄海還沒有見到神崖先生等人,就會遭到攔截,以他現在的狀態,還有再一次逃走的機會嗎?

    解滄海打出一道傳訊光符給了神崖先生,隨後遁入進海底,全力以赴療傷。

    當然,他打出的傳訊光符,還沒有飛進天絕島,就被一道無形的力量擊落,化爲齏粉,灑在了海水裏面。

    “解滄海受了重傷,現在是除掉他,奪回《天魔血斧圖》的最佳時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斷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追着解滄海留下的氣息,尋覓他的蹤跡。

    全盛時期的解滄海,張若塵自然不是對手。但是,憑藉青天浮屠塔,張若塵還是有幾分信心,拿下受了重傷的解滄海。

    一連施展出九次空間大挪移,張若塵追了近千里。

    突然,解滄海的氣息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尋找了半個時辰,張若塵各種手段都施展出來,依舊一無所獲。很顯然,解滄海的身上,也有收斂氣息和隱藏蹤跡的寶物。

    難怪血發男子沒有去追他,或許是早就料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不甘心,一旦錯過今天這個機會,很有可能,解滄海就會將《天魔血斧圖》送回黑魔界,崑崙界的無上傳承,就真的流失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楚南,前來與我會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傳訊光符,將項楚南喚了回來。

    又是半個時辰過去,項楚南趕了回來,問道:“大哥,情況有變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你的千里眼,到底靠不靠譜?”

    項楚南頓時信心十足,拍着胸口保證,道:“我的千里眼,除了不能看到過去和未來,就沒有看不到,識不破,視不穿的。這點信心,還是有。”

    “給你一個時辰時間,將解滄海給我找出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距離攻打東域聖王府的時間越來越近,留給張若塵的時間,已經不多。

    “包在我身上,若是不能將那個老小子找出來,項爺我挖掉這雙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神通附體,千里望虛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飛到距離海面千丈的位置,站在一片雲團上方,雙瞳中爆射出兩道光柱,觀望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接下來,項楚南和張若塵在一片片區域尋覓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後,項楚南依舊沒能找出解滄海。

    項楚南整個人都有些瘋狂,因爲運用千里眼的時間太久,雙瞳開始流血。但是他知道,找出解滄海的重要性,一直在咬牙堅持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不再像先前那麼平靜,但是,卻沒有給項楚南施加壓力。

    又過去半個時辰,張若塵道:“楚南,算了吧!時間已經來不及,我們先去東域聖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項楚南瘋狂的大笑,指向南邊,道:“解滄海正在向金虹大陸的第六城區趕去,第六城區有一座聖王府分府,那裏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目標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項楚南雙目一閉,筆直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住了他,發現催動千里眼的時間太久,項楚南體內的聖氣,已經耗盡。而且,他的眼皮下面,掛着兩行鮮血。

    “多謝了兄弟,接下來就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項楚南送入進乾坤界,隨即,急速飛向第六城區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主城,位於金虹大陸的中心,屬於第一城區。

    第六城區的那座聖王府,是距離主城最近的聖王府,與主城呈犄角之勢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解滄海重傷未愈,便是趕去那裏,必定是有極其重要的任務。

    “難道第六城區的聖王府,有什麼特別之處?”

    張若塵趕到聖王府外,發現府中燈火通明,有軍士在巡邏,有侍女在小徑中行走,一切安然平靜,沒有發生想象中的屠殺畫面。

    “難道解滄海,根本沒有來這座聖王府分府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座水池的邊緣,輕輕摸了摸下巴,準備退走,趕去第一城區的東域聖王府主城。

    那裏纔是今晚的主要戰場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聖王府的深處,傳出一股浩蕩無邊的聖道氣息,將府中所有修士都鎮壓得趴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猶如幽靈一般,小心翼翼的向聖王府深處潛行過去。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