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王府中,佈置有各種陣法和禁制,尋常人根本不可能悄然闖入進去。

    而在聖王府的深處,聳立有一座巍峨的靈山,山勢陡峭,泥土中,噴薄着五彩聖霞。

    一座三十三層高的古塔,建在山中,給人一種神秘之感。

    解滄海吞服下一枚價值上億的天品療傷聖丹,勉強將傷勢恢復了六七成,立即趕來此處。

    因爲,神崖先生告訴他,這座聖王府,處在東域聖城所有上古銘紋的結點上面,是一處關鍵地。

    上古銘紋的結點,不在東域聖王府的主城,卻在這裡,本就是一件不同尋常的事。

    解滄海一步跨入靈山,就像跨過一層水幕,出現到一座廣闊的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靈山,依舊聳立在眼前。

    但,靈山中的那座古塔,卻顯現出真正的模樣,竟是有三百三十三層,直插雲端,巍峨得能夠壓迫人的靈魂。比在外面看到的模樣,高了十倍,大了千倍。

    解滄海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笑意:“這纔是古塔的真正形態,外面看到的,只是假象。它應該就是,東域聖城上古銘紋的控制樞紐,神崖先生果然沒有推算錯。”

    突然,解滄海臉上的笑容凝固,看見塔下,坐着一位滿頭銀髮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穿得樸素,滿臉皺紋,目光渾濁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擺放着一棵枯爛腐朽的樹根,樹根爛得不成樣子,輕輕一碰,木頭就會碎掉。

    可是,老者似乎很不甘心,手拿小刀,在上面雕琢,就像是想雕刻出驚世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一步步走了過去,身形筆直的站在對面,道:“朽木不可雕,你還是換一棵樹根好些。”

    老者沒有擡頭,沉浸在雕刻的世界,道:“朽木自然有朽木的雕法。朽木不可雕,只能說明,雕刻的技藝還不夠。”

    老者的那隻手,雖然枯瘦如柴,連刀似乎都拿不穩。

    但是,他雕刻出來的每一道紋路,卻都玄妙絕倫,與天地規則有着相同的軌跡。每一刀,都有天地規則,附加在上面。

    既是在雕刻,也是在參悟天道。

    一般的修士,看不出玄奇之處。

    但,解滄海卻看出端倪,心中暗驚,“刻痕合道。此人對天地規則的理解,竟是在我之上,崑崙界還有如此高手?”

    “閣下怎麼稱呼?”解滄海面色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老者道:“陳羽化。”

    藏身在遠處的張若塵,聽到這個名字,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陳羽化竟是還活着?

    陳羽化,是陳家老祖,八百年前,助青帝平定東域,居功至偉。第一中央帝國成立之後,池瑤封其爲開國十二功臣之一。

    在八百年前,陳羽化就是九帝之下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張若塵的心緒,出現波動的一瞬間,解滄海和陳羽化的目光,都向他的藏身之處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沒有理會他。

    很顯然,在解滄海和陳羽化的眼中,對方纔是大敵。

    解滄海雙手抱拳,道:“原來是陳家的老祖宗,倒是失敬。本聖想進塔,眺望東域聖城的風光,不知陳道友能不能退讓?”

    “東域聖城的風光,是屬於崑崙界,不屬於異界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的聲音,頗爲沙啞,繼續說道:“老夫待在這裡,就是守塔,閣下是進不去的。閣下趕緊離開,不要打擾老夫雕刻朽木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笑道:“陳道友的境界雖高,但是太過年邁,早就已經過了鼎盛時期,血氣正在衰退,肉身大不如以前,真正戰起來,百招之內必敗無疑。爲何不立即退走,說不定還能保住性命?”

    “本就沒幾年可活,退不退走,又有什麼區別?”陳羽化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解滄海搖頭長嘆,道:“可惜啊,可惜,閣下的資質終究還是差了一點,註定一輩子都無法踏入大聖境界。否則,至少還能延壽千年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陳羽化手中的小刀停下。

    正在雕刻的紋路斷掉。

    很顯然,陳羽化平靜的心,被解滄海的這句話擾亂。

    八百年苦修,修爲卻進步緩慢,其實陳羽化早就知道,自己已經達到上限,此生無望大聖之境。

    這是被資質限制,是他此生最大的遺憾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解滄海抓住時機,渾身魔氣爆發出來,在掌心,凝聚成一條黑色魔龍,發出驚天動地的龍嘯聲,向陳羽化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空氣爆破之聲,大地碎裂之聲,魔氣涌動之聲,交織在一起,宛如天雷滾動,震得藏身在遠處的張若塵耳膜都要碎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顧不得暴露身形,激發出月神刻在他身上的神紋,才抵擋住戰鬥餘波的衝擊。

    再次向古塔的方向看去,只見,陳羽化手中的小刀,化爲一柄烈焰巨刃,橫斬過去,將黑色魔龍的頭首斬斷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解滄海的第二招已經攻出,雙手持着玄天戰斧,直劈而下。

    戰斧不僅爆發出七耀圓滿力量,更是釋放出一股神力,有開天闢地的威能。

    這一斧,若是在別處,絕對能夠劈開千里大地,滅絕一片疆域的萬千生靈。

    陳羽化露出凝重之色,手中的烈焰巨刃,亦是浮現出七層聖力光波,與玄天戰斧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靈山中,無數上古銘紋被激活,化爲五耀六色的霞光沖天而起,將陳羽化和解滄海的力量化解,沒有傾瀉到靈山外面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戰鬥,變得更加兇猛。

    七耀圓滿力量不斷逸散出來,使得張若塵的雙眼疼痛欲裂,只能看見小半個靈山都被光波籠罩,兩道人影在激烈交鋒,戰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,解滄海受了那麼重的傷,怎麼這麼快就恢復了過來?難道他有一枚天品療傷聖丹?”張若塵有些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若是陳羽化戰敗,解滄海就會掌控古塔,從而控制東域聖城中的上古銘紋。

    陳家能夠做東域之主,最重要的兩張底牌,就是控制着上古銘紋和周天大陣。上古銘紋的樞紐,就是這座古塔。

    周天大陣的樞紐,則是在東域聖王府的主城。

    掌控了上古銘紋,就能剋制周天大陣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爆退而回,一直退到古塔下方,嘴角流淌出了聖血。

    解滄海的身形,顯現出來,宛如一位提着戰斧的蓋世魔神,嘴裡大笑:“本聖早就說過,你已經過了巔峰時期,老得就像一塊朽木。百招之內,或許你還支撐得住,百招之後必敗無疑。老了,該入土了!”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手中的那柄烈焰巨刃碎裂,化爲一塊塊廢鐵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件七耀萬紋聖器,便是如此毀掉。

    “陳羽化看來真的是太蒼老,戰力比不上鼎盛時期,估計擋不住解滄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青天浮屠塔,向古塔衝去,準備與陳羽化聯手,對抗解滄海。

    解滄海的目光斜瞥,認出了張若塵,嘴角浮現出一道詭異的笑容:“踏破鐵鞋無覓處,你卻主動送上門。你這個小輩,果然是很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不敢託大,從懷中取出一幅戰圖。

    戰圖,是用一隻大聖境界桷獸的皮,煉製而成。

    將戰圖展開,圖捲上,畫的是一隻頭角崢嶸的桷獸,張牙舞爪,兇厲異常。

    解滄海的手掌,在圖捲上面一按,頓時,畫中的桷獸,從戰圖中衝了出去,身軀高達數十丈,釋放出滔天聖威,向張若塵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並不是真的大聖級別的桷獸,而是一道魂影,同時也有畫道高人將種種特殊銘紋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龍象神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不及激發青天浮屠塔的力量,只得結成龍象般若掌,全身燃燒起來,一掌拍擊過去,與桷獸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桷獸力大無窮,將張若塵撞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神紋閃爍,將桷獸爆發出來的九成力量都化解。因此,墜地之後,張若塵的手掌在地面一拍,立即彈射起來,又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陳羽化擦乾嘴角的血跡,道:“閣下的確很強,但,這裡是陳家的地盤,只要啓動上古銘紋,你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笑了一聲:“既然本聖來到這裡,也就有應對上古銘紋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鎮紋珠,破陣道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取出一枚人頭大小的明珠,向上一拋,明珠懸浮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靈山中,所有天地聖氣,都被明珠吸過去,猶如抽成真空。

    無論是銘紋,還是陣法,爆發出來的力量,都不是憑空生成,需要聖氣才能催動,需要聖石,甚至神石才能運轉。

    古塔的確是控制東域聖城中上古銘紋的樞紐,可是天地聖氣都被吸走,古塔也就暫時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解滄海大笑一聲:“現在你該絕望了吧?”

    陳羽化依舊平靜,眼神逐漸變得凌厲和絕然,不再像先前那麼老態龍鍾,反而精神抖擻,銳氣逼人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就是想要奪取陳家的《四九玄功》?老夫今日,便讓你見識見識,《四九玄功》上的絕技的厲害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根本不信陳羽化能夠重新達到巔峰狀態,肯定是使用了某種秘術,燃燒僅剩的壽元,想要與他決一死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