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噼噼啪啪。頂點更新最快”

    陳羽化的皮膚、血肉、經絡,皆是變成金色,身體膨脹起來,化爲一尊一丈二尺高的黃金巨人。

    這一招,是《四九玄功》上三十六種絕技之一:

    丈二金身法。

    三十六絕技,皆是鬼神莫測的手段。

    只不過,大多數絕技都已經失傳,保存下來的,少之又少。陳家能夠修煉成功一種絕技的天才,更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丈二金身法,陳羽化已經修煉一千多年,早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    解滄海感覺到危險,於是,先下手爲強,提起玄天戰斧,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當頭向陳羽化劈了下去,嘴裡吐出一個字:“死。”

    玄天戰斧劈在陳羽化的頭頂,傳出一道震耳欲聾的金石碰撞之聲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解滄海的瞳孔放大,滿臉震驚。

    人類的血肉之軀,能夠直接抗住玄天戰斧的劈斬?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一圈金色漣漪,從陳羽化的頭頂,盪漾而開。

    解滄海被一股龐大的力量,震得倒飛出去,墜落到靈山腳下。他踉蹌後退,狼狽至極,差一點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隻提着戰斧的手臂,疼痛得麻木,猶如是要斷掉,在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反觀陳羽化,竟是絲毫無傷。

    “天下怎麼可能有如此可怕的武道聖術?”

    此刻,解滄海心中的懼意,比與血發男子戰鬥的時候更濃。

    若不是,他知道,陳羽化命不久矣,不可能一直保持現狀的狀態,恐怕已經逃走。

    陳羽化長嘯一聲,跳下靈山,一拳擊向解滄海,拳勁極其雄渾霸道。

    解滄海臉色驚變,再次提起玄天戰斧,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猶如稻草人一般,解滄海飛了出去,雙手變得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至於,玄天戰斧則是脫手飛出,墜落在地,砸得大地塌陷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……一定要得到《四九玄功》,哪怕只是學會一種絕技,我的戰力也能提升一大截。”解滄海暗道。

    陳羽化身上的金光,淡了一些,似乎是無法繼續堅持下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陳羽化壽元將盡,快要老死,血氣大量衰退。而丈二金身法,又是雄勁霸道的聖術,使用這一招,對他的身體和聖脈,本就會造成巨大傷害。

    更何況,先前陳羽化已經受傷。

    “入侵崑崙者,死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如同迴光返照,身上再次散發出璀璨奪目的金光,一拳打在解滄海的身上。

    解滄海自知無法抵擋,使用出一張保命符,凝成九層光罩,硬擋住這一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光罩爆碎了三層,還剩六層。

    光罩上,有着大量銘紋交織,每一層都堪比一座防禦大陣。

    解滄海心痛至極,千里魔蹤符,天品療傷聖丹,還有這張符,都是他的保命底牌,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。

    今天的兩戰,相當憋屈,竟是將保命底牌,全部都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染指東域者,死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仰天大吼,金髮飛揚,第二拳打出,又有三層光罩碎裂,化爲光點。

    解滄海被震得,不斷向後倒退,嘴裡吐出鮮血。

    “覬覦陳家者,死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瘋狂到極點,水缸大小的拳頭,將解滄海身上僅剩的三層光罩擊碎。

    拳頭結結實實,擊在解滄海的身上。

    解滄海深知化爲丈二金人的陳羽化是何等可怕,嚇得半死,腦海中,浮現出身體被打得四分五裂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的身體,撞擊在靈山上。

    倒在血泥大坑裡面,解滄海看着血肉模糊的胸口,大口喘息,隨後,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傷得很重,但,他沒有死。

    最後時刻,陳羽化爆發出來的力量銳減,身上的金光消失,身體縮小,變成原來那副暮氣沉沉的蒼老模樣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意……都是天意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陳羽化的身形,變得佝僂,目光變得空洞和茫然,嘴裡不斷淌出聖血,染紅了胸口的衣袍。

    解滄海站起身來,以勝利者的狂傲姿態,走過去,道:“沒錯,就是天意。老天要陳家亡,陳家就得亡。老天要崑崙界滅,崑崙界不得不滅。崑崙界有過輝煌,但十萬年前就已經落幕,現在只能被我們踐踏和掠奪。”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我們黑魔界的先祖,到崑崙界學道,學到的都是什麼?只是拓印圖。你們的先祖,將真典藏了起來,根本不給外人觀閱,心胸何等狹隘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黑魔界的修士,自強不息,即便修煉拓印圖,也成功崛起。”

    “彼一時,此一時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我們黑魔界的修士重返崑崙界,就是要取走本屬於我們的東西。陳羽化,《四九玄功》有沒有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陳羽化咯咯的笑了起來:“黑魔界還真是貪得無厭,崑崙界傳道給你們,是希望你們強大起來。界面被地獄界找到之後,你們才擁有自保的能力。卻沒想到,崑崙界的先祖,竟是收養了一羣白眼狼。可笑,可笑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是陳家的第一高手無疑,解滄海懷疑,《四九玄功》就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就在解滄海準備出手,鎮壓陳羽化的時候,遠處,傳來至尊之力的氣息,使得整個天地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解滄海和陳羽化,都是爲之一驚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只見,一座數百丈高的青色古塔,從半空墜落下來,將解滄海從戰圖中釋放出來的桷獸,轟擊得爆碎,化爲一團魂霧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隻桷獸的戰力,堪比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。

    “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既是有些驚異,又是頗爲興奮。

    “青天浮屠塔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全身顫抖,密佈死灰的眼中,浮現出一道喜色,心知有崑崙界的頂尖強者趕到。若是能夠阻止異界掌控古塔,他,雖死無憾。

    滾滾塵土中,張若塵的卓然身形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右手聚過頭頂,向上撐着。

    在掌心的上方,如山嶽一般的青天浮屠塔,緩緩旋轉。一道道至尊之力,猶如青色的霧龍,圍繞塔身旋轉。

    解滄海本是一點都沒有將張若塵放在心上,將他當成一隻螻蟻,但是現在,對方掌握有一件至尊聖器,卻讓他不得不忌憚幾分。

    “小輩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殺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一聲,緊接着又道:“黑魔界的修士,都你這麼不要臉嗎?崑崙界憑什麼要將真跡典籍,給你們觀閱?”

    解滄海眼睛一縮,道:“你是崑崙界的修士?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脫離了崑崙界,但,聽到解滄海的話,依舊相當憤怒。

    全身聖氣都向青天浮屠塔涌去,隨後,將塔打出,擊向解滄海。浩浩蕩蕩的至尊之力,爆發出來,使得這片小天地中的天地聖氣,變得極度紊亂。

    “修羅誅神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體內的掌道規則涌出,雙掌同時打出去,施展出一招通玄級的中階聖術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將他鎮壓在了下方,解滄海咬緊牙齒,拼盡全力,纔將它撐住。不過,解滄海受的傷勢很重,胸口的傷口中,不斷涌出聖血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閃電一般衝過去,一掌擊在解滄海胸口的傷口位置,打得他身體塌陷下去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從掌心涌出,侵入進解滄海的身體,使得他全身都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憤怒到極點,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也不知使用了什麼秘術,在一瞬間,解滄海的力量狂增數倍,將青銅浮屠塔打得拋飛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解滄海捏成掌印,不知多少萬道規則在手指上面穿梭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戰意滂湃,怡然不懼,也是打出兩掌,有十三條龍魂和十三條象魂浮現出來,與解滄海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兩人對掌,周圍的空氣,發出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繼續發力,全身魔氣,匯聚到雙手。

    兩隻手掌,變成黑色。

    “死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真理規則,爆發出六倍力量,震得解滄海飛到數百米外,半跪在了地上,聖軀出現大量裂紋,就像陶瓷一般,將要碎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喚回青天浮屠塔,眼神冰冷的走過去,

    解滄海心知今天載了大跟頭,繼續戰下去,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,老夫受了重傷,就算你掌握着至尊聖器,也是死路一條。”解滄海一邊說着,一邊思考脫身的辦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將《天魔血斧圖》交出來,可以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好,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解滄海從儲物器皿中取出一物,向張若塵打過去,隨後,化爲一道魔光,急速向夜幕中衝去。

    向張若塵飛去的,並不是《天魔血斧圖》,而是一枚萬紋聖器級別的鐵印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的表面,涌出一層光芒,將那枚鐵印,震成了碎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正在逃的解滄海停下腳步,震驚的盯着前方:“你……你是空間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站在前方,擋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想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向青天浮屠塔一點。

    數百丈高的青塔,從天而降,轟擊在解滄海的身上,將他的身體打得崩碎而開,全身骨頭都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地上,只剩一團血泥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血泥中,找出一枚聖源,和一枚空間扳指。

    將精神力沉浸入空間扳指,找到《天魔血斧圖》和大量聖器、聖藥等寶物,張若塵的臉上,終於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