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姜雲衝,九眼風齊陣竟然奈何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暗暗吃驚,在大聖之下,還很少遇到,像姜雲衝這麼棘手的強者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的九步聖王,神崖先生一道眼神,就能將其瞪死。

    “九眼風暴。”

    大量精神力,從神崖先生的眉心涌出,衝入九杆陣旗。頓時,九眼風齊陣再起變化,陣盤變大百倍,將姜雲衝籠罩進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雲衝……”

    姻若承受不住九眼風齊陣中的精神力衝擊,半透明的嬌軀,變得淡了幾分,彷彿罡風吹來,就能將她吹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姻若,這裡太危險,你先進戒法魂瓶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的眼中,盡是關切的神色,取出一隻暗紫色瓷瓶,將姻若收入進瓶中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九眼風齊陣中的一道道罡風,匯聚在一起,凝成九條面目猙獰的巨龍,身軀蜿蜒,向姜雲沖沖擊過去。

    每一條巨龍的內部,都有數百萬道罡風。

    每一道罡風,都有劈開山嶽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**,道、理、乾、坤、望、絕。六門齊出,虛空橫斷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將六道光門,全部打出去,與衝擊過來的九龍對碰。

    九龍不斷崩碎,光門也變得越來越暗淡。

    隨着轟鳴聲持續不斷響起,九條風暴巨龍和六扇光門,同時碎裂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有風暴殘勁,衝擊在姜雲衝身上,留下十多道血痕,將他劈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姜雲衝單膝跪地,右手撐在地面,臉頰上,有一道血紅的痕跡,滴落下血液,道:“不愧是地師,以我現在的修爲與他交手,果然還是很勉強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站在九眼風齊陣的中心,俯看下方的姜雲衝,道:“你走吧,今日,老夫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笑了起來,重新站起身,揚聲道:“不走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眼神,猛然一沉。

    若不是想要騰出手,攻打東域聖王府,神崖先生怎麼可能會放姜雲衝一條生路?

    現在看來,姜雲衝拼死也要牽制他。

    不對……

    神崖先生意識到不合理的地方,姜雲衝爲何要拼死牽制他?

    就算要阻止他掌控東域聖城,也不至於,拼到不顧自己性命的地步吧?

    “你是崑崙界的修士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眼神,變得鋒銳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終於記起在什麼地方,看到過關於“**法門”的記載,是一本記錄崑崙界的古籍上面。

    **法門,是崑崙界十八古族之一姜族的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“看來是瞞下去,不錯,在下的確是崑崙修士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的身上,聖光閃爍了一下,全身傷勢盡數恢復。

    “那你必須死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眼中,散發出濃烈的殺意,凝成一片血紅色的殺氣海洋。

    “想要殺我,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再次撐起**法門,與神崖先生對峙。

    兩人還沒有動手,**法門和九眼風齊陣的力量,已經碰撞在一起,發出雷鳴般的的爆響聲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臉色,突然變得柔和,反而露出笑意:“若是在別處,老夫要殺你,的確是要費一番手腳。但是,在東域聖城,殺你如屠豬狗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負責修復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,自然是留下了一些手段。

    憑藉那些手段,就算沒有掌控薪火塔,他也能調動部分上古銘紋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。

    圍繞在他身旁的九杆陣旗,飛了出去,有的飛入進海域,插進海中;有的飛到金虹大陸,插進險山深谷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體內,涌出九條精神力河流,與九杆陣旗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九杆陣旗將上古銘紋引動,使得整個東域聖城的天空和地底,都浮現出一根根蛛網般的光紋,密密麻麻,數之不盡。

    藉助上古銘紋,神崖先生引來整個東域聖城的力量,匯聚到手心。

    霎時間,方圓數千裡都是風雲色變,一股壓抑的氣息,降臨到每一個修士的身上,使得他們感覺到窒息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打出手中的能量光團,將**法門撞得粉碎。

    姜雲衝被能量光團擊中,如斷線的風箏,拋飛了出去,身體血肉模糊,有大量聖血撒入進海中。聖血蘊含強大的能量,讓這片海域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一位地師,加上上古銘紋,那種力量,已經能夠對抗大聖。

    再厲害的高手,去阻攔他,都是螳臂當車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如同神靈,站在海面上空,揚聲道:“從今往後,我就是東域之主。擋我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是在這個時候,薪火塔最底部的三層,突然浮現出璀璨的亮光。那些光華,化爲一道道光絲,衝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沒有使用薪火令催動,也發生如此變化,就是因爲,神崖先生使用出特殊手段,激活了部分上古銘紋。

    薪火塔中的薪火,燃燒得越旺,上古銘紋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就越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別再猶豫,東域的命運,全都系在你一人身上……咳咳……”陳羽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覆蓋第六城區。

    熱鬧繁榮的城區,此時變得無比混亂。

    戰火暫時還沒有蔓延到這裡,但,所有修士都驚慌失措,猶如末日將至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有火球,從別的城區飛來,墜落在街道上,形成直徑數十丈的巨坑,周圍的建築全部塌陷。

    城區的防禦大陣啓動,但是,面對聖王境強者的攻擊,這種級別的陣法,顯得太過脆弱,根本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主城中,東域王陳胤,啓動了周天大陣。

    遍佈東域聖城的八十一座東域聖王府,一座座陣法運轉起來,連接成一個整體。隨後,每一座聖王府中,都衝出一道粗大的光柱,擊破雲層,衝到了天外。

    但,周天大陣還沒有完全運轉起來,其中一些聖王府中的陣法遭到破壞,光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周天大陣停止運轉,崩潰消散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的戰亂,變得更加激烈,處處都是殺戮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捏雙手,內心天人交戰。

    不願接薪火令,並不是因爲,他不敢與神崖先生等人爲敵,也不是害怕,承擔責任。

    而是因爲,接過薪火令,做了東域之主,就等於是回到了崑崙界,重新成爲崑崙界的一員。只要池瑤還是崑崙界的女皇,張若塵就排斥回到崑崙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伸出手,接過薪火令:“好,我暫時就來做這個東域王。若是將來,在陳家,遇到合適的人選,我會將薪火令傳給他。”

    陳羽化的眼中,露出一道欣然的光芒,道:“就算掌握薪火令,你的精神力,也必須達到五十九階,才能初步控制薪火塔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不早說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陣無語,很想將薪火令,拍到陳羽化的頭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剛剛達到五十八階不久,距離五十九階,差了十萬八千里。也就是說,薪火令現在與一塊鐵牌子沒什麼兩樣。

    陳羽化倒在了地上,仰頭看着天穹,即像是在對張若塵說話,又像是自言自語:“老夫就是爲了修煉精神力,所以耽誤了聖道修行,導致一生都無法達到大聖境界,成爲永久的遺憾。若是再有一次機會,老夫絕不會做東域之王……張若塵……今後東域就交給你……了……”

    陳羽化體內的生命之氣快速流失,張若塵取出生命之泉給他服下,也沒有將他救回來。

    人,終究是要死的。

    修爲高一些,只是能夠活得更久一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將陳羽化的眼睛合上,心中頗爲複雜,彷彿肩膀上多了一座山,不得不去扛。

    “當有一天,億萬人的生死都由你來決定的時候,你還能逃避嗎?”張若塵的耳中,突然想起曾經某人對他說過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,自言自語:“有的事,真的無法逃避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九階的精神力,這個時候,去哪裡找五十九階的精神力聖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懸浮在半空的鎮紋珠,眼中浮現出一道亮光,或許用它,可以制衡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鎮紋珠收起,隨後使用薪火令,打開薪火塔的塔門,衝入進去。

    雙手的手掌心,釋放出源源不斷的聖氣,打入進鎮紋珠。

    鎮紋珠散發出來的光華,變得越來越強,將薪火塔中的聖氣快速吸走。與此同時,塔中的銘紋,被一股玄妙的力量定住。

    頓時,爆射出亮光的三層薪火塔,逐漸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無法調動上古銘紋,眼中露出驚異的神色,最後,目光遠眺第六城區的方向,自言自語的道:“難道解滄海出了意外?”

    姜雲衝從血泊中爬起來,笑道:“解滄海多半已經死去,你的謀劃,缺失了最重要的一環。謀劃東域聖城,我提前宣佈,你失敗了!”

    “哼!就算解滄海那邊出了意外,依舊不會影響大局。老夫一人,可以滅你們全部。第一個死的就是你,姜雲衝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換回九杆陣旗,再次結成九眼風齊陣,頓時,九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凝聚出來,快速旋轉,向姜雲衝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姜雲衝已經傷得極重,神崖先生相信這一擊,必定能夠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氣,就憑你,恐怕滅不了我們全部。”

    一道氣勢磅礴的聲音,從雲中傳來,震得數千裡的海水都翻騰起浪花。

    只見,一位身形高大魁梧的男子,身穿厚厚的鐵甲,騎着一頭火獅一般的巨獸,跨出雲海,隔空一掌轟擊出去,與九眼風齊陣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九杆陣旗竟是被打得飛出去,七零八落的墜入海中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何人?”神崖先生沉聲道。

    騎在火獅巨獸背上的男子,踏着一片片火雲,向神崖先生行去,揚聲道:“聖明中央帝國太子護衛騎士長,慕容葉楓,前來領教閣下高招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