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道身穿玄色長袍的身影,從鬼霧中衝出,落到薪火塔的塔門外,踩得土石翻飛。

    左邊那位,身形高達一丈有餘,手持三叉魔戟,渾身長滿鐵塊一般的肌肉,兩隻眼睛裡面燃燒着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右邊那位,頭上長着一對龍角,背上生有黑色龍翼,卻是人形,雙腿走路,拖着一根骨鞭,如同蓋世殺星。

    它們是兩尊渡過六次雷劫的鬼王,吞噬了億萬鬼魂,纔有如今的修爲。

    在地獄十族的鬼族,六劫鬼王是大聖之下最強大的存在,修煉出凝實的鬼體,擁有與人類聖王一樣聰明的智慧。

    再進一步,就是七劫鬼王,能夠與大聖叫板。

    兩尊六劫鬼王散發出來的氣息,令得陳琉璃的臉色變得蒼白,那是一種高位者,對低位者的威懾。

    塔門被堵死,想要逃,都變成難如登天的事。

    陳琉璃深吸一口氣,漸漸的平靜下來,道:“薪火塔絕對不能落入異界修士手中,張若塵,待會你使用空間力量,保護好自己,我來對付它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猜出陳琉璃想要做什麼,輕嘆一聲:“恕晚輩直言,就算前輩自爆聖源,也殺不了六劫鬼王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可以毀掉薪火塔。”陳琉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薪火塔屹立在東域聖城,不知已經有多少萬年,若是那麼容易毀掉,早就不復存在。”

    陳琉璃緊咬嘴脣,臉上露出一道自嘲的笑容,道:“現實就這麼殘酷嗎?想要與敵人玉石俱焚,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現實的確殘酷,但,正是因爲殘酷,才能磨礪人的意志。”張若塵的雙臂燃燒起來,火神拳套和護臂上面,浮現出一道道赤紅色的紋路。

    “嗖嗖。”

    兩尊六劫鬼王,如黑色流光,衝入進薪火塔。

    與它們一起進來的,還有大批鬼魂影子。

    那些鬼魂影子,渾身散發出死亡陰氣,發出嗚咽的聲音,在塔中飛行。

    手持三叉魔戟的六劫鬼王,目光掃視張若塵和陳琉璃,聲音沙啞的道:“滄海大人是死在你們的手中?”

    對方只是一道眼神,便是讓得陳琉璃如同陷入進冰窟,嬌軀在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修爲差距太大,陳琉璃沒有被鎮壓得跪伏在地,都已經是意志堅定。

    張若塵渾身散發出火焰光絲,擋住兩尊六劫鬼王身上的鬼氣,淡淡的道:“既然知道解滄海都死在了外面,你們還敢進來送死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左邊那尊六劫鬼王,激發出三叉魔戟中的鬼火,爆刺過去,擊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氣爆聲不斷響起,震得薪火塔中的氣流劇烈翻滾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打出去,掌心與三叉魔戟的尖部碰撞在一起,將所有鬼火打得倒涌而回,反衝在那位六步鬼王的身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火神拳套也爆發出來的火焰之力,隨着張若塵的掌力一起涌出,震得那位六劫鬼王飛出薪火塔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火……什麼火焰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六劫鬼王,還沒有落地,就被火神拳套釋放出的火焰燒成灰燼,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頭長龍角的六劫鬼王大驚失色,爆發出急速,逃出薪火塔,衝入進塔外那浩浩蕩蕩的鬼霧中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一道白色箭光,從塔中追出,射入進鬼霧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頭長龍角的六劫鬼王沒能避開,被白日箭擊中,鬼體崩碎,變成一團漆黑如墨汁的鬼霧。

    它並沒有死,很快又重新凝聚出鬼體,只不過,與先前比起來,變得虛弱了許多。它的目光,盯向站在塔門外的張若塵,露出驚駭和恐懼的神色,再也不敢有任何輕視之心。

    那位年輕人族男子太強大了!

    “張若塵竟然已經成長到如此強大的地步?”

    陳琉璃的眼眸中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掌拍死一尊六劫鬼王,一箭重創另一位六劫鬼王,如此戰績,令人難以想象。這纔過去幾年時間?

    難怪羽化老祖會將薪火令傳給他,當今大世,恐怕也只有張若塵,能夠爲東域撐起一片天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白日箭飛了回去,落入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睥睨,再次開弓,箭尖指向的位置,鬼霧立即向後倒涌。

    “無影仙子,還不現身嗎?”張若塵揚聲道。

    離地三十餘丈的半空,鬼霧分開,形成一條路。

    有“無影仙子”之稱的大曦王,出現在張若塵的視野。

    大曦王,乃是魂界新生一代的領袖,秀麗出塵,天賦超絕,身上有一股神秘氣質。她就算站在張若塵的面前,給張若塵的感覺,都像是隨時會隨風消散。
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弓弦聲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果斷出手,白日箭飛出去,拖出數十米長的尾巴,擊穿大曦王的胸口。

    大曦王那曼妙絕倫的嬌軀,如同陶瓷一般碎掉,與周圍的鬼霧,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大曦王的身影,又從鬼霧中走出,瑩白如玉的手指,捏着白日箭,優雅從容的道:“張若塵,你的進步速度,真的令人感到驚訝,若是不隕落,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仙子誇讚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手中涌出寒氣,凍住白日箭,將其收進脖頸位置的項鍊裡面。

    她柔聲輕嘆,道:“可惜,你不該出生在崑崙界。崑崙界註定將會毀滅,而你也將成爲這段歷史中的塵煙。萬年後,或許就連我也記不起,曾經殺死過一位叫做張若塵的人傑。不成神,終究不能永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浮現出一道笑意:“仙子未免也太自信,真以爲我還是在真理天域的時候那麼好拿捏?再說,即便是在真理天域,仙子似乎也奈何不了我。我能得到青燼的聖魂,餵養邪靈,還得多謝仙子。”

    大曦王的臉蛋上,沒有一絲情緒波動,可是,秀目中卻閃過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張若塵的雙手結成掌印,向虛空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兩片火雲飛出,打得滿天鬼霧消散而開,不知有多少亡靈鬼煞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大曦王喚出一根水晶聖杖,聖杖一頭形似鳳凰的尾巴,另一頭尖銳如矛,並且一塊神石鑲嵌在鳳凰尾巴里面。

    手持水晶聖杖,向地面一刺。

    頓時,密密麻麻的銘紋,宛如蚯蚓一般,從聖杖中涌出,形成一座直徑三十三丈的陣法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鬼霧,都向陣印匯聚過去,化爲一座萬鬼大陣。

    兩片赤紅色的火雲,與浩大的鬼陣碰撞在一起,頓時,狂暴的火焰,被鬼霧吞噬。如同兩顆石頭,丟入進水潭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大曦王的精神力強度,應該達到了五十九階,而且不止初階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大曦王是一位精神力聖王,更是一位操控鬼魂的大師。

    但,凡是精神力修士,最懼近戰,只要逼她的近處,她未必還招架得住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有陣法保護,想要靠近她,絕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,一步十丈,向那座直徑三十三丈的鬼陣衝去,在臨近鬼陣的時候,手指向虛空一抓,刺啦一聲,撕裂開一道十數丈長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猶如巨獸的嘴,漆黑、空洞,蘊含莫大的危險。

    大曦王似乎早就料到張若塵要動用空間力量,右手的五根雪蔥玉指,隔空按出去,晶瑩剔透的紅脣中,吐出一個字:“合。”

    十數丈的空間裂縫,剛剛衝入進鬼陣,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,壓制得重新閉合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,冰寒至極。

    “空間之道雖然厲害,但是,天地間卻有逆空間的力量。張若塵,想要與我交手,你得拿出真本事才行,否則十個回合之內,結束這場戰鬥。”大曦王的聲音,浩渺而又悠長。

    “好,今日一定讓仙子見識我的真正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闖入進鬼陣,頓時眼前變得昏天黑地,伸手難見五指。

    一道道猙獰兇惡的鬼影,向他攻伐過來。

    “區區鬼煞也敢攔路?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淨滅神火,包裹全身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圈火焰,向外狂涌出去,凡是攻擊他的鬼煞,全部都發出慘叫聲,鬼體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視線變得清晰,張若塵看到站在鬼陣中心的那道秀麗身影。在她身旁,站着五十多尊鬼王。

    六劫鬼王的數量,就多達五尊。

    在五尊六劫鬼王的帶領下,所有鬼王,都向張若塵攻過去。

    它們並非赤手空拳,攜帶有厲害的陰兵鬼器。

    “九霄天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沉淵古劍,劍指長空,強大的劍意爆發出來,頓時天穹之上凝聚出數十條電蛇。那些電蛇劃破天空,俯衝下來,攻擊在一位位鬼王的身上。

    頃刻間,足有十三尊鬼王,被劈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六劫鬼王,到達張若塵的五丈內,打出一根刻滿鬼紋的鎖鏈。鎖鏈在空氣中旋轉,形成七道圓圈。

    鬼紋鎖鏈能夠禁錮修士的聖魂,一旦被套住,修士就會失去戰力。

    “時間劍法第四層,周天輪迴劍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沉淵古劍,劍的周圍,凝聚出一道道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數十道時間印記,猶如光點,伴隨重劍一起遊走。

    頓時,鬼紋鎖鏈和那位六劫鬼王,就像是被施了定身術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將鬼紋鎖鏈劈斷成一截截,劍尖刺入進六劫鬼王的眉心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從張若塵掌心涌出,通過重劍,涌入進那尊六劫鬼王的鬼體,將其燒得噼裡啪啦作響,化爲了煙霧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