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這是?」

    黑鳳凰接過木瓶,將其打開。

    頓時,濃郁的生命氣息,從瓶中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酒樓是木質結構,此刻,那些泛黃的桌椅、橫樑、柱子,竟是長出一根根嫩綠的枝條和葉片。轉瞬間,整座酒樓,變得綠意盎然,生機勃勃。

    氣流繞樑,枯木逢春。

    黑鳳凰的鳳眸,浮現出漣漣光芒,意識到木瓶中的泉液,必定相當珍奇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點點生命之泉,無論你傷得有多重,只要將其喝下,傷勢很快就能痊癒,並且助你恢復到巔峰狀態。」

    生命之泉,是由接天神木的新苗,孕育出來。

    隨着接天神木的成長,樹下的生命之泉,已經有很大一池。

    拿出一小瓶送人,是微不足道的事。

    黑鳳凰卻不這麼認為,要知道,生命之泉只是散發出來的氣息,便是讓枯木逢春。由此可見,雖是小小一瓶,恐怕都比得上一枚天品療傷聖丹,價值至少都是數千萬枚聖石。

    黑鳳凰有些不好意思收取,肅然道:「生命之泉太珍貴,相當於是多了一條性命,我不能收。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的確只需一枚聖石,就能買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:「不用那麼客氣,就當交個朋友。」

    黑鳳凰還想繼續推辭,但,坐在一旁的獃子,卻是蠢蠢欲動,向桌上的小木瓶撲過去,道:「我要,我要。」

    黑鳳凰衣袖一拂,將小木瓶收起,秀目又是向獃子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隨即,她相當寶貝的將小木瓶收起,美眸閃撲,道:「那我就不客氣,收下了!瘸子,你的實力不弱,而且還修鍊了空間之道,不可能是泛泛之輩。你的真名,到底叫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浮萍漂泊本無根,天涯遊子君莫問。屠夫不叫屠夫,獃子不叫獃子,白朱雀不叫白朱雀,黑鳳凰也不叫黑鳳凰,何必要問那麼多?叫我瘸子,豈是挺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呵呵。」

    毫無徵兆,黑鳳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雪蔥般的五指,向張若塵探了過去,呈現出上千道手指幻影。

    一絲絲雷電,在手指上面繞流。

    黑鳳凰的手指抓空,沒能得逞,張若塵從原地消失,站立到數丈之外。

    黑鳳凰收回了手,有些氣餒,道:「咋們也算是有患難與共的交情,你怎麼對我們還有這麼強的防範心?本仙子只是想要摘下你的面具,看看你長什麼樣子而已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若是沒有防人之心,恐怕我早已經死無葬身之地,怎麼可能活到現在?你們不就是缺少防範心,所以才會被石開偷襲得逞?」

    黑鳳凰和白朱雀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雖然,她們的修為境界,遠在張若塵之上,但真正生死相鬥,很有可能反而會死在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次試探,黑鳳凰卻已經察覺,瘸子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剛才的話,對她們而言,無疑是當頭棒喝。

    黑鳳凰和白朱雀押解著天明子,離開了洛城。

    在走的時候,黑鳳凰告訴張若塵,她們還會回來,因為洛水深處海域,絕對是一處覺醒神土,藏有天大的機緣。

    同時也告訴張若塵,生長在洛水中的聖葯,與生長在封神台的聖葯,有相同特性,都能增加聖王境修士體內的聖道規則,提升修為境界。

    屠夫和獃子,也向張若塵告辭,說是要回去面見天女殿下。

    至於他們說的那位天女殿下是誰,張若塵倒也沒有多問,畢竟,與天庭合作的古文明數量很多,天女的數量,超過百位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洛城中的平民百姓,接入進乾坤界后,又花費一天一夜,前去洛水邊的各大漁村和小鎮,將倖存下來的漁民接走,才是趕回雲武郡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洛水,是一條界。

    洛水的西岸,住着漁民,臨靠千水郡國和雲武郡國。

    洛水的東岸,卻是荒無人煙的原始叢林,傳說,那裏生存着各種厲害的蠻獸,瘴氣沼澤密佈,危險重重,雲武郡國的凡人將那裏稱為「玄荒境」。

    玄荒境繼續往東,不知要走多少萬里,便是大陸的盡頭,進入浩渺無邊的東海。

    洛水東岸,玄古境的邊緣地帶,聳立有一座常年被白霧籠罩的大山。

    大山內部早已掏空,並且佈置有十數座大陣,即便是一般的聖王境修士來到附近,也很難探查到山體中的古怪之處。

    山體下方,有一座地宮。

    齊嘯天,坐在最上方的雕龍石椅上,背上長著銀色肉翼,臉上頗為蒼白。

    此刻,齊嘯天相當憤怒,吼道:「查,立即去查,昨晚到底是什麼人在與我們作對?那個獃頭獃腦的胖子,實力竟然還在本帝子之上,他在天庭界,絕對是最頂尖級別的強者。」

    石開坐在齊嘯天的右側下方,心情很鬱悶,冷哼道:「若不是,天元六子太廢物,連一個瘸子都收拾不了,昨晚至少能夠拿下黑鳳凰和白朱雀。不過……那個瘸子的身份,應該不簡單,居然能夠使用空間力量。空間修士的數量,可是少之又少。」

    「空間力量?」

    熒惑輕念了一聲。

    齊嘯天向她盯過去,道:「怎麼了?難道你知道瘸子的身份?」

    熒惑的目光,向對面的齊生盯過去。

    齊生,曾經是崑崙界不死血族年輕一輩中的最強者,是齊天部族的太子,也是為數不多能夠與張若塵叫板的傳奇天驕。

    只不過,崑崙界的齊天部族,只是一個小小的分支。

    就算齊生曾經貴為太子,現在也只能寄人籬下。齊嘯天不僅修為遠遠超過他,而且還是地獄界不死血族的一位帝子,背後有大聖撐腰。

    齊生不再像以前那麼意氣風發,反而有着幾分韜光養晦的味道,站起身來,恭恭敬敬的向齊嘯天行禮,道:「據說,時空傳人張若塵,近日回到了雲武郡國,而洛水與雲武郡國相鄰。現在,一位空間修士,在洛水邊現身,未免也太巧了!」

    齊嘯天笑了起來,道:「據本帝子所知,所謂的時空傳人,只是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輩。」

    齊生與張若塵不止交手過一次,深知張若塵的厲害:「可是,我收集的信息卻是,張若塵在天庭界收拾掉了很多強敵,包括空間神殿的公子衍,血戰神殿……」

    齊嘯天揮了揮手,道:「本帝子知道,你曾經在張若塵手中吃過大虧,難免會怕他。但是,在洛水這片地界上,我齊嘯天才是真正的王者。他最好不要來招惹本帝子,否則他會死得很難看。」

    齊生覺得齊嘯天太輕敵,緊緊皺眉,想要再次進言。

    齊嘯天打斷了他,道:「齊生,本帝子覺得,你應該立即去收集更多的人類血液,採集洛水中的聖葯,助本帝子早日煉製成千壽血丹,才是頭等大事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齊生不再多說,轉過身,走出地宮。

    齊嘯天盯着齊生的背影,眼睛深深的一縮,心中暗道:「也不知這個懦弱的傢伙有什麼好,熒惑竟然為了你,一直都在抗拒本帝子。若不是你還有些利用的價值,本帝子早就將你煉成一缸血液,吞服進肚中。」

    「帝子大人,我也去幫你收集人類血液。」

    熒惑站起身來,對着齊嘯天拱手一拜,就要去追前面的齊生。

    齊嘯天笑道:「熒惑,像你這樣的美人,在地獄界的不死血族也相當罕見,不用做這種奴僕才做的事。留在地宮吧,今晚,本帝子教你一種不死血族的通玄級中階聖術。」

    「多謝帝子大人,不過,熒惑還是想要儘快收集足夠多的人類血液,助大人早日煉製出千壽血丹。」

    說完,熒惑化為一道窈窕的幽影,飛掠出了地宮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齊嘯天的手掌,重重擊在桌案上面,眼中儘是寒意。

    石開大笑一聲,道:「齊兄,你好歹也是一位九步聖王,怎麼連一個女子都拿不下?」

    「此女可不簡單,她掌握著一件已經認主的至寶,所以,只能將她收服,不能硬來。」齊嘯天的眼神沉冷。

    石開道:「你傳訊給我,說這裏有一處玄古時期遺留下來的礦脈,應該不是騙我的吧?」

    齊嘯天眼中的陰霾散去,笑了一聲:「以我們兄弟的交情,怎麼可能騙你?再說,本帝子還希望你儘快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,我們聯手一起稱霸東域。那時,東域的一切珍寶和資源,還不盡數歸我們所有?」

    石族的修士,與別的種族的修士不同,它們需要吸收大地礦脈中的特殊力量,修為才能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礦脈中的礦石物質,品級越高,它們的修鍊速度就越快。

    一座玄古留下來的礦脈,對石開無疑是有致命的誘惑力,不僅能夠靠它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,甚至有可能,獲取衝擊大聖境界的契機。

    石開的神情頗為激動,問道:「那條礦脈在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「就在玄荒境,跟我來。」齊嘯天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