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井位於薪火塔的中心,也不知是使用什麼材質煉製而成,呈碧綠色,佈滿古老的紋印。紋印的形狀,有奇獸、刀兵、靈藥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在薪火塔的第三百三十三層,天井被一顆神珠封住。

    神珠並不規則,猶如一顆直徑丈許的頑石,有金色的金屬鑲嵌在裡面,形成一道道蜿蜒的紋路,給人一種玄奇莫測之感。

    來到神珠下方,空間變得頗爲凝固,有些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大曦王站在張若塵的身後,秀目中,浮現出一抹驚色:“神核珠!這座塔中,竟然存放有如此至寶。”

    陳琉璃站在一旁,問道:“什麼是神核珠?”

    大曦王閉口不言。

    畢竟是名動天庭萬界的無影仙子,即便淪爲階下囚,心氣依舊很高,怎麼可能回答一個聖者提出的問題?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讓她屈服,那是因爲張若塵擁有擊敗她的實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神核珠是從地底挖出,內蘊濃厚的神力,珠中誕生有大量玄妙的規則,堪稱是天地至寶。”

    “有大智慧者猜測,神核珠是遠古真神死後,屍身埋在地底億萬年,經過大地不斷的擠壓,地火長時間淬鍊,再加上天地靈氣、日月星光的蘊養,形成的類石質至寶,堅硬程度堪比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也有一說,神核珠是大地孕育出來的生命,終究有一天,會有先天神聖破珠而出,稱雄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這顆神核珠,應該就是薪火塔……或者說,整個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的中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神核珠上,找到一個與薪火令輪廓一模一樣的凹坑,隨即取出薪火令,將其放置進去。

    完全契合。

    天井中,薪火漸漸變得活躍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退了三步,盯向身旁的大曦王,道:“接下來,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,若是敢耍花招,我一定會讓你後悔。”

    大曦王相當聰明,自然知道張若塵要她做什麼。

    她卻不得不從,因爲承受不起,違逆張若塵命令的代價。

    現在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當然大曦王也在思考,反敗爲勝的辦法和脫身的策略。她可不認爲,幫助張若塵催動了薪火塔之後,張若塵真的會放過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讓陳琉璃,將大曦王身上的各種物品都搜走,而且使用秘法,封住了大曦王的聖脈和經脈。

    只動用精神力,大曦王想要從張若塵手中逃走,顯然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解開對大曦王的精神力封印,道:“你將精神力打入神核珠,催動薪火塔催動,控制上古銘紋。”

    大曦王的聖心又變得通明透徹,可以清晰感知,周圍的物質結構和天地規則。

    她輕輕活動纖長的玉指,道:“張若塵,你太自信了吧?真的以爲,我憑藉精神力,在你面前就毫無還手之力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試試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畢竟和大曦王交手了不止一次,張若塵對她的實力,還是頗爲了解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,她八步聖王境界的武道修爲,有些出乎張若塵的意料。

    只憑武道,大曦王恐怕是能夠與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短暫交手,張若塵若不是在空間之道上面又大突破,使用了空間擒拿的手段,未必能夠一擊得手,將她拿下。

    再說精神力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精神力,雖然相當強大,但主要手段是攻擊聖魂,超控鬼魂。只要張若塵將她身邊的鬼王全部擊殺,再加上張若塵自身強大的聖魂,自然也就不再懼她。

    就像精神力同樣強大的古松子,主要擅長的是煉丹,隨便一個一步聖王,都能將他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。

    大曦王若不是遇到了張若塵,即便對上道域境的強者,也有一戰之力。

    精神力修士,終極是有弱點。

    這也是爲何,當初張若塵主修武道,而不主修精神力的原因。

    大曦王猶豫了很久,最終還是沒有出手,按照張若塵的命令,右手五指向神核珠隔空一按,強大的精神力涌出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神核珠內部的金色金屬,散發出刺目的金芒。

    緊接着,大量秘紋浮現出來,猶如蝌蚪文一般,在神核珠的表面沉浮和流動。

    天井中的薪火,變得更加活躍,不斷上涌。

    薪火塔的第一層,被薪火點亮。

    緊接着,第二層,也被點亮。

    當第三層薪火塔也浮現出亮光,頓時天井的井壁上,出現大量上古銘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以薪火塔爲中心,上古銘紋不斷被激活,向遠處蔓延,很快便是包裹住整個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的修士,擡頭向上眺望。

    只見,雲層上方,出現了一張光網。

    一隻只神獸的虛影,在雲中凝聚出來,散發出強大的氣息,有翼龍,有蒼狼,有金蚺……,整個東域聖城的修士,如同是回到上古時代。

    片刻後,薪火塔的第四層,第五層,第六層,也點亮。

    上古銘紋被激活得更多,那些神獸虛影散發出的威勢,變得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海面上,神崖先生、慕容葉楓、姜雲衝,皆是停止戰鬥,退到三個不同的方位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陣法地師的確是強得變態,即便慕容葉楓借來了九鳳鼎,也要與姜雲衝聯手,才能與他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“上古銘紋終於還是被催動,看來大曦王已經得手,哈哈,太好了,東域聖城已在我們的掌控之中,你們二人還不趕緊逃命?”神崖先生手捋長鬚,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面對慕容葉楓和姜雲衝的瘋狂攻擊,神崖先生手段全出,也只是勉強擋住。

    繼續戰下去,結果難料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大局已定,神崖先生的心中開始思考,該如何除掉慕容葉楓和姜雲衝,讓崑崙界墜入萬劫不復的境地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道:“你就那麼肯定,是你們的人,掌控了上古銘紋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露出一道頗爲得意的笑容:“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,至少也要五十九階的精神力強度,才能催動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東域聖城,除了老夫和大曦王以外,哪裡還有第三個精神力五十九階的修士?就算有,也未必知道,該去哪裡催動上古銘紋。”

    “這下糟了!”慕容葉楓和姜雲衝的心,都是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主城,駐紮有二十萬精銳府兵,更有陳家先祖留下的九品陣法守護,可謂是銅牆鐵壁,爲整個東域防禦最嚴密的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但,大聖都難以攻破的府城,如今卻是殘垣斷壁,屍骸遍地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一座座華麗的殿宇,燃燒了起來,冒出火焰和黑煙。

    有的陳家子弟,被鎮壓得跪伏在地,渾身不能動彈。有的被刺死在牆壁上面,鮮血如同硃砂潑墨。有的結成合擊陣法,正在苦苦支撐,抵擋前來進犯的聖境強者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等人謀劃已久,在陳家得知消息之前,就派遣了強者潛入進東域聖王府。正是使用裡應外合的手段,纔將守護府城的九品陣法,破開了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殺戮聲、慘叫聲、哀求聲,交織成一片,譜寫出一曲血與淚的哀歌。進攻東域聖王府主城的道域境強者,多達三位,各個都如神魔一般。他們隱藏在暗處,沒有顯露真身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的身份非同一般,不想被人認出來。

    但,他們隨便隔空打出一掌,都如同翻天大印,能夠拍死一大片修士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有很多勢力趕來援救,卻被隱藏在暗處的道域境強者,打得潰不成軍,死傷無數,屍體堆積了厚厚一層。

    除了三位道域境強者,還有來往人、去行者……等等九步聖王之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其實,在很多修士看來,沒有周天大陣和九品陣法的守護之後,任何一位九步聖王,都有橫掃陳家的實力。

    但是,神崖先生做事謹慎,派遣出了十多位九步聖王。更有三位道域境神秘高手保駕護航,務必要滅了東域聖王府。

    距離東域聖王府主城大概兩百的位置,有一座靈山。

    此刻,天初仙子、屠夫、呆子,站在靈山頂部,眺望遠處的戰場。

    呆子搖頭嘆道:“真是慘,就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嗎?巡天使者呢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眼神深邃,看不出什麼波動,淡淡的道:“神崖先生在天宮的背景很大,既然要動手拿下東域聖城,肯定是已經給巡天使者打了招呼。而巡天使者,多半也能分到一份好處。”

    屠夫道:“弱界還談什麼公道?力量就是公道。說到底,還是因爲崑崙界太弱,沒有一個能夠威懾各方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試想一下,若是閻無神是崑崙界的修士。這些傢伙,恐怕是根本不敢踏入崑崙界,還敢像現在這麼肆無忌憚?”

    呆子連忙捂着胸口,道:“別提閻無神,我的心臟受不了!若不是,天宮的四大天王,已經趕去對付他,我也不敢來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嘴脣,輕輕動了動,道:“可惜,崑崙界功德戰來得太早了一些,若是能再等幾年,或許他能……”

    說了一半,天初仙子察覺到天地聖氣在顫抖,立即停下來,擡起螓首,看向上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