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見七顆神座星球和神崖先生飛來,張若塵的心,亦是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本來,他是準備速戰速決,先解決東域聖王府的危機,以免絕巖狐等人掌握了周天大陣,再去助慕容葉楓和姜雲衝,鎮殺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但是神崖先生的強大,有些出乎張若塵的預料,以慕容葉楓和姜雲衝的戰力,竟是壓制不住他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眸中,一道喜色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“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,就是神崖先生,帶領一羣聖師修復。所以,若是他破掉了上古銘紋,可別怪我沒有盡力。”大曦王道。

    “別以爲神崖先生能夠救你,他能不能趕到薪火塔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盯着下方的城區,看見一柄聖刀飛了起來,刀芒絢爛奪目,劃出一道瀑布,向神崖先生橫斬過去。

    那柄刀,是屠夫的大砍刀。

    此刀,兇威赫赫,散發出一股滂湃的大聖偉力,似乎要將天地分割成兩半。

    “崑崙界還有道域境界的高手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看到撲面而來的刀光,臉色一沉,操控其中一顆神座星辰,向其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呆子結出一道大手印,手印足有三百多米長,內部交織着聖道規則,化爲一座五指掌印大山,鎮壓到了神崖先生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不是崑崙界出手,是他們。天初文明竟然敢多管閒事,這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難以保持一顆平常心,心中怒火沖天,打出一顆神座星球,轟碎上方的五指掌印大山,隨即,又將另外兩顆神座星球打出去,分別擊向薪火塔和天初仙子三人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薪火塔的表面,浮現出一層又一層防禦光幕,密密麻麻的銘紋,在光幕上面流動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神座星球爆發出來的力量,與小行星撞擊大地沒有區別,防禦光幕在它面前形同虛設。

    “神崖先生還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青天浮屠塔,全力以赴催動。

    他並不是怕神座星球撞毀薪火塔,而是擔心,遭受這種強度的衝撞,會影響薪火塔的正常運轉。哪怕薪火塔,停止運轉一個剎那,都會出現災難性的影響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緩緩旋轉,變得足有一座山嶽那麼巨大,與衝飛過來的神座星球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對衝,將下方地面的建築,全部壓得垮塌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倒飛回來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,張若塵剛剛將其抓住,身體就不受控制飛出去,重重的撞擊在薪火塔的塔壁上。

    大曦王一直在偷偷觀察張若塵,發現他只是受了一些輕傷,頓時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這一擊,張若塵成功擋住神座星球,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和姜雲衝追了上來,再次攔截住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“天地**,聖耀八方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也是拼命了,將聖源釋放到體外,懸浮在頭頂。

    聖源中的聖氣和聖道規則,盡數向六座聖城涌去,與聖城中的六具大聖屍骸結合在一起,將神崖先生的七顆神座星球鎮壓了六顆。

    姜雲衝顯然是相當吃力,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,支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九鳳出混沌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也全力以赴,“嘭嘭”兩聲,兩隻手臂爆碎而開,只剩下兩根手臂白骨。

    雙臂中的血氣,化爲兩團血霧,涌入進九鳳鼎。

    頓時,這片天地變得昏暗,雲起雲涌,只有九鳳鼎懸浮在天地的中心,釋放出令聖王都爲之窒息的至尊之力波動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臉色,勃然一變,一連扔出十三張符籙。

    每一張符籙都價值連城,可以抵擋大聖一擊,只有到了生死關頭纔會使用。

    能夠逼得神崖先生,將十三張保命符籙,全部都打出來,由此可見,此刻他的心中,是何等恐懼,就像遭到大聖追殺一樣。

    九隻鳳凰從九鳳鼎中飛出,圍繞鼎身飛行,隨後向神崖先生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第一張符籙爆碎,化爲一塊長百丈、厚七丈的盾印,與九鳳鼎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碰撞三次,那面盾印,便是爆碎而開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立即震碎第二張符籙,再次凝成一面盾印。

    “立即鎮殺張若塵,破掉上古銘紋。”神崖先生大吼。

    寺寒、絕巖狐,還有別的那些聖境修士,皆是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。現在,只有殺掉張若塵,沒有了上古銘紋這個大威脅,他們還有反敗爲勝的機會。

    站在鎖鏈圓球中心的寺寒,衝到薪火塔的近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射出白日箭,但,還沒有靠近寺寒,就被一根鐵鏈擊飛。

    絕巖狐手持一塊至尊聖器碎片,從另一個方向,亦是攻打到薪火塔的附近。

    不過,他傷得很重,還能爆發出來的戰力,也就比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,略微強大一些,想要衝破上古銘紋的阻擊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地面上,一根細若毫髮的光絲,沖天而起,蜿蜒上升,一連穿透五位聖境修士的身體。

    光絲顫動了一下,那五位聖境修士,皆是發出慘叫聲,聖軀化爲巴掌大小的血肉碎塊,墜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那道光絲,其實是一柄劍。

    “雨絲神劍!洛姬,你敢插手今日之事,就不怕給自己惹來滔天大禍?”絕巖狐認出那柄猶如光絲一般的劍,自然知道它的主人是誰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插手你們天堂界派系的事,有什麼可懼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手持雨絲神劍,直接向絕巖狐攻去,劍氣宛若絲網,將絕巖狐緊密包裹,使得他無法分心再去攻擊薪火塔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在天初仙子的身上停留了一瞬,嘴角浮現出一道弧度。

    不得承認,這位天初仙子,真的很有魄力,竟然敢公然與天堂界派系作對。而且,她也很講情義,之所以會出手,多半是爲了報恩。

    至於,她對張若塵,有沒有那麼一點點情愫在裡面,就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憑他現在的修爲,絕對不是寺寒的對手,因此相當果斷取出《時空秘典》,將其翻開。

    多元空間呈現出來,包裹住薪火塔。

    “空間裂縫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崩碎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漩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藉助《時空秘典》,將一道道空間手段打出去,瘋狂攻擊向寺寒。

    即便擋不住,也要儘量拖延時間。

    只要慕容葉楓和姜雲衝收拾了神崖先生,就能鎖定勝局。現在,雙方都在拼命,就看哪一方撐得更久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寺寒的戰力,遠超一般的道域境聖王,竟是避開密集的空間攻擊,到達多元空間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鎖鏈圓球中,飛出三十六根鎖鏈,纏繞在一起,化爲一條鋼鐵長龍,以力量強行擊穿多元空間,探伸到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旁邊閃避。

    還是遲了一步。

    鎖鏈形成的餘波,落在張若塵身上,在他的腹部,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。原本穿在身上的文字鎧甲,被打得印入進血肉。

    說到底,文字鎧甲的防禦力,還是弱了一些,面對道域境界的強者,已經不堪重用。

    “幸好有神紋護體,化解了寺寒九成力量,否則我的身體已經斷成兩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迅速重新站起身來,準備反擊,卻發現,三十六根鎖鏈纏繞住了大曦王,已經將她救出薪火塔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眸光,與張若塵的雙眼對視,兩人越來越遠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其實是可以引動大曦王體內的火焰飛蟲,將她燒成飛灰。在這電光火石之間,張若塵的腦海中,閃過千萬個念頭,最終還是沒有那麼做。

    大曦王被救走,未必是一件壞事。

    首先,她體內的火焰飛蟲,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化解。這是張若塵,控制她的第一種手段。

    其次,大曦王通過上古銘紋殺了多少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全部都被張若塵記錄了下來。這是第二種控制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大曦王身上的寶物,都被張若塵搜走。

    那些寶物裡面,有幾樣,對她相當重要。

    她想要取回,就必須向張若塵妥協。

    逃掉就能完事?

    逃掉只是暫時解脫而已,等到張若塵的修爲再進,能夠憑藉真正實力碾壓她的時候,她就會知道,什麼叫做絕望。

    而現在,張若塵將會成爲她的魔魘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死,她將寢食難安。

    失去大曦王的掌控,薪火開始消退。

    密佈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,變得越來越暗淡。

    寺寒的真容顯露出來,長得極爲俊朗,五官鋒銳,眼神冰冷,道:“神女殿下,你想張若塵怎麼死?”

    大曦王還沒有開口,遠處便是傳來一聲轟鳴。

    原來,在慕容葉楓的拼命攻擊之下,九鳳鼎將神崖先生的十三張保命符籙全部都打得碎裂。神崖先生被重創,七顆神座星球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戰場局勢,急轉直下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渾身浴血,提着熊熊燃燒着的九鳳鼎,向薪火塔疾速衝過去,大吼一聲:“敢傷太子殿下,先過我慕容葉楓這一關。誰敢動手,我滅了誰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的修爲境界,遠遠超過寺寒,又提着至尊聖器,那等威勢在大聖之下,可以說是要誰死,誰就得死。

    再加上神崖先生慘敗,他們大勢已去,寺寒哪裡還敢在這裡停留?

    別說是殺張若塵,現在他該想的是,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,逃出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