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鐵索急速旋轉,發出呼嘯聲,包裹着寺寒和大曦王,飛天而起,化爲一道流光,衝破東域聖城的大氣層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追擊上去,化爲一個黑點,消失在雲中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肉身脆弱,甚至不如很多武道半聖。

    先前那一戰,他傷得極重,頭顱被打碎了半顆,露出白森森的頭蓋骨。腹部,被一道聖道力量擊穿,臟腑破碎,鮮血直流,說不出的悽慘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的聖心,受到不輕的創傷,精神力在外泄。

    “走,趕緊退出東域聖城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枚遁符,將其貼在身上,頓時爆發出千倍音速,向東域聖城外逃去。

    就連寺寒和神崖先生都逃走,別的出手攻打東域聖王府的聖境修士,自然是爭先恐後的逃遁。當然,也有一些修士十分精明,覺得很難逃走,於是使用高超的隱匿手段,潛藏到城中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地域廣闊,修士繁多,魚龍混雜,只要隱藏得好,想要將他們找出來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想要逃,哪有那麼簡單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易皇骨杖扔出去,在半空,化爲一具百丈高的黑色骷髏。

    邪靈吞噬四尊六劫鬼魂後,變得更加強大,雖說還無法與道域境修士相提並論,但是,在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中,已經算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黑色骷髏一拳打出,隔空擊中,兩位修爲不俗的聖王,將他們打得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吞噬了兩位聖王的聖魂,黑色骷髏御風飛行,衝破東域聖城的大氣層,繼續去追殺正在逃竄的聖境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遠處眺望,看見了羅乙的身影。

    這位,自稱是元界上元宗的修士,但是出手卻果決狠辣,每一擊打出,必有一位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隕落。而且,他也追殺出大氣層,似乎是想趕盡殺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禁露出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修士痛恨天堂界派系,想要將他們趕盡殺絕,那是因爲,天堂界派系不惜餘力的打壓崑崙界,雙方積仇很深。

    上元宗的修士,與天堂界派系,應該沒有那麼深的仇恨纔對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一個問題人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深思,只是暗暗提醒自己,今後要提防此人。

    距離薪火塔不遠的地方,絕巖狐衝破雨絲神劍形成的劍網,嘴裡吐出聖血,身上的傷勢變得更重,全身上下都是細密的劍痕。

    雖然依舊是人類形態,可是,哪裡還有一絲俊美模樣?

    絕巖狐咬着尖銳的牙齒,狠狠的瞪了天初仙子一眼,無比怨毒:“洛姬,你會你今日的所作所爲,付出慘痛的代價。等到本公子傷勢痊癒,必定讓你加倍還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千幻遁法。”

    絕巖狐施展出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遁法,身形一分爲千。滿天盡是絕巖狐。

    上千個絕巖狐,向一千個不同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換做別的修士,估計是難以辨別出真假,會讓絕巖狐成功逃走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敵人,是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眉心的豎眼打開,瞬間便是找到絕巖狐的真身,雪白的手腕輕輕一扭,雨絲神劍再去飛出去,如神龍擺尾一般,抽擊在絕巖狐的身上。

    絕巖狐的一條左腿被斬下,嘴裡發出一道悶聲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絕巖狐繼續逃遁,臉變得格外猙獰,嘴裡發出嘶吼聲,憤怒、痛苦、惱怒,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讓他逃走,今後必定會瘋狂報復。

    很快,絕巖狐逃到了半空,即將衝破東域聖城的大氣層,心中喜悅起來:“只要衝破大氣層,以我的手段,再強的高手也留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頭頂上方,大氣突然燃燒起來,化爲赤紅色的火海。

    一隻巨大的腳印,顯現出來,爆發出滂湃懾人的神威。

    絕巖狐的身體,在那隻火焰大腳的下方,就像一隻小小的螞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絕巖狐大吼,聲音中,充滿強烈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火焰大腳印踩着絕巖狐,將他鎮壓到地面,大地爲之巨震。

    火焰化爲數丈高的浪,向四面八方擴散,席捲起滾滾塵土。

    等到火焰消散,衆人才看見,那裡出現了一個長達千丈的腳印,腳印四周的泥土全部都弓聳起來,化爲百米高的小山。

    那片泥土,皆是融化成金色岩漿。

    張若塵拖着絕巖狐,從腳印大坑中走出,站在小山的頂部,目光睥睨四方,揚聲道:“從今往後,我張若塵就是東域之王,東域我說了算,誰敢破壞我制定的規則,死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斬下絕巖狐的頭顱,頭顱拋飛起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張若塵隔空一掌打出去,將頭顱震得四分五裂,化爲了血霧。

    當着所有修士的面,斬殺一位道域境界強者,那種威懾,足以讓在場衆人銘記一生。

    “拜見東域王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東域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東域聖王府爲中心,向外輻射,崑崙界的修士,紛紛單膝跪地,向張若塵叩拜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因爲張若塵剛纔的威懾,更是因爲,在他們眼中,只有張若塵才配做東域之王,纔有能力保護他們,不受異界修士的欺負和屠殺。

    力量。

    他們相信,力量纔是爭取生存權利的根本,所以崇拜強者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看到了天初仙子離開的背影,她白衣飄飄,如同走在戰火之中的紅塵仙,正在漸漸遠去,變成虛影。

    “竟是一句話都不願與我說,難道她是覺得,助我擊退神崖先生等人,便是還夠了恩情,已經兩不相欠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微微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呆子含笑對着張若塵拱了拱手,隨後扛起暈厥過去的屠夫,追上天初仙子的步法。

    “喜歡,就去追。她若是對你沒有好感,絕對不會冒着生命危險,出手助你。你要知道,先前的情況,我們並沒有佔多大優勢,很可能會全軍覆沒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身旁響起。

    他以着欣賞的目光,望着天初仙子婉約動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心動,但,想要邁出那一步的時候,卻又輕輕搖頭,道:“勉強不得,我們對對方的感覺,都還沒用達到那一步,差了一點點。”

    “也罷,反正你這個傢伙,從不缺紅顏知己。”姜雲衝笑道。

    雖然,姜雲衝認識張若塵纔不到一天,但卻像是相當瞭解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姜雲衝,崑崙界姜族的姜雲衝。”姜雲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的年齡,不超過百歲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姜雲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但,崑崙界是最近兩年,纔開始覺醒。在此之前,崑崙界的天道規則殘缺不全,百年成聖都是無比艱難的事。百年不到的時間,修煉到你這樣的境界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什麼?”

    姜雲衝揹着雙手,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屬於這個時代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沉默了半晌,道:“沒錯,我的確不屬於這個時代,但是這個秘密,現在絕對不能暴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因爲,外界並不知道,崑崙界的真正實力。讓他們低估崑崙界,輕視崑崙界,崑崙界才能在這個混亂的大世,獲取到最大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但,他們若是知道,崑崙界還有一批修士,正在甦醒過來,必定會讓一些人感到恐懼和害怕。那個時候,迎接崑崙界的就不是功德戰,而是毀滅之戰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長嘆一聲:“現在的崑崙界,明面上必須由你來撐着。我知道,對你而言,有些不公平。但是,我們都沒有選擇,在我們面前的,不是一個輝煌鼎盛的崑崙,而是一個衰敗的崑崙。我們若是選擇逃避,那就是將大好河山拱手送人,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半晌,道:“像你這種甦醒過來的修士,還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搖頭,道:“我們沉睡在不同的地方。不過,大致可以推測,我應該是最早甦醒過來的修士之一。只有等到崑崙界完全復甦,那些沉睡者,才能全部甦醒過來。想要從沉睡中甦醒,不是那麼容易的事,很多修士說不一定已經在沉睡中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張若塵你並不孤單。在這個時代,也有一些英傑,被挑選出來,成爲天選之才,與你並肩作戰。”

    “天選之才?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慕容月,難道她就是其中之一?

    姜雲衝道:“崑崙界有那麼一些生靈,是從中古時期,一直活到了這個時代。”

    “它們不是人類,壽元悠長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它們,挑選出了能夠承受天命的天選之子,將他們提前送入進一些特殊的密地,使用時間力量的輔助,進行最好的培養,獲取大聖甚至神的傳承。他們出世之時,就是你最好的戰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惜,我已經不是崑崙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你不是回來了?”姜雲衝笑道。

    兩人都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後,姜雲衝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,道:“逃離崑崙界,拒絕回到崑崙界,其實是懦夫的行爲。真正的大丈夫,應該回來,重振崑崙界,做出一番池瑤女皇都沒能做到的豐功偉業。等到將來有一天,你將池瑤女皇趕下了那個位置,執掌了崑崙界,那纔是真本事。生當做男兒,應頂天立地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