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東域聖城一戰,落下帷幕,以神崖先生爲首的天堂界派系諸聖敗逃告終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這一戰,令得張若塵、姜雲衝、慕容葉楓等人,威名大震,在東域修士心中,樹立起絕頂強者的風範。

    因爲有他們在,讓別的大世界的修士,意識到,崑崙界並不是可以隨便拿捏的軟柿子,也有一些狠角色。

    解滄海和絕巖狐的隕落。

    天臣被擒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重傷逃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此驚人的戰績,足以震懾住他們。

    東域聖城迴歸平靜。

    在這個敏感的時期,各大世界的聖境修士,集體沉默,全部都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“東域王”陳胤,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這個“東域王”,是池瑤女皇封的王爵,代表的是官位。而執掌薪火令的張若塵,則是真正的東域之王,一域的主宰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遇見陳羽化的整個過程,講述了出來。

    聽完後,陳胤出奇的平靜,只是輕嘆一聲:“在臨死時,父親找到了能夠繼續執掌薪火令的人,相信他走的時候,必定是欣慰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我現在還執掌不了薪火令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距離精神力五十九階,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。

    陳胤的眼中,露出一道憂慮的神色。

    周天大陣被神崖先生等人嚴重破壞,在沒有修復之前,根本無法運轉起來,保護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守護東域聖王府主城的九品大陣,也出現損壞。

    如此局勢之下,若是無法激活上古銘紋,東域聖城將會相當危險。萬一地獄界的修士,來到東域聖城肆意破壞,將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    除了地獄界,天堂界、聖澤界、黑魔界……等等大世界的修士,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他們不可能善罷甘休,肯定會報復。

    姜雲衝揹着雙手,站在窗邊,悠然的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信得過姜某,姜某可以暫時幫你執掌薪火令。”

    “閣主的精神力,達到了五十九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姜雲衝轉過身來,笑道:“我的精神力,雖然沒有那麼強,但是有人的精神力,卻達到了那麼層次。”

    “姻若。”

    暗紫色的戒法魂瓶,出現到姜雲衝的手中。

    一位傾國傾城的女子,從瓶中飛出,她的身體,呈半透明,渾身沐浴着光雨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從虛空中抓來一把雷電,向姻若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姻若微微含笑,伸出一根纖柔的玉指,在半空畫出一個圓圈。圓圈疾速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將攻擊過來的雷電吞噬得乾乾淨淨。張若塵點了點頭,相信了她擁有五十九階的精神力強度,問道:“她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姻若。”

    姜雲沖虛握姻若那隻半透明的光手,有些淡淡的惆悵,道:“當年,我們是一起進入沉睡狀態,可惜我甦醒過來的時候,發現姻若的軀體,被人盜走了,至今也沒有找到。或許,在數萬年前,就已經毀掉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修士主要是將精神力,儲存在聖心。

    而姻若,只是一道聖魂,卻堪比五十九階的精神力聖王。若是,她的肉身還在,聖心甦醒,精神力得強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對於姜雲衝,張若塵瞭解太少,說不上信任。

    但是,通過先前那一戰,張若塵看得出,姜雲衝是真的拼死都在保護東域聖城。要說他是異界修士,張若塵還真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還有一點疑慮,問道:“《天魔血斧圖》的那位神祕賣家,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此人自稱叫做夏問心,至於他的身份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姜雲衝繼續道:“兩天前,他攜帶《天魔血斧圖》來到天絕閣,希望寄存拍賣。當時,我收到消息,神崖先生、解滄海等人想要滅掉東域聖王府,掌控東域聖城。”

    “於是,就與他做了一場交易,利用他去對付解滄海。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被利用,但是,卻接受了我開出的條件。此人,在乎的是利益和結果,並不在乎過程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肯定的是,他不是崑崙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的修士,怎麼可能將六大奇書之一的《天魔石刻》拿出來拍賣?難道不怕被整個崑崙界的修士咒罵?”姜雲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不是說,他是一個只在乎利益和結果的人,難道會在乎別人罵他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姜雲衝微微一怔,隨即,伸出手指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姻若掩嘴一笑,她可是很少看到,姜雲衝被問得啞口無言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不過,我倒是相信你的猜測,此人應該不是崑崙界的修士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姜雲衝問得:“此話怎講?”

    “還記得先前的拍賣會?解滄海拿出了三株十萬年古聖藥,外加一塊能夠煉製至尊聖器的太一祖石,可是,他卻選擇了我拿出來的滅神十字盾。”

    “滅神十字盾的確是一件寶物,但是,就連我都不知道,它的品級高低。夏問心爲何直接就選中了它?”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他認識滅神十字盾,對它相當瞭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,深深的一凝。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是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齊天部族的至寶,夏問心如此看重它,還真是一件玩味的事。

    經過深思熟慮,張若塵將薪火令暫時交給了姜雲衝。

    如今的東域聖城,必須要由上古銘紋來守護,張若塵不得不這麼做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回來了,與張若塵會面,兩人遠遠的對視,隨後皆是一笑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慕容葉楓早已不是曾經那個青澀的“小葉子”,看起來三十來歲的模樣,身形雄武,嘴角和下巴都冒着淺淺的鬍鬚,經過不知多少鮮血的洗禮,已經脫變成一個成熟的男子。

    上一次,在無頂山,兩人遠遠見過一次。

    但是,因爲池瑤的出現,張若塵不得不跟隨月神一起離開崑崙界,遠走天庭。

    所以,這一次,纔是他們二人八百年後,真正意義上的會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感觸萬千,雙目都有些溼潤,道:“小葉子,你真的沒有讓我失望,現在別說是大將風采,都能封侯、封王了!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的腦海中,頓時浮現出,八百年前,自己說出的豪言壯語:“終究有一天,我要成爲聖明中央帝國的第一戰將。大將出徵那日,你來給我壯行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的雙目有些發紅,但是嘴裏,卻發出了笑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慕容葉楓的雙臂,變成了白骨,衣袖上全是聖血,連忙取出一罐聖明之泉,扔給了他。

    wWW☢тTk Λn☢Сo

    “我就不與殿下客氣了!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一把抓住木罐,仰頭倒灌,喝了起來。

    頃刻間,喝下半罐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語,笑罵道:“你以爲是酒嗎?那是生命之泉,何等珍貴,喝下數滴就能讓你白骨生肉,你居然喝了半罐。”

    “無所謂,喝完又到殿下那裏取便是。”慕容葉楓笑道。

    生命之泉是療傷珍品,慕容葉楓雙臂上的血肉,很快就生長出來,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“可惜,讓神崖先生等人逃走了,後患無窮。”慕容葉楓的神情,變得肅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位地師,哪有那麼容易殺?大聖都未必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道:“話雖如此,但是神崖先生受了重傷,現在是除掉他的最佳時間。否則,等到他傷勢恢復過來,必定會瘋狂報復。到時候,被動的就是我們。殿下,不如你請聖書才女,使用天下棋臺,將神崖先生的位置找出來,我去斬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知道,我能請動聖書才女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笑了一聲:“殿下和聖書才女的深厚情義,天下皆知,有什麼好隱瞞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,不得不說,慕容葉楓說得有道理,現在的確是除掉神崖先生的最佳時機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拉下臉,刻出一道傳訊光符,再次求助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又刻下光符,傳訊給遠在雲武郡國的真妙小道人,讓它趕來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雖然逃走,但是,他的九杆陣旗和七顆神座星球,卻遺落在了東域聖城,被張若塵收取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對陣法的研究很深,若是能夠掌控九杆陣旗,或者是七顆神座星球,必定實力大增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問道:“殿下準備如何處置天臣?”

    天臣是血戰神殿的猩紅天使,戰力比一般的道域境修士都要強大,絕對是天堂界在崑崙界的頂級人物。

    目前,張若塵將他,囚禁在乾坤界。

    “這樣一位強者,被我們擒住,天堂界怎麼可能不聞不問?等吧,相信很快就會有人前來,與我談條件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光符,飛到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這麼快就回復了殿下,看來殿下在才女心中的地位不低啊!哈哈!”慕容葉楓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瞪了他一眼,隨即,查看光符上的內容。

    “怎麼說,她同意幫我們嗎?”慕容葉楓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目前中央皇城的局勢相當緊張,她正遊走各方,穩定各大世界的修士。就算要幫我們,最快也要等到數日之後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點了點頭,能夠理解聖書才女的艱難處境,道:“神崖先生沒有生命之泉,他的傷勢,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痊癒。數日時間,我們還是等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趁這幾天時間,將修爲提升到八步聖王境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微微一驚,有些愕然的道:“幾天時間,突破一個境界?”

    要知道,當初慕容葉楓從七步聖王境界,修煉到八步聖王境界,可是整整花費了六十年時間。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