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過一道笑意,打開一張空間傳送捲袖,一掌將其拍擊在血獵宏東的背部。

    在力量衝擊下,血獵宏東的屍身,向銀甲巡天使者的投影撲過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空間傳送捲袖浮現出亮光,大量空間銘紋,向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空間輕輕顫動了一下,形成水紋般的漣漪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和銀甲巡天使者的投影,同時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望向站在萬里高空的銀甲巡天使者,道:“幫我測試一下,空間傳訊卷軸是否能夠進行空間傳送,多謝。”

    空間傳送,具有一定的危險性,稍有不慎被傳送者就會墜入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特別是使用捲袖傳送,危險性更大,必須測試之後,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此刻,銀甲巡天使者心中怒火滔天,很想不顧一切降下天罰,將張若塵劈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,飛到萬里之外,傳入他的耳中:“剛纔你殺死血獵宏東的畫面,已經被很多修士看見,說不一定,他們將畫面拓印了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將血獵宏東屠殺神劍聖地的證據交給你,讓你對天宮有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張若塵舉起捲袖,向銀甲巡天使者輕輕搖了搖。

    本是想要降下天罰的銀甲巡天使者,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,道:“交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先回答我,你的投影,傳送成功沒有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修成大聖後,從來沒有被一個大聖之下的生靈,如此戲耍,心中的怒火,彷彿是能夠焚天燃地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的牙齒間,迸出這麼幾個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的道:“我想知道確切數據。”

    “傳送距離三十六萬裏。張若塵,你別太過分,小心落入本使手中的那一天。”銀甲巡天使者道。

    “給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捲袖扔出去,帶着吞象兔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分出一道投影,降臨到崑崙界,隔空去抓捲袖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驀地,捲袖爆碎而開,一股強大的能量釋放出來,將那道投影震得碎裂。

    周圍空間坍塌,化爲一片空間破碎地帶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怒髮衝冠,爆吼一聲:“張若塵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已經回到東域聖城的張若塵,聽到巡天使者的爆吼聲,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信,巡天使者敢明目張膽降下天罰殺他,畢竟他沒有殺血獵宏東,亦沒有證據表明,他擒拿了天臣。

    只要不降下天罰,巡天使者施展出別的手段,張若塵根本不懼。畢竟,如今的張若塵,在大聖之下,已經算是初步步入頂級強者之列。

    接下來,該是那位巡天使者頭疼,如何向天宮解釋,殺血獵宏東的原因。

    八枚神石,全部都消耗殆盡,日晷停止運轉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還有一顆神石,那顆神石,鑲嵌在大曦王的水晶聖杖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,一顆神石,催動不了日晷,因此張若塵沒有將它挖下來。

    “鑲嵌着神石,這根聖杖,一定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當日,大曦王並沒有使用神石,催動聖杖。到底是因爲,以她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催動不了?還是因爲,她來不及催動?”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這根水晶聖杖,絕對不簡單,得妥善保存。

    魯懷玉得知張若塵擊斃血獵宏東,立即帶着神劍聖地的一羣修士,趕來拜見。

    不惜得罪巡天使者,也要爲他們神劍聖地討回公道,神劍聖地的諸位修士是真心感動。

    以前,他們還只是將張若塵,當作是前朝太子,並沒有太大的歸屬感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他們則是心悅臣服,對張若塵既是敬佩,而又感激。

    “殿下,黑色祭臺已經修復完成。”魯懷玉稟告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抹喜色,道:“帶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黑色祭臺,是張若塵從幽神殿一位五十九階的精神力聖王手中,奪取而來,但是被真妙小道人使用紫金八卦鏡,將其劈成了兩半,損壞嚴重。

    這八年,魯懷玉和真妙小道人,並不只是在修煉,也將部分時間,用在了煉器上。

    黑色祭臺高達百丈,一共分爲六層,建有階梯,插着十八杆迎風招展的陣旗。

    那十八杆陣旗,是小黑煉製出來,自稱爲“焚天煉地大陣”,爲九品大陣的一部分。魯懷玉和真妙小道人一起,將十八杆陣旗和黑色祭臺內部的九品陣法銘紋,結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黑色祭臺的內部,本就具有,一座簡易的九品大陣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站在祭臺頂部,頗爲得意:“張若塵,看見了吧,貧道從不吹牛,和那隻貓頭鷹不一樣。黑色祭臺現在的威力,比以前強大了太多。你要不要試試?”

    張若塵登上黑色祭臺,站在祭臺中心,釋放出聖心中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黑色祭臺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血紅色的紋路,猶如生靈體內的血管一樣。插在十八個方位的陣旗,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,浮現出火光,化爲十八團火雲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完全引動,整個城區的修士,都被黑色祭臺爆發出來的氣息驚動。

    他們面面相覷,心中猜測,張若塵是不是又得到了什麼絕世寶物?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催動黑色祭臺,收回了精神力,眼中浮現出滿意的神色,問道:“黑色祭臺完全催動一次,得消耗多少聖石?”

    “至少一百萬枚。”魯懷玉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點頭,在他承受的範圍內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掌握着一條玄古礦脈,可以源源不斷挖出聖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問道:“我將龜甲殘片已經給你,與紫金八卦鏡煉在一起了沒有?”

    龜甲殘片是天初仙子,花費一百萬枚聖石才拍買下來,可謂禮重情義也重。

    將它交給真妙小道人的時候,張若塵本是想讓真妙小道人拿出一百億枚聖石來買。

    可是,真妙小道人卻一個勁向張若塵哭窮,最後沒辦法,張若塵還是將龜甲殘片給了它。

    就連七顆神座星球給了,張若塵自然是不會吝嗇一塊至尊聖器殘片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嘿嘿一笑,將紫金八卦鏡取出來,捧在手中,道:“還差一小塊,紫金八卦鏡就能化爲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,到時候,貧道上天入地,誰與爭鋒?”

    “或許那一小塊,永遠都找不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顯得無所謂,道:“沒關係,若是真的找不到,貧道可以使用別的材料代替,將其補全。”

    “至尊聖器必須要用器靈,才能爆發出真正的威力。紫金八卦鏡應該沒有器靈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嘛!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嘴角一勾,浮現出一道笑意,道:“若是以前,貧道根本不會告訴你。不過,既然你將貧道當作自己人,貧道也不拿你當外人。其實,真正將貧道逼急,貧道可以和紫金八卦鏡融爲一體。那個時候,貧道就是器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詫異。

    在王山,真妙小道人就是和紫金八卦鏡融爲一體,才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,破開簡易九品大陣,將黑色祭臺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沒有器靈,讓自己化爲器靈,估計也就只有,真妙小道人敢這麼幹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有一件事,我頗爲好奇。紫金八卦鏡掌握在羅天真君屍身的手中,你是如何將其取走?羅天真君的屍身,又去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眼珠子,滴溜溜的一轉,避重就輕的道:“你在懷疑什麼?羅天真君的屍身,當然還在封神臺,難道他還能活過來自己跑掉?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繼續追問,突然感應到了什麼,擡起頭。

    只見,天邊一道光符飛來。

    是聖書才女傳來的訊息:

    “神崖先生去了洛水,然後消失在天地棋局上,張若塵,一定要小心,即便是受了傷的陣法地師,亦不能小覷。”

    “洛水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光符緊緊一捏,臉色變色凜然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自知前來東域聖城討不了好,肯定是去洛水報復天初仙子。甚至有可能會去王山,毀了張若塵的根基。

    “告訴小葉子,十萬火急,讓你立即趕來洛水與我會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着魯懷玉吩咐了一聲,駕馭黑色祭臺,沖天而起,飛出東域聖城,向東域聖城外的空間蟲洞趕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什麼事?”真妙小道人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極其沉冷,道:“去殺七顆神座星球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通過蟲洞空間和傳送陣,張若塵將速度爆發到極致,不到半天時間,便是來到洛水之畔。

    烈日當空。

    洛水的水面白霧飄蕩,一層疊着一層,阻擋視線,很難看清水域深處的景象。

    要知道,洛水中,有很多兇險,只有在有星無月夜,按照特殊的星路,才能進入水域深處。

    “神崖先生肯定已經進入洛水,不能再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時間等有星無月夜,駕馭着黑色祭臺,向洛水衝去。

    就連紀梵心都敢獨自一人闖洛水,做爲時空傳人,他爲何不敢?

    但,還沒有到達水域上空,四道金色人影從水域中飛出,攔住黑色祭臺。其中一道金色人影,揚聲道:“太子殿下有令,封鎖洛水,閒雜人等不得入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認出了他們,是帝祖太子座下的金甲帝衛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時間與他們廢話,沉喝一聲: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黑色祭臺上,飛出四團雷電光球,擊在四位金甲帝衛的身上,打得他們拋飛出去,墜落到了水中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,竟敢出手攻擊帝祖神朝的帝衛?”

    洛水的水面,出現數道氣息強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長着四條手臂的老者,張若塵頗有印象,在洛水深處的一顆星球上見過,名叫鵲公公,是帝祖太子座下的第一高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