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筆直如槍的站在黑色祭臺中心,英姿颯爽,帶有懾人的氣勢,道: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是誰這麼霸道,原來是自封東域之王的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他是真的將自己當成東域的主宰,連我們帝祖神朝,都不放在眼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道帶有輕蔑意味的笑聲,在洛水上響起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,名叫越公明,站在鵲公公的身旁。

    越公明的掌心,打出四道聖氣。

    聖氣凝成鎖鏈形態,將墜入進水中的四位金甲帝衛,救了起來。

    越公明微微一笑:“誰說張若塵沒有將帝祖神朝放在眼裏?貴爲一域之王,居然沒有擊斃四位金甲帝衛,由此可見,他還是不敢得罪帝祖神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料到,宣佈“東域之王”的身份後,必定會有很多異界強者不服。或是嘲笑他不自量力,或是根本不將他這個“東域之王”放眼中。

    無所謂。

    任何強者都是在不斷挑戰中,才天下無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怕挑戰,亦不怕挑釁,只不過,此刻他沒有心情與眼前這些修士過招,於是,駕馭黑色祭臺,直接衝向洛水。

    “竟然無視我們的禁令,給我下來。”

    越公明的眼神一凝,雙手託舉起來,大量聖道規則從體內涌出,衝向四面八方,改變了這一片空間的天地規則。

    方圓百里,颳起獵獵寒風,形成一個巨大的龍捲,將黑色祭臺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此人想要使用風勁,將黑色祭臺強行拉扯下來。

    越公明,爲參天教十二公明之一,修爲相當強橫,並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首先,參天教,是皇道大世界最頂級的古教之一,教主乃是無上真神,教衆數以億記,遍佈各大世界。

    所謂“公明”,是從參天教的九步聖王中挑選出來,爲最有機會達到大聖境界的人中龍鳳。

    十二公明,個個都是能夠獨霸一方的人物。

    帝祖神朝的神後,也就是帝祖太子的母后,乃是參天教教主之女,地位崇高。

    越公明會與鵲公公待在一起,不是什麼奇怪的事,必定是帝祖太子將他招來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撕裂開一道數十丈長的空間裂縫,將風勁龍捲破開,駕馭黑色祭臺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空間力量倒還運用得有點樣子。”

    越公明化爲一道流光,追上黑色祭臺,雙手結成印法:“蒼天敗印。”

    近十萬道聖道規則,從越公明的雙手手掌心涌出,將天地聖氣源源不斷調動過來,結成一道璀璨奪目的印法。

    只是一道印,散發出來的光華,卻比太陽還要刺眼,就算是聖王,也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“明知絕巖狐都被我斬殺,還敢挑釁,此人果然是有真本事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若不是,張若塵趕時間,說不定會留下來,與他大戰一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注入黑色祭臺,頓時插在祭臺上的十八杆陣旗,釋放出耀眼的火光。十八根火柱衝向高空,匯聚在一起,擊向越公明打出的印法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股強橫的力量,在半空衝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半天空被映照成白色,一半天空變成火海,那等景象,極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越公明倒退而回,墜落到水面,在水面倒滑了數百丈,才定住身形。

    他擡起頭,望着消失在天邊的黑色祭臺,臉上再也沒有笑意,凝重的道:“本以爲,張若塵是藉助上古銘紋,才擊殺絕巖狐。沒想到,即便沒有上古銘紋,他的實力也不弱。”

    鵲公公道:“算了,既然張若塵不想與我們爲敵,在這個敏感時期,我們還是別去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守在這裏有用嗎?我懷疑,來自地獄的那隻血蜂,已經進了洛水。”越公明道。

    鵲公公的臉色肅然,道:“我們的任務,是封鎖洛水。就算那隻血蜂,進入了洛水,太子殿下和兩位公明,應該也足以應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色祭臺飛進洛水,大概百里,水面上的霧變得越來越濃。

    半空中,出現古老的銘紋,一旦撞擊到,銘紋就會引來毀滅性的力量,攻擊黑色祭臺。

    黑色祭臺內部的陣法,運轉起來,形成一個直徑百丈的黑色圓球。

    一道水桶那麼粗的紫色雷電,擊在祭臺外層的黑色光幕上。光幕表面,出現一圈圈波紋,將雷電之力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但,越是向洛水深處飛行,攻擊力量越是可怕。

    一道長達百里的風刃,像是一道極光,從天邊橫斬而來,劈得黑色光幕劇烈顫動,幾乎就要破碎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有些緊張,取出紫金八卦鏡,握在手中,道:“黑色祭臺的防禦力量,快要擋不住了吧?這裏必定是有厲害人物,佈置了絕殺銘紋,不是我們闖得過去。要不……我們先回去,另想辦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黑色祭臺的目標太大,很容易就觸及到交織在天地間的銘紋,必須另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黑色祭臺的前方,浮現出大量火焰。

    火焰匯聚在一起,化爲一條十數里長的火焰蛟龍,猛然衝撞在祭臺上面,竟是撞得祭臺向後倒飛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火焰蛟龍雖然崩碎,但,火焰卻依舊在燃燒,將黑色祭臺的防禦光幕,焚煉得越來越薄。

    “激活紫金八卦鏡的力量。”張若塵的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那火焰太可怕,就算張若塵修煉有淨滅神火,也沒有把握能夠擋住。

    更加要命的是,洛水中的空間結構相當複雜,不能隨便使用空間挪移。稍有不慎,就可能迷失在這片水域。

    只有使用至尊聖器護體,他們纔有機會逃走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早就將聖氣注入進紫金八卦鏡,隨着張若塵的聲音響起,鏡面上,浮現出一道八卦印記,懸浮到他們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藏在八卦印記的後方,衝飛了起來,破開火焰層,平穩的落到水面。

    數十里外,黑色祭臺懸浮在半空,依舊在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燒了整整一個時辰,火焰才散去。

    黑色祭臺被燒成金紅色,變得相當滾燙,幸好它的材質品級很高,纔沒有損壞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黑色祭臺收進乾坤界,沒有再駕馭它飛行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小心謹慎的環視四周,問道:“張若塵,我們到底要去什麼地方?這裏太危險了!要不,還是回去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裏是一處覺醒神土,水域深處有很多驚人的寶物,十萬年古聖藥,整湖的神血,甚至還有神屍。”

    “覺醒神土……神屍……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狂咽一口唾沫,舔了舔嘴脣,道:“危險有什麼可怕?貧道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,還怕一處覺醒神土?張若塵,你不是有空間傳送捲袖?我們可以直接傳送去覺醒神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天眼,釋放出空間領域,小心謹慎的探查四周,搖頭道:“沒那麼簡單。洛水中,處處都有摺疊空間,水域的廣闊程度恐怕超過千萬裏。我們一旦迷失在裏面,百年都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倒吸一口涼氣,道:“你不是時空傳人,難道還怕迷失在空間裏面?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不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邁出腳步,踩着水面,向其中一個方向行去,道:“跟在我後面,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在水面上,整整走了大半天,但是卻依舊沒有看到,飄浮在水面的星球,張若塵的心很難繼續保持平靜,變得越來越急切。

    他擔心,神崖先生已經找到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以一位地師的手段,若是處心積慮殺一個人。

    那個人,幾乎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“以我的空間造詣,都很難進入洛水深處。神崖先生就算精神力再強,應該也沒有那麼容易闖入進去。”張若塵如此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咦!張若塵快看,那裏有一具浮屍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站在張若塵的右肩,指向左前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聖氣,凝成一根細線,飛到數裏之外,纏住那具浮屍,將其拖到身邊。

    “呆子!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吃驚,連忙抓住呆子的手腕,探查了一番,道:“傷得很重,但生機未絕。”

    呆子那胖乎乎的身體上,有些密密麻麻的血孔,五臟六腑包括心臟,都被血孔穿透,身體簡直就像是變成了篩子。

    體內的聖血,流失九成。

    他還活着,只能說明他的求生意志超乎尋常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生命之泉,給他服下了十滴。

    隨着生命之泉入體,呆子的微弱生命波動,變得稍微強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難道神崖先生真的已經動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釋放出寒氣,不過很快,又否定是神崖先生重創了呆子。

    因爲呆子的體內,殘留有修羅戰氣。

    正是修羅戰氣的侵蝕,使得呆子身上的血孔無法癒合,體內的聖血,只能不斷流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手掌按在呆子的胸口,將修羅戰氣,全部都吸收進自己的體內,與五行混沌氣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漸漸的,呆子身上的血孔,開始癒合,生命波動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救回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笑道:“幸好是個胖子,掉進水裏,都能浮在水面,還剛好遇到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