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等到雷電漸漸平息,石開爬了出來。

    它那石質的身軀,變得焦黑,還在冒煙。

    若不是由大聖紋路的保護,恐怕石開已經死在雷電海洋裡面。

    看著那個瘸子,一步一步向它走來,石開道:「你果然是天庭界培養的絕世天驕,竟然將真理之道都修鍊到了如此地步。不過,若不是真理規則的加持,單輪戰力,你絕不是本座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真理之道也是我實力的一部分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敗給一個六步聖王,石開感覺到憋屈,心中極為不甘,道:「有本事報上姓名,等本座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,必定登門拜訪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會再有機會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,劍體上,凝聚出劍道玄罡。

    「你能擊敗本座,是你的本事。但是,想要殺本座,你還差得很遠。」

    石開的體軀,沉入進地底,與大地融為一體,身形和氣息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石族生靈,皆是精通土遁聖術,與泥土融為一體,所有氣息都消失於無形,瞬間便是能夠逃到數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在陸地上,想要擊殺石族生靈,難度極大。

    「焚天煉地大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十八桿陣旗全部打出去,插在方圓三百里的大地上,結成一座陣法。

    頓時,這片天地,被禁錮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張若塵釋放出空間領域,探尋石開的蹤跡。

    石族的土遁聖術,能夠避開精神力和天眼,但,終究還是在空間之內,總有蛛絲馬跡可尋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,飛了出去,化為一道黑色的光柱,沖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隨即,地底傳出一聲慘叫。

    石開破開地面,沖了出來,身軀有些破爛,顧不得療傷,便是向陣法的邊緣逃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道:「它就交給你了,可別讓它逃走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主人。」

    食聖花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,凝聚成魔音那嬌媚的身影,很快便是追上石開。

    魔音的雙手掌心,飛出數十根帶著雷電的藤蔓,纏在石開的身上,將它禁錮。隨後,一根根尖銳的根須,紮根在石開的身上,將其當成了養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入進礦坑,小心翼翼避開裡面的玄古銘紋,一直向地底行去。

    礦坑中,霞氣騰騰,聖氣充盈。

    古老的石壁上,晶瑩點點,有著各種礦石,其實數量最多的是靈晶。

    礦坑相當巨大,真的就像是一條地底脈絡,張若塵走了數百里,也沒走到盡頭。?這條礦脈,的確是被開採過,在很久以前,便是被劃分成數十個礦區,裡面的結構相當複雜,即便是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都差一點迷路。

    礦脈中,有一處礦區,全是聖玉礦。

    在聖玉礦中,張若塵發現了生命氣息,都是聖玉精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驚動它們,徑直繞行而開。

    又是數個時辰過去,張若塵終於來到礦區腹地的千脈交匯之地。一道道各種不同屬性的氣流,匯聚在一起,相互纏繞,化為一個數十里大小的巢穴。

    每一道氣流,都像是一條大河,在巢穴中流進,又流出。

    在千脈交匯巢的邊緣,張若塵發現大量聖氣結晶,正是無數聖道修士都夢寐以求的聖石。

    有的聖石,凝結成一根鐘乳石一般的石柱,高高聳立;有的聖石鑲嵌在礦石中,形成一片流光溢彩的晶壁。

    如此大量的天然聖石,張若塵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不過,他暫時沒有去挖,注意力集中那座千脈交匯巢,隨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沖入進去。

    進入千脈交匯巢,張若塵察覺到一絲絲天地神氣,頓時心情大好,快速沖向巢穴的中心。

    果然,在千脈交匯巢的中心,充斥著濃厚的天地神氣。足有數十道光點,在神氣中閃爍,每一道光點都蘊含無比強大的波動。

    是神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忍不住顫抖,正要去收取那些神石。

    卻發現,那些神石並沒有成形,絕大多數都是氣態。有十多個光團的內部,則是已經凝聚出液態神石。

    只有一個光團的內部,凝聚出固態神石。

    將那唯一的一枚固態神石收取,托在手掌心,張若塵細細觀察,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後,他帶著既是興奮,而又有些失落的情緒,走出礦坑,與紀梵心、食聖花會合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「怎麼樣,有收穫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目光投向魔音。

    魔音吸噬了石開,修為又有一些提升,看見張若塵的目光,連忙問道:「主人有什麼吩咐?」

    「留在此處,看守這條礦脈,不許任何聖境生靈靠近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張若塵又從乾坤界中,喚出一批天極境和魚龍境的修士,讓他們聽從魔音的命令,開採礦脈中的礦石。

    礦脈中的天地聖氣相當濃厚,對他們修鍊也有巨大幫助。

    這條玄古礦脈,具有驚人的價值,只要掌握在手中,張若塵就能得到源源不斷的修鍊資源和財富。

    當然,更加重要的是,礦脈可以蘊育出神石。

    神石是張若塵目前最需要的東西。

    離開玄古礦脈,張若塵便是讓齊生和熒惑帶路,前往齊嘯天的藏身之處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潛意識中,已經將雲武郡國和玄荒境這一片地域,劃為他的領地。齊嘯天的存在,便是一個巨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齊嘯天想要煉製千壽血丹,甚至是萬壽血丹,必定是要屠戮很多無辜的人類,張若塵豈能容許他繼續活下去?

    洛水東岸,群山迭起。

    朝陽初升的時候,金步龍輦行到一座被白霧覆蓋的山嶽的山下,停了下來。山中,風景秀麗,風清水澈,除了有蠻獸的吼叫聲,根本看不出像是一處藏有不死血族的凶地。

    齊生和熒惑對視一眼,露出一道隱晦的笑意。

    齊嘯天可不是石開,那是一位帝子,而且修為達到九步聖王規則大天地的境界,比石開不知厲害多少倍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這座山嶽中,還布置有十數座大陣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想要對付齊嘯天,就是以卵擊石。現在唯一的變數,恐怕就是那個與張若塵同行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會是齊嘯天的對手嗎?

    紀梵心站在山下,向上眺望,看出了一些端倪,道:「山中應該是有一位陣法聖師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天眼,看到了陣法銘紋的痕迹,道:「八品陣法就有三座,七品陣法更是有十四座之多,的確是陣法聖師的手段。而且,還是相當厲害的陣法聖師。」

    「你攻得破嗎?」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「可以試一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先將十八桿陣旗打了出去,插在山嶽的十八個方位,將這裡封鎖起來,以防有不死血族逃出去。

    緊接著,張若塵將全身力量注入進火神拳套,頓時天空風雲變幻,一層層黑色雲霧涌動而來,地面上,颳起劇烈的風勁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火神附體一般,渾身散發出赤紅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神威,從火神拳套中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打出,一隻長達三百多米的火焰手印,擊破籠罩山嶽的白霧,轟擊在山體之上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一連三層陣法光幕,被張若塵的掌力擊碎。

    山嶽中,飛出十二隻血眼,每一隻血眼都有血潭那麼巨大,懸浮在半空,連接為一體,有著成千上萬道陣法銘紋在上面交織,擋住了火焰手印。

    絢爛的火光,照耀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藏身在山腹中的不死血族,紛紛飛了出來,扇著血翼,臨空而立,目光向山外望去。

    他們的目光,盯在齊生和熒惑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位修為達到八步聖王的不死血族,呵斥了一聲:「齊生,你竟敢將天庭界的修士引來這裡,是想背叛嘯天帝子大人嗎?」

    熒惑道:「齊曾大人,我們是被逼無奈,不得不這麼做。」

    那位名叫齊曾的不死血族,懶得理會齊生和熒惑,沉哼一聲:「區區兩個天庭界修士,也敢來攻打萬塢山。正好殺了你們,取你們的聖血,為嘯天帝子煉製千壽血丹。」

    山中的陣法,全部運轉起來。

    其中,一座八品攻擊大陣中,飛出一座又一座冰晶大山,向張若塵和紀梵心所在的位置飛過去,在地面上撞擊出一個個大坑。

    大坑周圍十數里的地面,瞬間便是變成冰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百裡外,獃子和屠夫站在一座小湖的湖畔,眺望萬塢山的方向。

    「天女殿下,看來不需要我們出手,已經有人去收拾齊嘯天。」獃子笑嘻嘻的說道。

    屠夫發現了插在萬塢山四周的一桿桿陣旗,摸了摸下巴,道:「那個瘸子也太膽大,竟然敢去和齊嘯天叫板,他們的修為差距,可不是一般的巨大。」

    獃子道:「瘸子不是請了一個幫手嘛!」

    屠夫搖了搖頭,道:「齊嘯天的修為,在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之中,都算是強者。若是瘸子,錯估了他的實力,估計是要倒大霉。」

    一位女子,站在湖畔,有著一圈圈聖氣光環包裹嬌軀,臉上更是戴著面紗,因此,看不清她的容貌,只能看見,眉心似乎是有著一隻豎眼。

    「瘸子是誰?」她問道。

    「就是一個愛管閑事的瘸子,不過瘸子也有異於常人的地方,是一個極其罕見得空間修士。」

    隨即,屠夫便是將他們遇到瘸子、黑鳳凰、白朱雀的事,講述給了那位天女殿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