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就在剛纔,半柱香的時間,張若塵氣海中的聖道規則,增加了一千多道。

    若是那種狀態,持續下去,聖道規則輕輕鬆鬆就能增加萬道。

    那種悟道速度,堪稱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李妙含見張若塵沒有迴應,以爲他是潛入者。頓時,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,雪玉般的纖長手指,隔空向張若塵的胸口點去。

    一道劍罡,凝聚出來,化爲指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罡的穿透力何等強大,絕不是血肉之軀可以抵擋。

    但,指劍劍罡飛到張若塵的身前,自動滑開,從他的右側飛出去,擊中後方玉石一般的崖壁,留下一個碗口大小深不見底的劍孔。

    李妙含那雙充滿靈氣的美眸中,閃過一道驚色,隨即喚出瀑雨流星劍。

    劍體上,浮現出五層聖力光波。

    半透明的劍氣,自動凝聚出來,圍繞李妙含那動人的嬌軀飛行,宛如一位靈劍仙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想開口解釋,劍芒已經到達他的眼前,身上的衣袍被割裂出細小的口子。不得已,他只得捏出劍指,與瀑雨流星劍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因爲戴着火神拳套,張若塵倒也不怕手指被斬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一連攻出數十劍,都被張若塵輕鬆化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兩指一合,夾住瀑雨流星劍,火神拳套的力量爆發出來,將五層聖力光波,震碎成光霧。

    “妙含姑娘,聽在下說一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柳眉一擰,眉心涌出一條劍道規則河流,與瀑雨流星劍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瀑雨流星劍爆碎而開,化爲上千道銀芒。

    一道銀芒,就是一柄繡花針大小的劍。

    上千道銀芒,化爲劍雨,向張若塵飛去。

    瀑雨流星劍,是由一千七百六十三柄劍結合而成,分解開爆發出來的威力更強。

    “李妙含的修爲,竟是已經達到如此程度,看來九曲天星還真是一處悟道聖地。”

    在封神臺,李妙含和張若塵,都是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在短短時間內,修煉到八步聖王,那是因爲,有日晷和真理奧義的輔助。

    李妙含的修爲,已經達到五步聖王,或者六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這樣的修煉速度,只能說明,她也有非凡的奇遇。

    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。

    日晷和真妙奧義,並不一定就是天下最厲害的輔助性寶物,人人皆有機緣,條條大道通神境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八龍傘,將傘撐開,金色光華綻放,將所有飛劍全部都擋住。飛劍與八龍傘碰撞,發出“嘭嘭”的聲音,宛如雨打芭蕉。

    “好強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釋放出劍魂,一個與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小人,飛到頭頂上方,宛如一隻美輪美奐的精靈。

    “居然修煉出了劍魂。”張若塵更加詫異。

    觀李妙含的劍魂強度,她的劍道造詣,應該是相當於達到了劍九小成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美悠揚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李妙含連忙收回劍魂和瀑雨流星劍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拱手一拜,道:“師父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和呆子,緩緩的走出來,出現到神河的水畔。

    “此人……”

    李妙含剛要開口,就被天初仙子擡手打斷,道:“他是月神的神使張若塵,與呆子一起來的九曲天星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向站在水面的那個男子望去,眼中流露出驚訝、好奇、意外,各種不同的神情。

    無論是時空傳人的身份,還是關於張若塵的種種傳說,都足以讓天下任何一個修士,對他產生好奇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來到九曲天星的消息,暫時不要外傳。你來這裡是有什麼事?”天初仙子的目光,從始至終都沒有盯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“獅青神子來了九曲天星。他說,血蜂修羅王來了洛水,擔心師父的安危,特地趕來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倒是傳得挺快,這麼快就都知道。”天初仙子彷彿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妙含緊接着又道:“師父還是趕過去看一看,否則帝祖太子和獅青神子恐怕是要鬥起來,他們二人本就有很深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輕輕點頭,隨即盯向張若塵,目光清澈,道:“呆子說,你有很重要的事,想要與我談一談?不知是哪一件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天初仙子的眼神,就知道,天初仙子恐怕只是將他當成一個值得一交的朋友,根本沒有進一步發展的想法。

    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,果然個個都是清高冷傲,沒有一個會輕易陷入感情漩渦,影響自己修行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天穹上,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爆響,整個九曲天星都輕輕搖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緊接着,天空被一輪金光烈日,映照成金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去,看清那是一道卓然的人影。只不過,他散發出來的聖光,太過璀璨,才變得像是烈日一樣。

    “還真戰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黛眉一蹙,隨即道:“張若塵,你的事,我們稍後在談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和呆子化爲兩道流光,衝破雲層,如同流星一般,向天外飛去。

    李妙含那張靈秀精緻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歉意的笑容,道:“若塵公子,久仰大名,剛纔實在是抱歉。先前公子直接便是喊出了我的名字,難道我們以前見過?”

    自然是見過。

    只不過,那個時候,張若塵不是現在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二十的天之嬌女,也就只有那麼幾位。更何況,妙含姑娘有着不遜色於令師的美貌,我怎麼可能不認識?”

    事實證明,誇一個女人的美貌,永遠比誇一個女人的能力,更有用。

    李妙含嘴角微微上翹,笑道:“呆子長老能夠將公子帶來九曲天星,足以說明,公子值得信任,可以做天初文明的朋友。公子求見家師,到底是因爲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是有那麼一件要緊的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見張若塵沒有將那件事說出來,眼中閃過一道瞭然的神色,暗暗猜測,所謂的要緊之事,估計就是想要單獨見師父的一個藉口。

    跟隨天初仙子修煉以來,她不知見過多少天之驕子,使用類似的藉口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在她心中的形象,跌落了幾分。

    所謂的時空傳人,月神神使,不過也只是一個貪戀美色的凡俗之人。

    甚至,李妙含還在心中猜測,張若塵追求師父的真正原因,很可能是想攀上天初文明這棵大樹。畢竟,廣寒界和崑崙界的處境,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呆子長老還真是夠呆,必定是被張若塵利用。”李妙含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望向雲層上方,有些擔心,神崖先生已經來到九曲天星的附近,道:“我們也趕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且慢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攔住張若塵,道:“若塵公子……師父似乎是不太希望公子來到九曲天星的消息外傳,我們冒然趕過去,師父肯定會責罰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一皺,沉思起來。

    “公子千萬不要多想,天初文明並不是害怕,公子的身份會給我們惹來麻煩。而是因爲,追求師父的天之驕子,實在太多。可是,他們全部都被師父拒之門外,不讓他們踏入九曲天星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,公子出現在九曲天星,那些天子驕子會作何感想?那會對公子相當不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道:“不愧是能夠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前二十的奇才,心思敏銳,將來成長起來,估計不會比天初仙子弱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會讓仙子和妙含姑娘爲難。”

    說完,張若塵的身體搖晃一下,變成一個與李妙含頗爲相像的俊美男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不知我能不能暫時做一回妙含姑娘的兄長?”

    李妙含緊盯着張若塵,心中暗暗吃驚,張若塵的這種變化聖術,居然毫無破綻。

    若是他與天初文明爲敵,只需使用這種變化聖術,就能讓他們亂成一團。

    李妙含輕輕點頭,道:“既然公子執意要去……那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李妙含,飛出九曲天星的大氣層。

    距離九曲天星不足千里的位置,有一座漂浮在水面的島嶼。

    島上,人影幢幢,散發出一道道懾人的聖威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李妙含降落到島上的時候,帝祖太子和獅青神子已經停止戰鬥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有着絕代風姿,站在島嶼的中心位置,身上聖光環繞,從她的身上散出聖威,竟是將別的修士散發出的聖威都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的修爲,更強了!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聲音,傳遍島嶼,道:“你們若是想戰,去別處,不要在九曲天星的附近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軀魁梧,容貌英朗的男子,道:“既然仙子發話,本神子自然是不會再出手。當然,若是別的某人主動挑釁,本神子也絲毫不懼,必定與他戰個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此人,正是威名赫赫的獅青神子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冷哼一聲:“大敵當前,我纔沒興趣與你一般見識。仙子,我已經派出高手,封鎖洛水。血蜂修羅王不來則已,若是敢來,必定讓他有來無回。”

    獅青神子大笑:“哈哈!血蜂修羅王是何等可怕的存在,就憑你派出的那幾個人,還不夠給他塞牙縫。仙子,面對血蜂修羅王那種級數的強者,我們必須以防禦爲主。我請來了一位陣法造詣接近地師的高手,可以爲九曲天星,佈置一座頂級的八品防禦大陣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