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坐在張若塵肩膀上的真妙小道人,忍不住笑出聲。

    “何人在笑?”

    獅青神子目光斜瞥過去,冷然的盯在真妙小道人身上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舉起一隻手,歉意的道: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沒忍住……”

    島嶼上,不知多少道目光,聚集到了真妙小道人和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獅青神子語氣頗爲不善,道:“有那麼好笑嗎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連忙搖頭,一臉嚴肅的道:“不好笑。只不過,貧道覺得,若是洛水的古老銘紋都擋住血蜂修羅王,那麼一座八品陣法,肯定也擋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天初文明的修士,看到張若塵的時候,皆是面面相覷,心中暗思:“那個長得很像妙含聖王的男子是誰?難道是天初文明的修士,可是以前,爲何沒有見過?”

    “無知。”

    一位頭上長着鹿角的白髮老者,從獅青神子身後,緩緩走出,聲音沙啞的道:“八品陣法也有等級之分,真正頂級的八品陣法,完全激活後,就算是大聖,也無法輕易將其破開,可以輕輕鬆鬆鎮殺道域境界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鹿老。”

    獅青神子後退三步,攙扶住長着鹿角的白髮老者,身上的狂野氣勢消減了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聖心,微微收縮一下,精神力就像是被封住了一般,心中暗凜:“好強,這個老者的精神力,肯定達到五十九階。而且,不止五十九階初期。”

    鹿老緊接着又道:“洛水的古老銘紋雖然強大,但是覆蓋的範圍太廣,總會出現一些漏洞,擋不住真正的強者,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老夫要佈置的八品陣法,只需覆蓋九曲天星就行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也看出,叫做“鹿老”的老傢伙不好惹,收斂了幾分,道:“貧道也研究過幾天陣法,可是知道,越是厲害的陣法,佈置起來花費的時間越多。等你將包裹整個九曲天星的陣法佈置出來,恐怕血蜂修煉王,都已經將九曲天星上的修士殺得乾乾淨淨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你在陣法上的造詣,的確不怎麼樣。難道不知道,老夫已經提前將佈陣的所有陣盤,都煉製了出來?”鹿老冷笑。

    獅青神子亦是露出得意之色,道:“仙子,鹿老佈置的防禦陣法,大聖之下的生靈,無人可以攻破。只要你同意我們進入九曲天星,最多隻要兩天時間,八品防禦陣法就能佈置完成。”

    面對血蜂修羅王那樣的強者,天初仙子也不得不慎重,沒有立即拒絕獅青神子。

    就算不爲她自己考慮,也要爲天初文明衆多修士的安危考慮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那個什麼狗屁獅青神子居心叵測啊,若是讓他進去九曲天星,還不天天纏着你的天初仙子?要不你告訴仙子,你能佈置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,比什麼八品防禦大陣更加實用?”

    張若塵白了真妙小道人一眼,道:“佈置一座包裹整個九曲天星的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,你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嗎?”

    “多少時間?”

    “半年都未必能夠佈置完成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摸了摸下巴上的鬍鬚,道:“我們不是還有七顆神座星球?七顆神座星球可以化爲九曲天星的七顆衛星,防禦力難道還不如一座八品陣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七顆神座星球,是神崖先生親手煉製而成,他肯定清楚知道,神座星球和九品陣法的破綻。我得提醒你一句,有神崖先生的地方,最好不好使用出來,萬一被奪走,就虧大了!”

    “這也不能,那也不能。難道就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出盡風頭?”真妙小道人很不甘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本就不是來出風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再說,血蜂修羅王和神崖先生兩大高手虎視眈眈,讓獅青神子帶着他的人,進駐九曲天星,未嘗不是一件好事。最好,再多來一些高手……咦,還真說準了嗎?”

    遠處,水天相接的地方,三隻聖禽飛來,散發出一紫、一黑、一白,三種不同的光華。

    三隻聖禽的羽毛瑰麗,氣息強大,很快就飛到島嶼的附近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三隻聖禽,化爲三道人影,從天而降,降落到島嶼上。

    看到那三道人影,張若塵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爲其中兩位,他竟然認識,正是黑鳳凰和白朱雀。

    黑鳳凰和白朱雀的身前,則是走着一位六十來歲的老婦,頭髮花白,但是卻梳得整整齊齊,即便沒有可以釋放出聖威,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勢,也讓在場的修士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“這個老妖怪怎麼來了!”李妙含深深的皺眉。

    那位老婦的聽覺異常靈敏,鷹隼般的目光,向李妙含盯過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天初仙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發現危險,身形快速一移,擋到李妙含的身前,一掌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根細如牛毛的針,擊在張若塵的掌心。

    要知道,越是細小的聖器,穿透力越是強大。但是,爆發出來的衝擊力,卻遠遠比不上大型聖器。

    可是,這根針的衝擊力,卻遠超張若塵的想象,宛如一顆天外隕星撞擊在他掌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爆退十數丈的距離,才勉強將那根針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以爲,威力如此強大的針,必定是一件高品級聖器。可是,那根針,卻在他的掌心消散而開,化爲一縷紫霧。

    “竟然不是物質形態的針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變得頗爲凝重。

    這個老婦的修爲,也太可怕了!

    老婦的眼中,閃過一道訝色,語氣生硬的道:“居然能夠擋住老身的仙瞳刺,眼力和反應速度都還不錯。在場,你的本事,能排進前五了!”

    得到老婦如此高的評價,在場的諸位修士看向張若塵時,目光中都多了一絲敬畏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擋住了仙瞳刺,老身就暫且饒過女娃娃。再敢冒犯,殺無赦。”老婦冰冷的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連忙飛掠到張若塵的身旁,擡起他的手臂,確認他沒有受傷,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多謝……”

    李妙含剛要開口,張若塵卻是打斷了她,笑道:“做爲兄長,保護妹妹,不是理所應當的事嗎?”

    剛纔那種局面,只有張若塵所站的位置,才救得了她。

    否則,李妙含不是已經死去,就是會被廢掉。

    李妙含雪白的俏臉,微微一紅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,張若塵只是在掩飾身份,可是她的心中,還是浮現出一抹異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傳音詢問:“她的修爲強得變態,到底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李妙含盯着老婦漸漸走遠的背影,慎重的道:“你連曲山老母都不認識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“曲山老母,曾經是太白界的一位大聖,因爲得罪了幽神殿,被幽神打碎不朽聖身,取走聖源,廢掉一身修爲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修爲已經廢掉,怎麼還如此可怕?”張若塵不解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“雖然修爲被廢掉,但,曲山老母的肉身,依舊強大,遠超一般的聖王。憑藉強大的肉身,加上以前的修煉經驗,她竟是又凝聚出聖源,修煉到了現在的境界。據說,她很有可能,再次凝聚出不朽聖身,重新成爲大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也太厲害了吧?”

    “誰說不是?換做另一個人,早就已經自暴自棄,哪有毅力重新修煉。”李妙含感嘆了一句,話鋒一轉,道:“不過,因爲此事,曲山老母的性格大變,變得相當偏激,心狠手辣,稍微得罪了她,就可能遭來殺身之禍。”

    這一句,李妙含是使用精神力傳音,生怕再被曲山老母聽見。

    “曲山老母這樣的人物都來了九曲天星,真是越來越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只感覺,這場風暴,已經不是他可以控制得住。

    只希望慕容葉楓能夠早些趕來與他會合。

    “老身要進入九曲天星參悟聖道,天女殿下,你應該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的氣場很大,氣勢蓋過了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在她的面前,就像是一個小女孩,所有聖威,都被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天初文明的修士,自然是不會答應。

    讓曲山老母進入九曲天星修煉,卻阻擋別的修士進入,那些修士還不鬧翻天?

    屠夫的聲音沉混,道:“九曲天星是天初文明的先祖留下的遺物,怎麼可能讓外人進入?”

    “天初文明先祖的遺物?咯咯,老身還可以說,它是太白界先祖的遺物。崑崙界的覺醒神土,人人皆可進入,你們天初文明憑什麼霸佔?”曲山老母冷道。

    水面上。

    一隻白玉聖船行駛而來,帝祖神朝的十四皇子,站在甲板上面,揚聲道:“老母所言甚是,本皇子也是如此認爲。”

    “九曲天星位於崑崙界,我們各界修士,都有資格登上星球尋覓機緣。天初文明卻想獨佔此地,做法未免太過霸道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十四皇子與星雲宗的聶青黎和白殤,登上了島嶼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