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什麼彩頭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獻公明道:“血蜂修羅王肯定已經進入洛水,若是,他前來九曲天星,我們這一戰的輸家,必須打頭陣。”

    誰都知道血蜂修羅王修爲強大,危險程度達到七級,誰去打頭陣,都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這哪裡是彩頭?

    分明是想要張若塵的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點頭道:“這個提議不錯,總要有人打頭陣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向帝祖太子盯了一眼,眼神中,閃過一道奸計得逞的笑意。

    李妙含看出獻公明和帝祖太子包藏禍心,提醒道:“哥哥,你難道不知道,獻公明前輩修煉的是《天地造化功》,修煉出了兩大聖相?”

    獻公明搶先一步,笑道:“君子一言駟馬難追,像若含兄這樣的高手,應該不會出爾反爾吧?”

    “雙聖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唸了一句,隨即笑道:“當然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李妙含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淡定的道:“不用擔心,只是切磋而已,即便敗給了獻公明前輩,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,難道看不出這是一個陷阱?”

    李妙含覺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張若塵,按理說,他不應該是一個沒有理智的人,可是與獻公明比拼聖相,根本就是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獻公明等人,飛離第三條神河,來到九曲天星上的一處空曠原野。

    大地是堅硬的玉石結構,寸草不生,整個原野,佔據方圓數百里,是一處對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李妙含已經傳訊給了天初仙子,頗爲擔憂的站在原野外圍。說起來,她和張若塵,相識才不到一天,卻如此關心張若塵的安危,李妙含自己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難道我真的將他當成了哥哥?”李妙含暗道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走到李妙含的身旁,笑道:“妙含姑娘,不必如此爲你兄長擔心,獻公明懂得拿捏分寸,肯定是點到爲止。”

    原野的中心,張若塵盤膝而坐,閉上雙目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部,密密麻麻的劍道規則衝出身體,化爲一柄數十丈的聖劍。

    聖劍,懸浮在頭頂,散發出萬丈聖光。

    大量劍氣凝聚出來,圍繞張若塵和聖劍飛行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一位劍修,修煉出了劍形聖相。”獻公明收起輕蔑之心。

    劍修,號稱同境界攻擊最強。

    劍形聖相的攻擊力,自然是相當可怕,絕不是一般的聖相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當然,獻公明卻絲毫不懼,站在石質山丘的頂部,雙臂聚過頭頂,大喝一聲:“天聖相。”

    聖道規則如雨一般,從獻公明的頭頂涌出,衝上雲霄,化爲一隻龍馬。龍馬散發出來的聖道波動,使得九曲天星的大氣層,都在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“地聖相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的腳下,凝聚出一隻山嶽大小的青色巨龜,龜背上流動着大量玄奇的紋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獻公明皆是一等一的強者,二人釋放出聖相後,整個九曲天星的修士,幾乎都有感應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士,因爲沒有尋覓到機緣,於是向他們兩人對決的地方趕來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擔心張若塵戰敗後,不兌現諾言,向趕來的修士說道:“李若含和獻公明這場較量,不只是切磋那麼簡單。誰輸了,誰就要第一個迎戰血蜂修羅王。無論怎麼說,兩人都有大魄力,令人欽佩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有人敢與獻公明比拼聖相,這不是自討苦吃?”

    “可別這麼說,沒看見那人擁有劍形聖相。”

    “劍形聖相又如何,還能敵得過獻公明的天地雙聖相?”

    “管他們誰輸誰贏,血蜂修羅王前來,有人打頭陣,就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候,張若塵控制劍形聖相,化爲一道流星般的光路,直向飛在天穹的龍馬斬去。

    “先動手,就能取得先機嗎?”獻公明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飛在半空的龍馬,嘴裡吐出一口光柱,與劍形聖相對衝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愧是參天教的十二公明之一,只是一道天聖相,竟是就將劍形聖相的攻擊抵擋下來。

    地面上,青色巨龜向張若塵的真身爬去,雖然很慢,但是,每一步都能跨越百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“不是聖相對決嗎?爲何要攻擊真身?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笑道:“的確是聖相對決,但,若是令兄的聖相,擋不住獻公明的聖相,被聖相危及到了性命。那麼,他自然也就敗了!”

    “妙含姑娘放心,切磋而已,獻公明只是想要取勝,不會真的殺了令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前方飛揚的塵土,塵土中,青色巨龜的身影顯現出來,離他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“回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捏出一道劍指,想要收回劍形聖相。

    可是,飛在天空的龍馬,卻突然間,變成一條十數里長的巨龍,竟是將劍形聖相纏住。

    巨龍的鱗片,宛如聖鐵鑄煉而成,無論劍形聖相是飛天,還是遁地,都無法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獻公明大笑一聲:“若含公子的修爲,似乎並沒有多高,即便是劍形聖相也沒有爆發出多強的威力。看來,曲山老母也有看走眼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是八步聖王的境界,獻公明卻達到規則大天地的境界。

    獻公明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,比張若塵多了數倍。融入進聖相的規則越多,聖相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也就越強。

    更何況,獻公明還不是一般的規則大天地,實力不在天臣之下。道域境的強者,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眼看青色巨龜就要到達張若塵的身前,帝祖太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,道:“令兄應該馬上就要認輸了!”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驀地,刺目的金光,從張若塵的體內爆射出來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的眼睛,被光芒刺得睜不開,只是聽到,張若塵所在的方向,傳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和象嘯聲。

    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驚異的發現,張若塵的身前,出現了一龍一象。

    金龍纏在巨象的身上,與青色巨龜衝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周圍響起一大片驚呼聲,很顯然,他們都沒有料到,張若塵居然也有第二聖相。

    李妙含的眼眸一亮,嘴角上翹,“難怪他敢提出與獻公明比拼聖相,原來還藏了這麼一手。如此一來,獻公明想要取勝,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的眼神,變得沉冷了幾分,道:“原來你也有兩大聖相,還真是出人意料。不過,你若是隻有這麼一點本事,依舊是必敗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止這麼一點本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體內衝出第三道聖相。

    第三道聖相爲拳道聖相,化爲一條數十里長的聖河,飛在半空,發出嘩啦啦的聲音,與一條真實的河流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都有些意外的是,隨着聖河出現,九曲天星上的水氣,瘋狂的匯聚過來,讓聖河越來越壯大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聖河化爲排山倒海一般的洪流,衝撞在青色巨龜的身上,將其衝得不斷倒退。

    洪流的威勢不減,衝向獻公明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三道聖相,心機還真是夠深,一開始就在算計本太子。”

    戰局,發生驚天逆轉。

    現在輪到帝祖太子揪心起來,雙手緊緊捏在一起。萬一獻公明戰敗,不僅獻公明顏面掃地,又何嘗不是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李妙含心中說不出的愉悅,道:“太子殿下這話說得不對吧?就算是算計,也是你們算計我哥哥纔對。只不過,我哥哥比你們聰明,你們恐怕是要偷雞不成蝕把米。”

    “妙含姑娘的話,不能說得這麼早,勝負還很難說。”帝祖太子道。

    原野上的戰鬥,果然再起變化。

    飛在半空的巨龍,拖着劍形聖相,化爲一根光柱,直衝向張若塵的真身。

    對於此刻的張若塵和獻公明來說,誰先擊潰對方的真身,誰就取勝。

    因爲有青色巨龜的抵擋,聖河的奔涌速度,並不是很快。但,巨龍和劍形聖相形成的光柱,卻立即就要擊中張若塵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厲害,厲害,不愧是獻公明,這是要逼我亮出壓箱底的手段。”張若塵如此感嘆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麼?還有手段!”

    “不會……有第四道聖相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那也太變態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在印證他們的猜測,張若塵的體內,衝出一尊千丈高的金身,如巨靈神王,俯視腳下的大地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,也可稱爲張若塵的本命聖相,與他的真身,長得一模一樣,散發出來的氣息,比劍形的劍道聖相,龍象形態的掌道聖相,聖河形態的拳道聖相,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伸出一隻金光燦燦的大手,如神佛手印一般,直接抓住飛來的巨龍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大步向前,走到青色巨龜的面前,一拳轟擊下去,輕輕鬆鬆便是將青色巨龜,打得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獻公明已被驚得無以復加,擡起頭來。只見,不動明王聖相就站在他的面前,似看一隻蟻蟲一樣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聖相對決,不是真身交鋒。

    到了現在這一步,獻公明自然是徹徹底底的敗在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