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獻公明的眼神變了又變,極不甘心的道:“我……輸了!”

    沒辦法,無數雙眼睛盯着,若是獻公明輸不起,以真身發動攻擊,就不只是丟臉,對他的名譽,都將是極大的損傷。

    “居然修煉出四大聖相,別說是我,就算曲山老母都未必是你對手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獻公明又道:“不過,若是爆發生死大戰,你和我卻還差得很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獻公明輸得很不服氣,笑道:“前輩所言甚是。真正全力以赴交手,晚輩與前輩相比,差得不是一星半點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道:“我只需使用五成力量,應該就能勝你。”

    給他一個臺階下,他居然還得寸進尺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笑容,肅然道:“按照我們交手前的約定,前輩敗給了晚輩。那麼,血蜂修羅王出現的時候,前輩必須第一個衝上去打頭陣。”

    誰想第一個叫板血蜂修羅王?

    但是,沒辦法,獻公明現在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裡吞,冷冷的道:“本公明自然是會兌現諾言,不用你提醒。”

    收起天、地聖相,獻公明回到帝祖太子的身旁,很是惱怒的道:“李若含此人心機很深,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角色,殿下一定要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點了點頭,道:“獻師兄要不要找一個藉口,暫時離開洛水。免得血蜂修羅王現身,對你會相當不利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能夠成爲參天教的十二公明之一,自然不是衝動愚蠢之輩,道:“現在,也只能先避一避風頭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能屈能伸,留下性命比什麼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正在思考,該以什麼藉口,讓獻公明離開九曲天星,就是這個時候,一片血雲,衝入進大氣層,重重的墜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血雲墜落的方位,塵土飛揚。

    “是雲師弟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盯向遠處,臉上露出驚異之色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的臉色一變,道:“雲公明留守戰魂星,怎麼會來到九曲天星,而且他似乎受了很重的傷。”

    “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和獻公明的心中擔憂,帶着帝祖神朝的一衆修士,立即飛掠出去,趕往血雲墜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李妙含等人,也趕過去。

    雲公明是獻公明的師弟,但戰力,比獻公明還要略高一籌,在皇道大世界是聲明斐然的天才。就算是以帝祖太子的超然身份,都要忌憚他幾分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雲公明卻倒在一個直徑百丈的大坑底部,站不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有數十個血孔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血孔,足有盤口那麼巨大,穿透了他的腹部,擊斷他的脊樑骨。體內的聖血,源源不斷向外流淌,化爲一片血雲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雲公明的第一眼,便是斷定,他是被血蜂修羅王重創。

    因爲他的傷勢,與呆子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體內,也有修羅戰氣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正是修羅戰氣作祟,他的傷口,才無法癒合,聖血不斷向外流淌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取出一枚療傷聖丹,給雲公明服下。

    雲公明的傷勢,略微有些好轉,但是很快又繼續惡化,修羅戰氣在他體內橫衝直闖,破壞身體組織和經脈、血脈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從天而將,出現到血氣大坑的邊緣,將一枚符籙打出去,懸浮到雲公明的身體上方。

    符籙,綻放出白色光華。

    雲公明體內的修羅戰氣,緩緩逸散出來,涌入進符籙裡面。

    等到修羅戰氣散盡,雲公明身上的傷口,開始緩緩癒合,甦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道:“天初文明常年和修羅族交戰,看來是煉製出了不少對付修羅族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的臉上露出一道笑容,道:“多謝仙子出手相救,這個人情,本太子以後一定還上。”

    雲公明甦醒過來後,頗爲急切的說道:“殿下……血蜂修羅王去了戰魂星……”

    戰魂星,也是飄浮在洛水水面的一顆星球,被帝祖神朝佔據。

    那顆星球上,有很多聖藥、聖石、聖級金屬……等等寶貴的資源,算得上是帝祖太子在崑崙界的大本營。

    李妙含含笑着對張若塵傳音:“帝祖太子怕是要氣死,他想到九曲天星奪取無上機緣,自己的老巢,卻被攻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笑不出來,神情凝重,道:“戰魂星的極地之處,有一座神血匯聚成的湖泊,還有一具神屍。若是,血蜂修羅王奪取了這一切,用來餵養血皇蜂。血皇蜂得成長到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倒吸一口涼氣,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。

    九曲天星上的修士,熱議了起來。

    有的主張,繼續留守九曲天星,佈置陣法,應對血蜂修羅王的攻伐,主要代表是獅青神子。

    有的則是主張,趕去戰魂星,主動向血蜂修羅王出擊,主要代表是帝祖太子和十四皇子。因爲,在他們看來,戰魂星的一切資源,都是屬於帝祖神朝。

    在這一點上面,他們二人,竟是達成一致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修士,看到雲公明都被打得重傷垂死,生出畏懼之心,準備逃離洛水。

    爭論了很久,也沒有結果。

    最後,所有修士的目光,都向天初仙子盯去,希望她來拿主意。

    留守九曲天星,是有優勢的。

    因爲,天初文明在九曲天星佈置了很多手段,可以從容應對血蜂修羅王。若是,再加上獅青神子和鹿老佈置的頂級八品陣法,至少他們可以立於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但,他們去戰魂星,攻擊血蜂修羅王,九曲天星的佈置就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而且優勢轉移到血蜂修羅王的身上,他們變成不利的一方。

    一個決定,關乎很多修士的性命,天初仙子不得不慎重。

    “我們這麼多修士,就算血蜂修羅王有三頭六臂,估計也是死路一條。”屠夫道。

    顯然,屠夫是主戰派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摸着下巴,隨後擡起頭來環顧四周,似乎是在尋覓什麼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注意到了張若塵,開口問道:“若含,你認爲呢?”

    其實先前,天初仙子早就到達張若塵和獻公明交手的現場,所以知道,張若塵現在化名爲“李若寒”。只不過,她對張若塵的實力有信心,所以纔沒有阻止他和獻公明交手。

    “師父在問你。”李妙含低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反應過來,沉思了片刻,笑道:“一切由天女殿下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們天初文明有數的高手,我想聽聽你的意見。”天初仙子道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目光都鎖定到張若塵的身上,心中暗道,“這個李若含,在天初仙子心中的分量不低,在如此關鍵的時刻,仙子竟是詢問他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語氣變得堅定,道:“我主張進攻戰魂星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天初仙子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因爲戰魂星的神血池和神屍,很有可能,幫助血蜂修羅王將所有血皇蜂都進化到九步聖王的地步。到那個時候,九曲天星的防禦就算再強,恐怕都擋不住他。留守九曲天星,無疑是坐以待斃。”

    獅青神子冷笑一聲:“你以爲,血皇蜂進化到九步聖王境界,是一件容易的事?就算能夠成功,也需要相當漫長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需要進化到九步聖王境界,只需要進化到四步聖王境界,血蜂修羅王就能封鎖整個洛水。到時候,我們根本出不了九曲天星,出去就是死。”

    獅青神子想要反駁,但,卻不得不承認,張若塵說的都是事實。

    “我就說現在就是逃出洛水的最佳時機,再等下去,逃都逃不掉。”一位聖境修士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冷哼一聲:“逃?我們這麼多修士聚在一起,竟然還要逃走,然後將整個洛水的修煉資源,拱手讓給血蜂修羅王?你們也不怕傳出去後,被天庭各界的修士嘲笑。”

    十四皇子站了出來,道:“這一戰,勢必無法避免。仙子,圍殺血蜂修羅王,我們爲你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認爲應該去請曲山老母前輩,若是她肯出手,就算殺不了血蜂修羅王,擊退他卻是十拿九穩。”

    “曲山老母根本不懼血蜂修羅王,她只想儘快修煉到大聖境界,怎麼可能會去蹚這渾水?”

    “請曲山老母說得容易,稍微說錯一句,可能命就沒了!”

    “據說,曲山老母修煉過心靈之道,只要與她對話幾句,她能夠看透對方的內心。只要是奸邪之輩,她立即就會被擊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竊竊私語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雖說,在場的修士,都希望曲山老母能夠參戰。

    但是他門卻知道,去請曲山老母的風險很大,一不小心觸怒了她,下場會相當的慘。而且,誰沒有做過虧心事,萬一被曲山老母識破,還不將性命給丟掉?

    誰敢去請她?

    天初仙子想要除掉血蜂修羅王,但又不希望,天初文明損失太過慘重,於是,道:“我去請曲山老母前輩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想要跟上去,卻被張若塵攔下,道:“幫我看着獻公明,別讓他溜掉了!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追上天初仙子,道:“我隨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兩人幾乎並肩而行,消失在衆人眼前。

    呆子露出憨笑,對着屠夫說道:“我說的沒錯吧,他真的不錯。你看,除了他,誰敢與天女殿下一起去涉險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沒有說他不行,我一直覺得,天女殿下身邊就缺這麼一個人。”屠夫瞪眼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