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隻六翼聖鴉,懸浮在光團內部。

    第九條神河的源頭,在一方七丈高的巨石底部。

    黑鳳凰和白朱雀,坐在神河兩則,亦在悟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天初仙子,剛剛抵達第九條神河,黑鳳凰和白朱雀便是停止修煉,豁然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黑鳳凰臉上掛着媚俏的笑容,道:“二位,這裡是師叔佔據的悟道之地,我勸你們還是趕緊離開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你們真的以爲,九曲天星是一處悟道聖地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?”

    黑鳳凰的眸光,盯在天初仙子的身上,細細觀察,與自己進行對比。

    黑鳳凰是太白界一等一的美女,不知多少修士,視她爲夢中情人。無論是修煉天賦,還是身材容貌,她對自己都相當自信。

    但,與天初仙子一對比,就連黑鳳凰自己都覺得黯淡無光,有一種被碾壓的挫敗感。

    可是女人的心,就是如此怪異,越是比不過,就越是要比一比。

    “離開真理天域,纔不到一年的時間,仙子已經達到九步聖王境界。如此修煉速度,在真理神殿都達不到。若是說,與九曲天星無關,我是絕對不信。”黑鳳凰仰着雪白的下巴,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你們在九曲天星參悟,可有收穫?”

    “纔剛來幾個時辰而已,談收穫,太早了一些吧?”白朱雀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沒用的,若是無法與九曲天星的天地規則契合,在這裡的修煉速度,並不比別的地方快多少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曲山老母睜開雙目,道:“如何才能與九曲天星的天地規則契合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雙手抱拳,向曲山老母微微行禮,道:“前輩,血蜂修羅王來了洛水,去了戰魂星,想要利用戰魂星的神血,餵養血皇蜂。希望前輩能夠與我們一起前去,儘早除掉血蜂修羅王。到時候,晚輩一定將契合九曲天星天地規則的方法,告訴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大笑,笑聲越來越冷沉。

    笑聲中,蘊含相當可怕的音波攻擊力量,即便是以天初仙子和張若塵的修爲,也都耳膜疼痛,腦海中猶如是有天雷在震響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在威脅老身,還是想要利用老身?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的聲音凌厲,尖銳刺耳,隨即化爲一片冰寒的墨雲,向天初仙子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喊出這兩個字,曲山老母就已經到達他們的身前。

    一隻滿是皺紋的手,閃電一般探向天初仙子,去抓她的脖頸。天初仙子並非弱者,在一瞬間,便是激發出雨絲神劍,與護身符籙。

    雨絲神劍如同一道道光紋,化爲網狀,向曲山老母斬過去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無視雨絲神劍,在她的身體四周,自動凝聚出一片片半透明的羽毛,化爲六隻半透明的羽翼,擋住了雨絲神劍的攻擊。

    眼看天初仙子就要被曲山老母擒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護身符籙爆碎而開,化爲三十六顆光團,像是三十六顆星辰一般,圍繞天初仙子飛行,將她護在了中心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的手指,與三十六顆光團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大量雷火之光逸散出來,將方圓百里的地域,映照成了一個光球,光芒無比刺眼。

    遠處那些修士,全部都變得不安。

    “完了,他們肯定是激怒了曲山老母。”

    “以曲山老母的性格,纔不會管你是不是天初文明的天女,只要惹到了她,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曲山老母連幽神都不怕,又怎麼可能怕天初文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一展,十三條龍魂和十三條象魂,同時從體內衝出,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,龍象通天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更是調動出真理規則,打出七倍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日晷中修煉的這十多年,張若塵的真理之道進步迅速,修煉出的真理規則數量,已經超過六萬道。

    以前是六倍攻擊力量,現在是七倍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凜然的瞪了張若塵一眼,手掌化爲爪形,強大的聖道氣勁在爪上流動,一爪將張若塵打得倒退回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座小山都被張若塵撞碎,身形落到十數裡之外,纔是停下來。

    沒有倒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破碎的地面上,雙臂疼痛欲裂,幾乎失去知覺。

    不過,他有神紋護體,倒也傷得不重,立即邁出腳步,又向天初仙子的方向衝去,想要趕在曲山老母攻破護身符籙之前,將她救走。

    黑鳳凰盯着張若塵的兩隻腳,黑珍珠一般的瞳孔,浮現出一道亮光,連忙對身旁的白朱雀,道:“你看,他的左腿,是不是有一些瘸?”

    張若塵左腿中的赤紅色銘紋,已經煉化了兩萬餘道。

    走路的時候,他可以全力以赴去控制,若是不仔細看,外人很難看出他的左腿不自然。

    可是,在對戰的時候,張若塵就沒有精力控制左腿,瘸得比較明顯。

    “還真的有些瘸……難道……不像啊……”白朱雀搖頭道。

    黑鳳凰卻是頗爲自信的笑了起來,道:“修爲達到聖王境界的瘸子,少之又少,怎麼可能在洛水就遇到兩個?而且,他和瘸子一樣,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都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是瘸子,爲何裝着不認識我們?”白朱雀道。

    黑鳳凰道:“那就只能去問他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守護天初仙子的三十六顆光團,被曲山老母強行破開。

    從曲山老母的衣袖中,飛出一大片銀色鐵羽,直衝向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鐵羽,尖銳得就像是飛劍,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比飛劍還要強橫。

    不過天初仙子的護身寶物很多,又撐起一面光盾,擋住鋪天蓋地的銀色鐵羽,身形不斷向後倒退,苦苦的支撐。

    “丫頭,立即說出契合九曲天星天道規則的方法,否則老身只能強行索取你的記憶。”曲山老母聲音頗爲沙啞,沉冷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趕了回來,大喝一聲: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和天初仙子的目光,同時向張若塵盯去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眼中,帶有幾分意外,沒有想到張若塵還會趕回來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也頗爲意外,意外的是,那個小子,居然還有重新站起來的實力。也意外,他居然會冒着生命危險趕回來。

    “滾!否則老身先廢了你。”曲山老母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退走,道:“曲山前輩,你能不能先聽我一言?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一隻手控制銀色鐵羽,另一隻手,凝聚出一顆黑色光團,光團中,出現了一頭神獸虛影,釋放出毀滅性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以爲擋住了老身一擊,就敢放肆?先前那一擊,老身只是不想殺你,所以你才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危險,那種危險,接近於死亡。

    很顯然,曲山老母是真的有些惱怒,動了殺機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一個戾氣重的老傢伙,難怪別的修士,都不敢來請她。”張若塵暗暗叫苦,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,隨時準備動用空間力量,抵擋曲山老母的攻擊。

    感受到空間波動,黑鳳凰和白朱雀可以說是確定了張若塵的身份。

    二女幾乎同時開口:“師叔,且慢。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向她們盯過去,露出詢問的神情。

    黑鳳凰道:“他救過我和師妹,對我們有恩。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的目光閃爍,最後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問道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我們說的那個瘸子。”白朱雀道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的五指一捏,將光團中的神獸虛影,收回了體內。緊接着,又將銀色鐵羽收回。

    沒有銀色鐵羽的壓制,天初仙子的壓力一輕,長長的送了一口氣。她的眼神充滿好奇,掃視張若塵、黑鳳凰、白朱雀三人。

    “老身並不是一個不講情面的人,既然你對我的兩個師侄有恩,而且,她們還在老身的面前,將你誇了不止一次。那麼,老身就給你一次,說話的機會。你可得掂量清楚,該說什麼,不該說什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着感激的目光,向黑鳳凰和白朱雀點了點頭,隨即不卑不亢的跟上曲山老母,登上第九條神河的源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第一句話,便是:“曲山前輩應該還沒有去過戰魂星吧?戰魂星上有一具神獸屍骸,神獸雖然已經死去,但是它的神魂,似乎並沒有死去。而是被鎖鏈,鎖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的眼睛,猛的一縮:“此話當真?”

    “晚輩不敢欺瞞曲山前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曲山老母並不在乎血蜂修羅王的生死,目前對她來說,最重要的事,是重新凝聚不朽聖身,達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,對於不朽聖身被毀掉過的修士來說,想要重新達到大聖境界,可謂是難如登天,必須要有大機緣才行。

    很顯然,戰魂星的那具神屍,就是大機緣。

    請曲山老母去殺血蜂修羅王,她會覺得,是在利用她。

    但,將戰魂星的機緣告訴曲山老母,卻是在幫她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