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曲山老母答應了張若塵,一起前往戰魂星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天初仙子與張若塵並肩而行,忍不住問道:“曲山老母的性格怪異,想要取得她的信任難如登天,你到底怎麼說動她的?”

    “祕密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黛眉一擰,倒也沒有繼續問,緊接着,低聲道: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“突然謝我幹嘛?”

    張若塵訝然,“謝謝”二字從天初仙子的嘴中說出,讓他覺得頗爲怪異。

    “明知故問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盯了張若塵一眼,隨即化爲一道白光,消失在張若塵的視線盡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真的頗爲茫然,去請曲山老母,在他看來,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,不存在於誰幫誰。畢竟,讓地獄界的修士霸佔洛水,是他無法忍受的事。

    天初文明的八大長老,有四位留守九曲天星,另外四大長老則是跟着天初仙子,飛出九曲天星,一起乘坐十四皇子的白玉聖船,向戰魂星趕去。

    白玉聖船上,高手如雲,僅僅只是九步聖王便是超過二十位,個個都是威震一方的霸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遙遠的海面上,三道人影站在一座隱匿陣法中,與海水和空氣完全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正是神崖先生、來往人、去行者。

    來往人和去行者的傷勢,已經痊癒,不僅如此,修爲還有巨大提升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猶如高聳如雲的神山,深不可測的古海。

    他們靜靜的望着,向戰魂星行駛而去的白玉聖船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臉色蒼白,道:“你們二人服下功德道化丹,修爲都達到道域境界。如此實力,要擒下天初天女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笑道:“還得多謝神崖先生,否則我們二人,已經死在東域聖城。”

    “功德道化丹堪稱無價,也只有先生,才能弄到兩枚,我們二人欠了先生天大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去行者的話鋒一轉,又道:“不過,天初天女的身邊,還有四位天初文明的長老,個個都不是簡單角色。想要擒拿她,絕非易事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咳嗽了數聲。

    因爲傷到了聖心,神崖先生的恢復速度沒有來往人和去行者快,依舊沒有回到巔峯狀態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們不是去與他們硬拼,而是要等待最好的機會。他們去戰魂星,應該是爲了圍剿血蜂修羅王,到時候,免不了一場惡戰。等到他們兩敗俱傷,我們再現身收拾殘局。”神崖先生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、帝祖太子、十四皇子、獅青神子……等等,一衆高手,悉數登上戰魂星。

    星球上,有着一個個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每一個凹坑裏面,都是一具屍骸。

    他們是帝祖太子和十四皇子座下的修士,幾乎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的金甲帝衛,足有一百多位,個個都是聖王,但是卻都被擊斃,無一活口。如此損失,就算是帝祖太子都氣得顫抖,雙目滿是血絲。

    回到帝祖神朝,他該如何向帝君和神後交代?

    十四皇子找到了靈童。

    靈童,是他座下最得力的高手之一,修爲接近道域,但是此刻卻變成一具乾屍,面容扭曲,全身盡是孔洞,死得時候肯定相當痛苦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殺了血蜂修羅王,此人是天庭的巨大威脅。”

    十四皇子臉上的溫潤笑意,消失得乾乾淨淨,取而代之的是濃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手段太可怕,一個人就滅掉帝祖太子和十四皇子座下的勢力,即便是道域境的強者,都膽顫心驚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人多勢衆,倒也沒有被嚇退,依舊向極地趕去。

    此時,最爲鬱悶的人,莫過於獻公明。

    在九曲天星的時候,獻公明千方百計想要溜走,但,被張若塵和李妙含死死的盯着,根本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來到戰魂星,看着滿地的屍體,獻公明的心中更加忌憚。

    獻公明道:“他們都是帝祖神朝的英勇戰將,絕不能讓他們暴屍荒野,我去給他們收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走了過去,道:“當前,我們應該集中一切力量,圍殺血蜂修羅王。只要血蜂修羅王一死,獻公明前輩有的是時間收殮他們的屍骸,不急在一時。”

    獻公明正想反駁……

    “先殺血蜂修羅王,別的事,以後再說。”帝祖太子冷聲道。

    此刻,帝祖太子怒火正盛,很想除血蜂修羅王而後快,自然不會放獻公明離開。

    獻公明很無奈,雖說他並不是一定要聽命於帝祖太子,可是,就這麼逃走,肯定會淪爲整個天庭界的笑話。

    更何況,李若含那個混蛋,還如影隨形的跟着他,根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逃掉。

    戰魂星的極地,插着一根數百萬米高的石柱,巍峨嶙峋,即像是神的戰兵,又像是撐起天地的神峯。

    若是橫着放在地上,長度可以達到數千裏。

    被鎖在石柱上的古怪巨獸,有半個戰魂星那麼巨大,即便已經死去,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令人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極地,巨獸和石柱散發出來的氣息,越是懾人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在看到那隻巨獸後,眼神變得沉凝,像是在思考着什麼。

    “師叔,你怎麼了?”白朱雀問道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對黑鳳凰和白朱雀的態度,還是頗爲溫和,道:“若是我沒有認錯,那隻巨獸,應該是亞神獸星空巨鱷。”

    黑鳳凰頗爲吃驚,道:“星空巨鱷?傳說,星空巨鱷一直遨遊宇宙星海,以蘊含天地靈氣的星球爲食,不屬於天庭界,也不屬於地獄界。它怎麼會死在崑崙界?”

    “死在崑崙界?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搖了搖頭,道:“星空巨鱷死亡的時間,也就只有數百年。數百年前,崑崙界根本沒有神,誰能殺得了它?”

    白朱雀道:“也就是說,星空巨鱷被殺死後,墜落到這裏?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輕哼道:“就算是這樣,又是誰將它鎖在石柱上面的呢?看來,洛水藏的祕密不少。”

    距離極地,還有五百里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的修爲,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,十成力量發揮不出一成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頗爲不安的是,空間變得越來越稠密,他想要撕裂空間,或者是施展空間挪移,變得異常艱難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裏有一片花海。”

    “天吶,那是聖藥海枯花,全部都是三萬年年份以上,有的還達到了七、八萬年的年份。”

    “趕緊去採摘,吞服戰魂星的聖藥,可以直接增加體內的聖道規則,修爲將突飛猛進。”

    一羣修士,向那片花海衝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醒了一句:“小心,戰魂星的聖藥,具有攻擊性。”

    沒有人聽他的。

    畢竟,那些修士個個都是強者,根本不信以他們的修爲,還對付不了幾萬年年份的聖藥。

    一位六步聖王境界的生靈,率先闖入進花海,衝向一株八萬年年份的海枯花,眼神越來越興奮:“憑藉這株海枯花,我應該可以一舉突破到七步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柄鏽跡斑斑的長刀,從泥土裏面飛出,將那些六步聖王境界的生靈斬斷成兩截,殘屍飛到了半空。

    握着長刀的手十分腐爛,拇指和食指都爛得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具身穿破爛戰甲的腐屍,從花海的地底爬出來,提着生鏽的長刀,將另一位闖入進花海的修士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腐屍的體內,逸散着大量死氣,帶着讓人感到嘔吐的腐爛氣味。

    “是一尊屍王。”

    “陷阱,一定是陷阱,趕緊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修士都腐屍散發出來的氣息嚇住,瘋狂向後倒退,想要逃出花海。

    花海中,又有更多的腐屍爬出來,每一尊都是屍王,散發出濃烈的屍氣,不斷收割那些修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到達過戰魂星的極地,但是紀梵心去過,告訴了他一些情況。在戰魂星的極地,有一些聖藥,控制着大量屍兵鬼將,具有可怕的攻擊性。

    那片花海中的屍王,很有可能,就是被一株聖藥控制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座下的獻公明,獅青神子座下的一位道域境老者,趕了過去,同時出手,鎮壓從地底爬出的數十尊屍王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那尊手持長刀的屍王,發出一聲長嘯,體內釋放出冰寒刺骨的氣浪,爆發出大聖之威。

    獅青神子座下的那位道域境老者,竟是被一刀劈得倒飛出去,右肩處,出現一道長長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不妙,那是一尊不朽境的大聖死後化爲的屍王。”

    不朽境,是大聖的第一個境界,代表的是修煉成了不朽聖軀。

    一尊擁有不朽聖軀的屍王,而且體內還具有大聖殘力,絕對是相當可怕的兇物,一般的道域境強者遇到,也要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讓人不解的是,既然修煉出了不朽聖軀,爲何它的屍身還是腐爛得如此厲害?

    “大家不必驚慌,就算它曾經是大聖,可是已經死去,未必是我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並沒有被大聖之威懾住,處變不驚,帶領天初文明的四大長老,衝向花海,各自打出一件聖器,向那尊大聖屍王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雨絲神劍,宛若鎖鏈,從上而下將大聖屍王緊緊纏住。

    但,鋒利的雨絲神劍,卻割不開大聖屍王的皮膚。要知道,就算是曲山老母,也都不敢以肉身直接抵擋雨絲神劍。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