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大聖屍王沒能掙脫雨絲神劍,眼看天初文明四大長老打出的聖器,就要擊在它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大聖屍王竟是離地飛去,向天初仙子衝撞而去。

    從大聖屍王體內涌出的屍氣,化爲一片黑色屍雲,極其粘稠,腐蝕天地間的一切。屍雲飛行的時候,這片天地皆在顫動,嚇得離天初仙子較近的幾位聖境修士差點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仙子小心。”

    獅青神子和帝祖太子二人幾乎同時出手,分別打出一柄半圓形的戰斧,與一張符籙。

    戰斧,比山嶽都要沉重,不知有多少萬斤,加上獅青神子的臂力,爆發出來的衝擊力不可謂不強。但,戰斧還沒有劈在大聖屍王的身上,就被屍氣彈開,無法傷其分毫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打出的符籙,在大聖屍王的身前爆碎開,化爲一片熾熱的天火。

    那種天火品級極高,能夠燒死九步聖王。

    可是,天火卻連大聖屍王外圍的屍氣,都沒有燒穿。

    陰寒的屍氣,似能撲滅世間一切火焰。

    李妙含喚出瀑雨流星劍,想要去助天初仙子一臂之力,卻被張若塵攔下來,道:“你就別去參合,若是他們,連一具屍王都收拾不掉,還怎麼去圍殺血蜂修羅王?”

    李妙含道:“那可是一尊大聖死後,變成的屍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大聖已經死去,現在,它只是一尊屍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和掌握的手段,都不會害怕那具屍王,更何況,天初仙子身邊高手如雲,對付起來,不會太難。

    在封神臺,天初仙子才七步聖王的境界,就敢和大聖邪物交手。

    更何況是現在?

    “《紅日神河圖》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顯得從容不迫,晶瑩如凝脂的左手擡起,手心浮現出一幅圖卷。

    圖卷展開。

    一條數十里長的神河,與一輪緋紅的太陽,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紅日的光芒,照耀整個戰魂星。即便站在戰魂星的千里之外,都能看見那一粒耀眼的紅光。

    《紅日神河圖》是天初文明的一件至寶,內部蘊含的銘紋數量,超過十萬道,爲至尊聖器之下頂級的戰寶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紅日與大聖屍王,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大聖屍王被撞得後退,體內有屍氣被打散,嘴裡發出一聲長嚎。

    緊接着,天初仙子的手指一引,數十里長的神河,似一條水龍,蜿蜒的飛過去,將大聖屍王捲住,拉扯進圖卷。

    “動手。”

    四大長老將聖器催動到極致,紛紛打入《紅日神河圖》,落到大聖屍王的身上,打得大聖屍王發出一道道震耳的吼聲。

    即便是擁有不朽聖軀,只要力量足夠強大,依舊可以將其攻破。

    屠夫的大砍刀,是一件大聖古器,內部蘊含大聖之力,全力以赴催動之後,劈入進圖卷,竟是在大聖屍王的脖頸處,留下一道刀痕。

    周圍那些修士,皆是吃驚不已。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和四大長老配合得竟是如此默契,再加上《紅日神河圖》,即便單獨去戰血蜂修羅王,都未必會落下風。”

    “大聖屍王都能壓制,更何況是血蜂修羅王?”

    “你們見過血蜂修羅王嗎?他的實力,說不一定,比大聖屍王還要可怕。”

    除了那尊大聖屍王,別的屍王,被獻公明打碎成碎塊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獻公明的實力的確強大,只不過,敵人是血蜂修羅王,所以先前才表現得很慫。

    在所有修士都盯着《紅日神河圖》的時候,張若塵卻望向那片海枯花花海,隨後,邁出腳步,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……哥哥,那裡危險。”李妙含道。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心的天眼浮現出來,觀察花海,細細的尋覓。

    驀地,一道特殊的聖道波動,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道波動,是從一株八萬年年份的海枯花下方傳出,隨着張若塵不斷靠近,波動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距離那株海枯花,還有三步的時候,嗖的一聲,一隻狸貓,從地底衝出,像是一道綠光,飛落到百丈外。

    狸貓的身上,散發着藥香,身上的毛是綠色,很像是植物的葉片。

    跟在張若塵身後的李妙含,微微一驚,“那是什麼生靈?”

    “獸形聖藥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那種狸貓,露出鋒利的牙齒,惡狠狠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小心精神力攻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醒了李妙含一聲,隨即五指向前一按,一連打出六顆虛妄珠,排列成一座六角陣法,擋在身前,急速旋轉,將狸貓眼中涌出的精神力,擋住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瀑雨流星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的瀑雨流星劍飛出去,化爲一千多柄銀色小劍,如雨一般,攻擊向狸貓。

    狸貓身上的綠色葉片飛出,與銀色小劍對拼在一起,發出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,凝聚出一道指劍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狸貓被指劍擊中,嘴裡發出一聲尖銳的貓叫,腹部出現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聖藥居然流血?

    它的眼神,變得更加兇厲,向《紅日神河圖》盯了過去,一雙貓眼,變成金色,涌出強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《紅日神河圖》中,大聖屍王發出一道長嘯。

    突然間,大聖屍王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,一刀劈開神河,從《紅日神河圖》中衝出,向狸貓的方向衝過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是那隻狸貓形態的聖藥,在控制大聖屍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向身後斜瞥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大聖屍王手中的長刀,拖出百餘丈的刀光,直劈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張若塵正在對抗狸貓的精神力攻擊,怎麼可能分心去抵擋大聖屍王的攻擊?

    帝祖太子陣營的獻公明和雲公明,都能出手抵擋大聖屍王,可是,他們卻選擇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其中,獻公明的眼中,還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,很希望看到,大聖屍王一刀劈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獅青神子座下的那位道域境老者,想要出手,卻被獅青神子攔下去,對他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黑鳳凰望向曲山老母,以請求的語氣,道:“師叔。”

    曲山老母卻不爲之所動,目光盯着張若塵,道:“你們還是太年輕,閱歷不夠,那個瘸子,可不只你們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果然,就在曲山老母話音落下的時候,張若塵的背上,浮現出一道八卦龜形圖印,釋放出磅礴的至尊之力,與大聖屍王劈出的長刀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是藏在張若塵聖衣中的真妙小道人,使用紫金八卦鏡,打出的一道攻擊。

    合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兩者的聖道力量,加上紫金八卦鏡,竟是將大聖屍王的這一刀擋住。

    “大聖屍王在《紅日神河圖》中受了很重的傷勢,力量被削弱很多,趁此機會,可以將它除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腦海中,閃過這道念頭,於是,抓住李妙含的手腕,閃電一般向後爆退,退到狸貓的精神力攻擊範圍之外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閃電一般騰飛而起,一拳擊向大聖屍王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魂斷長河。”

    這一拳,爲洛水拳法的第十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拳勁,加上真理規則形成的七倍攻擊力量疊加,竟是打得大聖屍王拋飛出去,重重的墜落到了地上,砸得地面一震。

    “鬼神來渡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猶如神龍擺尾一般,從半空直衝而下,打出洛水拳法的第十八式。

    不僅他的身體周圍出現“嘩啦啦”的水流聲,更是有一鬼一神,兩道龐大如山的虛影凝聚出來,跟隨拳法一起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大聖屍王的墜落之地,掀起滾滾塵土,一道道巨大的地裂,向遠處蔓延。

    在場響起一道道倒抽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實在是可怕,李若含竟然壓着大聖屍王打。

    實力如此強大?

    其實他們不知,大聖屍王不僅在《紅日神河圖》中受了傷。它一刀破開圖卷的時候,將體內的屍氣消耗了大半,進入短暫的虛弱期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是看準這一點,纔是主動向它攻伐,不給它恢復的機會。

    天初文明的四大長老,都很吃驚,目光向天初仙子盯去,像是在詢問,張若塵爲何精通天河神拳?

    他們都覺得,是天初仙子將天河神拳,傳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天河神拳怎麼能夠傳給一個外人?

    獻公明相當憤恨:“該死的李若含,居然掌握着一件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其實,獻公明從來不覺得自己比張若塵弱,真正交手,肯定可以勝他。但是,張若塵此刻爆發出來的戰力,再加上至尊聖器的加持,讓獻公明信心全無。

    若是生死大戰,他的贏面,不到三成。

    狸貓見形勢不妙,想要喚回大聖屍王逃走。

    但是,天初仙子已經將《紅日神河圖》打出去,懸浮到它的頭頂上方,快速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狸貓被神河捲走,禁錮到圖卷中。

    另一頭,張若塵使用洛水拳法,拳頭如同雨點一般落下,將大聖屍王體內的屍氣盡數打散。

    那些屍氣,被易皇骨杖神不知鬼不覺的吸走。

    屍氣散盡,大聖屍王的軀體躺在地底,再也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有些無語的是,他打出的拳印,竟是沒有在大聖屍王的身上,留下任何傷痕。

    換一句話說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在不使用至尊聖器和空間力量的情況下,就算大聖站在原地不動,他也傷不到大聖。

    不朽聖軀,不是大聖之下的生靈,可以攻破。

    可是,傳說中,《聖王功德榜》上第一位的青燼,曾經重創過一位大聖。地獄界聖王中的第一高手閻無神,更是殺死過大聖。

    他們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雙倍月票似乎是出來了,小魚好久沒有求票了,在這裡求一求月票和推薦票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