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將那具大聖屍骸拖了出來,發現有一絲絲神力,從屍骸中逸散出,特別是屍骸被腐蝕之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暗暗猜測:“這位大聖,活着的時候,應該是被那隻亞神獸,吞入進了腹中。他的屍身,不是自然腐蝕,而是被亞神獸的力量腐蝕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抓起大聖屍骸手中的那柄長刀,一團火焰,從掌心涌出,將長刀煉化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長刀上的鏽跡消失,變得明亮奪目,刀鋒寒光四射。

    不愧是大聖使用的戰兵,長刀內部蘊含濃厚的大聖之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想要探查長刀內部的銘紋數量,判斷它的品級。可是,精神力剛剛侵入進去,就有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,從刀中傳出。

    長刀猛烈顫動,竟是掙脫張若塵的手指,化爲一條冰龍,向戰魂星極地的方向衝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疼痛的手腕,感覺到詫異,“刀的器靈,竟是如此強大,難道是一件十耀萬紋聖器以上的聖器?”

    易皇骨杖中的邪靈,說道:“管它是不是,先鎮壓了再說,若是執掌這柄刀,本座的戰力必定大增。”

    在東域聖城閉關的八年,易皇骨杖吸收了青燼的大量魂霧,已經擁有與道域境強者交手的實力。

    再加上剛纔,吸收了大聖屍王體內的屍氣,它的實力又提升了一截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皆看出那柄長刀是一件了不得的戰兵,化爲一道道光束,向極地的方向追去,想要將其收走。

    “這些傢伙,對敵的時候畏首畏尾,搶奪寶物倒是積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耽擱,收起大聖屍骸,爆發出急速追上去。

    離極地越來越近,地上的泥土變成血色,並且,空氣中出現血紅色的霧,能夠遮擋修士的視線。

    追那柄長刀的修士,全部都失去蹤跡,張若塵的身邊,看不到一個人。而且,精神力也受到亞神獸神威的壓制,最多隻能探查周圍數裏之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這樣很容易被血蜂修羅王各個擊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,想要後退,前去與天初仙子等人會合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這時,大量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繃緊,閃身到一方巨石的後方,激發佛帝佛珠的力量,隱藏身上的氣息。

    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陰寒刺骨的鬼氣,從遠處涌來,猶如暗紅色的塵土。

    腳步聲,就是成塵土中傳出。

    一支陰兵鬼將,從暗紅色的塵土中走了出來,僅僅只是凝聚出真實身軀的鬼王,就有近百位,個個都像地獄使者。

    那些鬼王,有的是英俊的男子,有的是貌美的女子,還有的是老人和小孩。

    除此外,還有一些鬼王,騎着屍王級別的戰獸,手提血淋淋的戰戈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,若不是確定這裏是洛水,他會懷疑,自己是不是到了陰間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陰間,想要一次性,見到這麼多鬼王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四位身軀高達三丈的鬼王,擡着一頂白玉鑄煉成的轎子,行在最中央的位置。

    轎子的簾子,是用骨珠串聯在一起,相互碰撞,發出煞是好聽的聲音。

    透過骨珠簾子,張若塵隱隱約約看見,一道瘦小的黑色身影,看不清性別和容貌,更加看不透他是人,還是鬼。

    在白玉轎子上,纏着一株聖花。

    那株聖花,張若塵將其認了出來,乃是他第一次去洛水,遇到的那株十萬年古聖藥級別的鬱金魔香。

    鬱金魔香的精神力強大,是相當危險的兇性植物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好奇的是,到底是那株鬱金魔香,在驅趕眼前的陰兵鬼將?還是轎子中的那道黑色身影,收服了鬱金魔香?

    驀地,半空中的血霧猛烈顫動,一道高瘦的人影,“轟”的一聲,飛落到此處。

    是參天教十二公明之一,雲公明。

    雲公明的手中,握着大聖屍王的那柄長刀。

    不過,他似乎沒有鎮壓住長刀,是長刀的器靈,將他強行拖行到此地。

    一人一刀,正在纏鬥。

    “本公明就不信,連一隻刀靈都鎮壓不……住……”

    雲公明察覺到,周圍的氣息太過陰寒,眼睛的餘光,瞥到遠處那支陰兵鬼將,頓時,瞳孔猛然一縮。

    “錚。”

    長刀發出一聲鳴響,從雲公明手中飛出去,脫離了他的控制。

    雲公明根本不敢繼續去鎮壓長刀,爆發出最快速度,向遠處逃遁,心中驚駭:“怎麼會有這麼多鬼王?難道除了血蜂修羅王,還有鬼族的某位大人物,也來了洛水?”

    白玉轎子中,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:“留下他,我要他的聖魂。”

    “嘩嘩。”

    大羣鬼王,化爲一片鬼雲,向雲公明衝去。

    其中,十三尊騎着屍王戰獸的鬼王,速度最快,衝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雲公明的修爲強大,單對單,十三尊鬼王騎士皆不是他的對手。他的速度快如流光,將那些鬼王遠遠的甩在身後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一個堪比道域境修士的高手,他的聖魂,應該很美味。”

    轎子中,響起悠揚的笛聲。

    笛聲形成的音波,化爲一個個漩渦,爆發出千倍音速飛出去,很快便是追上雲公明。

    一個個直徑數丈的音波漩渦,連接在一起,化爲一個直徑數十丈的漩渦,將雲公明困住。漩渦所過之處,地面不斷碎裂。

    “音波攻擊居然可以達到如此可怕的程度。”張若塵暗驚。

    十三尊鬼王騎士,衝到漩渦的外圍,打出戰戈,無情的攻擊在雲公明身上。

    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雲公明大吼一聲,體內涌出大量聖道規則,結成一道印法,劈在一尊鬼王騎士的身上,將它的鬼體,打得爆碎,化爲鬼霧。

    雲公明剛想從音波漩渦中逃出,別的那些鬼王衝了上去,將他團團圍住。

    不斷有鬼王,被雲公明打出的聖道力量擊碎鬼體,但是,雲公明身上的傷,卻是越來越重,聖血直流,變成了一個血人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戰鬥很快就結束,雲公明被鬼王騎士打出的戰戈刺死。

    足有九杆戰戈,穿透雲公明的身體,將他鎖死在地上,雙膝跪地,嘴裏、胸口、腹部、背部,都在淌血,說不出的悽慘。

    臨死時,雲公明仰天大吼了一聲,想要強行站起身,卻被另一位鬼王騎士,使用戰戈擊穿頭顱。

    雲公明的實力,比獻公明都要強大幾分,卻死得如此憋屈,讓藏身在不遠處的張若塵,渾身發涼。

    一位鬼王騎士,將雲公明的聖魂,從體內抽離了出來,捧在手中,向白玉轎子走去。

    白玉轎子中,那道瘦小的黑色身影,隔空取走聖魂光團,將其吞服。

    強大的鬼氣波動,從白玉轎子中涌出,席捲向四面八方,令得這片天地飛沙走石。片刻後,黑色身影散發出來的氣息,又強大了幾分。

    黑色身影察覺到了什麼,沉聲道:“那柄聖刀去了什麼地方?一定有天庭界的修士,藏身在附近,將他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那些鬼王剛剛想要行動,遠處一輪紅日和一條神河開路,大批聖道修士,向這個方向趕來。

    白玉轎子中的黑色身影,顯然也有一些忌憚,沒有繼續尋覓聖刀,帶着陰兵鬼將快速離開,消失在茫茫血霧之中。

    陰兵鬼將走遠,張若塵才從巨石後方走出,手中託着青天浮屠塔。

    剛纔,就在所有鬼王都去鎮殺雲公明的時候,張若塵動用青天浮屠塔,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大聖屍王的那柄長刀收進了塔中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和天初文明的四大長老,撐着《紅日神河圖》趕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《紅日神河圖》的威力的確強大,竟是將空氣中的血霧驅散。他們看見了張若塵,也看見倒在血泊中的雲公明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與天初仙子同行,立即衝到雲公明屍體的旁邊,探查他的氣息,隨即嘴裏發出一聲怒嘯,英氣的臉變得扭曲猙獰。

    他瞪向張若塵,道:“是你殺了雲公明?”

    獻公明和另外幾位帝祖神朝的聖境修士,出現到帝祖太子的身旁,全部都取出聖器,怒氣騰騰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將青天浮屠塔收起來,淡淡的道:“你們不是不知道雲公明的修爲,以我的實力,想要殺他談何容易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攔住帝祖神朝的修士,問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纔剛剛來到極地,一位雲公明這麼強大的高手就隕落,對他們的士氣,是沉重的打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有耐心,將剛纔目睹到的一切,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臉色變了又變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說的是事實,豈不是在戰魂星的極地,還有另一位地獄界的強者?

    那些陰兵鬼將剛走,空氣中,還殘留着強勁的鬼氣,絕對是多位鬼王留下。

    帝祖神朝的修士,冷靜下來後,紛紛將聖器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冷聲道:“既然你就藏身在附近,爲何沒有出手助雲公明一臂之力?見死不救,還算是盟友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好笑,先前他遭到大聖屍王攻擊的時候,帝祖神朝的修士又何嘗有助他一臂之力?

    張若塵並非聖人,還做不到冒着生命危險,去救想讓自己死的修士。

    黑鳳凰向張若塵走過去,冷笑道:“帝祖太子,我們聽到戰鬥聲,就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,但是雲公明卻依舊被敵人用極短的時間殺死。由此可見,敵人相當可怕。若是若含公子出手,便會暴露身形,豈不是將自己也搭進去?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知道黑鳳凰是曲山老母的師侄,因此沒有與她爭辯,道:“現在形勢對我們相當不利,接下來,不能再出任何差錯。”

    雲公明的慘死,讓所有修士都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繼續向極地進發。

    黑鳳凰出現到張若塵的身旁,傳音道:“師叔說,你遇到的那人,很有可能是鬼主的第九子,閶。”

    “鬼主是地獄界鬼族的一位巨擘,渡過了十二次鬼劫,修煉出混元鬼體,天庭界的諸神,都要忌憚他幾分。或許只有月神那種級數的強者,纔敢與他叫板。”

    “閶,是鬼主最小的子嗣,執掌着一隻魔笛。笛聲響起,萬里勾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閶的實力,與血蜂修羅王相比,誰更強大?”

    黑鳳凰道:“就自身實力而言,血蜂修羅王和閶,應該在伯仲之間。除此之外,血蜂修羅王飼養有一批血皇蜂,每一隻都堪比聖王。而閶的身邊,則是有大批鬼王隨從。兩人鬥起來,孰強孰弱,還真不好說。或許,血蜂修羅王會更厲害一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見識過血蜂修羅王的手段,但是,閶絕對是一個厲害角色,僅僅只是他能收服鬱金魔香,就相當了不得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戴着白色面紗,眼眸時不時向黑鳳凰和張若塵望去,心中其實是有些好奇,他們到底在談什麼?

    這種好奇,讓人心癢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又按捺住了自己,沒有去詢問。

    在路上,衆人見到了一些聖境修士的屍骸,都是去追大聖屍王的長刀,卻被未知生靈給殺死。

    也遇到了一些獸形聖藥,帝祖太子、獅青神子、十四皇子都有出手,將它們紛紛鎮壓收走。

    他們的隊伍中,多了五位修士。

    這五位修士,乃是鵲公公、越公明,剩下的三位都是九步聖王。他們本是被帝祖太子派遣出去,封鎖洛水,得知戰魂星有變,所以立即趕了回來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身邊的實力大增,信心也跟着增加,走在最前方開路。

    當然,遇到了獸形聖藥,他們也率先摘取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和他們爭奪獸形聖藥,而是在思考,神崖先生有沒有可能,也來到了戰魂星?

    答案很明顯,一定回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們的前方,出現了一座血湖。

    由神血匯聚成的湖泊。

    那根數百萬米長的石柱,立在湖泊中心,柱體宛如一面撐起天地的石壁,巨大無比,將衆人的視線完全阻斷。

    血湖中的神血,紅得令人生畏,散發出浩蕩懾人的氣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不好意,今天更新有點遲,不過這章有四千字,應該還算有誠意吧!下一章,應該在明天中午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