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劍聖地有十八座靈山,植被翠綠如碧玉,群山間白霧飄蕩,有飛瀑從天降,有奇石如鬼怪,處處閃爍祥瑞之光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在神劍聖地最鼎盛時期,有上萬弟子門人,居住在這群山之間。

    此時,神劍聖地的上空,烏雲密布,暗無天日。

    十八座靈山被鮮血浸染成紅色,溪流和靈湖中飄著一具具浮屍,有的靈山遭受恐怖力量的攻擊,防禦陣法破碎,山體崩塌。有的靈山燃燒著熊熊天火,一座座殿宇在冒黑煙。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門人弟子,死了一大半,剩下的全部都被抓到玉聖靈山。

    玉聖靈山是神劍聖地中的靈山之首,在靈山頂部,有一座白石鋪砌而成的廣場。神劍聖地的數千門人弟子,死的死,傷的傷,還活著的,都被一股強大的聖威,壓迫得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即便是意志堅定的聖者,也被打斷雙腿,趴伏在地。

    戰錘宮的少宮主「血獵宏東」,身穿一具暗星重甲,身披深紅色的披風,卓然的站在高高台階上,近五米的身高,使得他看起來異常魁梧,自帶一種壓迫性的威勢。

    下方,站有近百位戰錘宮的聖境修士,個個都如巨人一般。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主人,魯懷玉,被釘在一塊紫黑色的石碑上面,鮮血不斷從體內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「已經是第兩百零三個,再不說,將是第兩百零四個。」血獵宏東冷冰冰的道。

    魯懷玉一邊咳血,一邊笑道:「做……夢……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雙眼,猛的一縮,雙手捏得咯咯直響。

    戰錘宮的九品長老夫嚴,冷聲說道:「少宮主,我看不用再與他廢話,直接動用鎮魂碑的力量,抹去他的精神意志,奪取他的記憶。我不信,將《天工齊錄》找不出來。」

    紫黑色的石碑,就是戰錘宮鑄煉出來的精神力奇寶鎮魂碑。

    鎮魂碑,不僅能夠鎮壓修士的精神意志,還能強奪修士的記憶,阻止修士自爆聖源。當然,若是有大聖,或者是神,在修士的體中布置了禁錮手段,即便是鎮魂碑,也無法奪取到有用的記憶和信息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十分清楚,鎮魂碑並不是萬能。

    若是修士的精神意志過於強大,最終會聖魂破碎,任何記憶都不會留下。

    《天工齊錄》關係重大,是他來到崑崙界的首要任務,絕不能有半點差池。

    現在,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,於是血獵宏東點了點頭,道:「催動鎮魂碑,收索他的記憶,必須要將《天工齊錄》找出來。」

    九品長老夫嚴,乾笑一聲。

    他那一雙枯槁的手,隔空打出強橫的聖氣,注入進鎮魂碑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頓時,鎮魂碑浮現出一道道密集的紋路,那些紋路,就像是鐵質的絲線,刺入進魯懷玉的頭顱。部分紋路,則是刺入魯懷玉的身體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有些緊張,擔心搜魂失敗。

    要知道,戰錘宮是以煉器,聞名各個大世界,但與最頂級的煉器宗門相比,卻又差了一線。

    《天工齊錄》在中古時期,都是能夠排得上名號的煉器寶典,若是戰錘宮能夠得到,必定能夠讓煉器造詣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這件事,關係到他能不能將少宮主的位置坐穩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」

    魯懷玉的精神和聖魂,遭受非人的折磨,嘴裡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門人弟子,皆是憤恨不已。

    「我們神劍聖地與你們無怨無仇,為何要攻擊我們?」

    「神劍聖地沒有《天工齊錄》,你們就饒了我們吧,放了玉聖,一切都好商量。」

    「放了玉聖,有什麼事沖著我來。」

    「跟他們拼了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想要反抗的修士,全部都被戰錘宮的聖境修士使用沉重的戰錘,砸碎成血泥。

    一位戰錘宮的六品長老,就像看螻蟻一般,看著跪在地上的一眾修士,笑道:「誰告訴你們,必須有仇有怨,才有殺戮?有人的地方,就有爭鬥。有利益的地方,就有戰爭和征服。」

    隨即,那位六品長老,走到一位神劍聖地的聖者面前,伸出一隻手掌,按在他的頭頂,抽取他的記憶。

    抽取聖者的記憶,顯然是要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那位聖者在反抗,在慘叫,但是卻像一個布娃娃一般,逃不出那位六品長老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雖然說,一位聖者掌握的煉器知識有限,但總有值得學習和借鑒的地方,只要吸收了他的記憶,對自己就是一種提升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一柄黑色的巨劍,從天外飛來,擊穿那位修為達到六步聖王境界的六品長老的胸膛,帶著他的身體,一直飛到血獵宏東身後的一根銅柱上。

    「嘭」的一聲。

    那位六品長老,與銅柱碰撞在一起,隨後滑落下來,摔在地上,化為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臉色一沉,看著那柄飛走的黑劍,道:「好強的劍意,直接震碎了血青長老的聖魂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人?」

    戰錘宮的聖境修士,個個都是精英,立即進入備戰狀態。

    有的激活聖器中的銘紋,有的打出防禦陣法陣圖,有的打開天眼尋找闖入者的身形……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上空,空間顫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從虛空中飛出,分別攻向血獵宏東和夫嚴長老。

    攻向血獵宏東之人,正是戴著面具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牢籠之術,將血獵宏東籠罩進去,緊接著,腳踩步法,催動火神拳套的力量,攜帶淡淡的神力,一掌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自己的首要目的是救人。

    要救人,必須要掌握籌碼。

    因此,只能擒賊先擒王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卻並不是易於之輩,反應速度超乎尋常,閃電般出手,與張若塵對拼一掌,竟是打得張若塵倒退七步。

    不過,血獵宏東退得更多……

    退了十六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右臂火辣辣的疼痛,剛才那一掌,就像擊在鋼鐵神牆上面,渾身骨頭都有些錯位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對方是在倉促之間打出一掌,兩人才拼得這樣的局面。

    若是對方準備充分,張若塵也就未必還能佔據優勢。

    「他的肉身強度,不在我之下。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另一頭的戰場,慕容月和邪成子聯手,不僅避退夫嚴長老,還將魯懷玉從鎮魂碑上救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血獵宏東的實力,超出自己的預估,無法輕易拿下。他的眼睛向旁邊瞥去,盯在夫嚴長老身上,準備換一個目標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雖然長得五大三粗,但能成為戰錘宮的少宮主,又豈是愚蠢之輩?

    他極其精明,看到張若塵的眼睛轉動,便是猜出張若塵的下一步計劃,爆喝一聲:「夫嚴長老小心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判斷沒有錯,但他卻低估了張若塵的實力和速度。

    「小心」兩個字還沒有出口,張若塵的沉淵古劍,已經指在夫嚴長老眉心。

    夫嚴長老驚駭至極,好歹自己也是九步聖王,但是,連對手的影子都沒有看清,就被制住。莫非錢來之人,已經修鍊出道域?

    不過,當他感受到周圍有空間波動后,也就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難怪如此之快,原來此人是直接跨越空間,出現到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夫嚴長老盡量保持平靜,道:「閣下也是為《天工齊錄》而來嗎?恐怕得讓你失望,我們都還沒找到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道:「他不是為了《天工齊錄》,而是來救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對血獵宏東不禁刮目相看,此人還真是精明,這麼短的時間內,就看穿他的意圖。若是再給他一些時間,豈不是能夠猜到張若塵的身份?

    「既然知道我是來救人,還不立即放人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不公平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搖了搖頭,道:「我的手中,掌握著這麼多人的性命,而你只是掌握著一個人的性命。讓我放人,放誰啊?」

    「一位九步聖王的性命,對於戰錘宮來說,就這麼廉價嗎?」張若塵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天庭界的各大勢力,還是有一些了解,要猜出他們是戰錘宮的修士,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道:「你若是殺了戰錘宮的九品長老,後果有多嚴重,不用我告訴你吧?」

    「威脅我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道:「不,只是提醒你,做事得三思而後行。」

    「多謝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露出一道詭異的笑容,隨即,一股強大的劍意,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的預料,張若塵竟是相當果決,一劍擊穿夫嚴長老的眉心。劍鋒上,劍罡爆發出來,將其頭顱,震碎成一團絢爛的血霧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雙目猛然瞪大,怒火熊熊燃燒,大喝一聲:「殺。」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雙目散發出神聖之光,身上氣勢大漲,如同一尊蓋世帝皇一般,雙手撐開,體內的空間規則完全噴薄出來,籠罩玉聖靈山頂部的廣場,嘴裡大吼一聲:「空間凍結。」

    頓時,一層白光,從張若塵的體內湧出,空間之力席捲天地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廣場上的眾人,猶如是被封入進一塊巨大的玉石裡面,變得靜止不動。

    但,在張若塵的控制下,慕容月和邪成子不收空間力量的束縛,向戰錘宮的眾人,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慕容月攻向血獵宏東。

    邪成子則是將一具具戰屍放出來,瘋狂收割戰錘宮聖境修士的性命,頃刻間,便是倒下一大片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