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大人……」

    天絕閣的主事想要阻攔張若塵,卻被慕容月一指點住,定在原地無法動彈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威風凜凜,大步向第五層登去。

    第五層四間雅間中的修士,顯然是被驚動,其中一間雅間的大門打開,走出一位聖王。

    那位聖王的目光,瞪向張若塵:「第五層不是你該來的地方,有的人,的確不是你惹得起。」

    這位聖王,竟然就是聖澤界的薛仇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意外,目光向薛仇身後的雅間盯去,一道書法屏風,擋住了他的視線。

    屏風上的文字,出自聖道境界極高的修士之手,以張若塵的目力,無法將其透視。

    只能看見,屏風上,有着數道影子。

    既然薛仇在這裏,那麼花藏影很有可能,就在雅間裏面。

    果然是個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露出輕蔑的神色,道:「你算什麼東西?也敢擋在本太子的身前,立即滾一邊去,否則,廢了你。」

    「閣下也太狂了吧?我乃是聖澤界天子聖府的聖王境修士,閣下最好掂量清楚,是不是招惹得起天子聖府。」薛仇很不客氣的道。

    邪成子的身形一晃,如同幽靈一般,出現到薛仇的身前。

    薛仇大驚,連忙運轉體內的聖氣……

    遲了!

    邪成子的手臂,宛如鋼鐵聖刀一般揮斬出去,擊在薛仇的腰部,將其打得斜飛出去。

    「嘭」的一聲巨響。

    薛仇的身體,撞擊在南邊雅間的大門上,將兩扇頂級月橡木門撞開,滾入進雅間裏面。

    在來天絕閣前,邪成子換了一具聖甲,包裹全身,遮蓋住面目和氣息,因此,薛仇並沒有將其認出。

    邪成子的這一擊,力量何等強橫,將薛仇的腰部打得血肉模糊,脊柱都要擊斷。

    「大膽。」

    花藏影爆喝一聲,身形出現到雅間外面。

    邪成子獰笑一聲,雙手抬起,掌心浮現出兩團黑色的邪惡的力量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南邊雅間裏面,走出一道窺悟的身影,提着渾身流淌鮮血的薛仇,將其扔下天絕閣,隨後一言不發,又走進雅間,關上了木門。

    那道窺悟的身影,雖然沒有動用任何力量,但是,張若塵和花藏影都能感受到他體內熾熱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是一位規則大天地境界的強者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花藏影克制住自己,沒有去招惹那人。

    隨便走出一個,都是規則大天地境界,誰知道雅間裏面,是不是還有更加可怕的強者?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薛仇從第五層,一直墜落到第一層,摔得頭昏眼花。

    第一層的修士,皆是驚疑不定,紛紛向第五層望去。

    「第五層雅間裏面的修士,果然都是了不得的人物。」

    「居然敢招惹聖澤界的花藏影,那個狂傲的傢伙,這次算是踢在了鐵板上面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「幹什麼,打起來了,不是說天絕島禁止修士戰鬥嗎?」

    喝得醉醺醺的項楚南,抬起頭來,向第五層望去,目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咦!」

    項楚南醉意少了幾分,揉了揉眼睛,再次望去,確定真的是張若塵,頓時心中大喜,哈哈一笑:「大哥,我可算是找到你了!」

    項楚南是一個怪胎,擁有千里眼,即便是張若塵的變化之術,也瞞不過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坐在項楚南對面那個俊美紅衣男子,聽到項楚南這麼一叫,眼中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罕見的,抬起目光,盯向第五層雅間。

    「羅兄弟,走,走,我帶你去見我老大,我老大可是一個真正了不得的人物。」項楚南伸手就要去拉紅衣男子的手腕。

    但是,紅衣男子卻是巧妙的避開,豁然站起身,笑道:「既然項兄都稱他為大哥,必定是經天緯地的豪傑,看來羅某是一定要去結識一番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風風火火的向天絕閣第五層衝去,在即將登上第五層的時候,兩位穿着打扮華貴的修士走了出來,攔住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「客官,在天絕閣,千萬不要亂闖。」其中一位華貴的修士,笑着說道。

    這二人,竟是天絕閣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的修為,卻是極其強大,竟是以聖道力量擋住了想要硬闖的項楚南。

    項楚南是什麼脾氣,加上先前喝了不少酒,自然是更加暴躁,將至尊聖器級別的金屬魔冠取出來,準備將那兩位天絕閣的修士轟飛。

    一道柔和的聲音,響起:「姜風,姜承,讓那位客觀上來吧!」

    兩位衣袍華貴的修士,立即收起聖氣,退到過道的兩旁,拱手向一位白衣少年行禮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也就十七八歲的模樣,相當年輕,但是,張若塵和花藏影卻根本沒有發現他是如何出現到天絕閣第五層,詭異到極點。

    「天絕閣還真是藏龍卧虎,也不知有多少高手聚集到此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大意,更加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白衣少年雙手抱拳,彬彬有禮,笑道:「在下是天絕閣現在的閣主,姜雲沖,兩位可否給姜某一個面子,不要在天絕閣爭鬥?」

    對方可謂是給足了張若塵和花藏影面子。

    姜雲沖的修為高深莫測,真要鬥起來,就算張若塵和花藏影聯手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這是一位真正可怕的人物!

    張若塵拱手還禮,隨後問道:「閣主應該不是崑崙界的修士,怎麼成了天絕閣的主人?」

    姜雲沖沒有直接回答張若塵的問題,笑道:「天絕閣是一個好地方嘛!」

    這個姜雲沖,必定是來自某一座強界的頂尖高手,很有可能,已經修鍊出道域,甚至更強。像他這也的人物,要將天絕閣據為己有,似乎並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思百轉,道:「閣主的面子,本太子自然是要給,走吧,我們去第四層的雅間。」

    帶着慕容月和邪成子,張若塵選擇退走。

    姜雲沖笑道:「不就是一間雅間,既然兄台喜歡,姜某將自己的雅間讓出來,贈給閣下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不太好吧?」張若塵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「來者是客,既然是客,只要交得起聖石,我們就應該提供給客人最好的環境。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姜雲沖背着雙手,向第四層走去。

    「明明很強,卻如此謙卑,此人不簡單。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跟在項楚南身後的紅衣男子,也好奇的打量姜雲沖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「大哥,可算是找到你了,哈哈,今天咋們不醉不歸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向張若塵衝過去,如同一隻奔跑着的黑熊熊。若是被他撲上,張若塵不栽倒在地,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幸好,慕容月將他攔下來。

    「攔我幹什麼,他是我大哥。」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示意慕容月退開,拍了拍項楚南的肩膀,道:「沒想到你也來了崑崙界,走,進雅間,我們好好敘一敘舊。」

    花藏影顯然是忌憚姜雲沖,壓制住心中的怒火,狠狠的瞪了張若塵等人一眼,道:「這筆賬,花某記下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若不是在天絕閣,你死定了!」

    「聽到沒有,你最好低調一點,惹怒了我大哥,你只有死路一條。」項楚南比張若塵還要狂,嘴裏露出大板牙,對着花藏影冷笑。

    花藏影的涵養本是不錯,卻被張若塵和項楚南,氣得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項楚南、慕容月等人,沒有再多說什麼,進入第五層的其中一間雅間,關上了木門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雅間的牆壁和地面,浮現出一道道白色紋路。

    面向聖玉拍賣台的牆壁,逐漸變得透明,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。

    「大哥,我給你介紹,這位是我剛剛結識的好友,羅乙,來自……羅乙兄弟,你來自哪裏呢?」項楚南向那位紅衣男子盯去。

    紅衣男子面帶笑容,撩了撩長發,道:「在下元界上元宗弟子,羅乙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警惕著名叫羅乙的紅衣男子,客氣的道:「元界在整個天庭都是排名前十的強界,上元宗更是上古大宗,羅兄弟是名門弟子,修為應該很強吧?」

    「也就還行。」

    羅乙笑着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項楚南卻是大聲說道:「羅兄弟的實力是真的強大,我在戰場上遇到他的時候,他的身邊,可是有一大片羅剎族的屍骸,死在他手中的地獄界修士不計其數。」

    「佩服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拉着項楚南,來到雅間的另一間房間,釋放出空間領域,籠罩方圓數丈,避免紅衣男子羅乙聽到他們的對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肅然,道:「楚南,將認識那位羅乙兄弟的過程,原原本本給我講述一遍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認了張若塵做大哥,對張若塵是言聽計從,於是講述起來,道:「來到崑崙界,我就去了功德戰場的前線,與地獄界的修士殺得天昏地暗。有一次,在戰場上,遇到了受重傷的羅乙兄弟,就將他帶回了軍營,從此之後,我們就認識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問道:「那你們怎麼會來到東域聖城?」

    「我聽說,你回了崑崙界,所以立即趕來找你。嘿嘿。」項楚南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那麼,羅乙為何要來?」

    「我和羅乙兄弟交情很深,這次帶他來找你,就是要和你一起結拜。羅乙兄弟無論是實力,還是人品,都是沒話說,絕對有資格做我們的兄弟。」項楚南拍胸口保證。

    「或許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凝重,帶着項楚南重新返回,與羅乙、慕容月等人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詢問羅乙一些關於元界和上元宗的事,目光卻是鎖定在一樓孔紅璧等人的身上,使用精神力,偷聽他們的對話。

    半晌后,張若塵的手指,指在孔紅璧的身上,對着邪成子說道:「將他給我帶上來,若他不從,直接用強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