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蜂修羅王背靠聳立而起的小山,橫劍擋住青天浮屠塔,身上的聖甲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紋路,像是蚯蚓在觸動。

    至尊之力擊在聖甲上,會被化解一大半。

    屠夫感到難以置信,道:“怎麼可能,至尊聖器都殺不了他?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大吼一聲,一道高大威武的大聖戰魂,從體內衝出。

    承受不住血蜂修羅王的強大力量,身後那座小山轟然爆碎,化爲碎石和塵土,漫天飛揚。

    將蠻獸的獸魂,煉成自身戰魂的修士,還是比較常見。

    比如,張若塵體內的十三道龍魂,十三道象魂。

    一個聖王境的修士,將一位大聖的聖魂,煉成自己的戰魂,卻是相當罕見,難度之大不下於殺死一位大聖。

    以血蜂修羅王的實力,顯然還不足以與大聖叫板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肉身強度和精神意志,卻遠遠超過道域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在大聖戰魂的加持下,血蜂修羅王衝破青天浮屠塔的壓制,縱身飛躍起來,越過青天浮屠塔,向張若塵等人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很清楚,不能與青天浮屠塔直接對碰,張若塵等人最大的弱點,就是他們自己。

    “必須擋住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取出一疊符籙,捏在手中,同時再次操控青天浮屠塔,準備發動第二次攻擊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擋得住至尊聖器的一擊,未必擋得住十擊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體內的聖氣,化爲一條白色聖河,源源不斷涌入半空那座玉石碑,半圓形的光盾,變得更加耀眼。

    “殺戮劍道,十字臨殺。”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揮動手中戰劍,激發出劍中的本源神力,與殺戮劍道結合在一起,劈出一道十字印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半圓形光盾被撕裂而開,玉石碑變成齏粉。

    “來了,現在怎麼辦?”屠夫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天初文明的幾位修士,都將張若塵視爲主心骨。

    “來往人和去行者堵死了我們的退路,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衝出血霧,只能與血蜂修羅王硬拼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那兩個該死的混蛋,一定要找個時間,將他們大卸八塊。”屠夫怒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讓血蜂修羅王近身,否則我們沒有人能夠接住他一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嚴肅到極點,將手中的符籙,全部打出去,化爲一片密集的攻擊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道:“同樣的手段,使用第二次,你以爲還能擋得住本王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與手中的戰劍,合而爲一,衝破符籙爆碎後形成的攻擊區域,到達張若塵等人的十丈之內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第一劍,劈向的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並未飛回,無法抵擋血蜂修羅王,張若塵只得調動全身聖氣,涌向左腿。

    左腿燃燒起來,釋放出熾熱的氣浪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張若塵出腿之前,一道倩麗白影,先一步擋到他的身前,正是天初仙子。她的背影美麗動人,烏黑的長髮隨風飄揚,身形曲線柔美動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沒有見過,天初仙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她的背影,卻讓張若塵看得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張若塵的眼神,有些迷離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玉指,捏成蘭花指印,眉心的豎眼睜開,瞳孔散發出五彩斑斕的星輝,就像是內部裝着一片浩瀚的星空。

    對面的血蜂修羅王,眼前的景象消失,發現自己進入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在他前方,一片五光十色的星雲,快速旋轉起來,變成一個漩渦。在漩渦的中心,飛出一道光束,轟擊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倒飛出去,重重的墜落到數裡之外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眉心的豎眼,滴淌出了血液,緩緩閉上,那張美得令人窒息的臉蛋,變得蒼白,嬌軀也在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發動剛纔那一擊,讓她付出了不小的代價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張若塵心中很怒,激發出焱神腿的力量,一步跨出去,腳掌落到數裡之外,出現到血蜂修羅王的上方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擡頭望去,只見,上空出現一片厚厚的火雲。

    巨大的腳掌印,從火雲中踩壓下來。

    “大聖戰魂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將戰劍插在地上,再次撐起大聖戰魂,縱身一躍,雙掌向上空擊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被踩得墜落回地面,身體沉入進地底,背上的黑色羽翼被燒焦,身上的聖甲被燒成赤紅色。

    先前天初仙子發動的那一擊,就將他擊傷。

    再承受張若塵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焱神腿,自然是傷上加傷,嘴裡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但,令人震驚的是,他竟是憑藉雙臂,死死的撐住了焱神腿,並沒有倒下。

    等到焱神腿的力量消減,血蜂修羅王纔是大吼一聲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一股浩蕩無邊的力量,從腳底傳來,震得他連連向後倒退,腿部的骨骼,發出“噼噼啪啪”的聲音,腿部的骨骼似乎是要斷掉。

    “還是修爲差距太大,就連焱神腿,居然都奈何不了他。”張若塵苦笑。

    遠處的來往人和去行者,卻震驚得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……居然已經能夠傷到血蜂修羅王,此子真的才八步聖王的修爲?”

    “絕不可能。血蜂修羅王能夠輕鬆擊殺道域境強者,一個八步聖王,能夠傷得了他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神崖先生從半空飛落下來,落到來往人和去行者的身前。

    見到神崖先生,來往人和去行者都露出喜色,不安的心,變得鎮定下來。

    “拜見先生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和去行者同時拱手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揹着雙臂,望着遠處,揚聲一笑:“兇名赫赫的血蜂修羅王,也不過如此,竟是被天庭界的一位小輩,打得如此狼狽。這一戰若是傳出去,閣下恐怕是要威名掃地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眼神冷漠,擦乾嘴角的血跡,看着神崖先生,臉上前所未有的露出忌憚之色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沒有急着繼續出手,道:“大名鼎鼎的神崖先生,居然來了洛水,倒是出乎本王的預料。如果你的目標是本王,本王只能勸你,儘早打消這個念頭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有傷在身,不想招惹血蜂修羅王這位大敵,道:“閣下現在就可以離開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是一個精明的人,並不想在這個時候,同時對抗一位陣法聖師,和張若塵等人,於是提着戰劍,向血霧中退去。

    “他們雖然都是天庭界的修士,但是,應該是有舊仇。就讓他們先鬥,等到一方收拾了另一方,本王再出手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想要奪取張若塵手中的至尊聖器,更想擒拿天初仙子,怎麼可能真的退走?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目光,落在張若塵和天初仙子身上,臉上的笑容消失,陰沉的道:“仙子,你不該與張若塵走得那麼近,更不該與老夫爲敵。你在東域聖城出手的時候,可曾想過今天的結局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臉色雖然蒼白,可是,依舊傲若寒梅,道:“今天的結局如何,還說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道:“你們若是以爲,憑藉一件至尊聖器,就能逃出老夫的手掌心,那就未免太小看一位陣法聖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鼻尖輕輕嗅了嗅,聞到空氣有淡淡的花香飄來。

    “是她來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浮現出喜色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精神力強度,遠超在場所有修士,察覺到了什麼,轉過身,望向身後。

    只見,光禿禿的地面上,長出一株株豔麗芬芳的花朵,一道唯美絕倫的身影,從地平線上走來,身上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。

    “百花仙子,紀梵心。”來往人道。

    去行者道:“她怎麼也在洛水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眉頭深深一皺,不過很快又舒展而開,主動向紀梵心打招呼,笑道:“久仰百花仙子大名,不知仙子來戰魂星,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紀梵心抿着紅脣,淡淡的道:“我對你沒興趣,來戰魂星,只是想要賺取一些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露出瞭然的神色,道:“仙子莫非是想要出手,除掉血蜂修羅王這個天庭界的大患?血蜂修羅王的修爲,可是相當強大,恕老夫直言,仙子恐怕不是他的對手。不如,仙子與老夫合作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並不知道,紀梵心一直都隱藏了真實實力,以爲她只是一個天賦絕頂的聖道修士,實力未必比得過道域高手。

    “怎麼合作?”紀梵心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使用精神力傳音,道:“只要仙子今天當作什麼都沒有看到,老夫便助仙子除掉血蜂修羅王。仙子帶着血蜂修羅王的人頭,必定可以換取到大量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今天的目的,是要除掉張若塵和天初仙子,報東域聖城之仇。

    所以,肯定是要殺血蜂修羅王滅口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不敢殺了紀梵心,一起滅口,則是因爲,若是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兩位仙子都死在戰魂星,會造成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天宮怎麼可能不徹查此事?

    萬一查到一些蛛絲馬跡,就算神崖先生是陣法聖師,都是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若是拉上紀梵心,由紀梵心作證,是血蜂修羅王殺了天初仙子等人,神崖先生就可高枕無憂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淺淺的笑容:“多謝先生的好意,可惜我已經有一位盟友。很不巧的是,我的那位盟友,還是先生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