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盟友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一怔,目光向張若塵和天初仙子盯過去。

    他突然意識到,紀梵心的到來,似乎不是那麼簡單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笑意,揚聲道:“神崖先生何等威名,爲何總是喜歡做見不得人的勾當?百花仙子是我的紅顏知己,我們交情至深,先生還是不要打她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的眼神,逐漸變得冷沉,道:“仙子應該懂得審時度勢,不會和老夫爲敵吧?”

    紀梵心白了張若塵一眼,纔是說道:“先生若是現在離開戰魂星,我們自然就不是敵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若老夫還要帶走張若塵和天初天女呢?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面帶冷笑,精神力噴薄而出,環繞在頭頂,化爲一片陣法形態的雲。

    強大的勁氣,形成一股懾人的壓迫力,籠罩在這片天地,似乎是在威脅紀梵心。若是,紀梵心敢插手此事,必將遭到雷霆一般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那麼我們就是敵人。”紀梵心處變不驚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,仙子好膽魄,希望待會仙子不要後悔自己的這個決定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不再多言,雙手向上一擡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大地猛烈震動,地底衝起九座六百餘米高的小山,將張若塵、紀梵心,天初文明的修士,全部都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九座小山的頂部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道道光紋,連接在一起,化爲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“這麼快就佈置出陣法,神崖先生的陣法造詣,看來真的達到改天換地的層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凝重,對紀梵心的信心有些不足,擔心她難以對抗神崖先生,於是,打開乾坤界的世界之門,將真妙小道人喚出來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在陣法上面的造詣很高,或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衡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看到聳立到地面的九座小山,真妙小道人和紀梵心幾乎同時認出,道:“山海填心陣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離地飛起,站到半空的陣雲中,俯視下方,頗爲傲然的道:“仙子現在後悔,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依舊淡然若水,道:“山海填心陣雖然威力強大,卻需要精神力,才能催動。只需要壓制住你的精神力,這座陣法,也就失去威力。”

    神崖先生笑道:“仙子莫非以爲,一位陣法地師的精神力很弱?除了精神力大聖,還沒有人能夠在精神力上,壓制得主老夫。可惜,崑崙界根本沒有精神力大聖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試試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駕馭着一片花雨,騰飛到半空,眉心浮現出一朵蓮花印記。

    蓮花印記散發出來的光華,照耀整個戰魂星,威勢相當強橫,將神崖先生腳下的陣法雲,震得不停晃動。

    最開始,神崖先生的臉上,還帶有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臉上的笑容消失,變得沉重,不得不全力以赴應對紀梵心的精神力攻擊,根本沒有餘力繼續掌控山海填心陣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第一次見到紀梵心全力以赴,她的精神力,竟是如此可怕。

    呆子笑了起來,道:“百花仙子不愧是冥古照神蓮,居然可以和神崖先生叫板。我們要不要,現在動手,殺了神崖先生這尊大敵?”

    “還等什麼?動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,調動劍八的劍意,籠罩在劍體上。

    隨即,沉淵古劍化爲一道黑色光束,向飛在半空的神崖先生斬去。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出手,取出一件轉輪形狀的聖器,與沉淵古劍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品級,已經達到七耀萬紋聖器,鋒利絕倫,一劍斬出,便是將那件轉輪形狀的聖器,劈得裂出紋痕,近乎半毀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臉色一變,連忙又打出五件聖器,每一件的品級都不低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和來往人鬥法的時候,血蜂修羅王從血霧中走出,在他的身體周圍,飛着近千隻血皇蜂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四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四道人影,分別是帝祖太子、越公明、十四皇子、獅青神子,他們居然都沒有逃掉。

    在他們四人的身上,各自爬着數十隻血皇蜂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顯然是看出,百花仙子的精神力強大,若是讓她和張若塵等人殺了神崖先生,他將陷入不利的境地。

    三方博弈,最重要的就是平衡。

    在平衡中,尋找時機,徹底除掉另外兩方。

    “洛姬,想要他們活命,就讓張若塵交出至尊聖器。”血蜂修羅王道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、十四皇子、獅青神子都受了很重的傷勢,極其狼狽,以求助的眼神,望着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他們並不怕死,可是卻不甘心,就這麼死在戰魂星。

    他們的天資都很高,有大聖之資,未來前途無限光明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黛眉深深一皺,道:“血蜂修羅王,你恐怕是弄錯了一件事,我是我,張若塵是張若塵。你想要至尊聖器,憑真本事過來取便是,想要我幫你取至尊聖器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事嗎?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打出一道響指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十四皇子的慘叫聲響起,數十隻血皇蜂,鑽入進他的體內,吸收他體內的血液。

    偏偏他的精神意志,被血蜂修羅王的精神力壓制,連自爆聖源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漸漸的,在天初仙子等人的面前,十四皇子的身體,變得千瘡百孔,越來越乾癟。

    最後,就連十四皇子的聖源和聖源,也被一隻血皇蜂吞食。

    即便是帝祖太子和獅青神子這樣的狂傲之輩,此刻,身軀也都顫抖起來,臉色變得蒼白。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着沉淵古劍,與來往人對碰,同時,轉過身向血蜂修羅王盯過去。

    雖然說,張若塵對十四皇子沒有什麼好感,但是一位指點江山、笑傲天下的天庭界神子,瞬間斃命,心中還是有些動容。

    “血蜂修羅王,以你的實力,想要至尊聖器,何必使用如此低劣的手段?也不怕損了自己的威名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並不是懼怕張若塵等人,實際上,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是擔心,殺了張若塵和天初仙子等人,破壞了三方勢力的平衡。到時候,恐怕神崖先生和紀梵心會提前停手,先收拾他。

    所以,血蜂修羅王現在只需要牽制住張若塵和天初仙子等人就行,等到神崖先生和天初仙子分出勝負生死,才能出手。最好,神崖先生和天初仙子先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懶得理會張若塵,手指指向帝祖太子,道:“跪下,臣服於本王,否則十四皇子就是你的下場。”

    “你,本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咬牙切齒,心中的傲氣,不容許他臣服於任何生靈。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大吼一聲,震得帝祖太子聖魂幾乎碎裂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感受到,一隻血皇蜂,在他眉心爬動,緊接着,傳出撕咬形成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跪在了地上,全身冷汗如雨。

    心中的不甘,與對死亡的恐懼,壓垮了他心中的傲氣。

    “放我……一條生路,我可以……可以臣服於你……”帝祖太子顫聲說道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即又用相同的方向,讓獅青神子和越公明,臣服在了他的腳下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眸中,露出失望的神色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屠夫將一口唾沫,狠狠的吐到地上:“就你們這樣的軟骨頭,也想追求天女殿下,現在想起來,真是覺得噁心。”

    呆子道:“他們給天女殿下做隨從的資格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精彩,實在是精彩,貧道要將這畫面拓印下來,哈哈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拍手大笑,取出一幅捲袖,調動精神力,將帝祖太子、越公明、獅青神子跪伏在血蜂修羅王腳下的畫面,印在了捲袖上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等人,既是感覺到羞辱,又是怒不可揭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卻是顯得無所謂,道:“你們在天庭界,也算是一等一的人物。你們應該十分清楚,若是讓他們,將今天的消息傳出去,會是什麼後果。現在,本王派遣你們,去殺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、獅青神子、越公明緩緩站起身來,猶豫不決。

    最開始,他們向血蜂修羅王下跪臣服,心中想的是“大丈夫能屈能伸”,等到今後修爲提升上去,再報仇也不遲。

    但,正如血蜂修羅王所說,若是不除掉天初文明的那些修士,讓他們將消息傳出去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眼神一沉,又道:“你們不是想要得到天初仙子?誰若是能夠擒下她,本王就將她賞賜給誰。放心,只要殺了他們所有人,沒有人知道他們曾向本王下跪,你們依舊是神子、太子,未來風光無限。”

    帝祖太子、獅青神子、越公明不再猶豫,與一羣血皇蜂一起,向張若塵和天初仙子等人攻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並不完全相信他們,他們三人的身上,依舊爬着數十隻血皇蜂,隨時都能取他們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有趣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看戲一般的站在一旁,臉上露出僵硬的笑容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眼中最後一抹失望之色消失,眼神變得平靜似水,道:“動手吧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