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雅間中,張若塵的目光,凝視孔紅璧三人。

    包括孔紅璧在內,明堂三人皆是戰戰兢兢,有一股無形的壓力,壓得他們無法喘息。沒辦法,修為差距太大,他們不恐懼害怕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施加夠了壓力,張若塵才是淡淡的道:「將神石交出來吧!」

    袁徹和郭嵩心理素質稍差,聽到這話,頓時臉色變得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孔紅璧心口「咯噔」一聲,氣息變得紊亂,道:「大人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叫你把神石交出來,你就趕緊交,磨磨蹭蹭幹什麼?」項楚南不賴煩的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慕容月冷聲道:「若不是因為神石,天子聖府的花藏影,怎麼會親自去請你?剛才若不是我們救了你,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。」

    孔紅璧無法保持鎮定,難以置信的道:「怎麼可能,他們怎麼知道我的身上有神石?」

    慕容月道:「這個問題,你就不用知道了!既然神石在你身上,立即交出來,呈送給殿下。」

    孔紅璧豈會甘心將神石送出,道:「我是中域明堂的副堂主,的確惹不起你們,但是,明堂的那位聖祖,恐怕也不是你們招惹得起。」

    「敢威脅我們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一拍桌子,豁然站起身來,捏著砂鍋那麼大的拳頭,向孔紅璧走過去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一拳砸在孔紅璧的臉上,將其打得摔飛出去,撞在角落的牆壁上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臉,瞬間便是腫脹起來,如同豬頭一般。

    項楚南又走了過去,準備繼續暴揍。

    「給,我給……」

    孔紅璧感覺到臉火辣辣的疼痛,從地上爬起來,將一隻冰玉匣子取出,遞給項楚南。

    擁有神石的事,反正已經暴露,不如痛痛快快的交出去。

    當然,孔紅璧交出去的,是與神石很像的神明光石。只期望,對方認不出神石的真假。

    「早點將神石交出來,怎麼會挨揍?」

    項楚南接過冰玉匣子,將蓋子打開,頓時絢爛奪目的光華,充斥在雅間中,並且逸散出一股令人心悸的神威。

    「還真是神石,這幾個傢伙,哪裡弄到這麼好的東西?」

    項楚南的臉上,露出驚嘆之色,捧著神石,快步向張若塵走過去。

    孔紅璧的心中暗喜,果然他們也不認識神石,看來用神明光石,足以矇混過關。

    「大人,神石已經交給了你,現在能不能放我們離開?」孔紅璧躬身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椅子上,伸出一隻手,抓住一塊神明光石,將其捏在五指之間。

    「啪。」

    五指發力,神明光石裂開一道道縫隙。

    項楚南露出驚異之色,道:「傳說中的神石,竟然這麼容易被捏碎?」

    孔紅璧、袁徹、郭嵩三人意識到對方已經識破他們的伎倆,頓時雙腿發軟,全身都顫抖起來,就差沒有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給了你們機會,卻不珍惜,死有餘辜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的身上,逸散出冰寒刺骨的魔氣,青光鈍月斬出現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項楚南反應過來,意識到自己被騙,氣得肺都要炸開,大罵一聲:「竟然騙你項爺爺,看我打不死你們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捏著兩隻鐵拳,如同雨點一般,轟擊在孔紅璧三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骨斷聲和慘叫聲響起,宛如在殺豬一般。

    片刻后,孔紅璧三人被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,臉和身體都被打得變形。

    「算了!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收回雙拳,狠狠的瞪了孔紅璧三人一眼,道:「再敢不老實,將你們全身骨頭打成粉。」

    隨即,項楚南從孔紅璧的身上,搜出一隻儲物袋。

    「大哥,你看神石在儲物袋裡面沒有?」項楚南將儲物袋,向張若塵拋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秘法,將儲物袋破開,尋找了一番,卻沒有將神石找出來。

    「神石在哪裡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不敢與張若塵的對視,低下頭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「還真是硬骨頭,看來得使用抽髓煉魂的刑罰,才能讓你們乖乖就範。」邪成子精通的邪惡術法很多,準備用在孔紅璧等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孔紅璧微微動容,道:「我們是奉命,要將神石送到雲武郡國,交給時空傳人張若塵。張若塵你們應該聽過他的名字吧?這可是一位殺人魔王,敢和神叫板的人物,你們奪了他的神石,他豈會放過你們?」

    孔紅璧可是知道,張若塵在天庭界闖下了赫赫威名,一般的修士,根本不敢招惹那個煞星。

    報上張若塵的名字,可能比報明堂聖祖的名字更管用。

    項楚南先是一怔,隨即笑了起來,連忙將孔紅璧攙扶起來,道:「原來都是誤會,哈哈,兄弟,千萬別往心裡去,你早些說出剛才的話,老項我怎麼可能對你下那麼重的手?」

    孔紅璧心中大喜,原來張若塵的名字,這麼好使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更得利用好這張底牌。

    孔紅璧道:「實不相瞞,張若塵與我們明堂,有很大淵源。明堂的聖祖與他,可謂是青梅竹馬,正是如此,才會答應將四塊神石贈送給他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還有這一層關係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輕輕拍了拍孔紅璧的肩膀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笑道:「坐,兄弟咋們坐下慢慢談。」

    孔紅璧笑了笑,道:「不了,我得立即將神石送去雲武郡國,不能再耽擱。」

    「去什麼雲武郡國,我大哥就在你面前,你將神石給他不就得了?」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先是一怔,隨即反應了過去,整個人猶如被雷劈了一下,嘴唇哆嗦:「張……張若塵……」

    「沒錯,是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摘下面具,向孔紅璧盯過去。

    袁徹和郭嵩直接嚇暈,重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孔紅璧倒吸一口涼氣,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,擠出一道笑容,笑得比哭還難看,道:「太……太……太好了!我這就將神石給你。」

    孔紅璧連忙從眉心氣海中,將四枚封印了的神石取出來,小心翼翼的呈到張若塵面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把玩著神石,一邊問道:「明堂聖祖現在在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孔紅璧道:「聖祖去了孔雀山莊舊址。」

    「孔雀山莊也變成了覺醒之地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不敢隱瞞,道:「是的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帶著你的人,回中域去吧!若是再被人劫住,你應該清楚,該怎麼說話吧?」

    「明白,明白。」

    孔紅璧如蒙大赦,帶著袁徹和郭嵩,逃一般的離開天絕閣。

    逃出去后,孔紅璧又悔恨起來,剛才自己在張若塵的面前,也太慫包,就像孫子一樣。自己怎麼會那麼懼他?他有什麼了不起?

    「可恨啊,張若塵肯定是故意在玩我。」孔紅璧咬牙切齒,心中又怒又恨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群修士,與孔紅璧錯身而過,走入進天絕閣。

    這群修士一到,立即讓嘈雜的天絕閣,變得安靜下來。所有修士,都被他們身上的氣勢鎮住,連大口呼吸都不敢。

    幽神殿的來往人和去行者,聖澤界的花藏影,還有另外幾位名氣不在他們之下的修士,同時從第五層雅間走出,來到一樓,迎接這群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注意到這群修士,道:「到底是什麼人物,居然能夠讓來往人、去行者、花藏影等人一起去迎接?咦,居然是魂界的大曦王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,名叫瀲曦,是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仙子之一,曾經與商子烆等人一起,圍殺過張若塵。若不是鎮元和慈航仙子出手相救,那一次,張若塵絕對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,不僅美貌絕倫,而且個個實力強大,背景深厚。

    這位大曦王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邪成子道:「黑魔界的解滄海,竟然與他們同行,太不可思議。」

    「解滄海是誰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邪成子還沒開口,羅乙先一步說道:「黑魔界修士修鍊的功法,全部都是出自三十六幅《天魔石刻》,代表三十六種傳承。解滄海便是黑魔界,大聖之下,將《天魔血斧圖》修鍊得最為精深的修士,實力強橫無比。即便是那位天資驚艷的大曦王,在他的面前,也只能算是一個小女孩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厲害?」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羅乙點了點頭,又道:「黑心魔祖給解滄海等三十六位修士,布置了一個特殊任務,要他們尋找三十六塊天魔石刻碑,將其帶回黑魔界。據說,在他們來到崑崙界之前,黑心魔祖賜給了他們種種手段。總之,這三十六修士,沒有一個是易於之輩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道:「這個解滄海,就是他們去接迎的人?」

    「不是,在解滄海的前面,還站著一人……那人……」張若塵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站在解滄海前面的那人,高深莫測到了極點,明明就站在那裡,也看得清他的身形和容貌。但是,看清后的一瞬間,張若塵就忘得乾乾淨淨,完全記不起他到底長什麼樣子。

    就連那位能夠讓花藏影下跪的羅乙,此刻的臉色,也變得有些難看。很顯然,前來之人,讓他無比忌憚。

    「我還不信了!」

    羅乙調動強大的精神力,直接開天眼,向那人盯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那人有所察覺,沒有再與來往人、去行者等人寒暄,抬起頭來,向第五層雅間盯去,眼瞳中,散發出一道神光。

    頓時,羅乙的嘴裡,發出一道悶聲,雙眼流淌出鮮血,差一點仰頭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伸出一隻手,扶住羅乙,心中驚駭莫名。

    要知道,羅乙的精神力強度,絕對是遠遠超過他,但是卻擋不住對方一道眼神。這怎麼可能?

    下面那人,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羅乙捂著心口,聖心疼痛欲裂,顫聲道:「地師……此人是地師……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