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《紅日神河圖》再次展開,懸浮到離地數十丈高的半空,紅日綻放出奪目的光華,寬闊的神河環繞天初仙子等人流動,將血皇蜂阻隔在外圍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想通,血蜂修羅王不敢輕易出手的原因,向真妙小道人吩咐了一句:“注意保護百花仙子,不要讓她被別的修士偷襲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乾坤界中的黑鳳凰、白朱雀、李妙含全部都接出來,讓她們與天初仙子一起對抗血皇蜂和帝祖太子等人的攻擊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跨過神河,向神崖先生所在的方向,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喚了他一聲,擔心以張若塵一己之力,難以對付來往人和去行者二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天初仙子傳回一道精神力,道:“今日一戰的勝負關鍵,全在百花仙子一人的身上,事關生死。所以,我必須去助她一臂之力,只要擊殺神崖先生,勝利的天平就會傾向我們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知道張若塵說的是事實,可是,當她聽到“今日一戰的勝負關鍵,全在百花仙子一人的身上”,心中還是微微有些酸意,貝齒情不自禁咬了一下下脣。

    做爲一個古文明的天女,天初仙子其實也有小女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更何況,是在與她齊名的百花現在面前。

    且,說出這話的人,還是與她有過一段因緣的張若塵。先前張若塵說百花仙子是他的紅顏知己,天初仙子的心中,其實也有一些觸動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倒也不是尋常女子,很快心境就恢復平靜,控制蜿蜒流淌的神河,將獅青神子撞擊得飛出去,將其擊傷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瞥了一眼,衝出神河的張若塵,沒有理會他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以來往人和去行者的實力,足以對付張若塵,張若塵威脅不到神崖先生。

    果然,來往人和去行者,一個守在神崖先生的身旁,另一個向張若塵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向張若塵出手的是來往人,他使用五件聖器護體,體內衝出一團烏黑色的氣雲,氣雲中,探出一隻數十丈長的魔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青天浮屠塔,一擊震碎魔手,巨大的塔身,擊向來往人的本尊。

    來往人心知至尊聖器的威力強橫,嘴裡吐出一口聖血,噴在一面白色的骨頭上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塊神靈的頭蓋骨,粘上來往人的聖血後,骨頭內部涌出厚重的神力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守在神崖先生身旁的去行者,結出一道山嶽那麼巨大的金色佛手印,從半空向張若塵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與神靈頭骨對碰,頓時,驚天動地的聖道力量,向四方噴涌。

    來往人爲了擋住至尊聖器,施展出一種秘法,身體宛如氣球一般鼓脹起來,變得數十丈高,像是化爲一座人形小山。

    “噔噔。”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來往人依舊被擊退,向後連退十多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趁勝追擊,但是上方,去行者的金色佛手印轟擊下來,給他造成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向上飛去,將手印擊碎,化爲滿天金色光雨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將易皇骨杖扔出去,道:“只要你殺了去行者,我便爲你尋找足夠多的神血和大聖聖源,爲你鑄煉新的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爲定。”

    骨杖中的邪靈,發出桀桀的笑聲,化爲一尊黑色骷髏,向去行者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去行者連忙撐起道域,一道佛指,向黑色骷髏點了過去。

    指尖有雄勁的力量涌出,震得空氣發出“轟隆隆”的爆破聲。

    黑色骷髏一拳砸出去,與指勁對碰。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心沉入谷底,以他一人之力,對上掌握有至尊聖器的張若塵,有些信心不足。

    沒給來往人多想的時間,張若塵操控青天浮屠塔,以雷霆之勢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這一擊,神靈頭骨表面的神力,被打得散開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雙手,逸散出聖血,疼痛得麻木,就連神力頭骨都差點脫手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道域境的修士,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戰意濃烈,殺氣上涌,青天浮屠塔的表面,釋放出的青芒,將大地都映照成了青色。

    至尊之力給來往人造成太大的壓迫,連忙撐起道域,將神靈頭骨和五件聖器全部都打出去,與青天浮屠塔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五件聖器全部爆碎,在至尊聖器的面前,宛如陶瓷做的一樣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口吐鮮血,披頭散髮,狼狽的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遠處的血蜂修羅王,沒有想到來往人竟然會敗得這麼快,心中很是失望,於是,動了動手指。

    隨即,兩隻蜂王帶領三百多隻血皇蜂,向張若塵飛去。

    每一隻蜂王,都擁有接近道域境修士的戰力,而且智慧極高,不輸人類。

    蜂羣中,飛出密密麻麻的血色絲線,匯聚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每一道血色絲線,都是一根蜂針,穿透力可以和劍聖的劍相提並論。數百根蜂針飛出,修爲再高,都得避其鋒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藏身到青天浮屠塔的後方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密集的轟鳴聲,在青天浮屠塔上響起,撞得塔身輕輕搖晃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從塔後閃身而出,撐起八龍傘,輕喝一聲:“收。”

    所有血皇蜂,盡數被收入進傘中,包括兩隻蜂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以他現在的修爲肯定鎮壓不住這麼多蜂王,於是,直接將八龍傘扔進乾坤界,讓接天神木鎮壓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抓住機會,調動掌道規則和雷電規則,雙手抓來上千道雷電,身形與雷電一起飛出去,雙掌同時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猛然轉身,雙掌亦是打出去,與來往人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沒有調動真理規則的情況下,張若塵的掌力,比來往人弱了太多,身體如同離弦之箭飛出去,重重的撞擊在一起小山上。

    山體被撞穿。

    “去死。”

    來往人得理不饒人,從天而降,滿天雷電閃爍,一掌擊向地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掌力還沒有落下,地面就開始下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躺在地上,雙掌再次與來往人對碰。

    所不同的是,這一次,他調動出了真理規則,爆發出七倍攻擊力量,竟是和來往人拼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短暫的僵持後,沉淵古劍在劍靈的操控下,從張若塵的身上飛出,擊在來往人的胸口。

    劍,被道域擋住。

    但是,劍尖依舊在一寸寸靠近來往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眼神驚變,立即收掌,向後急速爆退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身從地上跳起,抓住沉淵古劍,施展出劍九,化爲一道劍光,一劍向來往人直刺過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再次和被道域擋住,道域是由來往人體內的聖道規則,和這片區域的天地規則,一起凝聚而成,具有極其驚人的攻擊力和防禦力。

    在劍和道域對碰的一瞬間,張若塵的體內飛出一道人影,衝入進道域,一劍擊向來往人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修煉出了劍魂……”

    來往人瞪大雙目,根本來不及抵擋劍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魂,穿透來往人的頭顱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頭顱,完好無損,可是聖魂,卻被一劍擊碎。

    道域消失。

    來往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失去了聲息。

    劍魂飛回張若塵的身體,將來往人的屍身收起,他的目光,向頭頂上方望去。只見,去行者被黑色骷髏全面壓制,敗,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沒給張若塵攻擊神崖先生的機會,血蜂修羅王以精神力,鎖定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精神力強度,比不上紀梵心和神崖先生,但是,能夠控制大批血皇蜂,精神力自然是不弱。

    “不簡單啊,才八步聖王的修爲,就能力壓兩位道域境強者。若是讓你的修爲再進一步,即便是本王,都沒把握能夠殺你。”血蜂修羅王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:“你認爲,現在就有把握殺我?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道:“你的修爲太低,即便掌握着至尊聖器,也擋不住我。我若要殺你,你擋不住三擊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試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目光,不留痕跡的向紀梵心和神崖先生瞥了一眼,能夠看出,他們二人鬥法已經進入關鍵階段,肯定無法停手。

    此刻,是他出手的最好時間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倒要看看,所謂的時空傳人,到底有什麼能耐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身形變得模糊,下一瞬,出現到張若塵的正前方,在他的腳下,是一條長長的劍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將《時空秘典》捏在手中,正要將其翻開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後,飛掠出一道威武的身影,肩寬體闊,一掌拍擊出去,與血蜂修羅王的戰劍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以力量硬拼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竟是被打得拋飛起來,落到地上,又向後倒滑出去,停到三裡之外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穩住腳步後,只感覺全身臟腑都在疼痛,心中極度震驚,居然有人能夠憑藉武道力量,正面將他擊退。

    他擡起頭,向對面那人望去。

    卻見那人,拱手向張若塵行了一禮,“太子殿下,護駕來遲,請你贖罪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