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全力以赴爆發,勢如破竹一般,將三大長老打出的七件聖器,以手中戰劍全部劈開,有的墜落到地上,有的被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那柄戰劍,似擁有摧毀世間一切物質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三大長老連血蜂修羅王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沒有擋住,便是拋飛出去,呆子更是被一道劍氣擊穿身體,胸口出現一個透明的血骷髏,傷得不輕。

    在生死關頭,血蜂修羅王爆發出來的力量,比平時更強三分。

    “你的對手,是我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頭頂上方,傳出一道爆喝聲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追了上來,掌印擡起,結成一道魔碑形態的印法,向血蜂修羅王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“來得好快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心中暗驚,在大聖之下,還從未遇到過如此可怕的對手。那人,無論是力量,還是反應速度,都達到大聖之下的頂尖層次。

    “殺戮劍道,天人合一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雙手握劍,背後的大聖戰魂膨脹起來,化爲一道巨大的陰影。

    一劍劈斬出去,與魔碑印法對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雙臂差點脫臼,向後倒退百丈,才停下,與先前橫掃一切的強勢霸道截然不同,說不出的狼狽。

    已經不是被擊退,而是遭到碾壓,對手的戰力遠遠超過他。

    屠夫從地上爬起來,目瞪口呆,道:“太強了吧,血蜂修羅王似乎毫無還手之力,張若塵是從哪裏請來這麼一尊大高手?”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出手,將血蜂修羅王留下,不能放虎歸山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紛紛喚出聖器,將血蜂修羅王團團圍住,不給他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精神力,已經恢復了一些,一雙纖柔的玉手,緩緩向上擡起。

    頓時,這片大地,方圓數百里,泥土中冒出碧青色的嫩葉,長出大量豔麗的花朵,吒紫嫣紅,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花海中,涌動着強大的精神力,隨時都能向血蜂修羅王壓制過去。

    一旦血蜂修羅王想要逃,精神力就能形成攻擊,阻止他逃走。

    若是血蜂修羅王想要自爆聖源,與衆人同歸於盡,紀梵心的精神力,也能及時壓制住他的念頭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有紀梵心在,讓血蜂修羅王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威脅,即便是在功德戰的正面戰場,遭受千千萬萬聖境修士圍攻的時候,也都沒有此刻這麼令他絕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葉子,需不需要我將青天浮屠塔借給你一用?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已經將九鳳鼎,還給了黑市,並沒有攜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笑了一聲,“殿下也太小看我,對付區區一個道域境界的修羅王,我還需要至尊聖器?信不信,五掌之內,我就能劈了他?”

    “好,若是你五掌之內,能夠劈殺血蜂修羅王,他的頭顱歸你,我們都不跟你爭。除此之外,我還送給你一件厚禮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的頭顱,能夠兌換到大量功德值,而功德值又能買到功德寶物。

    雖然說,慕容葉楓的修爲,已經達到大聖之下的頂尖層次,可是因爲以前崑崙界的天地規則殘缺,很難修煉出強大的體質。

    所以,慕容葉楓需要去兌換大量功德寶物,用來提升肉身體質,讓戰力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在場,能夠勝過血蜂修羅王的,不僅僅只是慕容葉楓,還有紀梵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慕容葉楓需要功德值,所以纔將擊殺血蜂修羅王的機會交給他。紀梵心想要出手,至少也得等到五掌之後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倒也不含糊,將全身聖氣催動到極致,體內就像是有一條條江河在流動,滂湃的聖氣從體內涌出,化爲一片鉛雲。

    數十萬道掌道規則,在鉛雲中交織,化爲一座五指山,向血蜂修羅王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五指山,高達千丈,與一座真正的古神山,沒有什麼區別,散發出來的氣息,令得在場同樣是九步聖王境界的修士都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“五指乾坤手。”張若塵念道。

    這一招,是慕容世家的絕學。

    據張若塵所知,八百年前,慕容世家的家主,都沒有將其修煉成功。張若塵的老師上官闕,曾經點評過這招聖術,覺得將它修煉到大成,能夠與聖明皇族的絕學“大星耀手”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可惜,八百年前張若塵的修爲太低,根本接觸不到“大星耀手”那樣的高深絕學。

    皇族的千萬冊武學典籍,早已不知下落蹤跡,可能被池青中央帝國奪走,也有可能被護龍閣提前轉移,甚至有可能在明堂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硬接五指乾坤手,血蜂修羅王被打得沉入進地底,全身皮膚都裂開,體內飛灑出大量聖血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心中極度驚駭,不敢再招惹慕容葉楓,想從地底遁走。

    “哪裏走?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釋放出道域,籠罩方圓數十里之地,將張若塵等人全部都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只感覺空間,猶如變得凝固,想要動一下手指都很難。不僅如此,他想要調動時間的力量,也變得極其困難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與來往人和去行者交手,根本沒有這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應該是因爲,來往人和去行者都是剛剛達到道域境界,修煉出來的道域,還不夠強大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的道域,無論是強度,還是大小,都遠勝他們。

    道域釋放出來,將地底的的血蜂修羅王鎖定,隨後,將其強行拉扯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的手掌,擊在血蜂修羅王的胸口,與血蜂修羅王手中的戰劍對碰在一起,再次將他打得飛出去。

    在道域中,慕容葉楓的速度快得驚人,沒等血蜂修羅王落地,第三掌便是擊在了他的背部。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也修煉出了道域,可是他的道域,比不過慕容葉楓的道域,所以被全面壓制,即便擁有大聖戰魂,也沒有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半晌後,血蜂修羅王的鎧甲被打得碎裂,肉身爆開,有大片血雨,從半空灑落下來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託着一具殘破的屍身,墜落到地上,衝着張若塵一笑,“怎麼樣,剛好五掌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掌拍擊,心中喜悅,道:“厲害,看來我還要繼續努力修煉,才能與你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以殿下的天資,超過我只是時間的問題。反倒是我,多修煉了八百年,也不見得就比殿下厲害多少,實在是羞愧。”慕容葉楓道。

    緊接着,慕容葉楓又道:“血蜂修羅王的屍身,還有他的那柄戰劍,我可不會客氣,收下了!你們若是有意見,可以找我家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衆人自然不會有意見,畢竟他們並沒有出多少力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說的大禮呢?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目光中,帶着一抹期待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戰鬥還沒有結束,先解決了戰魂星的敵人,那份大禮,肯定會給你。”

    血皇蜂依舊還被困在《紅日神河圖》中,包括四隻蜂王,一共足有數百隻。

    紀梵心對血皇蜂很感興趣,向天初仙子走了過去,道:“我有一株聖花,散發出來的花香,可以控制血皇蜂。我看天女殿下,似乎只能困住血皇蜂,卻無法將它們收服。不如,將它們讓給我。”

    屠夫、呆子、李妙含都是一喜,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淡淡的道:“百花仙子的技藝超凡,令人佩服,不過,收服血皇蜂只是一件小事,還難不倒洛姬,只是要花費一些時間而已。”

    只要是個人都能聽出,天初仙子有與紀梵心較勁的意思,似乎是在爭一口氣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這兩位名動天庭的仙子,怕是有舊仇,若是鬥起來,就有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盼點好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沉思之色,難道真被姜雲沖和紀梵心說準,他在天初仙子的心中,還是有一些分量?

    不知爲何,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天初仙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當時,就是那道靚絕的背影,擋在張若塵的前方,替他擊退血蜂修羅王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打開眉心的豎眼,瞳中出現五彩斑斕的星雲光團。

    這隻豎眼,能夠看到天下萬物的精神意志,同時,也能釋放出強大的精神意志。使用豎眼的力量,天初仙子抹去了血皇蜂的精神意志,又給予了它們新的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的那隻豎眼,每天只有使用一次。

    強行動用第二次的後果,便是眼中滴淌出緋紅的血液,那張精緻絕倫的臉蛋,變得與陶瓷一般的白,一點血色都沒有。

    收服血皇蜂后,天初仙子飽滿的酥峯猛烈起伏,眼前一片昏黑,差一點暈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去攙扶,可是李妙含先一步扶住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了天初仙子片刻,剋制住自己,沒有走上前去,道:“屠夫兄弟,呆子兄弟,你們留下來照顧天女殿下。葉子,仙子,我們先去解決那位鬼族強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、慕容葉楓、紀梵心重新進入血霧,來到神血湖畔的時候,只見到滿地都是屍王的血肉碎片。

    包括那尊大聖屍王,都被凍入進一座冰山裏面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站在血肉碎片之中,渾身散發着陰冷的氣息,對着張若塵等人說道:“你們來遲了,閶已經逃走。若不是,這些死物牽制住了老身,老身定要擊碎他的鬼王體,讓他魂飛魄散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