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紀梵心動用精神力探查,收索整個戰魂星,沒有尋到閶。

    “閶多半是察覺到仙子和葉子來了戰魂星,於是,果斷遁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遺憾的道:“真是可惜,讓他逃走,必定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和呆子服下療傷聖丹,傷勢漸漸穩定下來。

    衆人來到神血湖畔,繼續採摘獸形聖藥。

    每一株獸形聖藥都相當寶貴,不僅能夠直接提升修爲,還能增加聖魂強度和精神力,是任何一個聖王都像搶奪的寶物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四株十萬年年份的獸形聖藥,讓曲山老母、慕容葉楓、紀梵心都十分心動,在他們聯手之下,藉助張若塵的青天浮屠塔,將它們全部鎮壓。

    四株十萬年年份的獸形聖藥,曲山老母、慕容葉楓、紀梵心、張若塵,每人一株。

    等到獸形聖藥採摘得差不多的時候,張若塵來到神血湖畔,取出水星葫蘆,收取神血。

    湖中的神血,蘊含極其陰寒的力量,不能直接吞服煉化,但是,卻可以用來製作頂級符的墨汁,還能用來幫助邪靈凝聚肉身。

    用途很廣,價值非凡。

    紀梵心、天初仙子、真妙小道人等人,也都各自取出特殊的器皿收取神血。

    一湖神血,堪稱是一座神級寶藏。

    隨着衆人不斷收取,湖面開始下沉,神血的下方,一些血紅色的寶石,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是神血晶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的眼睛亮了起來,撿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神血晶,竟是有三十多萬斤重,密度高得嚇人。

    所謂“神血晶”,乃是神血和大量天地聖氣一起,凝聚出來的結晶,是煉器寶材,可以用來煉製十耀萬紋聖器以上的戰兵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一連收起數十塊神血晶,大笑一聲:“憑藉這些神血晶,足以煉製出一具十耀萬紋聖器級別的聖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收了一些神血晶,準備煉入八龍山和九龍輦,提升它們的品階。

    就在湖中神血越來越少的時候,石柱上,那具星空巨鱷的頭部,長出一根紫色藤蔓。

    那根藤蔓,是蟒蛇形態,只不過身上的鱗片,卻是紫紅色的花朵。

    一朵紫花,一片鱗。

    蟒蛇藤蔓順着石柱向下延伸,越來越長,越來越粗壯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察覺到的時候,蟒蛇藤蔓距離地面,已經不足千米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驚呼一聲:“不好,還有一株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株獸形聖藥有些怪異,大家趕緊退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眉宇間露出凝重的神色,因爲,以她的精神力強度,都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蟒蛇藤蔓發出一聲長嘯,以更快的速度向下俯衝,身上的紫紅色花朵,綻放出奪目的光華,將大半個戰魂星都照耀成紫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修爲較弱的李妙含、黑鳳凰、白朱雀等人,收入進乾坤界,緊接着,拖上還想繼續收取神血的真妙小道人,向血霧外衝去。

    “呼嘶!”

    蟒蛇藤蔓衝到地面,掀起厚厚一層泥塵。

    蟒蛇藤蔓的速度實在太快,所有人一起逃,很有可能都逃不掉,於是,慕容葉楓、紀梵心、曲山老母主動停了下來,各自打出最強的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蟒蛇藤蔓嘴裡吐出一口精神力風暴,將紀梵心結成的十二道精神力防禦,全部都沖垮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身後看了一眼,將青天浮屠塔扔出去,道:“葉子,接住。”

    慕容葉楓接住青天浮屠塔,手掌在塔身上面一按,頓時,青天浮屠塔變得足有一座山嶽那麼巨大,釋放出浩蕩無邊的至尊之力,與精神力風暴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曲山老母和紀梵心出現到慕容葉楓的身後,各自打出一掌,擊在青天浮屠塔上面。

    從塔中涌出的至尊之力,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以他們三人之力,加上青天浮屠塔,即便是遇到大聖都能硬扛。

    蟒蛇藤蔓打出的力量,與至尊之力對碰,打得戰魂星不停顫動,戰魂星外圍的水面,則是掀起十數丈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心知,就算擁有至尊聖器,也不是蟒蛇藤蔓的對手,只能且戰且退。

    退到血霧外面,纔有機會脫身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星空巨鱷的屍身,嘴裡吐出一口暗紫色的氣霧,融入蟒蛇藤蔓的體內。

    蟒蛇藤蔓的聖軀,快速生長,並且長出一些水桶粗細的小藤蔓分支,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。有的小藤蔓,饒過青天浮屠塔,出現到慕容葉楓三人的身後。

    “它到底是什麼生靈,與星空巨鱷是什麼關係?”曲山老母有一種不妙的預感,今天恐怕是很難逃出戰魂星。

    “我們已經到了血霧的外圍,再堅持片刻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道:“不好,藤蔓已經延伸到血霧外面,封住了我們的退路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和曲山老母回頭一看,只見,身後的天空和地面,交織着數十條藤蔓,每一條藤蔓都是一條氣息龐大的巨蟒。

    他們所在的這片地域,猶如化爲禁錮牢籠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操控青天浮屠塔,不知擊碎了多少根藤蔓,他們三人終於殺出血霧。

    可是,卻絕望的發現,有更多蟒蛇藤蔓從地底衝出,將他們團團包圍,想要逃出戰魂星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後方,一大片紫色的光霧,浩浩蕩蕩的涌來,席天卷地,在光霧中,可以看見兩隻水潭大小的兇惡眼睛,眼神攝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他們三人的身旁,出現一圈空間漣漪,張若塵衝了出來,將一張捲袖打出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捲袖展開,凝成一座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光芒一閃,四人消失在戰魂星,出現到數十萬裡之外。

    站在遼闊無邊的水域上,饒是以慕容葉楓、紀梵心、曲山老母的心境,都是驚魂未定,隨後,長長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終於是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半日後,等到張若塵一行人,再次來到戰魂星附近的時候,發現那顆星球完全被紫色藤蔓覆蓋,散發出妖異的紫芒。

    而且,星體在劇烈顫動,有震天動地的吼聲傳出。

    站在萬里外,張若塵都感覺到耳膜疼痛,可想而知,吼聲形成的音波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眼神凝重,道:“難道星空巨鱷沒有死透,想要脫困而出?”

    衆人的心,皆是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傳說中,星空巨鱷能夠一口吞掉一顆星球,若是它活了過來,整個洛水還不變成它的天下?

    “我的趕回九曲天星,將天初文明的修士接走。”天初仙子的星眸中,盡是憂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且慢,有變化。”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戰魂星的極地,那根數百萬米高的石柱的表面,浮現出大量金文,散發出耀眼的光華,照亮方圓數萬裡的水域。

    嘶吼聲漸漸消失,戰魂星停止震動。

    不過,覆蓋星球的紫色藤蔓依舊還在,令得張若塵等人不敢再次踏上戰魂星。

    在這片水域,觀察了三天,戰魂星沒有再出現變化。

    “看來那根石柱是極其非凡的寶物,可以鎮壓星空巨鱷。”曲山老母臉上的緊張之色完全消失,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深深皺眉,道:“星空巨鱷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態?死,還是活着?”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神,不是我們的修爲境界,可以理解。據說,就算神死去,依舊有神魂和神念,遊離在天地間,可以以另一種狀態永恆於世間。甚至,他們的神魂和神念,還有可能融入先天元靈,進入胎兒體內,轉世再修。”

    “星空巨鱷多半沒有死透,否則何必將它鎖起來?”

    衆人回到九曲天星,有的養傷,有的則是閉關修煉,消化戰魂星一役的收穫,爭取讓修爲再進一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得到了大量獸形聖藥,又從來往人和去行者等修士的身上,搜出不少聖丹、聖藥、功德寶物。

    因此,迫不及待煉化了起來。

    進入時間比例四比一的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張若塵將一株獸形聖藥取出,聖藥形似青狼,已經有七萬年年份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雙掌釋放出淨滅神火,將青狼煉化成一粒粒青色液滴,全部吞服進嘴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立即浮現出一層青芒,一股清涼的力量,涌入進聖心,精神力頓時飛速提升。而他本就相當強大的聖魂,則是變得更加凝實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將獸形聖藥,種植到乾坤界中的神土藥園,而是全部都煉化。

    這些獸形聖藥,具有霸道、兇厲的意識,栽種要神土藥園,難保不會吞噬別的聖藥。這是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張若塵覺得這些聖藥,之所以會變成獸形,而且具有強大的聖魂和精神力,很有可能與星空巨鱷有一些聯繫。

    不將它們抹殺,很有可能會留下隱患。

    一連煉化近百株獸形聖藥,張若塵氣海中的聖道規則數量,增加了近百萬道,總數達到三百七十多萬道,修爲提增一大截,堪比五六年苦修的成果。

    聖魂的進步更大,強度幾乎是以前的一倍。

    精神力的提升最爲明顯,達到五十八階的巔峰,距離五十九階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最後一株獸形聖藥,這株聖藥,形態很像是一隻鳳凰,足有數十丈高,散發出瑰麗奪目的光華。

    鳳凰獸形聖藥散發出來的氣息,不弱於一位道域境的強者,幸好紀梵心在它身上,刻下了禁錮銘紋,張若塵才放心將它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株十萬年年份的獸形聖藥!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煉化,而是將鳳凰獸形聖藥重新收起來,覺得它更合適木靈希,準備當作禮物送給她。因爲,接下來,張若塵準備前往中域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已經有能力去追查,八百年前,聖明中央帝國的“宮變事件”。

    無論是什麼原因,當年的那些人,必須給他一個交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