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青天浮屠塔,調動聖氣,將其催動,化爲一座數百丈高的巨塔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剛剛踏入塔中,一刀凌厲的刀光,便是攜帶大聖之力,向他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是大聖聖屍的那柄刀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準備,翻開《時空秘典》,呈現多元空間,使用空間力量,將那柄戰刀困住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戰刀的表面,銀光四射,發出刺耳的鳴響。

    只是刀鳴聲,形成的勁氣,就足以將聖者境界的修士,撕裂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還敢放肆,信不信將你焚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一隻銀色的蜈蚣,從刀中飛出,長達三十餘丈,外殼猶如是用白銀鑄煉而成,圍繞刀體蜿蜒爬動,發出“哧哧”的摩擦聲,有大量火花飛落下來。

    它是刀靈,已經凝聚出道體。

    從銀色蜈蚣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與道域境強者相比,也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小輩,本座乃是使用渡劫真火,花費三年時間,煉成的道體。你能焚煉得了我?”蜈蚣說道。

    “渡劫真火有什麼了不起?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焱神腿的力量,腿部涌出大量炙熱的火焰,讓青天浮屠塔內部,完全被火焰充斥,化爲一座熔爐。

    焱神的力量和氣息,嚇得蜈蚣膽顫心驚,結結巴巴的道:“神……是神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煉不煉得了你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銀色蜈蚣陷入沉默,不敢繼續與張若塵叫板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交出意識元靈,臣服於我。”

    畢竟是一柄刀,銀色蜈蚣也想尋覓一位新主人,一位能夠讓它變得更加強大的主人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男子,雖然修爲不高,無法與他的原主人相提並論,可是卻擁有至尊聖器,而且能夠調動空間力量,未來前途無量。

    臣服於他,並不是什麼壞事。

    “臣服,我臣服,主人。”

    銀色蜈蚣吐出一顆銀色珠子,緩緩向張若塵飛去,那是它的意識元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銀色珠子,檢查了一番,隨後,將其收入進氣海,調動乾坤界的力量,將它鎮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,向虛空一伸。

    銀色戰刀自動飛過去,落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進行探查,發現刀體中的銘紋數量,竟是達到十萬零三千四百道,果真是一件十耀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這柄刀,足以與明帝曾經使用的十龍刀,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“好刀,可惜我修煉的不是刀道。”

    在刀的內部,有一處混混沌沌的空間,儲存有海量大聖之力。

    銀色蜈蚣正是能夠調動大聖之力,所以爆發出來的力量,才能與道域境的強者叫板。實際上,它自身的力量,並不是很強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將此刀,交給一位刀道高手,爆發出來的威力,必定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將這柄刀交給本座如何?”邪靈的聲音,從易皇骨杖中傳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易皇骨杖取出,問道:“你修煉的是刀道?”

    “哏哏,本座曾經可是大聖,精通百家之道,在刀道上面的造詣,足以排進平生所學的前三。”邪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倒是可以給你。”

    邪靈的戰力,已經達到道域水平,若是有一柄十耀萬紋聖器級別的刀輔助,戰力必定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緊接着,邪靈又道:“你鑲嵌在骨杖上的大聖舍利,能量已經快要消耗殆盡。必須儘快幫我鑄煉肉身,只有擁有肉身,我纔有可能重新達到大聖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就不能轉修鬼道?”

    “修煉鬼道哪有那麼容易,每提升一層境界,都要渡一次鬼劫,渡不過,就要魂飛魄散。再說,我的頭顱和脊樑骨都還在,只要你去求月神大人,她肯定願意出手,幫我重鑄身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需要月神出手?”

    “爲一尊大聖重鑄肉身,本來就是逆天之事,哪有那麼容易?只有月神那種古之大神,纔有逆天改命的手段。”邪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暫時還不會迴天庭,再等一等。若是佛帝舍利的能量耗盡,我這裡還有一枚大聖聖源,或者給你鑲嵌一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說着,張若塵將那具已經腐爛的大聖聖屍取出來,準備動用青天浮屠塔,強行破開不朽聖體,取出它體內的聖源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邪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邪靈陰測測的一笑:“既然暫時無法鑄煉屬於自己的肉身,倒是可以先借它的肉身一用。”

    易皇骨杖從張若塵的手中飛出去,落到大聖聖屍的身上,骨杖中,涌出大量濃密得就像墨汁一般的邪氣,形成一個氣繭。

    氣繭緩緩的飛起來,懸浮到半空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助本座一臂之力。”邪靈急切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催動體內的聖氣,涌入進左腿,激發出焱神腿的力量,調動熊熊火焰,向氣繭涌去,煉化易皇骨杖和大聖聖屍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一夜過去,張若塵也不知將體內的聖氣,耗盡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終於,易皇骨杖和大聖聖屍融爲一體,化爲一具活死人。

    大聖聖屍睜開雙目,沒有眼球,只有兩團邪焰在燃燒,看了看雙臂,嘴裡發出嘶啞的大笑聲:“終於又有了肉身,還是一具不朽聖軀,好,真好。”

    不朽聖軀的防禦力,在聖王之下,堪稱無敵。

    邪靈的雙拳一捏,全身邪氣運轉起來,頓時,在他皮膚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大聖紋路,使得周圍空間的天地規則,以他爲中心旋轉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具大聖屍,就像是一件充滿玄秘的戰器。

    邪靈正在不斷獲取,大聖屍內部的玄秘,只要將那些玄秘全部掌握,戰力還會突飛猛進。今後,遇到血蜂修羅王那種級數的強者,也能硬拼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給了他一些生命之泉,將泉水吞服,大聖屍腐爛的地方,重新長出血肉和皮膚,不再像以前那麼猙獰恐怖。

    “控制一尊大聖奴僕,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。”紀梵心的聲音,從林中傳來。

    隨着淡淡的花香傳出鼻尖,紀梵心的絕美身姿,出現到張若塵的眼前,氣質清淡,像是能夠與周圍的草木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邪靈的戾氣很重,大量邪氣從背部涌出,冷視紀梵心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一雙鳳眸,向它瞥了過去,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散發出來,將邪靈震懾住。

    說到底,邪靈並不是真正的大聖,遇到紀梵心這種精神力強者,就像是遇到了剋星,很是忌憚。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張若塵呵斥一聲。

    邪靈不敢違抗張若塵的命令,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紀梵心,道:“仙子的修爲,應該是突破了一個大的境界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恭喜!以仙子現在的實力,即便只用武道力量,恐怕都能壓制一些道域境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提升速度,難道不是更快?竟然都突破到了八步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其實是相當吃驚,心中猜測,張若塵肯定是掌握有一種時間寶物。只有時間寶物,才能讓他,如此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以你現在的實力,遇到道域境的強者,都能抗衡。我們是不是可以出發去取接天神木的本體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仙子如此迫切想要得到接天神木,我們現在就可以出發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本體,對張若塵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它,不僅僅代表的是一具神屍,還有別的用途。

    比如,煉丹,煉器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新苗,曾經說過,在接天神木本體的內部,具有無比神秘莫測的寶物,是接天神木億萬年時間孕育而成,能夠助修士悟道,能夠讓修士長生不老,甚至隱藏有成神的秘密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你要的神石,千蕊界的修士,已經送到千水王城,我們可以順路去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紀梵心一起,去向天初仙子告辭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盤坐在第三條通天河的河畔,長長的髮絲垂入進水中,肌膚如同羊脂玉一般細膩。她的傷勢已經恢復,不僅如此,修爲也有不小的突破。

    此次去戰魂星,每一個活下來的修士,都得到了巨大好處。

    得知張若塵和紀梵心的來意,天初仙子的鳳眸中,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:“你們要走?”

    沒等張若塵開口,紀梵心先一步開口,道:“有一件重要的事,我和張若塵已經計劃了很久,必須去一趟北域。天女殿下若是有興趣,可以與我們同行,說不一定可以獲取到大機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覺得紀梵心就是唯恐天下不亂,怎麼能邀請天初仙子一起去北域?

    《九仙美人圖》上有一位仙子,與他同行,就足以讓天下修爲爲之羨慕和仇視。

    若是兩位仙子,與他同行,消息走漏出去,必定引起轟動,不知多少修士會嫉妒得眼睛發紅,視他爲眼中釘肉中刺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沒有立即回拒紀梵心的邀請,而是陷入沉思,隨後道:“我想與張若塵單獨談一些事,仙子可以迴避片刻嗎?”

    紀梵心向遠處退去,退走的時候,還對着張若塵意味深長的一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靜靜的站在天初仙子身後,見她一直沉默不語,於是主動打破沉寂,道:“其實,我和百花仙子只是盟友,關係沒有天女殿下想的那麼親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其實挺好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緩緩站起身來,青絲在白衣間搖曳,整個人清純而靈秀。她盯着眼前的神河,道:“不用去北域,我有一次機緣,現在就可以送給你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