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別的東西,拿出來拍賣,也就作罷。

    但,《天魔石刻》卻是崑崙界的傳承,一界之寶,怎麼可以流失到異界修士手中?

    這是張若塵絕對不能容忍的事!

    姜雲沖道:「這幅《天魔血斧圖》,是一位修士,寄存在天絕閣拍賣。他不需要聖石,只想換取一些他現在需要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東西?」有人問道。

    姜雲沖道:「神級劍法秘籍,十萬年古聖葯,天品聖丹,王品聖丹,神石,神遺古器,至尊聖器,或者是鍛造至尊聖器的材料。誰拿出來的東西,能夠讓他滿意,《天魔血斧圖》就歸誰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如同蔫掉的茄子,皆是搖頭嘆息。

    姜雲沖說出來的這些寶物,任何一種都是稀世罕見的瑰寶,哪裏是他們拿得出來?

    第三層雅間,走出一位肩寬體闊的紅皮膚男子,手裏捧著一隻翡翠盒,道:「我有一枚天品聖丹,歸鴻丹。」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紅皮膚男子打開翡翠盒,頓時濃烈的丹香,充斥整個天絕閣。

    盒中,那枚歸鴻丹,宛如一顆明珠,溫潤生霞,成千上萬道銘紋,在其內部流動。

    讚歎聲和驚呼聲響起,也有大量貪婪的目光投過去。

    姜雲沖道:「若是閣下,只有一枚歸鴻丹,還不足以換取到《天魔血斧圖》。」

    紅皮膚男子頗為失望,收起歸元丹,退回雅間。

    第四層的一間雅間裏面,走出一道鬼氣森森的老者,取出了一塊半丈高的晶石,在晶石內部,封著一株銀色的奇花。

    「我有一株十萬年古聖葯,可能換取《天魔血斧圖》?」那位鬼氣森森的老者道。

    姜雲沖的目光,盯向第五層西邊的雅間,似乎是在與某人溝通。

    片刻后,姜雲沖搖了搖頭,道:「一株十萬年古聖葯,顯然是不行。若閣下有更多的十萬年古聖葯,倒是可以考慮。」

    更多的十萬年古聖葯?

    古聖葯又不是大白菜。

    不過,眾人根據姜雲沖的目光,猜測出,《天魔血斧圖》的賣家,多半是在第五層西邊的雅間中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,像姜雲沖這種修為絕世的人物,怎麼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?

    接下來,各個雅間的聖境修士,紛紛現身,有的拿出十萬年古聖葯,有的拿出頂級劍法秘籍,有的拿出一小塊煉製至尊聖器的材料。

    猶如斗寶大會,各顯神通,讓在場的修士大開眼界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低調的強者,暗暗將那些修士和寶物都默記下來,動了殺人奪寶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幅《天魔血斧圖》,倒是暴露了不少修士身上的重寶,可以想像,今夜之後,東域聖城恐怕是會有一場血雨腥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東邊那間雅間,自言自語的道:「看來解滄海出現在天絕閣,就是為《天魔血斧圖》,他也該出價了吧?」

    果然,片刻后。

    東邊雅間打開,解滄海那高大傲然的身影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天絕閣中的光和熱,都被解滄海吞噬,所有修士的目光,不約而同凝聚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「我有三株十萬年古聖葯,外加一塊太一祖石,能否換取《天魔血斧圖》?」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吶!三株十萬年古聖葯?」

    「此人是誰,怎麼有這麼大的口氣,不會是吹牛的吧?」

    「十萬年古聖葯一般都誕生出了靈智,擁有強大的修為,一個聖王怎麼可能,掌握有三株?」

    天絕閣中,也有一些見識過人之輩,將解滄海的身份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頓時,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傳出,不知多少修士都露出恐懼和敬畏的神色。

    姜雲沖問道:「賣家想知道,解先生的那塊太一祖石有多大?」

    解滄海的嘴角一勾,心知有戲,於是將一塊磨盤大小的石頭取出來。

    那塊石頭,散發出金黃色的光華,與黃金不一樣,沒有金屬光澤。光芒極其刺眼,每一道光,都像是一把利劍。

    在場的聖境修士,紛紛閉上眼睛,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張若塵屏住呼吸,道:「如此巨大的一塊太一祖石,足以用來煉製一件至尊聖器的初體。」

    太一祖石,為五行極致物質之一。

    五行極致物質,又是宇宙中,最頂級十種物質的其中一種。

    三株十萬年古聖葯,加上一塊太一祖石,那位賣家顯然是已經動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等待,推開雅間的大門,站到欄桿的邊緣,揚聲道:「本太子也有一件寶物,不知道能不能換取《天魔血斧圖》?」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取出齊生的滅神十字盾,向下方一拋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沉重的滅神十字盾,宛如白色巨石十字架,上面沾染有古老的神血,插在一樓大堂的中心,足有五層樓那麼高,極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的器靈強橫,張若塵無法掌控它,而且存在很多不穩定因素,因此才決定將它拿出來換《天魔血斧圖》。

    「這件寶物……當真是相當了得……」

    姜雲衝出現到滅神十字盾的下方,手指輕輕撫摸,有着一道道血色光紋,從盾中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「沒有使用聖氣催動,都釋放出強大神威,絕對是一件來頭很大的戰兵。」

    「不會是一件至尊聖器吧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雲沖的耳朵輕輕動了動,隨即雙手抱拳,笑道:「恭喜恭喜,賣家覺得你的這件戰兵,相當符合他的需求,已經答應與你交換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快就答應了?」張若塵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本就不凡,大聖恐怕都會出手搶奪,對方急着交換,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解滄海對《天魔血斧圖》志在必得,怎麼可能拱手讓人?

    解滄海的身上殺意涌動,使得整個天絕閣的修士,如墜冰窟,全部都懾懾發抖。

    「小輩,你今天的所作所為,有些太過分了!」解滄海的語氣,陰沉至極。

    雖然,修為與解滄海差距巨大,但是張若塵卻絲毫不懼,與其對視,道:「大家都是憑本事,憑財力,購買寶物,本太子哪裏做得過分?解滄海,你好歹是道域境的強者,怎麼氣量那麼小?」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解滄海一拳擊在欄桿上,頓時,天絕閣中的防禦陣法銘紋,全部被激活。

    強大的聖勁氣浪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其中一道氣浪擊中,身體宛如遭受一座神山撞擊,向後倒退了兩步,發冠碎裂,長發披散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怒吼一聲:「老匹夫,我乃是焱神的秘傳弟子,難道還怕了你?」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左腿中的赤紅色規則紋路,匯聚到雙手,頓時掌心浮現出兩片熊熊燃燒的火雲。

    解滄海收起身上的聖威,有些詫異,道:「你是焱神的秘傳弟子?」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一聲,強硬的道:「解滄海,你若是想要動手,本太子一點都不懼你。要戰,我們就分出生死。」

    焱神是功德神殿的神靈,更是天堂界的巨擘。

    解滄海背後的黑魔界,說到底其實是天堂界的小弟。遇到天堂界同境界的修士,解滄海都要矮一頭。

    焱神的秘傳弟子,身份地位崇高,自然是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解滄海向神崖先生和大曦王等人傳音:「此人真的是焱神的弟子?」

    神崖先生皺起眉頭,道:「焱神收的親傳弟子、記名弟子數量眾多,不好說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道:「此人身上的氣息,與焱神一模一樣。而且那股氣息,蘊含神威,估計是焱神賜給他了一件了不得的至寶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是焱神的親傳弟子?」

    「焱神的親傳弟子,只有商子烆一位,怎麼可能冒出來第二個?」

    半晌后,解滄海收起殺意,浮現出一道笑容,道:「既然殿下是焱神的秘傳弟子,那麼,大家就是自己人,一切好商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笑。

    冒充焱神的秘傳弟子,是張若塵想出來的破局之法。

    這一招,有很大風險,無疑是將他推到了風頭浪尖,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「殿下可否借一步說話?」解滄海向張若塵發起邀請。

    「我想沒那個必要。」

    無論是神崖先生、解滄海、絕岩狐這些老傢伙,還是大曦王這位天之驕女,都是極其精明之輩。張若塵若是真的與他們近距離接觸,肯定會露出破綻,到時候,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見好就收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下方的姜雲沖,道:「成交了吧?」

    「成交。」姜雲沖含笑的道。

    不過,在說出「成交」二字的時候,姜雲沖的另一道聲音,在張若塵的腦海中響起:「《天魔血斧圖》是用來釣解滄海這條魚,想要破東域聖城的危局,就將圖給他。一位地師在場,隨時可能聽到我們的對話,不要傳音給我,問我為什麼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瞳中,一道驚異之色,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面色不變,但是,他的心中,卻如掀起驚濤駭浪一般。

    「難道姜雲沖真的是……」

    見到姜雲沖的時候,張若塵就有所猜測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更加肯定了幾分,姜雲沖多半是崑崙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拿捏不準的是,他到底是崑崙界的隱世強者,還是從十萬年前的沉睡中蘇醒過來的天之驕子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