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拍賣會結束,天絕閣中,有的修士離開,有的選擇留下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表面上,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實際上,因為種種絕頂寶物暴露出來,氣氛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雅間中,張若塵坐在桌案旁邊,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因為張若塵知道,「焱神秘傳弟子」的身份,使得他成為神崖先生重點關注的對象。雅間的牆壁上刻有銘紋,但,擋不住一位地師的探查。

    羅乙顯然是一個相當精明之人,每次項楚南準備開口的時候,都會被他打斷,然後一起有說有笑的喝酒。

    桌案上,有一盞銅燈,散發出來的柔和光華,將整個雅間照亮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一處例外,便是,燈下那小小的一片黑暗區域。

    此刻,一隻很像蚊子的小蟲,從地板的蟲洞裏面鑽出,扇著翅膀,飛到燈下那片黑暗區域內。

    沒有人會去注意,一隻針尖大小的蚊蟲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表面上是在研究,剛剛得到的三株十萬年古聖葯,實際上,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隻蚊蟲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,那隻蚊蟲,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它的頭,像是蛇,頸比身體還要長。

    「太古遺種,蛇頸蚊。」

    蛇頸蚊在那片燈光照不到的區域,使用爪子,對着張若塵比劃出一個個文字。

    「進攻東域聖王府的時間,是在三個時辰后,同時向八十座東域聖王府分城和主城發難。」這隻蛇頸蚊,必定是姜雲沖派遣出來,將消息傳給了他。

    地師的精神力太強,看來姜雲沖也是相當謹慎。

    「這麼快就動手,根本不給我準備的時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站起身,對着雅間中的眾人說道:「此次來東域聖城,收穫頗豐,是時候回天庭界,購買一批聖丹,衝擊更高的修為境界。走。」

    以張若塵為首,羅乙、項楚南、慕容月等人,一步步走下樓梯。

    姜雲沖站在一樓大堂,與張若塵對視一眼,笑道:「殿下這麼快就離開天絕閣,不再留幾天?瀲曦仙子和天初仙子,兩位艷絕天下的神女,都還在這裏做客呢!」

    「溫柔鄉是英雄冢,兩位仙子就算再美,那也是九天之上的無瑕雲彩,根本不會做我這個凡人的太子妃。與其朝思暮想,念念不忘,不如早些斷了念頭。閣主,後會有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姜雲沖一眼,隨後走出天絕閣。

    絕岩狐笑道:「這個狂徒,倒是有幾分自知之明,若是他敢打瀲曦仙子的主意,他的師兄商子,必定會給他一個沉痛的教訓。仙子,本公子沒有說錯吧?」

    「有點不對勁。」大曦王的黛眉,輕輕一蹙。

    絕岩狐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    大曦王道:「那些顯露出寶物的修士,全部都留下天絕閣,不敢離開,就是怕被有心之人盯上,遭到截殺。此人為何要在這個時間離開?」

    「他那麼狂妄,有什麼事,是他不敢做的?」絕岩狐道。

    大曦王搖頭,道:「他雖然狂妄,但是,從他敲詐解先生的所作所為來看,卻是相當精明。精明的人,怎麼會做愚蠢的事?」

    解滄海道:「要不我追上去驗一驗他?」

    從張若塵走出天絕閣那一刻,神崖先生的精神力,便是一直鎖定着他。

    這時,神崖先生的眉頭一皺,道:「離開天絕島大概五百里后,他的氣息,突然消失不見,以老夫的精神力都有些探查不清。那些覬覦十萬年古聖葯和太一祖石的修士,全部都被他甩掉。」

    「此人絕對有問題,不能放他離開。」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神崖先生也覺得反常,道:「你去吧!不過,還有三個時辰,就是發動總攻的時候。在此之前,你得去收拾掉那個巨大的威脅,不要耽誤了正事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一群不成氣候的小輩而已,本聖只需抬抬手指,就能收拾他們。」

    解滄海化為一道黑色魔光,衝出天絕閣,向那片遼闊無邊的海域中飛去。

    姜雲沖向消失在天邊的黑色魔光看了一眼,嘴角浮現出一道不為人察的笑意,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。

    飛出天絕島五百里后,張若塵激活佛帝佛珠的力量,隱藏氣息,藏入進一座小島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又調動空間規則,凝結成一座巨大的空間領域,包裹住小島,使得小島消失在了海面。

    「怎麼突然就消失不見?」

    「肯定藏身在附近,不可能逃遠,大家一起尋找。找到之後,合力將他擊殺,平分他身上的寶物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那些想要搶奪十萬年古聖葯和太一祖石的修士,數量眾多,分散而開,尋覓張若塵的蹤跡。

    三百裏外,張若塵站在小島地勢最高的地方,眺望那片海域,道:「無論如何,我們不能讓神崖先生那群修士,徹底掌控東域聖城。既然他們想要攻破八十一座東域聖王府,那麼我們,便想辦法牽制住他們,或者是截殺他們派出去的修士。」

    「如今,敵在明我在暗,我們得充分利用好這個優勢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道:「既然大哥要干,我項楚南自然是跟着一起干,戰他個天翻地覆。羅乙兄弟,你干不幹?」

    羅乙道:「若是神崖先生控制了東域聖城,不符合我們上元宗的利益。今晚,便羅某捨命陪大家瘋一回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的道:「今夜這一戰,我們只能各自為營。記住,不是要大家與他們拚命,只需要暗中襲擾就行。若是遇到不可抵擋的強者,立即退走。無論東域聖王府有沒有被攻破,明天正午時分,我們所有人都到天坤渡口會合。」

    項楚南、羅乙、慕容月、邪成子、陸懷玉……,張若塵座下能夠調動的聖境高手,各自攜帶一顆佛帝佛珠,沖了出去,消失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留在小島,靜靜的等待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道魔光,沖開雲層,降臨到三百裏外的那片海域。

    是解滄海。

    海域中,所有聖境修士,全部都被解滄海身上散發出來的聖道威勢驚懾住,眼中浮現出恐懼之色。

    「不想死,立即滾。」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誰敢招惹解滄海?

    那群聖境修士如逃一般,紛紛退走,消失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不對……

    還有一人留在海面,坐在一隻小舟上,留着一頭血紅色的長發。長發,宛如一根根柳條,垂入進水中,使得周圍的海水都變成血色。

    他,極其高貴優雅,容貌俊美異常,並不是那種陽剛的美,反而有些陰柔。

    若他男扮女裝,美貌足以比得上《九仙美人圖》的九位仙子。

    可他,的的確確是個男子。

    他手捧一卷竹簡,細細研讀,在海面上,在星光下,美輪美奐,恐怕是能夠折服天下所有女子的心。

    解滄海畢竟是老妖怪一般的存在,眼力何等了得,看出那個血發男子的不凡,道:「閣下莫非是沒有聽到本聖的話?」

    「聽到了,聲音就不能小一點,很吵的。」

    血發男子的聲音,很有磁性,令人着迷。

    解滄海道:「那個傢伙就藏身在附近,本聖很快就能將他找出來。你不會是想要與本聖爭奪他身上的寶物吧?」

    「當然不是。」

    血發男子抬起頭來,終於正眼盯向解滄海,道:「我是想取回我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東西?」解滄海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血發男子的聲音,突然變得沙啞,道:「《天魔血斧圖》。」

    這道聲音,與天絕閣中《天魔血斧圖》的那位神秘賣家的聲音,竟是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「原來是你。」

    解滄海的雙目瞪大,相當吃驚。

    若不是,今夜解滄海還有相當重要的事要去辦,倒是不介意與此人戰一場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卻不行。

    解滄海的眼神快速變換,隨即笑道:「可惜,《天魔血斧圖》不在本聖手中,閣下怕是找錯了人。」

    血發男子道:「是嗎?姜雲沖說,《天魔血斧圖》就在你身上。到底是他騙我,還是你騙我?」

    「姜雲沖……」

    解滄海咬牙切齒,道:「原來你是天絕閣的人。你們天絕閣,還真的好手段,明面上做生意,暗地裏卻是黑吃黑。」

    血發男子搖頭,道:「你誤會了!我不是天絕閣的人,只是剛好有機會,就與他們合作了一次。要不然,你覺得我會將《天魔血斧圖》拿出來拍賣?到底是你蠢,還是我蠢?」

    「那麼閣下是要強奪《天魔血斧圖》?」解滄海道。

    血發男子道: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解滄海笑道:「我的背後,可是有一位陣法地師,你就不怕嗎?」

    「可惜,那位陣法地師在天絕閣裏面,姜雲沖早就佈置了手段,自然有辦法牽制住他。」血發男子道。

    解滄海心知不妙,他們在謀划攻打東域聖王府,似乎也有一股力量,在暗中謀划他們。

    「真以為我解滄海是你可以隨便拿捏?道域境界的強者,惹到一個,都是滔天大禍。」

    血發男子搖頭,道:「不信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憑實力說話,打到你信。」

    解滄海喚出九耀萬紋聖器,玄天戰斧,渾身釋放出滔天魔氣,覆蓋方圓數百里的海域。厚重的魔氣,化為一根直徑數丈粗的氣柱,直衝天穹。

    解滄海將玄天戰斧舉過頭頂,一斧向血發男子劈過去。

    「嘩啦啦。」

    這一片海域中的海水,被推起數十丈高的水浪,與戰斧虛影一起,狂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嗨嘍,大家好!

    小魚最近參加了騰訊閱讀社區星計劃活動,從今天開始,小魚會經常抽空與你們互動,回復大家的評論,有空也會發一些帖子與大家分享寫文的樂趣,也可以跟大家討論討論劇情和人物。

    據說點贊越多小魚越容易看到哦,多多點贊回復,小魚也能多多得分哦。

    另外最近小魚也會去大神說,等著回答各位的問題!有提問的都不要着急,小魚會一個一個回答的~

    好了,謝謝大家這麼久以來對小魚的支持,對《萬古神帝》的支持,你們的支持就是我寫文的最大動力,大家多多點贊評論吧~

    別忘了小魚會在《萬古神帝》書評區中等你們哦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