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嘣。”

    白日箭飛出去,化爲一道刺目的白色光柱,追上正在逃遁的百幻神子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停下腳步,回頭看去,看清了那支箭的形態,喃喃自語:“白日天君的白日箭,怎麼會掌握在一個人類的手中?”

    “百重山嶽從地起。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結出一道指法,手持寶石,向地面一按。

    頓時,他身前的那片大地,劇烈震動,聳立起一座又一座山體。

    山體至少都有千米高,由岩石組成,堅硬如鐵。

    爆響聲不斷傳出。

    白日箭將一座座岩石大山射穿,逼近百幻神子,眼看就要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身形變得模糊,緊接着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白日箭撞擊在地面,在大地上,留下一條數十里長的溝壑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又重新顯現出來,展開三對銀色肉翼,手持一塊血紅色磨盤,出現到白日箭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血色磨盤上,交織着大量銘紋,形成一個強勁的氣旋,在拉扯白日箭。

    “白日天君曾經是青天部族大聖中的第一戰神,他的青天弓和白日箭,都是超越十耀萬紋聖器的珍寶。若是本神子能夠得到白日箭,就能號令白日星的不死血族,今後本神子就是白日星的王。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十分清楚白日箭的價值,因此,心情激動,拼盡全力想要將它奪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百幻神子在收取白日箭,於是,調動全身聖氣,注入進青天弓,利用青天弓和白日箭之間的聯繫,收取白日箭。?一收一奪,二人激烈爭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取出金屬魔冠,激發出至尊之力,手臂向上一擡,魔冠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金屬魔冠飛到百幻神子的上空,結出一片厚厚的魔雲,向下鎮壓。百幻神子所在的那片區域,空氣越來越濃密,空間像是要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慕容月打出的青光鈍月斬,邪成子打出的嗜血環,從另外兩個方向,向百幻神子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擡頭看去,嘴裡念出:“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他看向青光鈍月斬,眼神又是一沉,道:“神遺古器。這羣修士到底是什麼來頭,怎麼會有這麼多頂級戰兵?”

    百幻神子放棄收取白日箭,雙手一合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小,最後化爲一粒光點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屬魔冠、青光鈍月斬、嗜血環接連轟擊下去,將那片大地打得崩塌,塵土沖天而起,天地間充斥着混亂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空間領域護體,率先趕到那片破碎大地的外圍,衣袖一捲,唰的一聲,將白日箭收回。

    “果然,又讓他遁走。”張若塵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戰力,或許比血蜂修羅王要弱一些,可是,幻術造詣非同小可,想要殺死他,比殺死血蜂修羅王還要難。

    更加令人頭疼的是,百幻神子可以幻化容貌和身形,神出鬼沒,千百幻化,若是處心積慮要暗殺一位修士,那個修士,恐怕將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“此次讓百幻神子逃走,必定後患無窮,接下來,我們要萬分小心。”慕容月憂慮的道。

    “他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沉哼一聲,隨即施展出千里眼,開始尋覓百幻神子的蹤跡。

    另一頭,紀梵心使用一種精神力術法,收服了血駝冥獸,俏生生的站在它的背上,來到張若塵的面前。

    史仁的雙手緊緊一捏,衝到血駝冥獸下方,取出一張七劫鎮聖符,捏在兩指之間,道:“仙子,這頭畜生吞食了我的族人,我要殺了它,爲族人報仇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戴着面紗,給人一種神秘的朦朧美,聲音悠揚的道:“剛纔我詢問了血駝冥獸,它並沒有吞食你的族人。實際上,鎮獄古族的修士,只是與百幻神子短暫的交鋒了一次,就退入進古族深處的一片黑色原野。”

    史仁神情一怔,隨即露出喜色,道:“他們肯定是退守到了劍冢。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深處,有一片黑色原野,常年被烏雲籠罩。

    那片原野極其寒冷,凡人前去,一個時辰之內,就會被凍死。可是,如此寒冷之地,卻又有大量活火山,靠近火山的地方炎熱至極。

    在這冰與火交織的大地上,埋着無數劍,與劍修的屍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來到黑色原野的外圍,停下腳步,沒有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項楚南飛落到一座火山的邊緣,向遠處眺望,道:“我敢確定,百幻神子必定是從這裡,進了劍冢。不過,劍冢的天地規則有些特殊,我的千里眼被一股神秘力量干擾,只能看到百幻神子留下的痕跡,無法看到他的真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來過劍冢,自然知道劍冢的環境特殊。

    “劍冢的天地規則,與別處不一樣,這裡充斥着大量劍道規則,別的規則被排擠了出去。劍修來到這裡,戰力可以增加數倍。不是劍修的修士,進入劍冢,戰力則是會削弱數倍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慕容月道:“太子殿下是劍道修士,在劍冢,要殺百幻神子必定是易如反掌。要不,我們現在就追上去,先除掉這尊大敵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若是隻有百幻神子一人,倒也不足爲懼,我擔心還有更多的不死血族強者,已經進入劍冢。”

    “殺百幻神子只是一件次要的事,更爲重要的是,不能讓他們將冥王放出幽冥地牢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與鎮獄古族的修士會合,只要將鎮血符煉製出來,對付不死血族,將會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史仁贊同張若塵的決定,點了點頭,道:“我有秘法,可以和族人聯繫。”

    史仁取出一張符紙,割破食指,使用聖血,在符紙上刻畫出一道奇異的紋印。

    將符紙點燃,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你說的秘法?”

    項楚南搔了搔頭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史仁揹着雙手,笑着點頭,道:“沒錯。我們在這裡等待就行,鎮獄古族的長老,應該很快就會來接迎我們。”

    大概等了一炷香的時間,距離張若塵等人不遠的地底,冒出兩位玄衣老者。

    兩位玄衣老者看見史仁,皆是一喜,迎了上去,道:“太好了!少族長,真的是你嗎?你終於回來了!”

    “玄風長老,玄海長老。”

    史仁的修爲,已經超過兩位長老,可是卻依舊主動向他們抱拳行禮。

    玄風長老的眉心,長着一顆黑痣,目光警惕的掃視項楚南等人,道:“少族長,他們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玄風長老,好久不見。”張若塵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玄風長老看到張若塵,立即將他認出,驚異的道: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做爲鎮獄古族六大持劍人之一,出現在劍冢,玄風長老有必要那麼吃驚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修爲和實力今非昔比,玄風長老就算隱居在鎮獄古族,也是有所耳聞,不敢再將他當成是一個小輩。

    站在張若塵的面前,兩位長老甚至有些緊張,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兩位長老不必多疑,他們都是我和張若塵的朋友,自然也是鎮獄古族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少族長有所不知,不死血族精通變化之術,可以潛藏到我們熟悉的修士之中,讓人防不勝防。不久前,就有一位不死血族的頂尖強者,潛入進鎮獄古族,若不是族長提前識破他的身份,恐怕整個鎮獄古族都已經滅族。”玄海長老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那位不死血族的頂尖強者,已經被我們擊退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玄風長老和玄海長老,同時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緊接着,玄風長老道:“我親眼見過那位不死血族的手段,簡直已經達到鬼神莫測的地步,就算與當年的青天血帝相比,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的的確確是敗在了張若塵的手中。”史仁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玄風長老和玄海長老對視了一眼,眼中露出狂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對他們而言,就像是噩夢一般的存在,整個鎮獄古族都是束手無策,只得逃進劍冢避難。張若塵能夠將其擊敗,對於惶恐不安的他們來說,自然是天大的喜事。

    玄風長老和玄海長老再次看向張若塵,眼神都變得肅然起敬,同時躬身行禮,齊聲道:“懇請持劍人,庇護鎮獄古族。”

    “兩位長老不必如此客氣,帶我們去見族長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虛手一擡,兩位長老便是重新站直身形。

    劍墓宮,不僅僅是一座宮殿,更是一件強大的聖器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族長史乾坤,就是使用劍墓宮,將整個古族的族人全部收走,飛入進劍冢,隱藏了起來,才避免被百幻神子滅族。

    劍墓宮中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修士,坐在右邊,以史乾坤爲首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紀梵心、項楚南……等人,則是坐在宮殿左邊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“聖王級鎮血符”的圖紋,遞給史乾坤,道:“憑藉此符,應該可解鎮獄古族的危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請史乾坤,煉製過半聖級鎮血符和聖級鎮血符,因此,史乾坤對鎮血符並不陌生。

    接過圖紋,史乾坤仔細研究起來,雙眼越來越亮。

    不過,片刻後,史乾坤又深深的皺起眉頭,道:“聖王級鎮血符用來對付七步聖王以下的不死血族,肯定能夠克敵制勝。但是,用來對付七步聖王以上的不死血族,恐怕還是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十分豪邁,道:“一張不夠,就用十張,數十張,一起扔過去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搖頭,道:“就算數十張聖王級鎮血符同時打出,也最多隻能壓制八步聖王,對九步聖王不會有太大的作用。除非,還有更高級的鎮血符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