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修士,目光齊刷刷的盯向張若塵,露出既是緊張而又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更加高級的鎮血符,真的存在嗎?

    若是存在,無疑是對抗不死血族的利器,就算是百幻神子那樣的強者,恐怕都得望風而逃,再也不敢踏入鎮獄古族的領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將“大聖鎮血符”的符印取出來,向史乾坤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真的還有更高級的鎮血符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有了鎮血符,不死血族來再多高手,我們都能將其鎮壓。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修士,全部都激動和欣喜起來。

    史乾坤小心翼翼的接過大聖級鎮血符的符印,感覺到頗爲意外,難道九步聖王境界,甚至大聖境界的不死血族,都能使用一張符籙,將其鎮壓?

    史乾坤全神貫注的觀察,最開始,他的臉上還帶有一抹喜色,可是隨着時間推移,喜色消失,神情逐漸變得凝重。

    大聖級鎮血符相當複雜,符紋玄妙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紋路,就算是以史乾坤的符法造詣,都感覺是在看天書,有些難以理解,怎麼都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史乾坤以手指爲筆,在半空勾畫符紋。

    一連嘗試了十多次,都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史仁見史乾坤的額頭上冒出大量汗珠,眼中充斥着血絲,連忙將沉浸在符紋中的史乾坤喚醒:“父親,不要太過執着,快快醒來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渾身顫慄了一下,隨即長長吐出一口氣,視線終於從符印上面移開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太陽穴,長嘆一聲:“我的精神力不夠強,怕是畫不出大聖級鎮血符,慚愧,實在是慚愧。”

    “族長,你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五十七階,還不夠強大?”玄風長老道。

    史乾坤搖了搖頭,將符印交給史仁,道:“仁兒,你的精神力強度,已經超過爲父。你試試?”

    史仁接過符印,進行嘗試,可是依舊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“大聖級鎮血符太深奧了!上面的每一條紋路,都如一條數萬里長的江河。想要將數萬裡的江河,勾畫在一張小小的符籙上面,已經是難如登天的事。更何況,還要將成千上萬條江河,一起畫在符籙上面。難,太難,估計只有精神力大聖,才能做到。而且,那位精神力大聖,還必須在符道上面,有極深的造詣才行。”史仁連嘆數聲。

    劍墓宮中的氣氛,變得沉重。

    史乾坤道:“若是父親建在,或許能夠一試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的父親,名叫史明淵,也是鎮獄古族的老族長。

    兩百年前,史明淵進入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,衝擊武道聖王境界。最開始,預計的閉關時間,是三年。

    可是,兩百年過去,史明淵也沒有從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走出,多半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雖然兩百年前,史明淵的武道境界,只是半步聖王。

    但,他的精神力強度,卻深不可測,是能夠與武市錢莊的主人武尊一起論道的人物。符法上面的造詣,史明淵就算不是崑崙界的第一人,也絕對能夠進去前三。

    史仁微微動容,道:“父親,以前我們的修爲太低,不敢去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尋找爺爺。以我們現在的實力,或許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的眼神一凝,隨即站起身來,在劍墓宮中來回踱步,像是還有什麼顧慮。

    其實,他早就有前去幽冥地牢第十五層的想法,只不過,第十五層關押着曾經禍亂崑崙界的大凶冥王,所以此事才一直擱淺。

    史仁連忙又道:“父親不要再猶豫,若是爺爺沒有死,還被困在第十五層地牢,我們正好可以將他老人家救出來。再說,我們不是孤軍奮戰,張兄和他的朋友,也會助我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本就有進入幽冥地牢的想法,自然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,豁然站起身來,道:“晚輩正有一個不情之請,希望史前輩能夠答應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不情之請?”史乾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明帝的第三弟子豹烈,是不是被關押在幽冥地牢?”

    史乾坤搖頭,道:“此事,我不太清楚,你只有去詢問幽冥地牢的三大獄長,才能得到答案。鎮獄古族雖然是在看守幽冥地牢,但是直接負責人,是獄長和獄卒。”

    幽冥地牢,一直是由四大獄長看守。

    只不過,青天血帝攻打鎮獄古族的時候,擊殺了其中一位獄長。現在,也就只剩下三位。

    在史乾坤的帶領下,張若塵等人向劍冢的深處行去,來到一座龜背形狀的石山下方。

    石山,通體漆黑,高達百丈,表面光滑如鏡。

    說它是一座石山,不如說它是一顆埋在地底的黑色巨石。

    “這裡就是幽冥地牢的入口!”史乾坤道。

    “入口?哪裡有入口?”

    項楚南走到石山下方,手掌在光滑的石壁上面拍擊,尋找機關暗道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驀地,石壁上,長出兩片金色的葉子,足有蒲扇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兩片葉子飛了起來,像是一隻金色蝴蝶,出現到項楚南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哇!這是什麼鬼東西,哪裡冒出來的?”

    項楚南怪叫一聲,一掌打出去,渾厚的掌力,轟擊在兩片金葉子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片金葉子的內部,涌出一層金光,光幕上交織着十數萬道聖道規則,抵擋住項楚南的掌力,反將他震得向後“蹬蹬”的倒退。

    史乾坤擋到項楚南的身前,抱拳行禮,道:“金葉獄長大人請收起聖術,他不是敵人,是鎮獄古族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獄長?”

    項楚南瞪大了眼睛,感到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兩片樹葉子,也能做獄長?

    張若塵亦是心中一動,仔細觀察那兩片金色葉子。只見,兩片葉子的中心,竟是有一個小小的人,那個人,大概只有拇指大小。

    兩片葉子,長在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株金葉奇秫,至少已經生長了十萬年。”紀梵心向張若塵傳音。

    那株金葉奇秫張開嘴巴,將滿天金光,吸入進腹中,沒有繼續攻擊項楚南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另外兩位獄長相繼現身,都是植物,分別是一株粉紅色的花,和一隻青皮的瓜。

    看到三位獄長,張若塵直皺眉頭,就憑它們,能夠看守關押着無數兇人惡獸的幽冥地牢?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飛落到張若塵的肩膀上,低聲說道:“怎麼有些不靠譜?”

    張若塵保持鎮定,道:“至少……至少它們的修爲,還是很強大,每一個都有堪比道域境強者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它們,能夠看守冥王?”真妙小道人不停搖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石山的石壁上,再次閃爍一下,一個禿頂老者走出來,身上穿着一件灰白的官袍,胸口印有一個古老的“卒”字。

    禿頂老者滿臉都是老年斑,雙眼無神,走路似乎都有些走不穩。

    “這位不會是幽冥地牢的獄卒?”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老……老夫就是幽冥地牢……唯一的獄卒。”

    禿頂老者擡起頭來,似乎是沒有看清項楚南站在什麼位置,衝着項楚南右側的一座小石碓笑了笑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倒抽了一口涼氣,再次道:“張若塵,你們崑崙界的神和鎮獄古族的修士,還真是心大,居然讓這麼一個老貨做獄卒,還是唯一的獄卒。”

    禿頂老者似乎是聽到了真妙小道人的聲音,盯向站在張若塵身旁的慕容月,和藹的笑道:“主要是幽冥地牢太堅固,裡面的囚徒,根本逃不出來,所以是個人都能做獄卒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的眼中,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,走上前去,躬身向禿頂老者行禮,道:“空老,這麼多年過去,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變。”

    禿頂老者對着站在史乾坤身旁的史仁說道:“你是覺得老頭子該死了嗎?”

    史乾坤道:“不,晚輩怎敢。”

    眼前這位老者,看似一個普通人,身上沒有任何能量波動,可是,史乾坤兩百年前就見過他,當時他跟現在一般無二。

    史乾坤的父親史明淵曾經說過,在他小時候,也見過空老,當時空老也是現在這個模樣。

    因此,史乾坤懷疑空老根本不是人類,而是和四大獄長一樣,都是植物,所以有十分悠長的壽元。

    史乾坤道:“空老,鎮獄古族的一位持劍人,想要詢問你老人家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持劍人?哪位持劍人?”空老問道。

    “滔天劍第十八代持劍人張若塵,見過前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空老的身前,抱拳向他行禮。

    空老努力睜大眼睛,盯着張若塵旁邊的慕容月,伸出一隻顫巍巍的手,道:“將滔天劍拿出來,讓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滔天劍晚輩寄放在別處,沒有攜帶在身上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哦,這樣啊!”

    空老重新低下了頭,有些失望,隨即問道:“你想打聽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大約八百年前,池青中央帝國的池瑤公主,是不是押解了一位叫做豹烈的生靈,關押進幽冥地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八百年,那麼久了,怎麼記得清?老夫幫你查查,或許有記錄。”

    空老伸手進懷裡,摸出一個泥盆,泥盆裡面種着一顆銀色的仙人球,鍼芒尖銳,散發出九圈銀色光華。

    “不對,不對,拿錯了!”

    空老將泥盆塞回獄袍,又繼續摸索。

    史乾坤看到那顆仙人球,卻是眼皮一跳,將其認出,那是已經死在青天血帝手中的銀刺獄長,它竟然被種在泥盆裡,顯然是還活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