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空老從懷中,摸出一本泛黃的冊子。

    冊子像是用草紙紮成,足有五指厚,翻開後,上面寫有一個個名字。

    空老的眼神很不好,眼睛都要貼到冊子上面,一行一行的查找。

    等了足足一盞茶的時間,空老看完纔不到十頁,張若塵終於還是沉不住氣,主動開口:“空老,可否讓晚輩自己查找?”

    “行,年輕人,你怎麼不早說?”

    空老揉了揉蒼老的眼睛,將厚厚的冊子,遞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觀閱速度極快,幾乎是在一瞬間,就將冊子翻閱了一大半,終於,在其中一頁,看到“豹烈”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“豹烈,星雲豹族的生靈,二步聖王境界修爲,關押於幽冥地牢的第十層,牛坑獄界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豹烈師兄果然是被關押在幽冥地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冊子合上,眼中帶着喜意,難以平復心中的激動情緒。

    “年輕人,你那麼高興幹什麼?難道你想劫獄?”空老道。

    飛在半空的金葉獄長,冷冰冰的道:“幽冥地牢關押的都是十惡不赦的兇徒,即便閣下是持劍人,也不能從裏面將囚徒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誰告訴你,我豹烈師兄是十惡不赦的兇徒?是池瑤嗎?”張若塵向金葉獄長瞪了過去,一股懾人的氣勢,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池瑤女皇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金葉獄長又道:“關於豹烈的罪狀,都記在你手中的冊子上面,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開冊子,繼續觀閱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將冊子合上,道:“豹烈師兄雖然殺過不少生靈,可,那是在戰場上。戰場上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哪裏有對錯?就算有對錯,錯的也是發起戰爭的人。那場戰爭,是由池瑤發動,不是豹烈師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誰都別想阻攔我去幽冥地牢第十層。阻攔者,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,以警告的眼神盯了金葉獄長一眼,隨後,走到石壁下方,從空老先前走出的位置,一步跨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他穿過石山,身形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豹烈師兄是爲聖明中央帝國而戰,纔會被關押到幽冥地牢,生死不明。若是他還活着,張若塵怎麼忍心看着他繼續被關押在牢獄之中,經受無端的折磨?

    所謂的對錯,都是勝利者書寫而成。

    戰敗者,只能被動承受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無法無天了!”

    金葉獄長沉哼一聲,想要追擊上去,但是,卻被一道鋒利的青色月牙,逼得退了回來。

    青色月牙在半空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度,重新飛到慕容月的手中。她傲然而立,冷視金葉獄長,道:“殿下有令,阻攔者,死。你若是再敢輕舉妄動,休怪我出手無情。”

    另外兩位獄長,婈花獄長和雷瓜獄長,各自釋放出強大的聖威,嚮慕容月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“獄長就了不起,信不信項爺爺將你們全部煮了吃掉?”

    項楚南喚出金色魔冠,激發出至尊之力,頓時黑色石山所在的這片地域,變得魔氣翻滾,一道道強橫的力量,在天地間穿梭。

    邪成子、羅乙也取出聖器,與三大獄長爭鋒相對。

    大戰,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史乾坤和史仁連忙衝過去,將兩方分開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在暗處虎視眈眈,我們絕對不能先鬥起來,否則只會讓他們漁翁得意。”史仁道。

    金葉獄長沉聲道:“只要有人劫獄,無論他是不死血族,還是崑崙界的修士,做爲獄長,我們都要將其擊殺。”

    空老的聲音有些沙啞,不緩不急的道:“理論上來說,六大持劍人是有資格進入幽冥地牢。”

    史仁的臉上露出喜色,道:“滔天劍一脈的祖師,爲了守護幽冥地牢,曾經付出過生命和鮮血。張若塵是滔天劍的持劍人,他要進入幽冥地牢,三位獄長似乎沒有權力阻止他。”?三位獄長露出遲疑的神色,雖然沒有收起聖氣,卻也沒有先前那麼激進。

    空老又道:“要從幽冥地牢,將囚徒帶出去,倒也不是不能。但是,需要崑崙界掌權者的令旨才行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揚聲道:“我家殿下,在不久之前,已經從陳羽化的手中接過薪火令,成爲了東域之王,算得上是崑崙界的掌權者之一吧?”

    “算,當然算。”空老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與張若塵猜測的一樣,黑色石山的石壁上,有一道無形的門。

    穿過無形的門,張若塵來到幽冥地牢的第一層。

    這裏,與他想象中幽冥地牢的樣子完全不一樣,大地一望無邊,天地間充斥着密集的規則,竟然適合修煉。只不過這裏的天空卻很低,低得就像飄在他的頭頂。

    不遠處,立有一座巍峨的石碑,上面刻有四個血淋淋的古文——泥犁獄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泥犁獄界,發現這座世界,竟是生存着不少人類和兇獸。那些人類,甚至還建立起了城池和部落,有的耕種,有的採摘,有的買賣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都是凡人,修爲最高也只有黃極境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來,崑崙界的兇徒,被源源不斷關押到幽冥地牢。那些兇徒,不僅有聖境強者,還有凡人中的大奸大惡之輩。或許這些人類,就是那些奸惡之人的後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在泥犁獄界待多久,便是去了幽冥地牢的第二層,刀山獄界。

    緊接着是第三層,沸沙獄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向下一層,獄界中的生靈,都會成倍減少。

    第一層至第六層,都只有聖境之下的生靈。

    在第七層,終於出現半聖境的生靈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到達幽冥地牢第十層“牛坑獄界”,終於看清獄界的形態。這座獄界,就像是一座懸浮在黑暗宇宙中的盆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黑暗中不知飛行了多久,終於接近牛坑獄界,落到獄界的邊緣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座座黑褐色的山嶽,背後是無邊的黑暗和虛無,聽不到任何聲音,感知不到任何生命波動,一片死寂,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感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行去,在這寂靜之中,每走一步,腳步聲顯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驀地,空間猶如一層黑布,被一隻長滿綠毛的大手撕碎,出現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拍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上瞥了一眼,單手拍擊出去,與那隻綠毛大手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綠毛大手被張若塵一掌打得粉碎,綠色的血液,宛如雨一般,從半空灑落下來。

    “好強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驚呼聲響起。

    虛空中,出現一道半透明的綠色影子,像是一片雲,急速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還想逃,給我回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右臂,五指一曲,隔空將那團綠色影子抓住。

    半透明的綠色影子爆碎,在影子的中心,一隻全身長滿綠毛的古怪生靈顯現出來。它有人類一般的身體,但是頭顱比身體還要巨大,其醜無比。

    綠毛生靈的修爲,大概達到三步聖王的層次,但是,卻被張若塵的掌印,鎮壓得無法站直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清綠毛生靈的容貌,頓時,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大人饒命,本王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小的來牛坑獄界,只是想要採摘一株炎石草,無疑與大人爭奪地盤。若是知道有大人這樣的強者在牛坑獄界,就算借小的一個膽子,小的也不敢前來。”

    綠毛生靈比張若塵想象中還要慫,還沒有開始審問,它就已經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是多久被關進幽冥地牢?”

    “大人是什麼意思?小的出生在沸山獄界,是最近纔來到牛坑獄界。”綠毛生靈道。

    “難道它從小就生活在幽冥地牢中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念道,看來他的猜測沒有錯,幽冥地牢中的生靈,並不全部都是囚徒,更多的生靈是囚徒的後代。

    從綠毛生靈的嘴裏,張若塵瞭解到,生活在幽冥地牢中的生靈,也能修煉。但是,等到他們的修爲,達到一定程度,就會被界靈驅趕到下一層獄界。

    每一座獄界,都有一位界靈。

    界靈沒有形態,只是一道意識,但是,卻可以調動強大無邊的力量,沒有任何生靈可以和界靈抗衡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看向頭頂無邊的黑暗,暗道:“幽冥地牢還真是一處古怪之地,就算是神,想要創造出這樣一座牢獄,估計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綠毛,你來牛坑獄界有多長時間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聖威,道:“說實話。”

    綠毛生靈渾身顫抖了一下,連忙道:“已經有三個月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一位叫做豹烈的生靈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綠毛生靈立即搖頭,道:“從來沒有聽說過,不過我倒是知道,牛坑獄界的第一強者是一隻星雲豹,修爲達到了五步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星雲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喜,道:“它在什麼地方?帶我去見它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星雲豹是牛坑獄界的王,若是知道我來到了它的地盤,肯定會殺了我。”綠毛生靈宛如是一個巨大的小孩子,使勁搖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抱在胸前,道:“你若是不帶我去,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面對張若塵的威脅,綠毛生靈無可奈何,只得哭喪着臉答應下來,帶着他向牛坑獄界的腹地行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