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牛坑獄界寸草不生,無邊無際,像是一處死寂之地。

    偏偏就是這座死寂之地,卻充斥着無盡兇險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張若塵和綠毛生靈遭到十多次攻擊,出手的敵人,都是聖王境的生靈。有的是人類,有的是惡犬,有的是鬼王……

    不過,他們的境界都不高,最強大的,也只有四步聖王境界,還傷不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的疑惑,卻是越來越強,開口問道:“怎麼這麼多強大的生靈聚集在牛坑獄界,他們是靠什麼提升修爲?不會只是呼吸吐納天地靈氣,參悟天地規則,那麼簡單吧?”

    “大人睿智,的確不是。”

    綠毛生靈低聲道:“牛坑獄界生長有能夠提升修爲的石藥,每一株石藥都是至寶,將其吞服,修爲可以大幅度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好奇的道:“什麼是石藥?長在什麼地方,爲何我們一路行來,一株都沒有遇到?”

    綠毛生靈道:“石藥是沿着天圖峽谷生長,我們還沒有到達天圖峽谷,自然遇不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天圖峽谷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天圖峽谷是一條長達萬里的地裂谷,位於牛坑獄界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綠毛生靈又道:“峽谷每年都在不斷變長,變寬,似乎是要將牛坑獄界一分爲二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天圖峽谷生長石藥最多的區域,已經被星雲豹佔據,任何生靈都不得染指,一旦靠近,殺無赦。別的生靈,只能在峽谷外圍碰運氣,運氣好,說不一定能夠找到一兩株石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道:“既然天圖峽谷生長有石藥,必定有無數生靈染指。星雲豹的修爲,也才五步聖王境界,怎麼守得住?”

    “大人有所不知,在牛坑獄界,生靈的修爲一旦超過五步聖王境界,就會被界靈強行驅逐到下一層獄界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說,牛坑獄界和另外幾座獄界,也有一些五步聖王境界的強者。但是,它們沒有一個是星雲豹的對手,就算聯手,都不見得能夠取勝。”

    綠毛生靈一臉敬畏的說道:“星雲豹的戰力,與六步聖王,甚至七步聖王相比,估計都不弱。”

    又行了數千裏,綠毛生靈突然停下腳步,望向天邊,眼中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。

    天邊的地底,升騰起一層赤紅色的光,將天空映照成火紅的色彩,猶如烈焰在空中燃燒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細細感受,嘴裏發出一道輕咦聲。

    “從地底涌出的光,蘊含有某種神祕的力量,催動得天地規則變得活躍了起來。”張若塵運轉功法,立即感受到天地規則向他涌來,向他的氣海匯聚。

    “那是降臨光,是從天圖峽谷的底部涌出。就是降臨光的滋養和照耀,天圖峽谷和周邊地域才能孕育出石藥。”

    綠毛生靈雙目放光,顯然內心十分激動。

    緊接着,它指向降臨光下方的一座紅色山嶽,道:“那裏就是星雲豹居住的地方,星雲烈火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邁出腳步,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每踏出一步,都是數十里的距離。

    綠毛生靈懼怕星雲豹,不敢跟上去,盯着張若塵漸漸遠去的背影,心中暗道:“此人的修爲雖然強大,可是太過自負,星雲豹豈是好惹的?我還是逃遠一些,免得星雲豹殺了他之後,發現了我的氣息,將我也抹殺。”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來到天圖峽谷邊緣,距離星雲烈火山不足百里。

    在他的五丈之外,有一株長着三片葉子的石藥,像是一塊紅寶石,葉子上面燃燒着火焰,散發出熾熱的高溫。

    可是它的內部,卻有濃郁的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隔空將那株石藥採摘,捏在手中把玩,隨後使用淨滅神火,將其煉化成一團核桃大小的藥液。

    吞服後,張若塵的修爲沒有什麼變化,唯獨只有肉身和精神力,明顯增長了一絲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有些失望:“這裏的石藥,對低境界的聖王而言,有巨大的用處。但是,以我現在的境界,就算吞服再多,意義也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聲震天動地的長嘯,從張若塵身後的那座赤紅色大山中傳出,形成滾滾氣浪。

    “竟敢到星雲烈火山的附近偷採石藥,誰給你的膽子?”

    爆吼聲,響徹天地。

    一片璀璨的七彩星雲,飛出烈火山,降臨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釋放出強橫的聖威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星雲豹。”張若塵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星雲豹是神獸後裔,相當罕見,住在烈火山的多半就是豹烈師兄。

    “豹烈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清站在七彩星雲中的那道身影,頓時一怔,即將吐出喉嚨的聲音,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星雲中,站着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,長有一對七彩色的豹耳,眉毛濃密,身穿一具紅色戰甲,手持一杆碗口粗的長矛,雙目散發出星辰一般明亮的光華。

    不是豹烈師兄。

    但是,這個年輕男子,與人類形態的豹烈師兄,倒是有幾分相像。

    難道是豹烈師兄的後代?

    豹星魂沒有多餘的話,刺出長矛,矛尖飛出一根赤紅色的光梭,涌向地面上的張若塵。光梭十分粗壯,猶如一條江河,使得這片天地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遠處,綠毛生靈感知到從天圖峽谷方向傳來的強大聖道力量波動,心頭一顫,“都說不能招惹星雲豹,怎麼就是不信?死定了,那個人類死定了!”

    此子有可能是豹烈師兄的後代,張若塵不想傷他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,只是激發出一圈圈聖光,將豹星魂打出的赤紅色光梭抵擋住,使其無法近身。

    豹星魂的雙目一凜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全力以赴打出的一擊,竟然被他輕而易舉就化解,他的修爲,莫非超過了五步聖王?”

    豹星魂的腦海中,剛剛閃過這道念頭,下一刻,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到了那個人類修士的面前,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豹星魂的雙臂燃燒起火焰,努力想要掙脫張若塵的壓制。

    可是,周圍的空間,猶如變得凝固了一般,他想要動一根手指,都異常困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着他,輕輕點頭,道:“修煉的是《煉神經》,看來你的確是豹烈師兄的後代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知道《煉神經》?”豹星魂感覺到驚詫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《煉神經》是聖明中央帝國最頂級的功法之一,我怎麼可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胡說,《煉神經》是我父親修煉的功法,與什麼狗屁聖明中央帝國有什麼關係?”豹星魂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了皺眉頭,道:“你父親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麼人,我憑什麼告訴你?”豹星魂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生氣,反而心中生出喜意,至少證明,豹烈師兄很有可能還活着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是什麼人?按照輩分,你應該叫我一聲師叔。”

    “師叔?我還是你師祖。”

    豹星魂輕哼了一聲,眼神沉冷的道:“我看,你是想要奪取父親手中的石斛金蘭吧?沒用的,你的修爲雖強,但是,在我父親的面前,卻是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你對你父親的實力那麼自信,那就帶我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豹星魂冷笑不語,沒有要帶路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對你父親沒有信心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豹星魂沉思了片刻,道:“好,既然你想尋死,我便帶你去。”

    豹星魂走在前面帶路,張若塵跟在後面,向幽冥地牢第十一層“石壓獄界”行去。

    根據豹星魂所說,他的父親,去了幽冥地牢的第十五層“磔刑獄界”修煉,尋求突破境界的機緣。要去第十五層獄界,必須要經過第十一層,第十二層,第十三層,第十四層。

    “又是第十五層獄界,爲何都去那裏閉關修煉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不解,畢竟冥王就被關押在第十五層獄界,難道那裏還能是一處修煉聖地?

    降臨到磔刑獄界,張若塵頓時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的腳下,是五顏六色的晶石,遍佈整個大地,既有靈晶,也有聖石,數量龐大,無法數清。

    豹星魂也是第一次來到第十五層獄界,看到眼前的景象,亦是有些呆滯。

    遠處,有一座赤紅色的火焰湖泊,佔地方圓數百里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火焰湖泊,天地間的規則便越活躍,就像是一條條虯龍,穿梭在空間和時間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湖泊的邊緣,閉上雙目,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,竟是增加了三倍有餘。

    繼續向湖泊中心走去,周圍的溫度急速攀升,同時,張若塵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,卻是越來越快。

    四倍,五倍……

    還在繼續增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突然,火焰湖泊的地底,伸出一隻長達數百米的豹爪,大量光芒在爪子上面流動,向張若塵拍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火焰湖泊的邊緣,豹星魂露出大喜之色:“父親。”

    那隻豹爪,只是一道虛影。

    但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卻是強橫無比,將湖泊中的火焰都被壓得暗淡了一些。地面上,一塊塊靈晶和聖石,不斷爆碎,化爲粉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同時結出掌印,打出龍象般若掌,調動真理規則,爆發出七倍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“龍象通天。”

    無數龍影和象影飛出去,與豹爪對碰在一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