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豹爪爆發出來的力量,如從天穹墜落的萬里隕星,轟擊在張若塵身上,令得他渾身一震,不受控制向後急速倒退。

    退到六百餘丈外,張若塵的身體重心下沉,定住身形。

    那隻數百米長的豹爪,漸漸消散,化爲一團氣流衝向地面,融入一道魁梧身形的體內。

    那道魁梧身形,站在火焰湖泊的中心,是人形,卻有兩米五六的身高,因爲火焰的阻隔,使得他的身體若隱若現,扭扭曲曲,看不清晰。

    火焰湖泊的邊緣處,豹星魂看見張若塵被擊退,臉上露出欣喜之色,揚聲道:“父親,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那道魁梧身形,走出火焰湖泊,顯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不過,他卻沒有繼續出手,反而情緒有些激動,瞪着張若塵,問道:“你是多久被關押到幽冥地牢,在哪裡學的龍象般若掌?”

    聽到父親問出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,豹星魂微微怔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清那道魁梧身影的面容,心中亦是有一股難言的激動,如同翻江倒海,此人……此人果然是豹烈師兄。

    “師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開口,火焰湖泊的後方,涌出血紅色的風暴,頃刻間,便是令得這片天地變得無比昏暗,眼前盡是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一股詭異的力量,影響張若塵的心境。

    他的那顆平靜的心,變得略微焦躁起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的心境,在大聖之下,可以說是出類拔萃,尚且被影響。五步聖王境界的豹星魂,自然是更加不堪。

    剛剛被血色風暴席捲進去,豹星魂的雙瞳就變成血紅色,神志迷亂,嘴裡發出一聲痛苦的長嘯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化爲原形,變成一隻百丈高的星雲豹,身上散發出狂暴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血色風暴來得太詭異,讓張若塵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。

    “該死,又來了!”

    豹烈眼中露出一道怒意,隨即身形一閃,出現到豹星魂的身旁,喚出一杆龍尾勾戰矛,警惕着洶涌翻滾的血色風暴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見豹烈師兄小心謹慎的模樣,更加肯定血色風暴中,必定是有巨大的兇險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撐起空間領域。

    空間領域纔剛剛擴展到四丈之外,血色風暴中,涌出兇猛的精神力風暴。精神力風暴,是由一道道精神力利刃匯聚而成,形成數十丈高的巨浪。

    有未知生靈,在向他發動精神力攻擊。

    幸好撐起了空間領域,否則精神力風暴瞬間就會落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現在,至少還有緩衝的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今的精神力強度並不弱,心中倒是無所畏懼,將六顆虛妄珠打出,排列成一個圓圈,形成一道盾印,與精神力風暴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另一頭,豹烈也遭到精神力風暴的攻擊。

    他從容不迫,將戰矛插在地上,撐起道域,與精神力風暴對抗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爲張若塵精通龍象般若掌的原因,豹烈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他,對他卻並沒有太大的敵意,開口提醒:“小心一些,那隻怪物,可不只是精通精神力攻擊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怪物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古怪的聲音,從血色風暴中傳出。

    一根根白色的絲線飛出來,每根絲線都有數千丈長,其中一根,從張若塵的右臂劃過,與火神護臂碰撞在一起,飛出一粒粒火花。

    太鋒利了!

    若是落入皮膚上,就算張若塵的肉身防禦強大,估計都得受傷。

    不敢與白色絲線接觸,張若塵利用空間領域的力量,不斷閃避,躲開對方的攻擊。白色絲線太多,即便有空間力量輔助,張若塵也是險象環生,好一次都差點被擊中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麼怪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淨滅神火,凝成一隻神火麒麟,向白色絲線的源頭衝去。

    臣焰級別的淨滅神火,也燒不化白色絲線,反而,在白色絲線的心中,飛出一道道玄奧的紅色紋路,擊在神火麒麟的身上,將它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符紋。那隻怪物,居然能夠刻畫出威力如此強大的符紋。”張若塵感覺到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剛纔飛出來的數道紅色符紋,每一道都有斬殺九步聖王的威力,絕對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準備將邪靈喚出來,對抗那隻怪物。

    另一頭,響起一道長嘯之音。只見,站在豹星魂身旁的豹烈,將戰矛隔空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戰矛中,涌出一股古老而神聖的力量,金光萬丈,將血色風暴衝散。

    白色絲線的中心,再次飛出紅色符紋。

    符紋的數量多達百道,交織在一起,凝成一道神秘的印記,與戰矛對碰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兩股力量不分伯仲,僵持在一起,一時之間,誰都奈何不了對方。

    但是,飛在半空的白色絲線,卻是繞開豹烈,向他身後的豹星魂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豹烈的臉色一變,正準備收回戰矛,施展出防禦手段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必定會陷入被動,可是卻又不得不那麼做,總不能看着自己的兒子,被那怪物殺死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豹烈回過頭,卻發現,豹星魂竟是已經退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豹星魂的身旁,站着一道身影,正是先前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那個人類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是一個空間修士。”

    豹烈感知到了空間波動,很顯然,那個人類男子是施展出空間力量,救走了豹星魂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現在沒有了後顧之憂,豹烈不再多想,全力以赴攻向那隻怪物。

    來到磔刑獄界,豹烈已經和那隻怪物交手了數次,知道它的弱點,於是,提起戰矛,化爲一道光梭,衝入進密集的白色絲線裡面。

    那隻怪物,最怕的就是近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之後,那隻怪物發出慘叫聲,急速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它敗了!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豹烈擡起左手,手掌化爲鋒利的爪子,隔空一爪向那隻怪物抓了過去,想要將它擒回。

    那隻怪物完全被白色絲線包裹,絲線的內部,則是傳出一道尖銳的音波。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站在百里外,雙耳的耳膜都是瞬間裂開,流淌出鮮血,身體則是向後倒滑出去,眼前天昏地暗,整個人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運轉功法,護住全身。

    也不知過去了多久,張若塵恢復過來,重新睜開雙目。

    那隻怪物,早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豹烈那高大魁梧的身影,就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正以一種疑惑的眼神,緊緊的盯着他。不遠處,變成原形的豹星魂,倒在地上,全身都是血口,顯然是傷得不輕。

    豹烈沒有去給他的兒子療傷,而是提起戰矛,指向張若塵的眉心,緊咬牙齒,冷狠狠的問道:“你修煉的功法是《九天明帝經》,你是從哪裡偷學來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豹烈那雙銅鈴般的大眼,眼中有些溼潤,卻擠出一絲笑容:“三師兄,我是若塵……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?”

    豹烈提在手中的戰矛,輕輕一顫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要豹烈師兄相信他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於是,他取出沉淵古劍,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豹烈認識這柄由造化神鐵鑄煉的劍,念道:“沉淵!沉淵怎麼會在你的手中?它是小師弟的佩劍!不,不,小師弟已經被池瑤公主殺死,你不是他,你一定是青帝和池瑤公主派遣來的人。你到底有什麼目的?”

    本來豹烈對張若塵沒有多大敵意,可以此子竟然敢假冒已故的小師弟,他怎能不怒?

    張若塵見豹烈的情緒激動,於是細細回憶,想要講述一些八百年前的舊事。

    便是在這個時候,史仁和史乾坤來到磔刑獄界,降臨到距離張若塵和豹烈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豹烈的目光,斜瞥了過去,警惕的道:“你們又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史仁看見豹烈的戰矛,指在張若塵的眉心,露出緊張的神色,立即取出三張符籙,向他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可惜遲了!

    豹烈的雙瞳中,飛出兩道赤色光柱,擊穿三張符籙。

    赤色光柱的威力不減,向後方的史仁攻去。

    以史仁的修爲,哪裡擋得住豹烈的攻擊?

    豹烈施展出來的,不是一道眼神那麼簡單,而是一種聖術,以張若塵的修爲都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張若塵卻來不及解釋,只得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到史仁的身前,喚出青天浮屠塔,激發出至尊之力,抵擋從豹烈瞳中飛出的兩道赤色光柱。

    看到青天浮屠塔,彷彿是印證了心中的猜想,豹烈頓時怒髮衝冠,大吼一聲:“你果然是青帝和池瑤公主派遣來的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三師兄,能不能聽我一句解釋?”張若塵一邊抵擋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豹烈的潛意識中,其實是願意相信,眼前這人就是小師弟,猶豫了一個剎那,道:“好,給你一次說話的機會,若是敢騙我,我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站在張若塵身後的史仁,眼中閃過一道詭異的光芒,似乎是不想給張若塵和豹烈好好談的機會。他的雙手,從身上取出數十張符籙,同時向豹烈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去死。”史仁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