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強如六劫鬼王,在張若塵的劍下都瞬間斃命,讓別的鬼王,忌憚不已。

    它們擁有很高的智慧,懂得趨利避凶,不敢再單獨與張若塵交手,怕被各個擊破。

    「你終於施展出時間力量,果然非同一般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臉色平靜,但心中,卻並不是毫無波動。

    要知道,收服一隻鬼王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特別是六劫鬼王,絕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馴服,絕大多數都是從弱小時期培養起來,需要砸進去大量資源。

    每一尊六劫鬼王隕落,都等於損失數以億記的聖石。

    大曦王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,一雙漆黑的眼瞳,浮現出兩道神印,細細觀察張若塵的一舉一動,尋找時間劍法的破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對諸位鬼王,下達新的命令,「進入陣位。」

    以四位六劫鬼王為首,剩下的四十多位鬼王,踩出玄奇的步法,站到鬼陣的各個節點。

    它們體內的鬼氣,涌動出來,與陣法的銘紋,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壓力大增。

    「大曦王還真是厲害,一個人掌控數十位實力強大的鬼王,能夠動用的力量,比很多古老宗門的宗主都要大。」

    一個人,抵得上一個宗派。

    四十多位鬼王,將鬼氣打向陣法的中心。

    隨即,一座血色磨盤凝聚出來,發出嗡嗡的聲音,宛如一顆星辰在轉動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若是現在臣服,還有一線生機。否則,滅世磨盤飛出,你將化為磨中血泥,神形俱滅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單手控制血色磨盤,血光映照在她那張晶瑩剔透的臉蛋上面,浮現出一層詭異的殷紅。

    張若塵擁有五行混沌體,又是時空傳人,如此天資絕頂的人傑,可不是隨時都能遇到。相比於殺了張若塵,大曦王更想收服他為己用。

    而滅世磨盤,是大曦王最重要的底牌之一,可以輕輕鬆鬆絞殺九步聖王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在打出滅世磨盤之前,大曦王才格外慎重。

    滅世磨盤旋轉,讓鬼陣變成了漩渦,飛沙走石,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插入進地底,才勉強穩住身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一聲:「我也給你一次機會,臣服於我,方有一線生機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並不認為,張若塵擁有破滅世磨盤的力量,眼神淡漠:「還有什麼手段,儘管使出來,若是接不住,我雖死不怨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全部向左腿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左腿猶如燒紅的鐵柱,變成赤紅色,浮現出一萬多道規則紋路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一圈火浪,從張若塵足底,向四面八方涌去,使得鬼陣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大曦王在張若塵的身上,感受到一股浩蕩的神威,臉色猛然一變。

    那股神威,與焱神的神威極其相似,幾乎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「原來你就是天絕閣中的那人,什麼焱神秘傳弟子,都是騙人的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不清楚張若塵到底動用了什麼力量,但是,卻能清晰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。於是,她不再猶豫,與四十二尊鬼王一起,將滅世磨盤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神踏九天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左腿,不僅催動了焱神腿的力量,更是施展出修鍊成功不久的中階腿法聖術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腳掌落下,一股排山倒海的神力,瘋湧出去,將鬼陣踩得粉碎。

    陣法中的四十二尊鬼王,發出凄厲的慘叫聲,鬼體崩碎,隨後又被烈焰之氣擊中,燒得魂飛魄散。唯有四尊六劫鬼王,勉強保住性命,但都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身上有一件護身寶物,懸掛在纖細的蠻腰處,形狀像是如意。

    在火焰神力,衝擊在她身上的時候,如意浮現出一層白色光華,護住了她。因此,大曦王只是受了一些輕傷,很快就穩住身形。

    當大曦王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培養的數十尊鬼王,被張若塵一腳踩殺大半,再也無法保持平靜,貝齒緊咬,「今日,本王定要將你的聖魂抽離出來,煉成戰魂,彌補損失。」

    「本王?仙子好大的威嚴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曦王飽滿的胸口在輕輕起伏,哼一聲,道:「你為何能夠動用焱神力量?」

    「你若是臣服於我,我便告訴你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前最大的敵人,必定是商子烆無疑。

    擒住大曦王,將成為他對付商子烆的一張王牌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商子烆的爭鬥,一直以來都是商子烆佔據主動,不斷出招,張若塵只能被動接招,每一次都是險死還生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想要掌握主動,成為出招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抬起左腿。

    對面,大曦王連忙向後倒退十數丈,與張若塵拉開長長的距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仙子如此害怕我的這條腿?」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對剛才那一腳,並不是很滿意,居然沒能殺死四尊六劫鬼王,還讓大曦王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說到底,還是因為,他的修為不夠強。

    而且,左腿中的赤紅色規則,他才煉化了一萬多道,遠遠沒有爆發出焱神腿的真正力量。

    但在大曦王眼中,剛才那一腳,卻非同小可,已經比得上道域境界修士的一擊,自然是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「難怪子烆一直將你視為大敵,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。」

    大曦王取出一張符籙,捏在兩根纖長的玉指之間,道:「這張符籙,本王其實是想用來對付道域境界的仇敵,現在,只能先用來對付你。」

    符籙燃燒起來,化為一個火球。

    火球中,有一顆骷髏頭。

    骷髏頭釋放出邪性的力量,竟是直接攻擊張若塵的聖魂,使得張若塵的眼前一片昏黑,猶如是墜入進了地獄,身體越來越麻木,越來越冰涼。

    火焰骷髏頭飛到張若塵的頭頂,張開骷髏嘴巴,想要吞噬他的聖魂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抬起頭來,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快速旋轉,嘴裏發出一聲長嘯。伴隨着嘯聲,有凈滅神火從嘴裏吐出,衝擊火焰骷髏頭。

    火焰骷髏頭被震得粉碎,湮滅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「居然又對我發動聖魂攻擊,上次的教訓還不夠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一聲,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大曦王的身前,手掌抓向她那雪白纖長的脖頸。

    大曦王第一次遭受如此危機,臉色變得微微有些蒼白,施展出一種身法武技,急速向後倒退。她不僅就是一位五十九階精神力聖王,武道修為也達到八步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,讓大曦王吃驚的是,無論她退得有多快,張若塵的手掌就像是跗骨之蛆,離她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張若……若塵……」

    抓住了!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一絲憐香惜玉,猶如擒住一隻狸貓一般,抓住大曦王的脖頸,將她整個人都提了起來。五根手指,鎖住大曦王脖頸位置的聖脈和經脈,使得她體內的聖氣,無法正常運轉。

    「放開曦王。」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尊受了重傷的六劫鬼王,從身後衝來,距離張若塵還有十丈距離,便是打出鬼器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手,一掌打出去。

    一條巨大的龍影衝出,將兩尊六劫鬼王撞得倒飛出去,鬼體爆碎,受了更加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「你們再敢放肆,我現在就擰斷她的脖子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大曦王舉在半空,腳尖離地,長發披散而下,猶如一隻美艷至極的女鬼。

    大曦王雙手不停掙扎,揮出水晶聖杖,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手臂發力,將大曦王轟然砸在地上,地面被砸得裂開無數縫隙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嘴裏,發出痛苦的低吟,嬌軀變得軟綿綿的,全身聖氣和精神力被震散,再也無法反擊。

    四尊受了重傷的六劫鬼王,圍在四周,眼神凝重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易皇骨杖,扔了出去,道:「它們就交給你了!」

    易皇骨杖中,響起一道邪異至極的笑聲,化為一尊黑色骷髏,無比興奮的向四尊六劫鬼王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如今,邪靈的實力,足以和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叫板,對付四尊受了重傷的六劫鬼王,自然是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張若塵挽住大曦王的纖腰,夾在手臂間,沖入進薪火塔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使用縛聖鎖將她纏住,扔了出去,丟在地上,摔落到天井的下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抓着縛聖鎖,另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,指在大曦王的眉心,道:「想死,還是想活?」

    大曦王嘴角掛着緋紅的血液,美到極點的臉蛋上沾滿塵土,眼神卻很冷漠,虛弱的道:「死……快些殺了我……你不會是不敢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大曦王是在故意求死。

    畢竟,像她這樣美若天仙的女子,落入敵人手中,絕對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風光無限的活着。

    死,才是解脫。

    「既然你想死,我就偏要你活着。但是怎麼活,卻得我說了算。比如,將你送進崑崙界最低賤的青/樓,或者脫光你身上的華麗衣衫,將你帶到商子烆的面前,用最恥辱的手段奴役你……你害怕了嗎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對於敵人,張若塵沒有一絲憐憫。

    大曦王的眸中露出寒光,既是憤怒,而又有一絲恐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當然,你若是願意歸順於我,或者為我做一件事。我倒是可以讓你風風光光的活着,或者風風光光的死去。」

    「做什麼事?」大曦王問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